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玄幻 > 替身娘娘(上) > 第十章

替身娘娘(上) 第十章

作者:郑媛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5-20 09:24:55 来源:转码展示1

亭嫣好不容易安抚了亭孇,一回到房里,就看见德煌坐在炕

床上「你……」她愣在门口,踌躇不前。www.xiaoxiaocom.com

「我等你一会儿了!」德煌从炕床上起来、掸掸发绉的衣摆。

「有事吗?」亭嫣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又是这句,你能不能换点新鲜的问?」德煌撇撇嘴,走到亭嫣面前。

亭嫣两手捏着帕子,方才在花厅里那紧张的情绪又莫名地掌控她,她左右望了又望,却不见珠儿「在找珠儿?」德煌低笑。「她让我给遣走了!」他轻松地说。

亭嫣愣了一下,气氛一时尴尬,终于地想到话说。「方才在花厅,谢谢你替我留住富尔硕。」

「我替你留他?」德煌嗤笑。「我可没说半句留他的话!」

「可你替我解围」

「解围?难不成你心底不是这么想的?你留他另有目的?」他突然显得咄咄逼人。

亭嫣胸口一窒,不自觉地又退了一步,德煌却同时逼近一步。「说啊!你另有目的?」他声音依旧低柔,眼神却全然不是那回事。

「我是另有理由,可是-」

「什么理由?」他眸光变得危险,嗓音却更柔,同时倾身向她。

亭嫣微微喘着气,他温柔的霸气反带来更强烈的压迫感8今早我注意到富尔硕的面相——相理上有一句话叫『三十印堂莫带煞』,可今早我却瞧出他印堂暗沉,靠近印堂的右眉凌云位上有一道伤害纹,额上父母宫下的左右辅角又青中透黑,印堂到天仓,整个天庭、司空,中正隐隐透出子股薄黑之气!

方才在厅里他握着我的手时,我又看见他地纹中断且现十字纹,只怕……只怕富尔硕一出京,十日内会有杀身的灾祸!」她声音略微颤抖。

「你在胡说什么?』德煌皱超眉头『就算我查信,为何只要他留在我府里就能保无事?」

一说到命理,亭嫣似变个人,脸上流转动人的宝光,她忘了德煌的逼近带给她的压迫感,忘我地往下说

「你这府邸坐北朝南丘门于异,是上上大吉的阳宅方位。最重要的是富尔硕他命理五行属火,是为离卦,倘若五行属火的人身处南方,这正是本命的五行和方位的五行配合,所谓『宅命相配』,起了风水学上的『比和』作用,在平顺时有锦上添花之功,而在不利逆境时,亦可将灾祸降至最低,逢凶化吉。何况他现下住在咱们新房隔邻,而客房在整座宅邸里位于东方震卦,是为震木,正是命属离火卦人的生气最大吉方,加上客房四周花木扶疏、绿意盎然,木气当旺,木火相生、正益离火!」

德煌牢牢盯住她神采焕发的小脸,好半晌才嘎声间;「于他有益,于我又如何?」

亭嫣笑了笑。「你们俩同属离卦,『八宅明镜』一书有云:正异坎离是一家,西四宅爻莫犯他;若还一气修成象,子孙兴旺定繁华。这房子适合富尔硕,自然也适合你!其实你们两人的性情应该是极为相近的,都是豪迈坦率的性情中人……」

「那你呢?于你又如何?」他不置可否的往下问,眉头不自觉的缩紧。

「于找他算是有利的阳宅,我命理五行属木,周离火、异木、坎水相生相合,并无刑克的顾忌!」

「你如何懂得这些?」德煌眯起眼,并不全然信她。

在他以为,这同所谓害人的妖术,例如「魇魅」之类虽然有别,可也算怪力乱神之说!要他全信,除非富尔硕当真出了事!

