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都市现言 > 偷吻春光 > 第14章 第 14 章

偷吻春光 第14章 第 14 章

作者:折枝伴酒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5-20 13:06:16 来源:文学城

隔天依旧飘着雪,气温零下,南城多年难得一见的银装素裹。

陆柠站在小阁楼的窗前拍照,楼下园子里是年初舅舅找人新搭的秋千,给家里几个小朋友玩的。但小朋友们很少来,大多数时候还是陆柠去坐。

此刻秋千上落了雪,上面有几个猫爪印,想来是排骨那小胖子的杰作。

她拍了一张,发到朋友圈里。

没等到人点赞,先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

叶清伦:【小柠檬。】

陆柠头皮一紧。

叶清伦:【为什么我看不见你朋友圈?】

【你是不是屏蔽我了?】

“……”陆柠强烈怀疑这人有个小号窥屏。

反正马甲也掉了,她索性破罐子破摔,取消了屏蔽设置。

回到朋友圈页面,已经有人给她留言。

林溪:【你这一股子文艺废青的酸臭味怎么回事?】

许嫣然:【哇我想要那个小秋千!】

何叙回复许嫣然:【宝宝以后我也给你做一个!】

许嫣然回复何叙:【mua~mua~】

明目张胆在别人的地盘秀恩爱?

陆柠送了这两人六个点:【……】

然而就她打出这六个点的工夫,朋友圈的消息数急速增加,评论下面却还是干干净净的。

她戳进红圈一看,顿时心里充满了无语。

叶清伦把她的朋友圈点赞了十八个,并且还在持续点赞。陆柠盯着红圈里不断飙升的数字,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好在她朋友圈只显示半年,平时发的也不多,前段时间无病呻.吟的那些最近看着实在觉得很羞耻,都被她删掉了。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三十几条。

叶清伦点完赞,消停了一会儿。

十多分钟后,电话打了过来。

不是一贯的慵懒随意,他语气有点严肃:“你现在有时间吗?”

陆柠还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尾音上扬。

“有空的话,来一趟医院吧。”叶清伦说。

陆柠心脏微微一提:“有事吗?”

“嗯,有事。”他语气低沉,“来了再说。”

陆柠赶紧下楼开车。

她实在想不到叶清伦会有什么事如此严肃地找她,但他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

到住院部的时候,叶清伦在楼下等,一身白大褂衬出他修长的身材,优越的肩膀线条。里面穿着一件灰色毛衣,半高领,还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脖子,整个人被寒风吹得有点僵直。

陆柠加快脚步跑过去,两人一起进了楼里。

“李老师住院了。”他边按下电梯边说。

陆柠愣了下,“怎么回事?”

“初步诊断是胆结石,可能需要手术。”电梯门打开,两人走进去。

陆柠皱了皱眉:“没有生命危险吧?”

“师母说,老师患有阿尔兹海默症。”叶清伦双手撑在电梯壁上,帮她挡住旁边的人,“好在心肺功能还不错,应该能做手术,可具体是什么毛病,需不需要手术,还得检查之后才知道。”

“哦。”陆柠点点头,“那我可以帮忙做什么吗?”

叶清伦低垂着头,目光很深。

陆柠这才发现自己是被他壁咚在电梯角落,如此暧昧的姿势和距离,还有密闭空间里本就偏高的温度,让她脸颊一阵阵发烫。

“陆柠。”他低沉地唤她。

她脑袋有点发晕:“嗯?”

“老师见了我,就一直在叫你。”叶清伦目不转睛地望着她说,“他坚定地认为我们是……”

叶清伦没有说完,陆柠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闹着不肯配合检查,师母又不同意打镇定,我只好叫你来试试。”叶清伦神色无比认真,“所以,我们暂时假扮一下?”

陆柠咬了咬下唇,头快要埋进胸口里去。

他们在六楼下了电梯。

走到病房门前,叶清伦忽然停下脚步。

陆柠心不在焉的,脸差点撞到他的背,赶紧退了一步,抬起头:“怎么了?”

男人侧回脑袋,笑着朝她伸了伸手,掌纹清晰的手心看上去十分干净。

陆柠心脏狠狠地一颤,不自觉攥紧衣角。

“快点啊。”他眉眼勾着,嗓音柔和,“女朋友。”

陆柠唇瓣抿得发白,手稍微往上抬了点,却没放上去,望着他认真地说:“说好了,就是假扮一下。”

“不然呢?”他直接握住她的手,轻笑,“难不成我会赖上你?”

“……”说得也是,他又不会缺女人,也不会缺男人。

叶清伦的掌心干燥温暖,指节处有长年拿手术刀磨出的茧子,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细腻光滑。这样的手,居然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定感觉。

还没来得及细品,她就被牵进了病房。

李老师坐在轮椅上,和同样头发花白的师母僵持。

“我不去,你们是不是又要在我身上打针插管子?我不要打针,我没病!”

