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都市现言 > 极致溺爱 > 第105章 陆之郁X沈清绾

极致溺爱 第105章 陆之郁X沈清绾

作者:慕时烟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5-20 04:28:06 来源:笔趣阁

沈清绾眼睫颤了颤。www.jiujiuzuowen.com

原来如此。

她沉默, 没再说话。

陆之郁亦是, 只是他更紧张。

手掌中仍有她的肌肤温度,他紧握着不愿放开。

半晌, 他再开口:“绾绾。”

有那么一秒下意识想躲避,但最终沈清绾还是重新看向了他。

黑眸深邃,那里只有她。

陆之郁喉结轻滚,眸光沉沉地和她对视, 低声说:“我没有想用这件事为自己找借口, 不会逼你, 我说过不奢求你原谅,也不用原谅, 你只需顺着你的本心。”

他顿了顿。

“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他告知她心中所想,字字坚定, “我会证明自己, 不会让你再后悔。你留在我身边, 好不好?”

她不说话,他便一直看着她。

沈清绾分明捕捉到了他眼底掠过的紧张,还有他握她手的力度的变化, 今晚他将所有告知,此刻就像是在等着她的宣判。

他在害怕。

沈清绾指尖动了动。

陆之郁第一时间敏锐察觉,以为她是要挣脱,想也没想牢牢地紧紧地攥住,失声喊出的话语像是乞求:“绾绾。”

低哑的嗓音紧绷微颤, 俨然没有安全感。

沈清绾知道他是误会了。

“陆之郁,”她没有再动,包括视线也依然停留在他俊美的脸庞上,“之前我说孩子的事我放下了,不是安慰你也不是骗你,是真的。”

冷不丁提到孩子,陆之郁一颗心倏地被吊了起来。

他一瞬不瞬紧锁她的脸。

沈清绾没有回避,将心底所想坦诚:“但有些事,我可能……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又或许一辈子都不能完全放下。”

没有明说,但陆之郁懂,是沈奶奶的事。

“我……”

“我陪着你。”

话音戛然而止。

陆之郁同样坦诚:“放不下的,没办法原谅的,我都会陪着你,和你一起承担,不用原谅我。”

他明白她的意思。

他更明白,有时候所谓的原谅其实改变不了什么,反而会让人心里增添那么几分沉重难熬,不如不原谅,让时间慢慢抚平。

可能需要很久,可能如她所说要一辈子的时间。

但没关系,他会陪着她,和她一起承受那份愧疚和罪孽,不会再让她一个人,更何况沈奶奶的事虽不是他直接造成,终究是因他而起。

而这其中,最无辜的是她。

他怎么忍心让她一人。

“我陪你,会一直在你身边。”他哑声重复。

沈清绾微怔,恍然间喉咙口像是被什么堵住。

原来,他懂。

她说的,没说的,他都懂。

忽的,沈清绾觉得眼眶有点儿酸,酸意横冲直撞,像是要逼出她的眼泪。

可今晚她已哭得太多。

她近乎慌乱地垂下了眸,眼睫不停扑闪意图遮掩这突来的情绪。

下一秒。

男人宽厚温暖的怀抱将她搂住,属于他的气息笼罩着她也安抚着她。

“绾绾,我在。”他说。

沈清绾攥着床单的指尖松开,几番犹豫后,她慢慢地缓缓地抬起手臂,最后轻轻地攥住了他的衣服。

“……好。”她回应,声音同样沙哑发颤。

两人就这样静静相拥着,谁也没再说话。

“有你的酒味,我想洗澡睡了,你回去吧。”很久后,沈清绾才低声打破沉默。

陆之郁松开她:“等你睡着我再走。”

唇瓣翕动,沈清绾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离开他的怀抱她要下床。

“等等,”想到什么,陆之郁低声阻止,而后迅速起身快步去了客厅将她的拖鞋拿来,亲自帮她穿上,“别着凉。”

沈清绾一言不发任由他动作。

慢慢走至卫生间门前,她忽然站定,背对着他问:“陆之郁,之前你是装醉吗?”

