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都市现言 > 极致溺爱 > 第104章 陆之郁X沈清绾

极致溺爱 第104章 陆之郁X沈清绾

作者:慕时烟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5-20 04:28:06 来源:笔趣阁

很轻的一吻, 无关**, 有的只是怜惜。www.jiujiuzuowen.com

唇分离,目光碰撞。

“我不碰你, 别怕,”薄唇溢出低低哑哑的嗓音,陆之郁抬手,指腹轻柔拨动她脸蛋上的一缕发丝, “眼睛需要冷敷, 我去拿毛巾和冰袋。”

他起身。

沈清绾望着他的身影。

“……陆之郁。”

陆之郁站定, 专注地和她对视。

“我想喝水。”睫毛垂下轻轻扑闪,沈清绾低声说。

陆之郁喉结滚了滚。

“好。”他快步离开。

直至他的身影消失, 沈清绾才慢慢地撑着坐了起来,背靠着抱枕,有些出神, 但也出神不了几秒, 视线里就重新出现了他。

“不烫。”他直接将杯子递到了她唇边。

沈清绾垂着眸, 没有就着他喂的动作,而是自己双手捧过了杯子,小口小口地喝着。

温度适宜的水瞬间浸润她因哭太久而难受的喉咙, 不适得到缓解,剧烈起伏的心情好似也因此慢慢恢复了平静。

她喝着,他就在床沿边站着,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哪怕不抬眸, 也能清晰感知。

沈清绾喝了小半杯。

喝完,她习惯性地想将杯子放置床头柜,身旁人快她一步接过。

难免,肌肤触碰。

这一次,她没有再躲。

陆之郁察觉到了,很想就此紧握住再也不放,然而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他转身去了卫生间,找了条干净的毛巾用凉水浸湿,去而复返时他在床边坐下,包裹住冰袋小心敷上她哭肿的双眸:“会有点凉。”

凉意侵袭,沈清绾眼眸颤了颤,眉心条件反射般微蹙。

她忍住,没有出声。

视觉缺失,眼前黑暗,其他的感官总是会伺机变得敏感。

他低浅的呼吸,深邃的眸光……

沈清绾落在床单上的手攥了攥,又缓缓地松开。

她再没有刻意躲避。

陆之郁自是能感觉到她的变化,哪怕再细微。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视线将她脸蛋紧锁,贪恋着,半秒也不愿离开。

她没有说话,可这一刻的安静却让他无比欢喜,就好像在高空中飘久了也被攥久了的心终于得到了安定,且是她给的。

她还愿意,便是他最大的救赎。

冷敷时间差不多,陆之郁拿走毛巾和冰袋,又用纸巾轻轻擦拭她眼周,低声说:“我给你按摩一下,促进血液循环,好不好?”

沈清绾看着他。

以为她误会,陆之郁放急声低低解释:“这样能快速消肿。”

“好。”沈清绾同意了。

只是一个字而已,陆之郁竟莫名的有点儿心跳加快,克制了又克制,他压下那股情绪,指腹轻轻按上她眼部。

怕弄疼她,他动作轻缓,十分温柔。

然而想到她那么哭,他终究是心疼难忍,胸口也窒闷沉重了两分。

总是因为他。

“疼吗?”诡异的沉默后,他问出声,嗓音沉哑晦涩。

哪疼呢?

心,还是眼睛?

沈清绾恍神了一瞬,手缓缓抬起,握住了他的手腕。

陆之郁一怔。

下意识地想主动将她的握住,她却放开了他。

四目相对,彼此倒映。

沈清绾指尖微微蜷缩了下,嗓子仍有些哑,但听着好像已恢复往日平静:“陆之郁,你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陆之郁喉结滚了滚。

“有。”半晌,他哑着嗓音应道。

他到底还是握住了她的手,强势但也不失温柔,只是想握着,舍不得和她分开,想真真切切感受她在他身边的安心。

“我说那些,”喉间艰难,他微微低首像是等待她的审判,“不是想要为自己开脱洗白,也不是辩解,我没资格让你原谅我,也不奢求原谅。”

脑海中方才她的失态依然清晰,清晰地撞击着他的心脏。

“是我的错,”他鼓起勇气般抬眸盯着她,嗓音愈发沙哑,想坦诚他的情意,也不愿掩饰他的意图,“绾绾,我……”

“只有两次吗?”

陆之郁一时没明白:“什么?”

沈清绾眼睫轻轻扇动了下,心尖处有情绪翻涌,盯着他眼眸,她鼓起勇气,低声再问:“是不是,真的只有两次?”