“哎唷,你这样子不打针怎么能好?小叶说了,还得开刀做——”

“师母。”叶清伦出声打断,牵着陆柠走到轮椅前,“我们过来了。”

“哎。”师母点点头,“你们坐。”

李老师略浑浊的眸子眯了眯,笑盈盈的:“舒柠也来啦?”

“嗯,李老师好。”陆柠笑得十分乖巧。

李老师:“昨天的作业写完了没?”

陆柠:???

叶清伦清咳了声,隐约在憋笑。

李老师教育起学生来,依旧是酷似当年的中气十足:“不是我说你,每次最后一题都给我空着,我说了不会写可以空着不是要你完全不动脑筋,你连个公式都懒得写,你在题目上画几条线我也能知道你读过题了啊。看看人家叶清伦,”颤巍巍的手指了指旁边的男人,“那作业写得跟标准答案似的,字迹也工整,你好好向人家学习,下次争取也考个一百多分。”

陆柠没想到一把年纪还会这样被训斥,心里居然真的生出一丝羞愧,低垂着头点了点:“好的老师。”

“老头子,你瞎说什么呢?”师母听不下去了,上去扯了扯他。

“你别管,我教育我学生呢。现在的学生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浮躁。”李老师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望着陆柠:“晚自习来我办公室!”

陆柠眼观鼻鼻观心:“……好的。”

“要是学生个个都像叶清伦这么省心就好了。”李老师直叹气,“又聪明又听话,从来不让老师操心,除了上课总爱偷看女同学。”

叶清伦干咳一声,默默地把手揣进白大褂的兜里。

陆柠悄悄看了他一眼,虽然知道李老师是胡说,脸颊还是不由自主地热了起来。

“哎哟……”李老师抬了抬鼻梁上的老花镜,认真地望着两人,“你们都长这么大啦?”

陆柠:???

我穿越了?

“嗯,是啊。”叶清伦习惯了老人家的突然健忘,换了场景反应还挺快,站在他旁边微微倾身,“老师,我和舒柠过来看看你,最近身体还好吗?”

“好好好,好极了。”李老师连连点头,笑得合不拢嘴。

叶清伦语气温柔:“那我们去做个小检查好不好?”

“我身体好着呢,我不用检查。”李老师得意地把脸撇向一边,“浪费钱。”

叶清伦还要开口劝说,陆柠轻轻拽了拽他的袖子,然后往前走了走,说:“老师,叶清伦带我过来体检的,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李老师眉头一皱,满脸担忧:“你哪里不舒服?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了?”

“我没事。”陆柠笑嘻嘻道,“不过每年都要体检一次,这样才安心呀。”

李老师抬了抬眼镜,“每年都要体检?那好麻烦的。”

“是很麻烦。”陆柠表情有点苦恼,“不过单位有规定啊,必须得遵守。”说着她疑惑地抬起头,望向师母,“学校没有吗?我怎么听说现在退休老师也有安排体检啦?”

师母立刻明白过来,忙不迭点头:“是是是,瞧我这脑子,学校是安排了,前阵子校长还找我问我们家老李去过没呢,让我给忘了。”

李老师眨了下眼睛:“有这事?”

“是啊,你看我也年纪大了,不记事。”师母满脸歉疚,“正好小叶和小舒都在,咱们今天就去一下?”

“嗯,那就去一下。”李老师认真地点头,“要响应学校的安排。”

陆柠欣慰地抬起头,对上叶清伦赞许的目光。

他悄悄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单子早就开好了,两人带着李老师去放射科检查。

门缓缓地关上,叶清伦在走廊里嘱咐师母:“以后每年都带老师过来做一次全身检查,还有您也是。万一有什么问题,早发现早治疗。老师的情况应该不算严重,如果需要手术,我亲自做,您放心。”

“哎,好。”师母点头,“谢谢你们了。”

“应该的。”

师母转头看了看陆柠:“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结婚啊?”

陆柠一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旁男人握住她的手,说:“现在工作都忙,还顾不上。”

“再忙也不能耽误人生大事。”师母语重心长道,“你们年纪都不小了,难不成要等到三十多岁呀?”

叶清伦笑了笑:“那我们尽快。”

陆柠:“……”尽快个毛线?

师母满脸欣慰:“到时候记得请我和老李喝喜酒。”

叶清伦点点头,将她的手握得很紧:“一定。”

陆柠站在一旁就像个工具人,心底充满了各种小问号和感叹号。

看完片子把李老师送回病房,和师母商量好手术时间,叶清伦就带着陆柠离开了。

叶清伦送她下去,刚到停车场,迎面走过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白皙瓜子脸,咖啡色波浪卷发,精致的妆容像个芭比娃娃。穿的也是一身白色蕾丝裙,束着一把盈盈一握的小细腰。

这张脸有点熟悉,陆柠稍微一想便想起来,是那天来找叶清伦的时候,在他办公室门口遇见的女人。

两人似乎有段情感纠葛,闹得不太愉快。

叫高什么来着?名字那天在他手机上一晃而过,实在记不清了。

女人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款款走来,停在两人面前,一双迷人的凤眼直勾勾望着叶清伦:“你下班了?”

