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其他类型 >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 不想爆红第三十天

爽文女主她不想爆红 不想爆红第三十天

作者:大哥喝冰阔落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时间:2020-10-19 13:23:41 来源:转码展示1

宁嘉池:???

其余人也:???

回头发现, 门确实开了,下一个房间畅通无阻。www.kanshushen.com

时栀已经平复了心情,她对着更加茫然齐刷刷看着她的三人组解释, “这门质量好像不太好, 我都没太碰它。”

“我就摸了摸,然后一动,它就变成这样了。”

就掉下来,被她举着了。

时栀拧眉。

“我都怀疑它是不是在碰瓷。”这门到底什么破质量, 不行啊。

节目组道具师听到这里不干了, 摸一摸,一动,时栀这说的也太轻巧了。

天地良心, 他们道具可坚固了, 这门真的特别厚特别结实,大男人都弄不下来。

时栀这么能拆, 身体里是不是藏了个二哈!

另外三个人也被时栀这个做法给惊住了,不过随即狂喜。

男歌手,“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到第二个房间了。”就不用解题了。

宁嘉池, “当然可以,门都开着了,必须可以到下个房间啊。”话音落下,他人已经大摇大摆的跑了过去。

节目组导演着急了,再也没有刚才坐着看戏的悠闲, 对着密室四人组喊, “可以什么可以, 这不符合规则!”

宁嘉池回他,“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再说了门也是时姐花时间精力拆下来的, 凭什么说他们不符合规则,之前也没规定。

时栀表示赞同,她还给节目组出主意,“要不你们把门给安回去?”

她们也不是不讲道理,要是节目组他们进来把门安回去了,她们就重新……再拆一遍门。

这门还是挺好拆的。

节目组导演简直懵圈了,在节目一开始,他们还是胜券在握,掌握生杀大权的上帝视角,这怎么才开局几分钟,位置就摇摇欲坠了呢?

他们确实没有讲规则,毕竟谁也没想到居然有人可以徒手拆门!

时栀到底是个什么bug。

门自然是不可能回去安的,导演只能认这个栽。

于是时栀夺门而出,真正的夺门而出,她能听出导演的心力交瘁,还特别有良心的对着镜头说。

“别怕,我会给维修费的,从劳务费里扣就行。”虽然这门有碰瓷的嫌疑,不过确实被她弄坏了,那她也会负责起来。

导演也不知道应该哭好还是感动的好,不过他在听完宁嘉池后面的话还是觉得选择前者吧。

宁嘉池先是学着时栀的样子对镜头说,“从我,从我劳务费里扣就行。”跟抢着买单似的。

然后又对时栀道。

“时姐,你看看能不能把后面几个密室的门都给拆掉,钱我包了。”

富二代,有钱,不缺钱。

做题多麻烦啊,像时姐这样咔咔咔才得劲儿!

耿灿也加入群聊,“时姐,拆吧,我也可以平摊。”

男歌手,“还有我。”三个人AA,维修费能有多少钱啊,早点出去才好。

导演差点背过气去,他们还想让时栀把所有密室门都拆掉,那还玩个毛线啊。

机械声紧急响起,【玩家禁止破坏道具,玩家禁止破坏道具,例如门……】

特地把门给点出来了,就差指名点姓让时栀悠着点。

时栀,“……”好吧。

……

原来要消耗最起码半个小时的第一个密室,因为时栀把门拆了下来,用时不到五分钟,不过节目组紧急补充了这一条,也算打断了四人组靠暴力拆门的想法,只能乖乖的继续解谜。

导演觉得要来点狠的。

看着还在那边解题的四人组,他对身后的工作人员做了个手势。

“可以提前让他们感受点刺激了。”

工作人员都心照不宣的等待看好戏。

刺激就是原本密室还可以勉强照明的灯突然消失了,整个空间都顿时暗了下来,甚至都看不太清楚人脸。

黑暗本身就代表未知,让人心生恐惧,耿灿吓得一个踉跄,“妈呀!”

