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238章 第238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238章 第238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10-23 01:53:24 来源:笔趣阁

无论如何, 走过路过,不能错过。www.zhongqiuzuowen.com

既然来到这里,那这片区域她是搜刮定了。

白幽恍然回神, 他看着周遭这片几十万年份的灵果树, 眸光晶亮:“那我也摘果子去, 至于这些树, 干脆也一并挖走, 留着以后自产自酿, 等以后换个地方, 再给它们种活。”

黑门宅邸内。

虞略农等人用异火强行开路的方式, 也终于披荆斩棘, 来到了后院的白雾边缘。

只是, 此时他们的面色都不是很好。

眼见着白雾就在眼前, 他们却被几层阵壁困住了脚步, 如过宝山而无法进入,心中无边的焦灼与扼腕,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愤怒!

虞略农再次对着手中的阵盘演算了一遍,眉目烦躁:“不行,远超我的计算能力。”

一行人闻言, 脸色也是极差:“所以还是需要阵师, 而且还是高阶阵师!”

“早知道,臻荒衣脾气大点就大点, 就算他别有目的,咱们也该晚些打压他的傲气。”

“现在可怎么办, 我可不想在这里被困上二十年。”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完,而后一起看向虞略农,等待一个主意。

沈灰渔垂下眸子, 不动声色地往旁边又移动了两步。

虞略农抬眼淡淡看了她一眼,成功止住她的动作,沉声开口:“我现在给他发讯息,让他过来,一会儿灰渔你记得好好给他道个歉。”

沈灰渔乖巧颔首:“我知道的虞哥哥,待会儿我肯定将歉意表达得十足。”

“那他会过来吗?”有人迟疑。

“如果他不赶过来怎么办?”

虞略农嘴角撇出一个不屑的弧度,待将消息发出,才慢条斯理地自信开口:“不会的,如果他不赶过来,那他这辈子都不用想知道他母亲的消息。”

其他人舒出一口气:“对的,这秘境中,除了少爷,他根本没有其他探知渠道。”

“主家的其他人也肯定不会告诉他。”

“不过他母亲到底是去了哪里,竟然连一点线索都没有留给他。”这不符合一个与儿子相依为命的母亲性格。

虞略农轻笑一声,看着手中的碧炎剑,眼底闪过一丝讽意与自得:“这些不是你们能打听的,反正,他母亲之后的踪迹讯息,确实在虞家。”

“没错,主家机密,少爷你千万不要在外轻易言说。”其他人跟着一顿溜须拍马。

众人不远处的阵壁中,臻荒衣刚刚看完手中传音玉符的讯息,就听到他们这群人的话,他不自觉咧开嘴角,看着虞略农手中的碧炎剑眼眶通红,无声嘲讽:“一群蠢材!”

他的母亲,怎么可能会一点消息也不给他留下?!

既未完全炼化,那就人死,剑留下!