她也说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想知道这个答案。

可能是冲动,可能……

陆之郁情绪差点儿没法控制。

他终于反应了过来,她问的是先前在客厅,他坦诚前女友的过往,说曾有两次想过试着上床,但最后依然什么也没做。

她问得平静。

陆之郁盯着她,心跳是快的,有些欣喜于她的在意,但更多的还是对过往荒唐的后悔:“没有骗你,的确只想过两次,那两次……”

他其实是难以启齿的,尽管真的什么也没做。

从巴黎回来后他浑浑噩噩沉寂了很久,心里怨着她恨着她,又不想承认,不想还念着她,后来感情开始荒唐,却依然没办法放下。

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当身边的女朋友暗示他可以上床,他想到的仍是她,最终连酒店房门都没进,差不多是狼狈地落荒而逃。

那次他原本就喝了酒,后来直接去酒吧喝了一整晚。

第二次是他开车途中见到一对情侣当街接吻,当时竟然又想到了她,他恨自己也嘲讽自己为什么弄得像是为她守身一样,他不想再那样继续。

那次倒是逼着自己进了酒店房门,却是什么兴致也无了更没有反应。

他不愿承认是因为她,可他的确自那两次后再也没有过那样的念头,转而……喜欢上了宠女人,像是得了一种病,又像是想借此证明什么。

荒唐却不愿承认。

而此刻,他从未有过的后悔,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了,就如同刚刚他所说的,他不是也没资格开脱,存在过就是存在过。

他默然。

沈清绾亦是。

须臾,她开腔:“你说,我信。”

陆之郁猛地抬眸。

沈清绾下意识地想别过脸,但她还是忍住了,不躲不避地和他对视:“你不会再骗我,坦诚了也就过去了,不是吗?”

语顿两秒。

在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她低低地再次开了口:“我一直没有问你,但如今我想知道,当初……甄漪让你看到了什么?”

其实她有猜测。

“是不是,”她盯着他,“和我收到的照片差不多?或者说,更严重些,所以你认定我背叛你?”

话音落下的瞬间,她分明在他眼底捕捉到了一抹阴鸷的戾气。

不是对她,是对甄漪。

陆之郁显然不愿回想那张照片和那段录音,哪怕是假的,但只要他想到她的脸被甄漪……

“那就是了。”看他的神情,沈清绾了然。

她眼眸清亮望着自己。

厚重阴霾渐渐被压下,其他情绪取而代之,陆之郁哑着嗓音,说:“对不起……”

“还有吗?”

气氛滞了滞。

余光扫过被他握着的手,眼睫颤了颤,沈清绾一瞬不瞬地望着他:“陆之郁,今晚……我想知道,我介怀当年的事,我想知道。”

她承认了,在他面前坦诚她的介意,梨梨说得对,不管往后如何发展,过去的事她既介怀就应该面对,否则永远过不去。

陆之郁喉结突的重重滚了下。

他明白她的意思,她那么聪明,已然猜到不仅仅是照片的问题。

可正因为明白,所以他说不出口。

“不告诉我吗?”沈清绾低声问。

这一次,是陆之郁别过脸移开了视线。

“收到照片前,我本来……”哪怕喉结几番滚动,依然晦涩,他几乎是从喉骨深处艰难地挤出了剩下的话,“准备好了求婚戒指。”

这件事,谁也不知道。

他更没想过要告诉谁,哪怕那时他求她重新开始给他机会,他也不愿将这事说出来。

因为没必要。

而他以为这件事会一直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那时他早就在偷偷策划求婚,甚至让唐津他们帮忙找场地,那会儿唐津老问他什么时候把他的女朋友带出来见见,他是想着在求婚时带她见他的朋友。

他满心期待,甚至连着几日紧张,偏偏和她视频时还要不露声色。

谁也没说。

他那时想把什么都给她,可甄漪让他看到的照片和录音就像一桶冷水当头浇下。

又好像……一颗真心被她践踏。

空气,静滞。

沈清绾呼吸不自觉屏住了几秒,她垂下了眸。

许久,她才轻声问:“为什么?”

她……不懂。

陆之郁看向其他方向的视线到底还是收了回来,他看到了她卷翘纤长的睫毛在扑闪。

半晌,他沙哑地说:“有次去学校接你,看到你和男同学说话,你对他温柔地笑,他看你的眼神分明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我想你只对我笑,身边只能有我。”

那时起初或许只是男人的占有欲作祟,可当戒指拿到手的时候,他分明明白了自己的心思——

他就是想用戒指绑住她一辈子。

所以后来他才会愤怒地失去理智,觉得被背叛被欺骗。

可这,不是他能伤害她的理由,更不是他后来感情荒唐的借口。

做错了事就是做错了。

沉默悄然蔓延。

她不说,渐渐的,陆之郁一颗心被提了起来。

是紧张,也是怕。

怕她会以为这是他为了挽回她说的借口,怕她觉得是自己在用另一种方式逼她,怕她有心理负担,怕……

他从不知道原来捧出一颗真心时也会有那么多的害怕。

陆之郁握着她的手,力道无意识地重了点儿。

喉结滚了滚,他试探叫她的名字:“绾绾……”

“戒指……”

两人竟是异口同声。

陆之郁喉间像是突然被堵住。

“戒指……”几度欲言又止,最后那句话还是从他薄唇中溢了出来,带着一丝懊恼,“被我扔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