「小时候我就爱待在阿玛的书房里厮混时间,有一天我翻看书柜,无意间找到一口方形的木箱,也许因为年代久了,木箱外挂的锁己经锈开,我打开一看,发现里头全是命算卦卜的书籍,不看则已,一看之后便教人不受控制地沉迷下去……」

她唇边带着甜笑,回想起那段在书房里独自钻研命理的日子,原本她性子就较一般孩子沈静,之后她更是变得内敛寡言,许多时候只是默默观察身旁每一个人面相上呈现出的祸福休咎,慢慢地累积了心得,渐渐能立断运命,于事发前后对照征引,到后来就几乎不曾错断过!

「是吗?」德煌盯住她的眼。「我姑且相信——这不是你为了要留下富尔硕,而费心算计的谎言!」

亭嫣小脸上的笑颜顿失,她望住他,终于轻叹口气。

也难怪他不能全信,从前在王府里让她看过相的多是些下人,她断相多是照面即知,被相者并不知道她已自其面相推论出一生荣枯,只有在对方灾祸临头时,她才会出言告诫,一般时候她闭口不言;就算说了,也只会惹来人们笑话!可当她偶然出言告诫时,府里的下人虽不敢当面笑她:私底下却斥为无稽之谈,往往要等到灾祸发生了,才会回过头来不惜跪地磕头、苦苦哀求化解之道。可等到那时往往也太迟,她己然爱莫能助了!

「过来。」他忽然柔声唤她。

亭嫣犹豫地望他,小脸不知不觉地脸红。

「怕什么?」他低笑,伸出手:「过来。」他又重复一次。

亭嫣轻轻呼出一口气,慢慢走向他。

德煌握住她的手腕。「为什么怕我?口他笑闸。

「我没有……」亭嫣嗫嗫地低孺。

「没有?」德煌挑起眉。手一使力把她扯向他「十三爷!」亭嫣跌入他怀里,她慌乱地想推开他的胸膛。

「还说不怕我?」德煌死按着她,笑着抓住她细瘦的手腕。

「十三爷……」亭嫣挣不开他,只得放弃。

「告诉我为什么怕我,我就放了你!」他得寸进尺地把俊脸埋入她的胸脯内,嗅闻她乳问的芳香……

亭妈的心猛跳了一下,她沉默下来,无法回答。

「怎么了?不想跟我圆房?是为了富尔硕?」他挑起眉,语气冷沉下来。

「别扯到他!」亭嫣急切地回道。「我只是……」

「别再跟我说你害怕!」他打断她的话。「刚才你明明说不怕我?」

「那是指……那不是指那个。」他刻意拿她的话反制她,她有理也说不清了!

「不是那个是哪个?」他逗她,突然搂住她亲吻。

「十三爷……」亭嫣娇喘吁吁,推也推不开他。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又突然……「过几日我要回丰台去看看,在这之前……」他吻上她的眼睑,温柔得教她不敢置信…….

「十三爷?」他说要走,她的心竟也不受控制地抽痛。

「垮着张脸做什么?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他低笑。

「我没有……」她情急地分辩,因为被看透心意而慌乱。

「没有什么?你不会想我?」他注视她红透的小脸,眸中掠过一抹诡光。

亭嫣红脸低低垂着眼,没见着他眼光中的异样。

「不是……」她心口莫名地热,热得教她透不过气来!

没来由的,她没来由地开始眷恋起他的胸怀,没来由地被他的柔情所挑动,为他心悸……她扬起小脸,深深地望住他的跟,挣扎又挣扎终于问:「有句话……我想问你「什么话?」他嘎声问,盯住她水光滟潋的眼。

「为什么……你一开始不要我的,可现在……」

「没为什么!」他敛下眼。「这种事没有解释,有了解释就不纯粹了!」他似是而非地回答。

「不纯粹?」她迷惑。

「但凡开始辩证,单纯的事就变得复杂,涉入许多非情感因素。」他复杂地说明。

亭嫣望住他阴闇的眼……她能相信他?