男歌手跟宁嘉池同时出声安慰。

“别怕,有我们两个大男人在呢。”

“节目组又在搞什么鬼,不就是黑嘛,上学那会儿整天一个人走夜路也没在怕的――”

宁嘉池的大话戛然而止,因为远远地有一个形东西朝着他飞扑而来,差点把宁嘉池跟男歌手掀翻在地。

“啊啊啊,卧槽,什么东西!”

宁嘉池感觉自己脸上好像糊了一团头发,时栀伸手把宁嘉池脸上的东西给扯了下来。

她用手捻了捻,确实是头发,难道是刚才假娃娃的头发,不太像啊,有点薄。

旁边响起男歌手弱弱地声音,“对不起,好像是我的假发片。”

时栀,“……”

宁嘉池,“……”

噗――

时栀也有些诧异,她看男歌手年纪也不算大,这年纪轻轻的就秃了?

男歌手捂着自己的头,有点想流泪,年轻人的通病,压力大,秃头。

节目组导演简直要笑死,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插曲,流行男歌手居然用上假发片了!而且意外的落在宁嘉池脸上!

光是这个片段播出去,就已经很好笑了。

时栀打算把假发片还给男歌手,不过现在大家也顾不上什么假发片,各种来自阴间的音效,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瞬间开启。

时栀也是纳闷儿了。

“这不是星际背景吗,为什么还会出来僵尸?”

她指着突然从充满未来感的墙上弹出来的僵尸道具,表情无比疑惑。

这还玩混搭啊。

就特么离谱。

导演自然也听到了时栀的问话,不过他没有回答:要你寡!

玩的就是混搭,近些年最流行,不可以吗?

导演其实更想问时栀,你为什么不害怕?

面对这差点弹在身上的僵尸道具,时栀为什么就不害怕,脸上没有一点波动,还有心思问他们这“僵尸”出来的不合理。

要知道男歌手已经在那里飙高音了,不愧是拿过奖的好嗓子,那高音直接可以上八个高度;至于宁嘉池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返回了第一个房间,居然把时栀拆下来的那扇门给扛了回来。

现在宁嘉池正在扛着那扇门当防御武器,一边努力寻找时栀的身影,嘴上碎碎念个不停。

“时姐,别怕,我来保护你。”

“呦嗨,魑魅魍魉都闪开,离我时姐远一点,时姐我答应粉丝会照顾好你的!”

节目组之前没接触过宁嘉池,压根没想到这个在荧幕上呈现了各种霸道邪魅拽的偶像剧男演员,居然是这样的德性。

他怎么话这么多啊,完全不带停的。

而且,你时姐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她是全场最淡定的那个。

导演是真的笑到模糊,这场景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

时栀清了清嗓子,面对这已经崩坏的团,她拍手。

“大家都稍微安静一下,听我说。”

别人是指望不上了,只能指望她自己。

时栀确实不怕。

她不怕黑,也不怕鬼,先不说这些道具本身制作的就很劣质,就算真的鬼,她也不怕。

飙高音的男歌手声音也停了下来,宁嘉池还在扛着自己的门,不过也很听话的没有再叨逼了,一时间只剩下了阴森的音效声。

时栀冷静分析,“我们现在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电源,要把电源重新给连接上。”

刚到第二个房间的时候一行人就发现上面写着一行字,电压不稳,所以突然停电也可以解释,是电压不稳造成的。

在黑暗当中很难行动,更别说解题从密室走出去,所以还是得有光。

时栀这个思路没问题,连带着导演也不由点头。

完全没想到时栀居然成了四个人当中的领头人物,而且这冷静分析的样子还真的像模像样,有点儿智多星的味儿了。

其余三个人当然也没有异议。

“为了不浪费时间,我们分头行动吧,那样快一点。”

第二个房间很大,准确的来说第二个房间是分为好几个房间,还有长长的走廊,时栀觉得分头行动效率更高。

不过她喊住了耿灿。

“灿灿在吗?”

