梦远书城 > 玄幻 > 东宫嫡妾(重生) > 第151章 番外:婚后(三)

东宫嫡妾(重生) 第151章 番外:婚后(三)

作者:雪落蒹葭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01 20:22:28 来源:古典文学

于姜苒来说, 本应该是欢欢喜喜的团圆宴,却在夜宴之上,生了事,席间的氛围一瞬降至了冰点。

番邦小国初次参加朝宴,在大殿之上, 向楚徹献了名美人。

姜铎看着站在殿中央的番邦使臣和那个衣着暴露的艳俗女人,握着酒樽的手渐渐收紧, 他抬眸盯看向楚徹。

姜苒坐在高位上, 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大殿之下投来的一众目光, 殿下一片沉寂,姜苒却下意识的看向楚徹。

她嫁来也近两年,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她若真的无法孕育子嗣,楚徹纳些美人也不为过……

姜苒看着楚徹, 她眼见着他面上的笑意渐渐淡下去,直至染了冷意。

她是了解他的,此刻,她可以轻易看出他的怒意。

楚徹看着殿下的二人, 冷眸微眯:“请出去。”

姜苒看着明显惊诧的使臣和刚刚还在暗下同她挑衅的番邦美人僵了的面色。她明知道楚徹此举不利于与番邦之间的和睦,可她却还是忍不住的心头甜蜜。

她不该担心楚徹会纳那个美人的。是现下的她自卑了,她的身子,她无法确定自己可还会再有身孕……

姜铎看着被赶出大殿的使臣,再次转眸看向楚徹,看着他微冷的隐隐含怒的面色, 原本紧攥酒杯的手指缓缓放松。

楚徹肯为了此事发怒,便足可见他对苒苒的心意。只要苒苒幸福,他自万事泰安。

……

姜铎的酒量一向好,除夕夜宴却到底生了醉意。他看了看殿上,楚徹正不住的向姜苒的碟子中夹菜,眼中温柔,他身为男人,看得清楚含义。

殿下觥筹交错,时有人前来敬酒,姜铎抽了空隙,出了寿仙殿,幽州的冬,比燕北温暖些。姜铎站在廊下,他望着北地的苍穹流转,繁星点点,这片天空,到底伤了他,难以愈合,无法亲近。

“夫人,您慢点走。”身侧传来女子担忧的声音,伴着步摇声声清脆碰撞,姜铎转头看去,眸子却顿住。

徐陵娇随肖衍入了宫,晚宴虽热闹却也杂乱,徐陵娇如今毕竟月份大了,徐陵远和肖衍一致同意将徐陵娇留于宫中偏殿,可徐陵娇哪里是耐得住寂寞的性子,在殿里转了数圈,还是挺着肚子赶往了宴席。

徐陵娇闻言正要张口说些什么,却在回眸的一瞬瞧见了廊下独身立着的人,她脚下的步伐一瞬顿住,徐陵娇立在原地,凝望着姜铎。

多年未见,她早已不再是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唯有那张明媚的小脸,一如往昔的让人瞧着温暖。

姜铎望着几步之外一动不动的徐陵娇率先开口:“好久不见。”他望着她,目光缓缓下移,落在她隆起的肚子上,他轻勾了勾唇,又道了声:“恭喜。”

感受到姜铎的目光,徐陵娇下意识的抚上肚子,她只盯着他,一直不曾说话。眼前的姜铎,无疑是陌生的。物是人非,他早已不是她记忆中的模样。

肖衍接到消息,得知徐陵娇从偏殿赶来,连忙从寿仙殿内跑出来接她。肖衍刚跑出了正殿,便瞧见站在廊下的徐陵娇和姜铎,肖衍对姜铎点头至了意,快步赶到徐陵娇身前,他抬手将她身上的裘衣紧了紧,望着她微红的小脸,将她紧拥在怀中,他虽是责怪却含满了宠溺:“怎么还是跑出来了?冻着了可怎么好?”

徐陵娇被肖衍揽在怀里,身侧的男人,手臂是温暖有力的,听着肖衍的话,徐陵娇却是沉默着垂下了头。

姜铎看着徐陵娇的反应,他转眸看向她身旁的肖衍:“肖世子,先行一步。”

徐陵娇似乎能听见姜铎渐远的脚步声,待她再抬起头时,眼睛通红。

肖衍看着徐陵娇红了眼睛,心上微疼,连忙询问:“怎么了娇娇?”

徐陵娇仰头望着肖衍,眼睛却是越发抑制不住的红,到底流了眼泪哭了:“我一个人在殿里太无聊,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

徐陵娇本以为自己是恨姜铎的,但转眼数载,再见到他时,说爱或是说恨都太过轻巧。

豆蔻年华,总会有一场梦,皆匆匆以悲剧收场,但人生漫长,没有谁,是不可忘怀的梦。

姜铎转过殿角,脚下的步伐却再无法移动,天空中的朗月被阴雨遮蔽了。

他本活于黑暗,他是被肮脏仇恨浸透了的人。

他也贪婪温暖,但贪婪到底不是全然的爱。

他既然给不了她值得的,放过她又如何?

