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玄幻 > 酒心月亮 > 第86章 番外

酒心月亮 第86章 番外

作者:工里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5-20 04:40:37 来源:笔趣阁

先是毕业, 葛飞灵工作,景浣继续读研。www.xiashucom.com

学校、公司两头跑,日子相比念书的时候是累了些,但他们甘之如饴。

他们暂时租了间小房子, 轮流做饭, 或者出去解决。

景浣将这个暂时的家, 打扮得简约温馨。葛飞灵某一天回来,才发现房子跟当初搬进来的样子大相径庭。

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真的将暂住的屋子装饰成一个温暖的家, 而不是冷冰冰的临时住处。

“景浣…”她换好鞋, 唤了一声他。

男人围着围裙, 拎着一盆小花,在阳台站起身。

葛飞灵洗了洗手, 抽了张纸巾,走过去。

“你回来啦。”他轻轻地说, 习惯性要拥她入怀。

葛飞灵抬臂挡了下,嫌弃:“你手脏,别碰。”

景浣“啊”了一声,马上停了。

然后葛飞灵才帮他擦干净鼻子上的灰尘, 和手上的泥土。

景浣垂着眸,安静地任由她擦。

傍晚夕阳的风携着些许凉意, 吹得花瓣颤动。

这样片刻的宁静。

“你下次要搞这些东西。”葛飞灵边擦边开口,“等我回来一起搞。”

景浣微怔,过了会儿很开心地应:“好。”

他们有时谁有空, 就谁去接对方一起回家。

偶尔景浣某一天比较空闲,去公司接下班的她,然后瞧见她公司里献殷勤的男同事。

他不动声色地上前,搂住她的腰,无声地宣布主权。

她被他掐得太紧,捶了一下。

葛飞灵去学校找他的时候,也不是没有遇见过他周围一堆女生围着的情况。

通常她会做得更高级些,直接过去喊他弟弟,弟妹还在家里等着呢。

那些昭然若揭的女孩顿时石化:“……”

景浣那一瞬间眼眸微动,讶异于她的大胆,又欲罢不能。

有个女孩默默说:“景……哪里是看亲姐的眼神,明明就是想吞了她。”

“?”

葛飞灵眯着眼瞪了一眼,警告意味很重。

之后当晚……确实证明了那路人说得没错。

他们在二十五岁那一年结婚,三十五岁领养了一个女孩。

一切正正好按照计划进行。

只是婚礼前夕,出了点儿小意外。

景振革将一张婚前协议书递到景浣面前。

“签了,作为父亲,我得保证你的财产和利益。”

景浣不肯签,这件事闹得葛飞灵那边也知道了。

景振革还找了桂美娣,告知:“好好劝劝你女儿,别让她再吹枕边风了。”

他原本对葛飞灵没意见,只是儿子太过沉迷,他也是为了防止万一。

即使景浣受了骗,不至于人财两空。

桂美娣已经把房子名字写了女儿的名字,经历过一个渣男丈夫,她觉得还不够,即使未来亲家找到她头上,她也不愿意让女儿损失一分。

所以她并未按景振革所说的做,而是跟葛飞灵强调:“你不能让小景签,签了你什么都没了。”

葛飞灵反问:“你在担心什么?”

桂美娣顿时哑口无言,自从女儿回来帮她,她在女儿面前就没了话语权。

见对方沉默,葛飞灵一针见血地拆穿:

“你无非就是想,我好不容易跟有钱人结婚,不能不捞好处是吧?”

桂美娣心慌,忙辩解:“不是……”

葛飞灵:“承认自己想捞好处没什么的,我以前也是这么想,但是如果我想捞好处,根本犯不着嫁给他。”

她很明白,捞好处首要的前提,就是没必要把自己也搭进去。

婚姻制度有法律保证,她跟人结婚,相当于与他一荣俱损。

“……我也是怕你走我的后路……”桂美娣无力地解释。

葛飞灵轻笑,说:“你不是一直对景浣赞不绝口吗?怎么跟他爸一样,一到结婚就开始看重利益了?”