他盯住她的眼。「不相信我?为什么?你有顾忌是为了……」

「不是!」她知道他又要提起富尔硕。「我……如果你了解我的成长背景,或者能明白我不相信……你会爱我的原因。」

亲如她的额娘和阿玛从来没爱过她!她不欺骗自己,早已明白天下并非没有不是的父母。可她不恨,因为相信缘分。虽然有缘结亲,阿玛和额娘不能爱她,只是彼此的缘分不够深。

德煌的眸光闪了闪。「你想要我了解你?」

亭嫣低下头。「你已经了解一部分的我了。」她轻叹道。

『如果只要了解,富尔硕比我更适合你!」他道。

亭嫣倏地抬起眼,摇头。「我说不出你们的不同在何处,但是——我从不曾渴望富尔硕的了解。」

「他自然而然了解你,你们不更合适?」他嗤笑,漫不经心地说。

亭嫣怔怔望住他,心口莫名的空洞和酸痛……然后,她知自己已经爱上他了。如果明知他无心,她却不可自拔地陷入自怜就是爱的话!

从未有人能教她清明的思绪混乱过,包括富尔硕。

「不管他多了解你,现下你已经是我的妻子!」德煌突然搂紧她,贴着她耳畔嘎语。

亭嫣红着脸,眸光随他目光流转,心悸加速……她知觉到他对她的影响,她紧张,可却不害怕,只是有些不知所措、有些笨拙……

「别怕我,」他搂紧她,低柔地嗄语。「我是你的夫君,是你最亲密的人,我不会伤害你……」

他的唇埋入她发间,低沉的喃语,隐在她发后,他温柔的眸光转闇,掠过一抹阴性的邪气。

亭嫣紧张不已,细细地呼出一口气。「嗯……」她点头,全心相信他。

尽管明知与他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有朝一日她得把他还给亭孇,可她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心……

「放轻松。」他低沉地柔语,轻轻扯开她的前襟,握住她柔软的胸脯。「今夜,我要得到你。」他低语,语调柔之又柔,醉人心弦。

「十三爷……」亭嫣尖细地低吟,清丽的脸蛋逼得火红,她微微侧过脸,让他的吻落在她白皙纤长的颈子上……

屋外夜雾迷茫,罪恶的黑夜蒙上一层污浊的灰雾……

★★★

第二天一早亭嫣醒过来时,德煌已经不在床上。

天才刚亮,他已经走了,可见昨晚他并没睡在她房里。亭嫣望着窗外隐隐初升的朝阳,心底有一丝惘然……「格格!」珠儿的声音从房外传进来。

亭嫣回过神,连忙下床慌乱地拾起散了一地的衣物,塞在被子里再爬上床去,然后匆促地重新盖好被子。

「格格!」珠儿推门进来,手里端了盆水。「格格,您还没醒吗?」放下手中的水盆,她走到床边。

「嗯……」亭嫣慢慢睁开眼。

「格格,您要起来了吗?」珠儿问。

「现在什么时候了?」亭嫣问,两手紧掖着被子。莫名的心虚感作祟,她竟然不敢让珠儿知道她昨晚和德煌圆房的事!

「格格,表少爷今天一早就等在门口了,瞧他一付着急的模样,似乎有话要告诉您!」珠儿道。

「富尔硕?他有什么话要告诉我?」亭嫣问。

「迟我他不清楚!」珠儿两眼盯着亭嫣紧掖被子的双手,觉得奇怪。「格格,您不下床梳洗吗?」

「不。不了……我身子有些不舒服……」亭嫣撤着谎,不自觉地脸红。

「不舒服?」珠儿拔高声,紧张起来。「要不要我去请个大夫来瞧瞧?」

「不要——」亭嫣急忙阻止,警觉到自己过度的慌张、她缓下声道:『我在床上躺躺就好了。」

「那好吧。可要是身子没缓过来,您要赶紧跟我说,我才好去请个大夫来!」

珠儿道。

「我知道。」亭嫣柔顺地点头。

珠儿走到窗边,朝外张望了几眼。「格格,表少爷还等在外头呢!」她转身对亭嫣道。

亭嫣蹙起眉头,半晌轻声嘱咐珠儿:「不如你出去问问他有什么事。」

「好啊!」珠儿轻快地回道,立刻推问出去。凡是对亭嫣好的人就是对她好;