“时姐,我在的。”

时栀喊了耿灿,过了一会儿耿灿的声音在她不远处响起。

在灯光熄灭之后,时栀就没太听到耿灿说话,也就刚开始的时候尖叫了几声。

时栀想了想,顺着声音传来的位置走了过去,“灿灿你跟我一起吧。”她觉得耿灿应该还是怕的。

“好,谢谢时栀姐。”

耿灿简直要哭了,几乎是小跑的凑到时栀身边。

她虽然只能勉强看到时栀的轮廓,但这并不妨碍她觉得时栀就是神仙,时栀现在就是发光的!

耿灿在几个人当中咖位最小,她是少女组合成员,本身国民度就没有演员歌手来的高,而且大家出道都比她早,是她的前辈,耿灿来参加综艺就是为了给人留下印象,努力展现自己吸粉的。

所以就算遇到这种情况,她吓得要死,还是在拼命地安抚自己,不给别人添麻烦。

耿灿觉得自己在刚才这段时间里,几乎变成了透明人,应该也没有人会发觉她在害怕,却没想到时栀姐居然注意到了,还让她跟她一起走。

时栀小声对耿灿道,“都是假的。”

“你跟在我后面就行,要不要抓着我的衣摆?”

“要!”

这话却不是耿灿的声音,而是气吞山河的男声。

……

时栀:???

耿灿:???

节目组:???

其实是刚才飙高音的男歌手,面对大家惊疑不定的目光,男歌手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只是一点点。

“时栀,时栀姐……我真的害怕,我不敢一个人过去,那边太黑了,让我跟着你好不好?”

男歌手比时栀大,现在也叫上姐了。

他已经后悔来参加节目了,本来还以为是什么竞技节目,这怎么搞上密室了呢,密室也就算了,这怎么还一惊一乍的。

“我怕黑,不能让我一个人……”

这脸他已经不要了,只要能跟着时栀就行,他算是看出来了,时栀是最淡定的那个,得抱住这个大腿。

宁嘉池,“兄弟,你还能不能行!”

他的语气是浓浓的不赞同。

然后宁嘉池对时栀道,“时姐,我也跟你一起,我得保护你。”

说的一本正经。

男歌手:切!

他还以为宁嘉池真的不怕呢。

分头行动是不可能分头行动的,打死也不可能分头行动的,这是密室三怂的心声。

于是只能四个人一起走,这样效率确实会低一点,不过也没办法,于是时栀当起了一拖三。

拖家带口。

衣摆抓着两只手,一只手是耿灿的,一只手是男歌手的,宁嘉池还在一边嚷着。

“你们倒是给我腾个位置啊。”

没有位置给宁嘉池抓了,于是宁嘉池抓住时栀的袖子,美名曰,“时姐,我在旁边拿着门给你护法。”

时栀,“门挺沉的,你还是把门放下来吧。”

宁嘉池,“还是时姐好,心疼我。”

时栀,“不,我在心疼门。”

从上帝视角看这个画面,简直有毒,时栀身上仿佛挂了三个人,导致她走路比起往常也慢了点儿。

导演已经想到了,到时候给时栀打上标签。

安全可靠。

至于宁嘉池,从进密室前就嚷嚷着要保护时栀,完全是啪啪打脸。

……

时栀确实表现的很安全可靠,任什么魔鬼音效,什么突然出来的道具都不会把她吓到。

原本平坦的地板突然窜出来一只道具白骨爪,按理来说不把人吓到也会把人绊倒,时栀踩了上去,发出嘎吱一声声响。

导演听到几个人在窃窃私语。

时栀停顿了一下,“我好像踩到什么了?”

宁嘉池,“哪里有,错觉,错觉,时姐咱们还是走快一点吧,我实在是不想在这乌七八黑的地方继续待着了。”

时栀,“嗯。”

于是一行人继续无事发生的在时栀的带领下大步向前,只留下碎了一地的白骨爪。

道具师看着监视器在心碎。

他的爪爪,走的好惨啊,精心雕刻的完美形状,甚至没有让这个世界上多一声惨叫,它就全碎了……

呜呜呜。

时栀是道具破坏王吗?!