桂美娣说不过她,有点恼又像赌气:“行,那你就让他签。”

“妈,我不是提醒过你。”葛飞灵丝毫不受激将法,好整以暇,“你没权决定我的人生,包括婚姻大事,你能做的,就是别拖我后腿。”

桂美娣:“……”吃瘪了,但确实女儿说得没错,她一个罪人,没有资格再干涉女儿的事。

与此同时。景振革叫上妻子一起来劝冥顽不灵的儿子。

“景浣,这不是算计,而是保护你的财产,她要是真爱你,又怎么会在意这些?”

林婉姝其实心里不赞同,但口头上还是附和丈夫:“是啊…”

景浣很冷静,冷静地反驳:“爸,不是她在意,是我在意。”

“?你还生怕她吃亏是吗?”

景浣:“是我求的婚,是我想和她结婚,不是她贪图我的钱,你还不了解飞灵她么?”

林婉姝莫名欣慰,而景振革愣了一愣。

“她根本不靠任何人就能过得好,这样的人怎么样都会过得非常好的,没了我,她兴许会更好。”

景浣沙哑地说,这也是他当初为什么,轻易地就被她妈妈说动了。

他当时,忽然想通了到底是谁需要谁的本质。

景振革:“……”话是这么说没错,他早看清儿子长久谈的女朋友,但他也是为了保险起见。

景振革还想再劝,妻子笑眯眯地开口:“飞灵一直都是让我劝小景签的,只是我突然想起来,你当初跟我结婚怎么没签这种东西啊?”

“……不是,婉姝你听我解释…”

林婉姝:“你可别解释了,你就是信不过飞灵,那为什么还同意小景求婚?”

景振革叹了口气,妻子又继续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不就觉得飞灵是个不贪钱的,正好借着她性格顺利成章地签了这份保证书。”

“可别太过分啊你。”林婉姝毫不客气地数落他,“人家品性好,也不是你算计别人的理由。”

“说了不是算计…”

景浣这时出声:“那就不需要签。”

景振革正左右为难,又听儿子失神又无奈地说:“我倒希望她图我的钱。”

“……”

景浣有点辛酸:“您教我的,只有利益维持的关系才能长久稳固下去。”

林婉姝过去忙抚慰景浣,摸摸头。

“唉!”景振革恨儿子的不争气,哪儿都好,偏偏感情上执迷不悟,竟然有为了那女孩愿意弯下脖子被吸血的念头。

还好那女孩也没这种心思……这时候景振革又矛盾地觉得葛飞灵确实挺不错……

最后此事以景浣的坚持不了了之。

*

婚礼当天。

景浣请了不少人,其中包括一些大学高中要好的朋友。

上午葛飞灵穿上专门定制的雪白婚纱,花纹繁复精细,裙摆极长,一直拖出五米,桂美娣心疼地看着,想要替她卷起来。

被葛飞灵提前警告:“你别碰我裙摆。”