因此珠儿喜欢富尔硕。

「表少爷!」珠儿出了房门,唤住在外头园子里踱步的富尔硕。

富尔硕见是珠儿叫他,急忙走过来。「珠儿,亭嫣她——」

「表少爷,我见您在这儿来回踱步,猜想您是在等格格吧?」珠儿问。

「是,亭嫣她几时会出门?」他神情抑郁、形容憔悴,似乎一夜未曾合眼。

「格格说她身子有些不适,今日可能不出门了!不过我已经告诉格格有关您的事,她让我来问问您有什么事?」珠儿道。

「我有话要问她。」他沉声道,眉头深锁。

「有什么话您不如直接说,我进去替您转问格格,再告诉您格格的回复。」

富尔硕听了珠儿的话,低下头默不作声。

「表少爷?」珠儿唤他。

「那就不麻烦你了。」他心事重重地走开。

「富尔硕。」亭嫣开门出来唤住他。

「格格,您不是身子不舒服吗?怎么下床了!」珠儿忙上前扶她。

「不打紧,不是什么大毛玻」

原来珠儿走后她赶紧穿衣,把床单收拾了藏起。

「富尔硕,你有话问我?』方才在房内,她听见富尔硕和珠儿的对话。

「我——」他顿了顿,转望珠儿。

「格格、表少爷,我先退下了。」珠儿识趣地退下。

「亭嫣……」富尔硕抬眼望她,见到她两颊透出诱人的嫣红,水眸荡漾……他欲言又止,眉梢眼底有深沉,难以描绘的忧郁。

「怎么了?」亭嫣柔声间,富尔硕的神情撼动了她。富尔硕一向爽朗,她从没见过这么抑郁、不开朗的他。

「昨日……」他停了半晌,深深望住她,终于往下说:「你没告诉我,昨日你为何留下我?」

亭嫣沉吟了会儿,似在想该如何开口,一会儿后才道:「我不希望你定是因为……因为咱们许久不见了,我还有好些话想对你说……」

她没告诉富尔硕实情。富尔硕是性情中人,若他知道她是因为观看他面相才留住他,他肯定不会再多留一日!

富尔硕神情愿得有些激动,他捏紧拳头,忍了又忍,终于问:「你是被逼的吗?小点儿。」

亭嫣愣祝「什么被逼的?」她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昨晚……是他逼你的吧?」他冲口而出。

亭嫣顿时领悟他的意思,她倏地红了脸,别过头说不出话来!

「告诉我,我要知道真相!」富尔硕上前一步,激动地抓住亭嫣的手。

「富尔硕,你……你别逼我!」亭嫣不知所措地回答,她想挣开他,他却不让她挣开!

「我逼你?你知道我从不逼你!」富尔硕抑郁地吐出一口气。

「对我说实话,告诉我逼你的人是他!」他摇撼她纤细的肩膊。

「富尔硕……」亭嫣被他摇得头晕。「你别这样!」

「你不敢说是不是!我知道你阿玛、额娘利用你的善良,强逼你嫁进宫,他们不顾及你,你又何必顾及他们!」他猛地搂住亭嫣,激动不已。「我知道你是被逼的!只要你一句话,我会带你离开这儿,走得远远的!」

他要带她走!?亭嫣被他摇得心乱8富尔硕……」

「富尔硕、你想带谁走?」

低沉磁性的男声突然传来,亭嫣心口一凉狼狈地转过头,她看到德煌阴鸷的眼神。

他站在阴影下,神情幽晦莫测地盯着紧紧拥抱的两人!

「德煌……」亭嫣喃喃唤他,从前她总是唤他十三爷,头一回她不自觉唤他的名,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富尔硕,你还没回答我;你想带谁走?」德煌撇起嘴沉声问,神情有一丝隐隐的乖佞。