“没有,”陆之郁急声否认,微微低首认错一般,“就……冲了冷水澡,这样清醒得快些。”

沈清绾抿了下唇。

低眸盯着自己的脚趾,她声音低了两度:“今天的绯闻……处理掉。”

刹那间,一丝欣喜笑意漫上陆之郁眸中,他应下:“我马上打电话,以后不会再有。”

“嗯……”

“绾绾。”

沈清绾站定。

陆之郁就站在她身后,望着她的背影主动解释:“当年名字的事……”

终究是自己错了不够坦诚,所以此刻说出来的时候他很是懊恼,也紧张,更害怕她多想。

“当年和唐津他们一块儿玩,陆郁这个名字是他们随口叫的,偶尔会被他们用去玩……”他难得手足无措,“那天早上唐津打那个电话……”

那天便是他们遇见后的第二天早上。

迷糊之际接到唐津电话,他一时手滑按了免提,唐津玩笑的一句陆郁喊出来,她恰好也睁眼听到,她半睡半醒:“陆郁……”

那声音太软太娇,他太喜欢,当时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就糊涂应了下来没解释,想着之后再说,挂了电话后哄着她叫了好多遍。

沈清绾记得。

“知道了。”她只应了声,便推开了卫生间的门进入。

陆之郁站在原地,摸不准她什么意思,愈发懊恼。

半小时后。

沈清绾洗澡出来,双手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我来。”一见她出现,陆之郁快步走到她身旁,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自己接过毛巾替她擦着头发。

小心翼翼,动作轻柔。

擦得差不多了,他又去卫生间找出吹风机,吹风机吹出的风温热,她的头发被他托在掌心中,似乎也能感觉他的掌心温度。

等吹完,他拿过梳子轻轻替她梳理。

天花板灯光倾泻而下,他站在她身侧,两人的身影一同落在地板上,交.缠在一块儿,悄无声息地漫开了一丝丝温馨柔情。

久违的,让她心尖拂过什么。

“我抱你。”低低男音自头顶落下,随后,她被他打横抱起抱到床上。

“你睡,睡着了我就走。”在床沿边坐下,替她掖了掖被子,陆之郁握住了她一只手,低声哄着,“让我陪你睡着,好不好?”

他毫不掩饰眼中的期盼。

沈清绾看着,缓缓眨了眨眼,同意:“好。”

陆之郁薄唇情不自禁勾勒起浅弧。

“睡吧。”

“好。”

沈清绾闭上了眼。

陆之郁见状,打开床头落地灯调暗,接着将天花板的光关了。

瞬间,卧室变得暖晕安静。

他仍注视着她,眸光专注深邃,一瞬不瞬,不愿离开也舍不得离开。

她就在自己身边,他握着她的手。

这一刻,他终于有了久违的心安感觉,就好像飘荡无依的心终于有了归宿。

*

或许是今晚情绪起伏太大,又哭得那么厉害,沈清绾闭上眼没多久,疲倦袭来,身体悄无声息地放松,渐渐的,她陷入睡梦之中。

她已经很久没睡得那么安稳了。

中途她也迷迷糊糊醒过两次,眼前朦胧,但始终看得见那张脸。

他还在。

意识到这个念头,她再度闭上了眼。

再一次醒来是凌晨后半夜。

手无意识地动了动,却瞬间被抓紧,像条件反射,更像本能。

她怔了怔,慢慢回神,低眸望去,她看到了趴在床沿边睡着的陆之郁。

他没走。

坐在地上,仍握着她的手,可能是抵挡不住困意已睡着。

睡颜很安静。

晕黄的落地灯光线打在他的侧脸上,莫名的平添了一丝别样感觉。

沈清绾恍惚了下。

等反应过来之际,她轻轻地翻了个身,原本在被子下的那只自由的手伸了出来,过分白净的指尖即将触碰到他的脸。

心跳不知怎么的漏了拍,她蜷起指尖,收了回来。

只是两秒后,指尖舒展,微颤着靠近,碰上了他眉眼,最后沿着他脸廓线条轻轻往下描绘。

到下颚时,她收回手。

望着他的脸,脑中回想他所说的求婚,沈清绾再度恍惚了下。

其实……

她从不曾对别人说过,她一直想要一个家,从小到大都在心底渴望过,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而原来,他也曾想给她想要的,在不知道她那时的情况想法下。