“……”桂美娣委屈地站到一边。

请来的化妆师仔细替这位新娘子上妆,一边化一边心里赞叹,这是她见过肤质最好又极漂亮的新娘。

直到化妆师又见着了化妆室外耐心等候的新朗。

更是惊为天人。

如此般配的两位新人,她头一回见,十分羡慕。

而且新郎的财力也非同一般。

婚礼现场的布置美轮美奂,似是讨好新娘的喜好,请了最好的婚礼策划师,设计了精灵国度般的主题。

奏乐也是请了外国著名的乐团,为其伴奏。

葛飞灵捧着花出现的时候,酒席上的宾客们整齐统一地发出一声惊叹。

新娘子的妆不浓,但脸本身就够美了,稍加描绘已是天仙级别,肤白腰细,裙摆慵懒垂地,柔和的灯光层层打下来——

宾客们:宛如在梦境见到仙子。

呜呜呜景浣真是三生有幸,他们想。

接下来,一身纯黑西服的景浣出现在另一头,精神饱满,身形颀长,脸上笑容由衷高兴。

宾客们:呜呜呜不知道该羡慕谁了。

专业的乐团开始奏弦乐,渲染现场美好的氛围。

景浣去牵葛飞灵裹着镂空白手套的手。

一步步走向婚礼证词人。

台下宴请的宾客众生百态。

有点发福的卓星宇拿出纸巾,悄悄抹泪。

并不想来的姚永扯着脸崩溃:操啊呜呜呜。

打扮漂漂亮亮还是比不过新娘的毛巧贞,不甘地跟班长抱在一起哭。

徐柔恨恨地捏现男友的丑脸:你咋不帅了靠太丢老娘的脸了。

解宁黛掩嘴笑,我当媒婆促成的情侣终于结婚啦啦啦。

下午,葛飞灵换了套正红的旗袍,妆容也随之改变,又应对了景家那边的商业伙伴。

……

过完一天下来,葛飞灵坐在新房的梳妆桌前,很累地卸着妆。

不一会儿,景浣带着一身酒气进来,习惯性圈住她的腰。

葛飞灵瞥了眼,见他脸上红得夸张,损:“你的脸红得像猴子屁股。”

“啊。”

景浣意识不太清醒的样子,撑着进卧房是他最后的极限。

今天是他最高兴的一天,往后不会再有能超过这一天的了。

“你酒量不好,就别喝这么多。”葛飞灵忍不住,还是转过身,说他一句。

他穿着改良的中山装,垂着眼睑,怔怔地只会盯着她肩膀看。

“有人挑衅我…”

葛飞灵无言,说:“你平时挺稳重的,今天怎么变小孩了,姚永挑衅你就得理吗,你干嘛要跟他过不去?”

他又威胁不到你。她心里默默补充。

“哼,大喜日子还不让我吃一下醋。”景浣真如她所说,醉酒后表现得非常孩子气。

葛飞灵:“……你看我有理过徐柔她们吗?笨蛋。”

伸手捏他的脸,企图让他清醒一下。

下一秒,景浣不知是气,还是仍记着情敌的挑衅,按住她的后脑勺亲。

只不过没对准,亲到了她的上嘴唇。

葛飞灵被他逗笑,扶准了他的脑袋,双手陷进他略微扎人的短发。

紧接着,却是汹涌无法抵挡的**…她始料未及地被他打横抱起来,放到床上。

……

*

平静又折腾地过到三十五岁,景浣办好了领养后续,带她去孤儿院挑孩子。

但是景振革和桂美娣又跳了出来要反对。

葛飞灵三言两句把亲妈说服了。

桂美娣不服也没用……因为葛飞灵从不听她的。

她一边卖惨一边又无济于事,唉,早知如此何必……

但景振革这边,说什么也不肯屈服。

“景浣,婚前协议就算了,但孩子这事,她是什么矜贵身体,不肯生孩子还有理了??”

景浣应对自如:“我早就答应过她的。”

“答应了可以反悔!再说了,她跟你结婚这么多年了,居然没改变主意?真是这样她也太……”

“是我一直坚持,飞灵她没什么意见,生或不生,她都可以。”景浣平静地打断,眉宇的执着一如当初。

景振革十分不理解:“你们基因这么好,生个孩子怎么了?你找她来,我跟她说!”

景浣抬眸,望向一旁的母亲,问:“妈,你觉得呢?”

“……”景振革顿感不妙,正要训斥景浣别转移话题,一直未开口的妻子忽然感情复杂地感慨:“要是当年你爸跟你一样有这个念头……”

景振革松了口气,还好妻子这件事站他这边。

对啊,要是他当年也这样,哪有这不孝儿子的事,哼!

林婉姝缓缓把那句话补全:“…那我就不用受苦了。”

景振革:???

