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全后宫皆以为贵妃无宠 > 第97章 第 97 章

全后宫皆以为贵妃无宠 第97章 第 97 章

作者:小蛮仙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10-18 00:34:22 来源:转码展示1

于心然静坐在内室的床榻上, 隐约听见了皇帝对徐雁秋的对话。www.gsgjipo.com冤案中许墨是徐雁秋亲生父亲这一事实,丝毫都不令她意外,甚至在初次听徐雁秋说起这桩冤案时, 她心中也曾闪过一丝怀疑。

记得他说过许墨留下一双儿女, 怎么不曾听徐雁秋提起有个姐妹, 难道不在人世了?

等徐雁秋一走, 她还未来得及深思, 书房外又有官员前来面圣。从前皇帝接见重臣时不许她在场, 眼下她躲在此处, 不想听也得听。

“臣王伯德拜见皇上。”

她清晰地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王伯德, 王氏的长兄, 许墨冤案真正的幕后指使, 朝堂之争中永远利于不败的王家。

“太皇天后忌辰将至, 臣求皇上允许臣前去牌位前祭拜。”王伯德混迹官场多年, 纵使前几日还被关在天牢,此刻依旧能面不改色地立在皇帝面前。而太皇太后出自王家,虽然已故多年,但同皇帝祖孙情厚,王伯德此时将她抬出来, 定有其他意图。

“朕允了。”皇帝道。

“臣还记得太皇太后生前十分疼爱臣的亲妹王婉。”王伯德话锋一转, “现下她因许墨案受于侯牵连,被囚禁于天牢。她一妇道人家, 对朝堂之事一无所知,臣请皇上法外开恩饶恕她。”

王氏可真是有个好兄长, 王伯德自家都在风口浪尖上了,还不忘来皇帝跟前替他妹妹求情。于心然不自觉地攥紧被褥绸面,仔细听皇帝接下来会如何决断。

“皇祖母临终前遗愿, 朕自然会宽待你们王家,只是......于贵妃犯下那等泄露试题祸害朝纲的重罪,王氏为其母,朕若过于徇私偏袒王氏,日后朝堂之上恐遭群臣非议。”皇帝用闲谈般的语气。

缓缓道。

此言一出,书房内安静下来,几桩事之间确有牵扯。

半响过后,王伯德才踟蹰犹豫着开口,“贵妃娘娘泄漏试题一事,关乎皇室颜面,臣不敢对外宣扬,此事的其他知情者也就只有宗人令。倘若、倘若,皇上能将臣那蒙受不白之冤的弟弟调回京城,再私下惩处贵妃,便不会过于折损皇室颜面。而且...... 臣只求皇上能饶了于侯夫人一条性命。”

“如此甚好,皇家的名声终归是最重要的。”

二人之间平静如水的对话,于心然在内室之中竟然听出博弈的味道。

“许墨案牵连甚广,于侯免不得要判斩首或者流放,朕先将王氏软禁到宗人府大牢,其他等事情平息之后再议。”

王伯德闻言,立即磕头谢恩。

皇帝这个决定令于心然大感不安,他的意思是不论结果如何,将来都会释放王氏?那她不白忙活一场?他是顾全了皇家名声,可王家将来未必会放过她。

于心然强忍着疼痛下榻,推开内室的门走到御案边,皇帝正背靠着龙椅沉思,见她过来捉过她的手,“爱妃好些了?”

虽然张御医的那碗药稍微缓解了她的疼痛,可她唇色依旧惨白,“臣妾不要名声,即使会试的事被全天下都知道,臣妾也只想王氏受到惩处,求皇上、”

皇帝顿时就松开了她的手,“你妹妹的事往后再议,现下朕要解决你惹出的这堆麻烦。朕不想管你,但你的身份牵扯着皇室声誉、”

“皇上只是想偏袒王家。若考虑道皇室声誉,皇上当初又怎么会将于柔然送到王家面前?”

她当时向谢清泄漏华长明死的真相,皇帝才用会试泄题一事回击她,现下他又说要顾全皇室声誉,这不矛盾可笑么?

皇帝静静地听她说完,眼睛凝视在她身上深究着,听她有理有据辩驳完,他并未恼怒,反而轻点了几下头、勾唇着眉眼间升染开笑意。复又着捉过她的柔弱无骨的手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朕的贵妃怎么变得如此聪慧?”

于心然只当他怒极反笑,气鼓鼓地等着皇帝,抗拒着要挣脱束缚。

“朕可没将于柔然送到他们面前。只是一直将她软禁在扬州,后来你惹恼了朕,朕撤去看守她的人。至于王家找不找得到她,她回不回京城,皆同朕无关。”皇帝耐心解释,“怎么?贵妃埋怨朕?若非你当日求朕饶你姐姐一条性命,她如今也不会反过来咬你一口。”

这一席话,于心然反而成了无言可辩之人,二人间的博弈,皇帝永远占据上风。

“等许墨的案子一结,朕送你回幽州。”皇帝的声音平静,有着不容违抗的意思。

他们之间的争吵也已经够多,王家屹立不倒她实在也无可奈何,如今唯余疲惫,于心然垂下眼眸,轻轻挣脱了皇帝的手要回内室,“臣妾知道了。”

