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玄幻 > 倾城之恋 > 番外 开至荼靡花事了-2

倾城之恋 番外 开至荼靡花事了-2

作者:灵希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5-20 20:40:40 来源:转码展示1

第二章

她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姓莫的参谋长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虽然穿着一身车夫的衣裳,只是眉目犀利,一看就不是个普通人物,她提着刚买的菜和米到厨房里做饭,做了一碗菜饭给他端过去。www.xiashucom.com

她走进去的时候他正靠坐在床上,□的面容上是淡淡的苍白色,她的鼻子忽然一阵酸痛,如今全城物价飞涨,根本不可能买点有营养的东西,她把那一碗菜饭端到了他的面前,他忽然若无其事地问了一句,“你是金陵人?”

她惊愕得差点把手中的饭碗摔在地上,他似乎早有准备,眼疾手快把住了她颤抖的手里的碗,却依然轻松地笑一笑,“我说错了,你是南方人吧?不然怎么会做菜饭?”

她忙点头,“是从南方过来的。”

他吃了几口饭也就不吃了,她知道他是伤口疼没什么胃口,又不知道他爱吃些什么,那脸上的神色不由地有些郁郁的,只能扶着他躺下,到了半夜的时候他从杂乱恍惚的梦中醒过来,看到她就坐在他的床旁,脸上都是眼泪。

他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你哭什么?”

她的两个眼睛都哭得肿了起来,哽咽着说道:“我真怕我救不活你,只要我能救活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不管你是生是死,我都跟着你……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他恍惚地望着她坚决的双眸,怔了片刻,忽然觉得伤口一阵火辣辣的疼,他喘不过气来,连着激烈地咳嗽了好几声,她忙起身扶他,又急急忙忙地倒水给他,他咳嗽的了半天,终于困难地说出一句话来,只是那一句。

“你别犯傻。”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下来,“我就是傻,为了你,我情愿。”

她觉得自己一辈子的快乐都被填充在这几天里了。

日日夜夜陪着他,照顾着他,为他洗衣做饭,看着他一点点好起来,小四合院的日子过得宁静惬意,隔壁院子里的一对老夫妇甚至把他们当成是一对小夫妻,一个劲儿地夸他们郎才女貌。

她觉得自己从未有过的欢快。

他重伤初愈,身体还很不好,她悄悄地把自己的一个镯子当了,换来一只鸡给他补身体,她又不会杀鸡,只会一阵乱剁,拿着菜刀在厨房里与一只鸡打得沸反盈天,险些切了自己的手指。

他闻声扶着门走出来,却见她举着菜刀从厨房里奔出来,追着一只歪脖子鸡满院子跑,她气喘吁吁地回过头来时,他靠着门朝着她微微地笑了笑,薄薄的晨曦里,他的笑容深邃英挺,只是那么一个小小的瞬间,却被她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到了晚上,他喝鸡汤的时候望着汤碗里的几块鸡肉,调侃着道:“鸡兄,碰到一个连死都不能给你个痛快的主儿,你死得何其悲惨。”

她忍俊不禁地笑,用手捋了一下耳边的头发,他笑着伸手过来,在她的脸颊边轻轻地一擦,手指上便粘着一块小小的血迹,她笑道:“肯定是早上杀鸡的时候粘上的。”

他微微一笑,“倒像一块胭脂痣,挺好看的。”

他唇角含笑,目光里有着从未有过的温柔,连语气都是轻轻的,她羞涩得一时之间竟然说不上话来,低着头拈弄着衣角,连耳根子都羞红了,好半天才低低地说出一句来,“你觉得我好看?”

他点头,墨一般的眼瞳里染着柔柔的笑意。

她想,他对她这样真心实意的好,让她即刻死了,她也甘愿。

她到厨房送碗的时候又看到那个姓莫的人来了,她知道这周围不仅仅是有五哥的人,也有他的人,姓莫的这几天来的很频繁,她收拾好厨房回去,打开门的时候姓莫的已经走了,他躺在床上,很疲累的闭着眼睛,看那样子是睡得很熟了。

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看到他的外套挂在一旁的椅子上,她走过去帮他收拾好,却摸到衣服夹层里有些硬硬的东西,她随手将那样东西拿出来,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微笑的女孩子,她在看到照片里女孩第一眼的时候,脑海里就浮现出八个字来——冰清玉洁,不可方物。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明明美的如此倾国倾城,然而那温婉宁静的眉眼间却毫无半点侵略性,如水一般轻柔的女孩子,让你恨不得拿这世间最好的一切来呵护她,只为搏她盈盈一笑。

她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眼泪忽然溢出了眼眶。

她第二天去了虞军指挥所,刚进了会客厅就见到吴作校,吴作校笑道:“六小姐,你知道么?你刚当了姑姑了。”

她一怔,道:“怎么?”