导演也在擦汗,他刚才还说时栀有点智多星的味儿了,现在发现时栀其实还是力量输出啊,一力降十会!

他只是在庆幸,庆幸辛亏没有在密室里安排真人npc,也是看到有节目嘉宾因为太害怕把npc揍了,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要是他们安排真人npc,那工伤费是得出了。

时栀武力横扫一切,完全承担住了各种吓人场景,宁嘉池也不愧是经常玩密室的人,怂是怂了点,解题还是很干脆利落的。

于是他们这一组成为了走出密室最快的那个组。

从密室走出来后,除了时栀大家多少都有些狼狈,男歌手跟耿灿在呼了一口气之后,也跟时栀道谢。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时栀,救我一命。

宁嘉池一副过来人的表情:这就是抱大腿的快乐啊。

时姐,永远的神!

面对大家的感谢,时栀情绪很淡,她没当回事儿。

“对了,这个……”

时栀从口袋里掏出了假发片,危急时刻男歌手的假发片掉到了宁嘉池脸上,还把宁嘉池吓了一跳,在密室里时栀没时间把假发片给男歌手,现在可以了。

时栀顾及男歌手的面子,还打算悄悄进行,男歌手倒是很坦然。

“没办法,想歌想的,没灵感我就揪揪头发,没灵感我就揪揪头发,揪着揪着……”

就需要假发片了。

时栀有些同情的看着男歌手秃掉的那块,“等我给你个生头发的方子。”

……

《全力冲击》是从清早开始拍摄的,时栀他们出来的还算比较早,上午十点左右,老牌天王那一队出来差不多中午了。

这还是节目组给了提示的情况下,因为下午还有新的任务,天王那组架势如果不给提示,下午都不一定出的来。

到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饥肠辘辘,按照正常情况就是节目组给大家安排吃饭的地方,如果节目组够人性化,还会提供休息室,在所有人精疲力竭,以为可以去吃饭的时候,导演却拿起了大喇叭。

“午餐有,但是两组还要进行一个小游戏。”

“获胜方会获得丰盛大餐,失败方就是简餐。”

嘉宾反应很大。

“啊,为什么还要玩游戏啊。”

“还要分大餐简餐……”

面对大家的集体抱怨,导演也始终笑眯眯,就是不松口。

游戏是一定要玩的,不然就没得吃。

而工作人员也把早就准备好的用布盖好的箱子推了上来,每组找人上前去摸箱子里的东西,按照摸出来的形状进行猜测,答对最多的即为胜方。

箱子里面放的东西也很多都是活物,海参,泥鳅,鱼,八爪鱼……

刚刚从密室出来,才稍微平复心情的明星们再次在这些未知的活物面前崩溃了。

现场遍布着一张张花容失色的面孔。

“我可以不伸手吗,我退出,我不吃饭了……”

“它咬我!它怎么还咬人呢!”

宁嘉池的手就被八爪鱼给黏住了,空着手下去的,把手拉上来上面就粘着一只活八爪鱼。

“……”

不管怎么样,宁嘉池跟男歌手在这一环节表现的还不错,没有掉链子,时栀跟耿灿更是战斗力爆表。

耿灿悄悄地给时栀讲,“我爸就是批发海鲜的。”

从小看到大,所以也不怕。

时栀团队拿下高分,赢得了大餐机会,导演组先是给天王队发简餐,每人半个饼,饼小的可怜。

老牌天王队:???

这是在逗小孩吧?

节目组是真的不当人啊。

宁嘉池一行也对另外一组产生怜爱了,大家商量了一下,她们毕竟会分到大餐,旁边已经有专业厨师在那边等着给他们烹饪了,那就给其余人匀一点。

四个人都点头同意。

然而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专业厨师是现场烹饪,但是牛排也就半个巴掌大,甜点更是两口可以吃完,他们自己都吃不明白,还怎么分给另外一组。

老牌天王,“导演,是不是过分了?”