“这就退缩不争了?”皇帝揶揄道。

叫她回幽州的人是他,此刻又嘲讽她的人又是他!于心然再次瞪向龙椅上的人,他永远都是游刃有余闲庭信步的模样,彻底掌控着一切。

“皇上百般护着姓王的,臣妾还怎么争?!”她脾气上来愤恨冲他喊了句,转身往内室走去。

“自己才能不济,还敢怪朕?”皇帝跟着她身后进内室。“贵妃若真有本事,便不会如此狼狈。”

于心然才不要听皇帝说些什么,爬上床榻用衾被盖住自己,“臣妾身上疼得很要休息。”

说话间,谁也未留意到书房的声响。直到脚步声接近门口,皇帝才有所察觉,于心然也意识到屋外有人。

“皇上?”那人轻轻唤了声。

是谢清,于心然心中一慌,下意识地要躲。躲哪里?床底下!她翻滚下床不顾一切要往底下钻。谢清的手段厉害,若叫她知道自己这两日一直躲在皇帝御书房,自己即使回了幽州也不得安宁。

没等她钻进床底,腰间一紧,皇帝用手臂圈着她一道进入了密室。

“臣妾的鞋还、”她着急道,皇帝立即用手掌捂住了她的嘴,用眼神示意:闭嘴。

片刻之后,内室的门被推开,谢清犹豫着走进来,眼神四处探视,“皇上?”

于心然背靠着墙,同谢清之间只有这一墙之隔,头抵在皇帝胸口,团龙锦袍上的刺绣甚至轻轻磨蹭着她的额头,耳边尽是两人同步且均匀呼吸,就像是......每次**过后的寂静与声息,只是比那要淡许多。

等等,为何会想到那种事上去?!她躲也就罢了,皇帝为何要躲进来?

室外的人没有走。床榻上被褥凌乱,她用过的皇帝寝衣、药碗、绣鞋皆没来得及收起来,谢清那么心思缜密之人,定会浮想联翩。

她起初有些恐惧,就像是从前恐惧皇后,可转念一想她依旧是贵妃,何必惧怕谢清呢?之前在行宫交锋,看得出来谢清也起了独占皇帝的心思。

也不知自己为了何种目的,于心然脑子一热,扯下皇帝的手掌,仰起头亲了亲他下巴。面前的男人丰神俊朗、身形高大,只可惜往后就由谢清独占。

今夜宫中有宴,谢清一定会离开,皇帝也会出席宴会。

说起来自己也算是为谢清清除了不少的障碍,此刻自己还要躲她,真是不公平。于心然心中百转千回纠结着,打算气气谢清。

她再次用唇贴上了皇帝的脖颈,学着他之前对她做的......

“做什么?”皇帝轻斥一声。

反正都要回幽州,她就捉弄他最后一次。双臂环住皇帝整个人几乎挂在他身上,遭了训斥也不退缩,就着这一个地方辗转亲吻。

“淑妃娘娘!您怎么闯进来了。”内室中想起大太监的声音,“外面的小太监怎么、”

“昨夜皇上招了谁侍寝?”谢清不顾大太监的反应,冷声问道。供皇帝休息的书房内室有女人留下的痕迹,钗环、绣鞋这些都说明皇帝昨夜招人侍寝了!

大太监也是才知道贵妃这两日都住在此处,可他绝对不会出卖贵妃,倒是这个淑妃,,越发张狂了,趁着他送王大人出宫的片刻,竟然私自闯入御书房!

“奴才也不晓得,这天都亮了,不知是哪宫小妃嫔不等皇上翻牌子,自己着急私自闯了进来!”大太监虽然语气恭敬道,这话里有话,故意给谢清难堪。

皇帝不止宠幸了这小妃嫔一夜,谢清心里慌乱,到底是谁忽然得皇帝如此青睐!大太监在场,她也不好发作,只能回去慢慢查,绝对不能叫这个女人上位,阻了她的前程!

“娘娘,私闯御书房可是重罪,娘娘还是趁早离开吧,否则皇上怪罪起来,娘娘身份尊贵自然无事 ,奴才们怕是少不了挨一顿板子。”大太监好言相劝。

谢清看着内室的场景,心中妒意翻涌,若叫她知道是谁定会......谢清收敛狠厉神色,“本宫只是担心皇上龙体罢了,也不知是那个不知轻重的小妃嫔缠得皇帝夜夜宿在御书房。”

隔着一堵墙,“不知轻重的小妃嫔”伏在皇帝肩上忍不住轻笑,她也觉得自己不正常,听见谢清阴阳怪气的话便觉得心中无比畅快!

正得意呢,皇帝伸出食指抵住她的唇,意在叫她噤声。于心然想着反正没几日在他跟前了,放下矜持转而用贝齿轻咬。

皇帝的脖子一侧留有暧昧的红痕,在衣襟也掩盖不掉的地方,他大概发现不了,若过会儿直接去了宴上,被百官见到、不对,就说谢清吧,定会惹得谢清愈加烦恼暴躁。

思及此处,于心然心中期待雀跃。

皇帝移开手指,并不知自己护在身前的女人正打着什么算盘,低头想用眼神示意她规矩点,却见于心然眼中眸光流转,即使带着病容,容颜也依旧明媚精致,君王心微动,低头轻含贵妃娇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