人生漫漫,只是他总会记得,那个在酒楼义无反顾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的小姑娘。

……

今年的除夕宴格外热闹,楚徹难得生了醉意,姜苒扶着楚徹走在宫中静谧的小路上,全元和钟娘跟在几步之后,回临渊旧宫。

姜苒命全元备水,她将楚徹扶坐在坐榻上,抬手替他宽衣。

楚徹坐在浴水中,他看着身旁亲自替他沐浴的姜苒,醉眸满是笑,他抬起挂满水珠的大手去捏姜苒的小脸。

夜色静谧,临渊旧宫中的烛火,格外温馨。

姜苒扶着楚徹上了床榻,随后兀自宽衣沐浴,待她换好了中衣回到床榻前,见楚徹竟尚未睡去。

她刚刚躺在榻上,他便转身紧拥过来,他的下颚抵着她微湿的头顶,嗅着满身的馨香。

姜苒靠在楚徹怀中,她忍了许久,到底抬起头看向他,问出了口:“你今日为何不纳那个美人。”

姜苒的问话,着实让楚徹一愣,他瞧着她湿漉漉的眼眸,温柔了目光:“我说过,此生唯你一人。”

“我知道…”姜苒的鼻子还是酸了,或许有他这句话便足以,她的身子,她不该如此自私的:“但我的身子……只怕……”

楚徹知道姜苒想说什么,他抬手抚上她的唇瓣,他眸色深深的望着她。

他似乎尚未从那场噩梦中缓神,他不敢,他害怕,他无法再承受任何失去她的可能。

“苒苒,不急的。”

他依旧是那句不急的,可姜苒却知道,帝王家,子嗣从来未有不急的时候。

姜苒正想再开口,却听楚徹继续道:“我们还年轻,我们的日子还长……我们有数十年的日子相伴。”

“即便…我们此生终究无缘子嗣,我也不会纳任何人。楚氏旁支子嗣众多,自有聪颖出众的。”

“子嗣、天下,于我来说没你半分重要。”

……

姜铎只在幽州留了两日,纵使姜苒和钟王后万般不舍,姜铎还是在次日一早便离了幽州。

因为姜苒的身子之故,幽州的天气到底太过冷冽,楚徹于春末夏初迁都南下,晋阳王宫早在姜苒嫁来幽州时楚徹便命人修缮重建,春初十分刚刚竣工。

路途遥遥,难免颠簸,姜苒到底在半路病倒在床榻上,楚徹心急如焚,召了随行的一众太医。

太医跪满了帅帐,院首顶着楚徹沉冷的面色,颤颤巍巍的替姜苒把脉。

却是诊出了喜脉。

姜苒此番喜脉,着实让钟娘红了眼,为了孩子,钟娘不知道姜苒吃了多少苦,喝了多少碗苦汤药。

钟王后自也是喜极而泣。

帅帐中,一众太医退下后,楚徹坐在姜苒床榻前,他紧攥着她的手,瞧着她略微苍白的小脸,忍不住的心疼。

姜苒是开心的,她本是望着他笑,却渐渐红了眸子。

若是她当真此生无孕,她又怎配独居后位,让楚徹身后无子?

她爱他,自想他享有天伦。

楚徹紧握着姜苒的手,他瞧着她红了的美眸,眸子不忍的颤动。

“苒苒,我真的不急的,我真的…只想要你。”

……

自姜苒孕后,楚徹从未有晚归的时候,吃穿所用事事务必经他之手,甚至细致到每餐吃什么吃多少,衣裙是何衣料,稍有不平整,便整套衣裙丢掉。

晚膳后,他便陪着她在王宫中散步,中山的气候,极适合她的身子,亦合适她养胎。他还亲手学做了药膳,时不时的做来喂给她吃。

姜苒生产之日是在凛冬,晋阳前所未有的飘起了鹅毛大雪,融在夕佳楼外的潜池中,那里摇曳着他为她引来满池温泉催开的姜花。

姜苒诞下是位公主,朝野上下皆有失望,楚徹却爱不释手。

公主足月后,楚徹在夜里拥着姜苒的身子,嗓音低哑:“苒苒,女儿就唤抚昔好不好?”

“不好。”姜苒推着楚徹,这名字听起来总觉伤感,不知楚徹为何如斯执着。

“儿子的名字换你取。”楚徹吻着姜苒奶白的小脸,如今她虽出了月子,身上的奶香味却不减半分。

“哪来的儿子?”姜苒怪嗔。

“很快。”他的言语渐渐含糊。

……

次年冬,如楚徹所言,姜苒诞下了皇子。

“苒苒,儿子唤什么?”

姜苒望着欺上来的楚徹,骂道:“混蛋!”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应该是最后一章了。看完的小可爱希望可以给评个分~感谢!

感谢陪伴。

最近经历了很多事,心态也是起起伏伏,断更的日子里,道声抱歉。

希望,下本有缘同行。

《嗜尔入骨》(民国)

灯红酒绿上海滩,纵横嚣声洋场十里,无人不知念二爷。

念家二爷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人,过着的是刀头舐血的日子。曾闻念家在十几年前惨遭仇家灭门,唯有念二爷幸存下来。

十几年后,风云叱咤的上海滩,念二爷在血雨腥风中杀出了一片天,念家煊赫一时。曾经的仇家被念二爷一夜血洗,那一夜上海滩的天红了半边。

……

念白两家世谊交好,十年前世代公卿的念家一夜落寞,念母带着十五岁的念毅雄南下投奔江城白家,八岁的白绾绾静静的望着身前这个眉目冷峻,神色阴翳的少年,乖溜溜的将手中的糖递了上去。

念毅雄冷眼瞧着眼前这个粉嫩如团的小姑娘,接过她双手捧来的糖。

白绾绾:惹不起,惹不起……

念毅雄:甜,很甜。

嗜尔入骨,拥尔入怀,不死不休。

男主乖戾阴狠,偏执狂,对女主噬爱入骨。

戳作者专栏可收,收藏破千提前开文。

再次感谢!!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水煮鱼 2个;过往烟云DH、碧玺玉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过往烟云DH 101瓶;yimtungtung 4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联系我们申请收录蜘蛛协议隐私条款免责声明关于我们Sitemap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6 下书网txt小说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8877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