吴作校笑道:“刚才金陵官邸的虞太太打电话来,说是五少夫人刚生产,母女平安,正让五少起个名字呢。”

她这才知道怎么回事,走进五哥的办公室去,就见五哥坐在办公桌前,桌上放着一张宣纸,她走上去往宣纸上看了一眼,微微笑道:“心平?这还真是个好名字。”

五哥抬头看她,目光灼灼,并没有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只是干脆地问道:“那件事你想好了?”

她微笑,“我想好了,五哥,你不能动他。”

五哥说:“他对你如何?”

她还是微笑,脸上露出欢快的神情,像个幸福的小女人,“五哥放心,他对我特别好,我留得住他。”

有秘书在外面敲了敲门,五哥见她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便道:“你先坐一会儿。”就走出去与秘书说事情,那办公室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她一直等到他走出去,马上站起来快步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手忙脚乱地找到了他的印信,她觉得自己的心几乎紧张得要爆炸了。

她回来的时候,空寂的胡同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鞋跟敲击在青石板上,发出啪哒啪哒的声响,夕阳洒满了半个天际,她推开院门,就见他站在院子里浇灌一株摆放在墙角的茉莉。

他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这会儿穿戴整齐,听到门声,便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她忙走过去,帮着他拿手里的水壶,道:“你伤才好,不要劳累。”

他淡淡笑道:“这也没什么,你太小心了。”

她走过去挽住了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侧,笑容中带着一点撒娇的神气,“今天隔壁的阿婆还问我们什么时候结的婚呢?”

他淡淡地笑,“那你怎么说的?”

她略一偏头,露出小女孩调皮的神色来,“我说我们没结婚,我年少不懂事,你把我从家里拐带出来的,又假装喜欢我,对我好,骗着我,利用我为你做事。”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笑着,扬起了自己年轻饱满的面孔,温柔地轻声道:“你能亲亲我么?”

她闭上眼睛,仰起脸。

他的手碰触到她的面孔时,她可以清楚地听到从自己身体里传来的剧烈心跳声,她想她是在把自己这一辈子的爱,都集中在了这一刻。

只要这一刻,她就知足。

他却只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亲。

他放开她的时候,眼泪从她紧闭的眼眸里溢出来,她觉得自己的心眨眼间全都碎了,千疮百孔的疼。

她睁开眼睛,哽咽着说:“你就那么爱她吗?”

他看着她,目光沉静,她眼眶子涨得难受,滚烫的眼泪一颗颗地落了下来,她泣不成声地说道:“那我给她当妹妹,我不跟她抢,什么名分之类的我都不要,就让我伺候着你们,只要让我能常看见你,跟着你,行不行?”

他竟然没有答话,她心中悲苦,满脸眼泪地抓住了他的手,哀恳道:“不然,你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只要给我一个孩子……”

他终于开口,“你这样小的年纪,犯什么糊涂。”

她仿佛看到一线希望,顾不得擦脸上的眼泪,只是说道:“只要你愿意,我情愿做个糊涂的人,行不行?”

他看着她脸上的眼泪,却忽然温和地笑一笑,对她半真半假地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糊涂尽开颜。”

她望着他那样的笑脸,竟然有一种无奈的绝望感,他这样敷衍她,哪怕是做戏,都不肯好好地亲她一下,她全身都没了力气,好象是一团软软的棉花,她伸手在他的胸口用力地一推,即便是打到他的伤口上她也不管了,她要让他知道她有多痛,到底有多痛。

她的眼泪简直控制不住,扑簌簌地掉下来,她哭着朝他大声喊:“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你利用我,你一直都在利用我……你……你怎么就这么狠的心……”

他站在那里没有动,任由她哭喊着打了好几拳。

她打累了,终于往后退了一步,悲戚地看着他的面孔,那庭院静得可怕,她死死地盯着他,这个她在许多年的梦里魂里都记挂着的人,她一直都信奉为大英雄的人,她甚至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她哭喊到再也发不出声音了,终于哆嗦着从衣袋里拿出了那张特别通行证,递给他,她沙哑着说:“有它,你走得方便一点。”

“你走吧,我知道我留不住你,如果我五哥敢动你,我就跟他拼命。”

“五哥一直都认为,这天下最不愿意让你离开的人就是我,所以他绝对想不到,我会偷他的印信,为你弄一份特别通行证。”

“因为五哥不知道,我多么爱一个叫萧北辰的男人,即便你的心,已经被你的妻子和孩子填满了,即便我在你心中什么都不是。”

她转身在厨房的台阶上拿起了菜篮子,背对着他擦干了脸上的眼泪,但眼泪总也擦不干,源源不断地往下落,她憋了一口气,咬住嘴唇,用手背死死地按住了自己的眼睛,按得眼珠子一阵疼痛,过了好久,她双眼红肿地回过头来,却朝他静静地笑道:“我去买菜,你晚上想吃什么?”