林婉姝鬓发稍白,抬手摸摸宝贝儿子的头,欣慰道:“生育是一件很折磨人又痛苦的事,飞灵能避免,我很高兴。宝贝,你跟你爸不一样,我为养出你这样一个好儿子而感到自豪。”

“……简直歪理邪说!”景振革吹鼻子瞪眼,不愿放弃抱孙子的快乐。

然后儿子和妻子站在同一阵营上开始反劝他,景振革怒瞪,不肯松嘴,一把年纪了想当爷爷都要被人剥夺,还有没有天理。

没多久,让保姆做好饭的葛飞灵上来敲门,让他们去吃饭。

景振革一见儿媳就愈发激动:“飞灵!你给我过来!说说你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

景浣忙搪塞:“没事,你别听爸说胡话。”

但是晚了,她还是听出来了。

“嗯?”葛飞灵挑眉,发现信息不一致,“爸,景浣明明说你没意见的。”

这下景振革怒火冲天,知道儿子又为了媳妇骗他,生气道:“我有意见!我非常有意见!”

“你不能不生景家的儿子,我已经一再退步了,决不容忍没有血缘关系的野孩子姓景!”

景浣已经料到了,无奈,跟妻子做口型:快出去,这里我来解决。

林婉姝也知道丈夫在气头上,说:“飞灵,你先出去,等你爸冷静了再说…”

“谁说我不冷静!”景振革无法忍受被按头代表,马上看向葛飞灵,“儿媳,既然你现在知道景浣骗你了,知道了我的意见,你赶紧跟景浣生一个,让我们抱上孙子。”

林婉姝忙摘出自己:“飞灵,我是支持你领养的。”

“嗯……”

葛飞灵思考着这一切因她而起的话题,说:“爸,我是知道了,不过既然景浣坚持,我还是听他的话吧。”

“?!”

景振革感觉要被气出心脏病了:“平时也没见你多乖!”

葛飞灵笑笑:“是啊,可是爸你也知道,在重要的利益面前,谁会偏向损害自己利益的选择呢?”

“……”当了几十年商人的景振革难以反驳。

*

他们领养了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取名为景月亮。

景浣本来要争取景晚,但是妻子温柔的话术说服了他:“你在我心目中就是月亮啊,女儿叫这个名代表我对你的感情。”

景·明明投了景晚一票的·月亮鼓着腮帮子:妈妈欺负我。

小女孩其实一开始对陌生人带有很强的警惕心,是景浣耐心地照顾,慢慢地融化了她的戒备。

景月亮非常喜欢且满意这个爸爸,一见到景浣就黏身上,扒都扒不下来。

至于那个便宜妈妈……

葛飞灵平时除了上班,礼节性哄哄景浣他爸,剩下的时间就来逗逗女儿了。

但是女儿似乎不太愿意被她逗。

“呜呜我要爸爸,你走开。”

葛飞灵蹲下身,拿着逗猫棒晃:“爸爸出差了,现在只有妈妈哦。”

于是小月亮被逗哭了:“啊——!”

景浣下班回来,见到就是女儿抹着眼泪推葛飞灵又推不走的样子。

他无奈地快步走过去,拿过她手上的逗猫棒:“月亮不是猫,你别总是拿逗猫棒了…”

葛飞灵说好吧,然后给他看手上被女儿掐出来的红印:“你看,她这么抓我,我也没生气。”

景浣心一紧。

最后月亮爸爸,只能一手抓着老婆,一手抓着女儿,无奈地给两人讲道理:

“不能把女儿当猫来逗。”

“也不能随便打妈妈的手。”

葛飞灵:“哦。”

景月亮狠狠一扭头:“哼!”