叶清伦面色波澜不惊,语调冷淡:“没有,你有事吗?”

“一起吃顿饭?没下班也没关系,我等你啊。”女人抬起红艳艳的指甲,摸了摸胸前的头发,举手投足尽是妩媚。

“我想我上次说的很清楚。”叶清伦嗓音低沉,似乎在强忍着不耐,“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要我重复一遍吗?”

“你生气啦?”女人秀气的眉心紧皱起来,样子楚楚可怜,“对不起,那次是我没控制住情绪,以后我再也不乱发脾气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高敏珊。”叶清伦一字一顿地叫她名字,“撮合我们俩是你父亲的意思,但我也明确表示过拒绝,如果我有伤到过你的自尊心,我正式向你道歉,但我自问从来没做出过让你误会的举动。”

“我不喜欢你。”叶清伦抓住陆柠的手,紧紧地握住,将她往身边拽了拽,“而且我有女朋友了,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行吗?”

高敏珊望着他,漂亮的眸子渐渐氤氲出雾气,扁着嘴咬住下唇:“我有哪里让你不满意了?我对你那么好,我爸也对你那么好……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叶清伦攥了攥手指,陆柠感觉到一阵令她不适的力道。

转头一看,男人神色复杂,唇用力抿着,色泽浅得近乎发白。

“我感谢高主任的栽培,我会用别的方式回报他。”叶清伦目光极沉,掌心微微地冒汗,语气却十分冷冽,“但你和我,不可能。希望你这次能真的明白。”

说完,他牵着陆柠与高敏珊错身而过。

陆柠险些跟不上他的大长腿,一路几乎是小碎步跑着。到了自己的车子旁边,才停下脚步。

感觉到叶清伦心情不佳,陆柠没急着上车,开玩笑道:“你的心真是石头做的呀?那么漂亮的美女都拒绝。”

话音刚落,她明显感觉到周围气压的变化。

抬起头,男人极认真地望着她,双眸就像夜色下的湖面,看似没有波澜却又深不可测,仿佛潜藏着无尽的危险。

这不是陆柠第一次感觉到,他很危险。

无法控制心跳飙升的速度,她背脊僵直地靠在车门上,每一根神经都高度紧绷。

他抬起双手扶在车窗,全方位地将她困在属于他的气息里。

陆柠不自觉咽了口唾沫,睫毛明显在颤动,连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都是恍惚的:“你……干嘛?”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就入V了,5.12零点发,V章留言有红包掉落,答应我别抛弃我别去看盗文好嘛?穷鬼落泪o(╥﹏╥)o

可以提前收藏下一本哦,《预谋热恋》,爱你们么么哒~

文案一:

余兆楠是B市出了名的单身贵公子,有背景有样貌有手腕,奈何名媛千金们挤破了头,没人能近身一寸。

好友戏说他这辈子都栽阮晴身上了。

余兆楠哂笑:“胡扯,就一黄毛丫头。”

曾经他也以为,他宠她,不过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

阮晴能让他舒服,仅此而已。

直到后来,阮晴被迫一次又一次相亲,

终于从歪瓜裂枣进化到了精英级别,

外出邀约的时长也逐渐飙升。

余兆楠和好友在火锅店,邻桌正是阮晴和她的相亲男。

好友瞥了眼,意味深长:“那不是你妹和准妹夫吗?”

余兆楠黑了脸,将盘子里的脑花全部碾碎。

然后起身走到邻桌,无视相亲男讶异的表情,将女人秀气的下颌捏起,语气发狠又藏着温柔:“哥哥没疼够你是不是?又出来闹脾气了?”

文案二:

阮晴喜欢余兆楠,周围人尽皆知。

都劝她莫要鬼迷心窍。

余兆楠那种豪门贵子,注定是她痴心妄想。

阮晴每每笑而不语。

某日研讨会,阮晴开着投影讲解PPT。

屏幕上突然飘过一则消息——

余兆楠:【宝贝,想吃上次的小火锅。】

众人:!!!

从此江湖传言,阮晴有个神秘男友。

还把男友微信备注为白月光的名字。

实在是渣得可以。

直到那天倾盆大雨,狂风大作。

阮晴从实验楼出来,穿着单薄的格子衬衫裙,险些被淋一身水。

有人挡在她面前,撑伞抱住她。

只见那人身姿颀长,面容清俊。

比财经杂志上的模样,多了一丝人间烟火气。

余兆楠望着她,微眯的眼眸里危险四溢:“听说,你还有别的男朋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