他没看亭嫣,两眼盯住发呆的富尔硕。

亭嫣情急地道;「德煌,你别误会!富尔硕他——」

「过来。」德煌打断她的话,声音低沉,教人有温柔的错觉。

享嫣望住他,然后推开富尔硕……「『小点儿』」富尔硕神情又转为激动,他抓住亭嫣不放。

「你不需要过去,我会保护你!」

「富尔硕……」亭嫣摇摇头,语气带着恳求。「放开我。」

富尔硕脸色一变,然后慢慢地松开了亭嫣。

亭嫣走向德煌,他等着她主动走来后,才伸出手榄住她。

「德煌……」她抬眼脉脉仰望他,在他阴闇的眼中却看不出任何情绪。

「乖,先回房等我。」他柔声道,清冷的眼透出一抹诡光。

「你别误会,我和富尔硕——」

「先回房等我。」他重复一遍。语调波澜不兴,气定神闲。

亭嫣无言地望他,他的眼神冷静却淡漠,没有太多情绪,让她以为他没误会自己,是自己多疑了……

「好……」她柔顺地转身。「我到房里等你?」她问,清丽的容颜上透出一抹不安。

他撇嘴,冲着她无言地一笑,像是许诺,又像是保证。

亭嫣终于慢慢退开。她不敢再望富尔硕一眼,不能再给他任何错觉。

「看来她选择了我。」德煌声调冷鸷地平述,阴闇的眼盯住富尔硕,闪烁着胜利者的冷傲光芒。

富尔硕无言地垂下眼,慢慢地握紧拳头.……然后放松,刚毅的脸瞬间似苍老了十岁!

他转过身,脚步沉重,无言地离开阳光普照的园子……德煌冷眼看着富尔硕黯然离去;直到他的身影在转角消失,他才掸了掸下摆,唇角勾出一撇冷笑,随即掉头往新房而去。

★★★

「格格,您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珠儿见亭嫣回房,忙迎上前去。

亭嫣摇了摇头,在小几旁坐下。

珠儿倒了杯热茶给亭嫣。「格格,喝杯热茶,我刚泖好的。」

亭嫣端起茶杯。才喝了一口,德煌就推门进来。

「十三爷。」珠儿福个身。

「你下去。」德煌一进来就遣退珠儿。

珠儿看了亭嫣一眼。「是。」应了声才退下。

「德煌……」亭嫣站起来,想迎向站在门口的他。

她不解地仰望他冷漠的脸,方才在园子里还柔声对自己细语的他……为什么转眼间变了一个人?

她突然觉得这咫尺的距离好远,远得教她心惊……

「你打算跟富尔硕远走高飞?」他冰冷的声音传来,一字一句敲在她心坎上。

「不是这样的!」亭嫣一愣,随即急切地奔向他,心乱地失去冷静。「富尔硕他会这么说……他只是误会了!」在他冰冷的目光下,她变得愈慌乱,闪避重点的解释显得多余。

她不能说出实话!她不能明明白白告诉他始末,不能解释富尔硕之所以要带她走的原因,是因为这场婚事至头至尾是她阿玛和额娘一手道出的骗局!而这骗局欺骗的人正是他!

「误会了?误会什么?什么样的误会严重到他胆敢拐走我的妻子!」他两臂抱胸,面无表情地倚在门柱上。

「他不是……」情急下她抓住德煌的衣袖。经过昨晚,他不该再误会她。「我求你相信我好吗?我敬重富尔硕如兄长,他只是爱护我」

「爱护?」德煌冷笑一声,嘴角玩味地撇起,无情地甩开扯住他衣袖的小手-「你以为我是富尔硕?想拿迷惑富尔硕那套玩我?」他抓住她脆弱的下巴,晦阎不明的眼盯住她。「想耍我?玩这种游戏,你没有半点胜算!」

她水漾的眸痴痴地凝睇他「玩游戏?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她收起小手,不自觉地绞扭,知道他不高兴,没敢再去拉他衣袖……德煌哼笑一声。「怎么?嫌耍我还要得不够?这点装傻的本事也是你阿玛教的?」他嫌恶地撇开手,不在乎是否弄痛她,手势残忍无情。

「德煌……你在说什么?」亭嫣睁大眼,心口倏地寒凉,隐藏在心中深沉的不安渐渐扩深……

「听不懂?」他倾下身,脸上的笑意收敛。

亭嫣两眼木然地与他对望,从他冷酷的眼底看出了什么……

「你知道了……」她的话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只要你肯承认偷人的事,自己下堂求去,欺君的事我就不追究!你阿玛还是可以安心当他的简王爷!」他盯住她呆滞的眼,一字一句,清晰冷静地出口。