他的目光在她的面孔上停留了片刻,低声道:“齐宣,一会儿我就……”

她忽然之间惶恐起来,慌张地抢了他的话,不让他说下去,“你晚上想吃什么?”她的眼眶又一阵阵发红,随时都会有眼泪冒出来,她窘迫地抓住菜篮子,声音止不住地发颤,“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他看着她的样子,半晌微微一笑,“我听你的。”

她应了一声,提着菜篮子走出去,关上门的时候她的手都在颤抖,他的身影在她的眼前消失了,胡同的石板路长的可怕,天边的夕阳就要燃尽了,她恍恍惚惚地朝前走,这路真长,长到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尽头,只能这么咬着牙往下走。

她回到小四合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声音,房子里也是黑黑的,没有半点光亮,仿佛也没有了半点活气,整个院子就剩下了她一个人,只有她一个人,还有,那么一丁点关于曾经的残存记忆。

齐宣怔怔地站在那里。

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小小的飞蛾,千里迢迢地来寻着他,然而飞蛾扑火,除了被烧成灰烬,又怎么可能会有第二个结局。

她真是傻。

虞琪宣住在小四合院里,看着院子外面的一颗杨树一年年地长高长大,她甚至自己都忘了,她看着那棵杨树发了多少次柳絮,有多少个季节从她的身边悄无声息地过去,她都没有在意过。

她把自己锁在了一个梦里。

心平又从金陵赶来北新看她,这个瘦弱的小姑娘对她的六姑姑很有依恋之情,她最喜欢六姑姑编的桃花篮子,又漂亮又结实,她依偎在六姑姑身边,她们的面前堆积着一丛丛刚采回来的桃花,六姑姑虞琪宣十分麻利地编好了一个花篮子,在心平的眼前晃了晃,笑道:“漂不漂亮?”

心平点着头,大眼睛乌黑发亮,“好看。”她自己也捡着桃花枝学琪宣编花篮子的样子,琪宣望着她笑一笑,轻声道:“你又这样贸贸然地跑到北新来,被你父亲知道了,小心要挨手心板。”

心平满不在乎地道:“没事的,有母亲在,我不怕父亲生气。”

琪宣被她那“有恃无恐”的样子逗得忍俊不禁,不禁笑一笑,心平用手托着腮看着琪宣编花篮,看了半天,忽地开口问道:“六姑姑,你都这样大了,为什么不嫁人?一个人过日子多孤单。”

琪宣一怔,还未说话,心平又问道:“你没有喜欢的人么?”

琪宣道:“当然有。”心平顿时来了兴致,扬着脸问道,“是谁?六姑姑你快告诉我,比父亲还要帅气威武么?”

琪宣笑道:“他是一个大英雄,当时我才二十岁,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他在前线,我跟着战地医生一起跑到了前线,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激动极了,奋不顾身地冲上去,又不敢对他说真名字,就对他说,我叫齐宣。”

心平继续问道:“后来呢?”

琪宣便把眼睛轻轻地一垂,继续笑道:“后来他受了伤,我便一直照顾着他,就在这个小四合院里,他有好几次因为伤重而性命难保的时候,都是我把他救回来的。”她的语气中有着抑制不住的骄傲。

心平心急道:“后来呢?”

“后来他就走了,再没回来。”

心平睁大眼睛愣了半天,大概觉得这个故事的结尾太不像话了,不禁好奇地问道:“那么,他喜欢你吗?”

琪宣立时一怔,竟就没了话,慢慢地低下头去,继续编花篮子,心平见她不说话了,自己没办法,只好捧了本书坐在那里,但总觉得这个故事分外的古怪,却不知道古怪在哪里,她抬起头,就见院子的半空中飘满了白色的杨絮,那些杨絮在她的眼前纷纷扬扬的落下,好似铺了一地的雪。

心平忽然转过头,很认真地来对琪宣说道:“六姑姑,如果你二十岁那年没有见到他就好了。”

如同置身在一个昏昏沉沉的梦里,却突然被惊醒了一般,虞琪宣编花篮的手指忽地抖了一抖。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原来又过了一春。

那些桃花瓣纷纷扬扬滴落在她的手指上,散碎的,少女般温柔的粉红色,娇艳yu滴,门外有细细的风吹来,挂起来的湘妃翠竹帘子已经半旧了,只在那里一下下地晃动着,发出“磕托”“磕托”的声响,来回荡漾。

她忽然意识到,她今年已经三十七岁了。

再过三年,她就四十岁了。

原来,他只不过是给了她那么几十天,她却生生把自己的整整一辈子,全都给了他。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