然后下一次,葛飞灵仍是拿出逗猫棒来逗她。

景月亮也还是贼生气地打她。

景浣对此扶额,深深地叹了口气。

*

景浣带着女儿去看过爸妈。

林婉姝对飞灵和月亮都很欢迎,带着她们俩一起做甜点。

景振革冷淡地应了声,然后躲书房继续自己的养老岁月。

小月亮不愿意跟妈妈共处一个厨房,趁奶奶不注意就溜掉,然后不小心误入了二楼的书房。

“好大的扇子……”

景月亮盯着景振革手上的蒲扇垂涎,觉得十分新奇。

景振革听见声音睁开眼,看见穿粉裙子的小女孩,脸蛋圆,跟景浣和飞灵都长得有几分相似。

他当初可是瞧过的,这领养回来的孙女长得很一般,不像现在这般可爱。

景振革不禁开始怀疑他们又领养了第二个。

“我…我想要摸摸大扇子!”景月亮渴望地望着。

景振革咳嗽一声,不太想承认自己被孙女萌到了,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真香:“……叫一声爷爷。”

小月亮除了妈妈,对谁都很乖,马上响亮地喊:“爷爷!”

景振革身心舒畅,抱孙子的美梦回来了些,非常乐意地给了小月亮那把扇子。

……

通完电话的景浣瞥了一眼厨房,没见女儿,妻子朝他使了个眼色:估计在二楼。

景浣眼眸微亮,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走上二楼,推开书房的门。

小月亮和爸玩得正开心,爸逗她的技巧比飞灵好多了,女儿被逗得咯咯笑。

景浣欣慰,冒出让妻子过来学习一下的念头。

之后葛飞灵也带月亮去过桂美娣那儿。

这回倒不用等桂美娣慢慢接受。

葛飞灵拉过不情不愿的女儿,对着同样不太情愿的桂美娣,说:“叫外婆,叫孫女。”

小月亮狠狠一扭过头:“哼!”

桂美娣:“……”

但是下一秒,桂美娣的泪就涌出来了。

她的愧疚感又升上来,孙女傲娇的样子跟飞灵没有一点相似,可她就是莫名想到小时候如履薄冰的女儿,在他们面前,从来不敢这么做,担惊受怕地讨好着他们和阿岭。

小月亮如临大敌,以为是自己惹哭了外婆,忙伸出小胖手去摸摸外婆,道歉:“对不起外婆,我叫你就是了……”

景浣很了解女儿的性格,按住飞灵的手,抬下巴让她看:“我说得没错吧。”

葛飞灵倒有点不爽:“我哭也没见她这么安慰我。”

景浣笑:“我不是说了,你虽然哭得很假,但月亮还是信了,然后翻出了你早就不用的十几根逗猫棒去找你,看见你挂着眼泪玩手机…她那么聪明立刻就知道你在骗她,然后跟你生了好几天闷气。”

葛飞灵:“我没在玩手机,我在看公司发的消息……”

“好啦好啦。”景浣搂着她的腰,说,“月亮长大了就会理解的。”

“理解什么?”

景浣:“理解你对她独特的爱啊。”

“……”葛飞灵略感奇怪,她怎么觉得景浣在贬她?

“希望月亮比我更聪明,高三之前就能明白其实你非常喜欢她。”

葛飞灵:“…”

她可算是听出来了,他又在提陈年往事。

景浣附到她耳边,说:“不过到时候,我们应该已经赚够养老金,去世界旅游了。”

葛飞灵被女儿传染了,扭过头不想听。

景浣却还在说。

“可能到时候月亮也有喜欢的人了,然后我们给一点建议,不要掺和进去,让她自己选择。”

“我还是很开心,月亮长得越来越像你,到时候肯定会很多人追,也有很多选择。”

“飞灵,我说过的,她这一生会过得很幸福。”

葛飞灵一怔。

“只要你想往好的方面走,那条路终究能看见光明,和我。”

葛飞灵:“……?”

她刚升起的感动瞬间消失。

景浣笑着,轻吻她颊侧一颗很小的痣。

这颗痣是他先发现的,她自己都没注意到。

之后他便常常亲这块地方,她有点受不了又没办法。

“这句话反过来也是一样意思的。”景浣望着她和可爱的女儿,“还好我坚持走下去了,才能在终点得到你和这一生的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有点晚了,不过,还是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嘻嘻嘻 8瓶;12精 5瓶;零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