他准备过求婚,在普遍这个圈子里的世家公子哥都还在玩儿根本不愿被束缚的年纪,在他二十五岁时就想到了和她的以后,想和她在一起,想用婚姻绑住她。

无论后来误会使得两人如何怨恨,至少那一刻他是真的那么想,真的深爱她。

从前是她没有安全感,如今变成了他。

他说,他会陪着她。

沈清绾有些发怔。

*

翌日。

沈清绾醒来时床边已再无陆之郁的身影,她慢吞吞起床,去了卫生间洗漱。

等走出卧室,她一眼就看到了在开放式厨房准备早餐的男人。

和除夕那次将流理台弄得有些糟糕相比,这次显然很熟练。

她恍然想起那天他说他会学,不会让她进厨房。

“醒了?”陆之郁听到声响转头,见她有些愣愣地站在原地,示意她去餐厅,“马上就好。”

语气自然,仿佛两人已这样生活了很久,而昨晚之前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别扭似乎随着他的话在慢慢地减少。

沈清绾回神,没说什么,去了餐厅坐下。

很快,就见他端了早餐出来,有烤面包、牛奶、煎蛋、水果……

“吃吧,”陆之郁将她的那份推到她面前,自己在她对面坐下,“味道应该可以,你尝尝,哪里不好我下次改进。”

他有些紧张地看着她。

虽然在海外分公司那几个月但凡有空都会找人教他下厨,也自认味道不错,但到底是第一次给她吃,他难免紧张,怕不合她胃口,怕她不喜欢。

见她咬了口煎蛋,他问:“怎么样?”

沈清绾抬眸看他一眼。

就这一眼,陆之郁更紧张了,神经仿佛也紧绷了起来。

“不好吃吗?”再开腔时,他嗓音分明哑了两度。

沈清绾正要回答,放在一旁的手机振动了起来,是去年她意外认识的名摄影师时染,问她出发没有,今明两天江城看摄影展。

摄影展的摄影师也是圈内有名的一位,是时染的偶像,沈清绾自开始学习摄影后也对那位的风格很喜欢,于是应了下来。

刚结束通话就听陆之郁问:“要去江城?”

沈清绾点头,轻声说:“嗯。”

陆之郁丝毫不迟疑地抛出下一句:“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但哪是询问征求意见,分明不管她同不同意他都会跟着。

他目光灼灼。

沈清绾眼睫扇动,轻应道:“好。”

她同意了。

陆之郁嘴角情不自禁地漾出些许笑意。

*

江城离临城不算远,驾车不过两小时。

陆之郁亲自开车。

从出公寓那刻起,他便主动牵住了沈清绾的手,一路不放,直到到车前。

替她开了门,绕过车头到驾驶座,见她要系安全带,他想也没想倾身靠近:“我来。”