伤人的字句说出口,他不在乎的神情深深刺痛了她……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亭嫣问,敛下凄楚的眼眸,掩起眸底的绝望。

偷人?他明知道她没有,也不可能有!昨夜他们才圆房,而她还是处子……

亭嫣倏地抬眼,从他冷酷的眼中,她领悟到了什么,却不愿相信那是事实……

「你阿玛带『亭嫣』……不,她应该是亭孇!原本嫁进宫的人该是她才对!」

他嘲讽似地撇起嘴,然后冷下眼,面无表情地构着说:「那一天,我听见简王爷在大厅里的对话了!」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所以你留住富尔硕,把他安排在新房隔壁,跟我圆房……这些都是早有预谋的?」她眸光飘忽地问话,彷佛在陈述一件与她无关的事。

早该想到了……他诡异的行事,莫名、突然的温柔……她为什么这么傻?或者该说她为什么蒙着眼睛、坞着耳朵,放任自己!甘心耽溺在他布下的温柔陷阱里?

「你还不笨!那时我听到你阿玛说要把你和亭孇调换回去的事——我不过是疑心!之后我暗中派人到简亲王府探查,才知道原来你们两姊妹调了包!简王爷更是胆大包天,胆敢戏弄我同皇阿玛!」他哼笑一声,低头掸掸衣摆,然后冲着她微笑8富尔硕已经完全对你死心,你顶着不贞的罪名,没人再敢要你!」漫不经心的声调,是另一种无情的残酷。

原来还是他自个儿查出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扯进富尔硕……」亭嫣问,他脸上的轻挑与不在乎,让她的声音失去了气力。

「为了折磨你!」他回答的干脆,没有半分迟疑!

好似一场恶作剧,终于谜底揭晓。

「就因为……我骗了你?」她问,眸子里的渴盼慢慢转成死灰。

她还傻傻地期待什么……期待他会有半分后悔?期待他会突然回心转意?

「怎么?这个理由还不够?」他眸光冰冷,轻蔑的神情浮现在脸上。「成亲之时你妹妹病了,这场骗局她不曾参与,我可以当不干她的事,只对她稍加痛惩!」

他邪长地撇起嘴,所谓的「稍加痛惩」就是陪亭孇「玩玩」,让小女孩作作白日梦,他却随时可以喊停,而且没有半点内疚!

他冷酷的眼盯住频频摇头的亭嫣,收起嘻皮笑脸,面无表情地往下说:「可恨的人只有你和你阿玛,你们父女俩贪图荣华富贵,竟然联手欺君,还把我当成三岁孩子来耍!这个理由如何?够不够构成我折磨你的条件?」

她失去知觉地仰望他,眼光久久移不开这张教她心痛的男性脸孔。

「够了……够了……」她喃喃叹语,不再试图为自己去争辩什么……下一刻泪水悄悄积满了她的眼眶,她用力眨眼,不让泪水模糊视线……她想要永远记住他的模样。

她恨不了他,尽管他轻蔑自己!她有的只是渺小与自卑,她的爱在他眼中居然成了复仇的工具。

「真的爱上我了?」他哼笑,她的眼泪助长他的胜利。「怎么,被人玩弄的滋味很痛苦吧?」他倾身,残忍地说,俊脸微微抽搐。

亭嫣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他的脸,任由泪水不断下滑、再下滑,如一注流不干、泄不止的泉水,她不舍得再眨眼,一心所想的只是要记住他的容颜……

德煌对住她恍如石化般的眼,她流不止的泪水突然惹得他心口烦躁「今夜之前,带着属于你简亲王府的东西滚出宫去!」撂下话,他随即转身出新房。

无言地注视他终于消失在门外的背影,亭嫣不止的泪水仍然流不经…原来爱一个人的时候,心底是不可能有恨的。

而他之所以会恨她、折磨她。是因为他并不爱她……他并不爱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