现场咖位他最大,也最有说话权。

其实大家也不是非得要那口吃的,平时上镜为了减肥饿一饿也没什么,但上午在密室体力脑力都消耗了,下午还有其余安排,吃这些压根都顶不住啊。

其余人也早就不满了,跟着附和。

导演很显然对这个情况有预料,他还带着笑。

“这也是大餐啊,专门请来的五星厨师呢。”

谁管他几星不几星,他这做的量不够,就吃不饱啊!

节目组在那边偷换概念了。

气氛有点僵,嘉宾却也不好撕破脸皮,这要是传出去他们不占理,就连老牌天王都面色铁青的打算先认这个栽,不过也在心里有了数,以后这种新综艺,就算钱给的再多也不会上了。

时栀把目光投向刚才的恐怖箱,里面有海参有八爪鱼的,她问向工作人员,“这东西打算怎么处理啊?”

节目组也没想好怎么处理呢,反正是买下来了。

于是时栀袖子一挽,大手一挥。

准备一下,今天中午吃海鲜大餐!

五星厨师也不用麻烦他了,反正做饭工具都齐全了,她可以自己来。

导演傻眼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时栀居然还能惦记着道具,还给整活上了。

时栀在线炒道具。

失算了!

……

不过导演这次没敢再拦着,毕竟再拦着要惹出民愤。

宁嘉池开心的不行,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收获,又能吃时姐做饭了,他直接跑到装着八爪鱼的恐怖箱那边,把一只八爪鱼捞出来。

“时姐,就它刚才粘着我,把它给爆炒了吧!”

节目组工作人员:没想到你还这么记仇。

其余人也依法炮制,另外一组的女艺人捧着一条鱼,“时栀,把它给做成鱼汤行吗?”

“刚才还咬我。”

唯有煲汤,才可泄愤。

她当时被吓哭了,现在却兴高采烈等待美味鱼汤。

恐怖箱里的海鲜很多,节目组大概是真的想吓他们,没想到居然还成就了大家一顿大餐。

八个人吃足够了。

八个人美美的吃了一顿,聊天休息才稍微缓过神来,跟节目组经过这几个回合,他们已经能够察觉到节目组在折腾他们了,但下午的心灵驿站还是让不少人受到了内伤。

……

“什么心灵驿站,就TM的是精神攻击,完全反过来了。”

有人从心灵驿站走出来,摘掉耳麦骂骂咧咧的跟时栀她们吐槽,不远处还有摄像,但他实在是忍不了。

节目组本来做的事儿就挺缺德的,这个心灵驿站就更缺德了。

挖人**,询问谈过多少女朋友,不断地去戳别人的痛点,当场念黑粉言论……

有比较脆弱的从屋内出来后,眼睛都是红红的,说是去洗手间,其实是去哭了。

“时姐。”

下一个就轮到了时栀,已经有工作人员冲着时栀招手,这是单人体验的,宁嘉池看着时栀很担忧。

时栀的黑粉出名的多,她本身就被那些所谓的黑料纠缠着,节目组这个环节这么贱,他怕时栀心态崩了。

“要不我先去吧。”宁嘉池觉得能拖就拖。

耿灿,“我也想去,我想先去体验。”

什么想体验,不过是想让时栀晚一点罢了。

时栀,“不用。”她已经跟着工作人员往心灵驿站走了,神态悠闲镇定。

……

“最好把时栀也给说哭。”

导演尿急,不过在离开监控室之前已经特地嘱咐了里面的人。

时栀在前面表现的太亮眼了,导致她那组通关都简单了不少,那就让时栀哭一哭,也感受一下他们刚才从她身上感受到的无力跟绝望。

《全力冲击》内部拟定的主题就是不断的搞事情搞噱头,让嘉宾从身到心都疲惫。

导演上完厕所回来了,他问编导。

“哭了没?”

时栀哭了没?

编导回头,“哭了。”

导演露出笑容,大家干得不错啊。

编导慌忙摆手,“时栀没哭,是咱们这边的人哭了!”

“时栀把咱们的人说哭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