沈清绾的手还抓着安全带,他靠近,冷不丁将她的包裹,像是要带着她一块儿系上一样,属于男人的体温偏烫,她下意识松手。

余光瞥见她空咽了咽喉,似乎不自然紧张。

想到昨晚两人才彻底坦诚仍是要慢慢来,陆之郁并不逼她,只当没看见,自然地替她扣上安全带。

做完,他打开车载音响想让她放松,也是想让她慢慢习惯他在她身边。

虽然昨晚两人说了那么多,关系好像也有转变,但到底分开太久,先前相处又别扭着,沈清绾仍需要点时间,如今见他不经意地体贴,她悄悄松了口气。

行程途中两人话依然不多,和昨晚之前差不多,大部分情况下依然是陆之郁主动提起话题。

陆之郁是开心的,因为他深知两人的心境已不同。

只要她还愿意给他机会,需要多久时间都没有关系。

他会等,会和她一起。

而因为晚起了的缘故,到达江城时摄影展差不多就要开始了,时染就在会馆外等着,沈清绾连午饭都不要吃,下车之后急急跑下时染。

下意识就将陆之郁抛下了。

陆之郁解开安全带,本想跟上,无意间看到她和她的朋友见到面,她的朋友挽过她手臂,两人在说什么,而后她浅浅笑了起来。

他一时怔住。

那笑容熟悉却又有些遥远,上次看她这么笑还是两年多前她在霍砚家和梨梨一块儿弹钢琴的时候,在之前便是当年在巴黎。

那是她遇见喜欢热爱的东西会有的笑容。

她喜欢摄影。

陆之郁薄唇微抿,想了想,他拿出手机查找此次摄影展的消息及摄影相关。

*

沈清绾对摄影兴趣很浓,是真的喜欢,无论是这场摄影展还是和时染的交流都让她学到了很多,她很开心。

而直到结束时时染提出她和她先生请她吃饭,她才后知后觉地想到了陆之郁。

——似乎,她忘了他。

而此时她们正走出会馆,抬眸的瞬间她看到了等在车旁的陆之郁。

他也看到了她,朝她走近。

时染笑:“男朋友吗?叫他一起啊。”

沈清绾想说不是,但陆之郁已经到了面前,而时染也和他提了吃晚饭的事。

陆之郁自是同意。

餐厅是时染早就安排好的,三人到的时候时染的先生岑衍刚好从机场到达。

都是商场上的人,虽然和岑衍不曾认识,但多少听过,于是两个男人也有话题聊,聊得不算也算投缘,两家公司往后能合作的机会很多。

沈清绾则和时染一直在说话,自然,时染话更多。

而沈清绾无意间发现,尽管岑衍一直在和陆之郁交谈,但从始至终都照顾着时染,显然时染也早已习惯他的纵容宠溺,夫妻俩的关系特别好,不经意的一个对视皆是满满情意。

饭后夫妻俩还有约会,约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四人便分开了。

吃饭的餐厅离两人入住的酒店不算远,陆之郁提出走回去就当消食散步,沈清绾没有拒绝。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他自然地牵住了。

不等她说什么,他便说:“岑总说这附近有家甜品店的东西味道不错,我给你买,好不好?”

沈清绾想说不用,但他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而甜品店就在不远处。

最后,她还是随他去了。

陆之郁回想用餐时岑衍推荐的两款甜品,说女孩子都喜欢吃甜品会心情好,进了店找到后就麻烦服务员帮他包了起来。

付款时听见收银员推荐招牌奶茶,就买了杯。

奶茶递来时,沈清绾犹豫了一秒接过,眼角余光里,他的右手始终牵着她的左手,左手则拎着甜品袋子。

而她捧着奶茶。

饶是当初他们热恋时期,也不曾有过这样的画面。

“在想什么?”见她似有恍惚,陆之郁低声问。

此时两人已经走出了甜品店,热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他低着首和她说话,距离极近。

属于他的清冽气息吹拂而至,沈清绾回神,心跳竟有些快。

她轻轻摇头,也不知是正想喝奶茶了,还是有些紧张莫名想回避,她低头含住吸管喝了口奶茶。

喝完却察觉到男人盯着她。

“怎么了?”躲不过,她轻声问。

“奶茶甜吗?”她听到他的声音落下。

她想点头说甜,又听他说:“绾绾,我能不能尝尝?”

沈清绾怔了怔,想说什么,却是阴影落下,男人的俊脸猝不及防在眼前放大,轻轻地……碰上了她的唇畔。

有温热触感轻碾过,停留两秒。

随即,他和她分开。

他的手掌扣着她脸蛋,指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摩.挲了下,沈清绾被迫和他对视。

她看到他深眸里闪烁着亮光,不知是路灯光线落入其中,还是他笑起来的缘故。

“是甜的,很甜。”他薄唇勾起浅弧,眸光深深地专注地望着她,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