楼青茗一行搜刮东西的速度很快,等她奉行着三光政策,将院中能带走的全部都装入储物袋,既明和三花还没过来。

于是,她干脆让金卷在她肩膀上为她护法,自己收缩绛宫,荡出酒韵涟漪,搜寻起三花和既明的位置。

在与她们相邻的左侧小院中,三花刚从白雾区域中走出。

此时的它,周身灵气凝练,双目黝黑有神,她们分开不过短短几日,也不知它在那座小小宅邸内,都吃了多少好东西,修为已经从原先的炼气九层初期,窜到了现在的炼气九层中期。

这飞一般的晋阶速度,也从侧面为楼青茗印证了,与其给三花寻找更多灵石晋阶,还不如放它到各种天材地宝地聚集地敞开胃口大吃几日的想法。

至于这几日时间三花到底都吃了些什么,楼青茗觉得,只要不让她知道具体名录,她就不会心疼。

因此,完全没有必要的探究。

吃得满足的三花在旁边的小院中又逡巡了一圈,便循着与楼青茗间的契约,往右侧的院墙方向行来。想来不用多久,就能和楼青茗汇合。

而对面街道上的另一座小宅子内,完全看不到既明的踪迹,楼青茗从两人间的契约中感应到,他此刻正在那座宅邸的后院白雾中,灵气平稳通常,心态平和,并未遭遇什么危险。

既如此,楼青茗便收回了酒韵涟漪。

最后,她鬼使神差地,又多看了眼那座尚未有人探查的黑门宅邸。

原本她还想着,等大家都集合后,一起到那座宅邸中搜寻看看,无论是莲子,还是噬酒蚕,都得是她的囊中之物,哪样都不能放过。

却不想,只一眼就让她瞧见了正在那座黑门宅邸内发生的有趣场景。

此时那座黑门宅邸中,不仅进入了一队修士,身后跟了一只螳螂,并且,还是掩在层层阵壁之后,迅速做着各种阵点添加的布置,马上就要动手。

楼青茗饶有兴致地分析了会儿臻荒衣正在添加的阵点,待看出其功用与门道,忍不住发出叹息:“这人天资不凡,以如此修为,便能借助地势,布置出如此繁复的阵中阵,是个阵道上的天才。”

当时在溪口郡城的阵盟总部见到他时,她怎么就没发现呢。

“名字叫做臻荒衣?”

“没错,我筑基前,危翰毅还过来为他转交过传音玉简。”

可惜传音玉简传送讯息都是单向的,她拿到玉简后,只能将自己的声音发过去,却接收不到对方的回音反馈。再加上在那之后不久,她就被传送到了陀罗秘境,自此之后再也没有遇到过他,也就将这件事给抛到脑后。

“他和他们有仇?”

佛洄禅书看得兴起,闻言颔首:“看样子是,那小家伙周身并无孽障和业果,他应不是随意弑杀之人。”

楼青茗哦了一声,却也不准备多管。

“总归与咱们无关,就在这里先看看。”

之后没多久,臻荒衣便在阵壁之后,将自己所需的阵点全部布置完成,他面色一肃,轻拍了两下袍角,便移步走出了阵壁,并在与虞略农一行交谈时,脚步移动间,继续自己未完成的阵法布置。

直至最后虞略农发现端倪,他们九人一齐群殴,与他对打起来。

这九人中,且不论其他八人,只虞略农一人身负异火,便是能够以一当三的存在,就这样,臻荒衣还是灵活地穿梭在阵壁间,顽强地抵抗下来。

纵使他身上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流出鲜血,也没有丝毫放弃布阵的念头。

楼青茗双眸晶亮:“特别巧妙的战斗型阵法。”

这处阵法的大部分他都已在战前完成,剩下的一部分关键节点,他也都在战斗过程中,通过精确踩点完成。

对阵点的敏锐程度很高,在战斗中布阵的意识更高。

“这样好的苗子……”可惜她不能收他为徒。

当最后一枚阵点布下,臻荒衣留在阵心中的灵石瞬间启动,面前的九人当即被困到不同的阵壁区间。

最有意思的是,除了虞略农所在的阵壁空间外,其余几人陷入的都是幻阵。

入阵即入梦,双瞳恍惚空洞,对外物没了反应。

“人才!”楼青茗看得激动感慨。

依托于现有的阵法建立新阵,对阵道天赋一般的人,是雪上加霜的艰难,但对真正有天分的卓绝者,却是事半功倍那样的简单。

这里天然的阵壁环境,对于臻荒衣而言,明显属于后者。

眼见着战斗结束,臻荒衣也已一身重伤,他疲惫地用剑支着身体,服起药来,虞略农则掏出各种法器,向着面前阵壁轰炸。

然而那阵乃臻荒衣精心挑选,他的一堆法器自爆完全没有效果。

楼青茗看了一会儿,便与佛洄禅书道:“佛前辈,您看那个穿着苍蓝色法衣的男修,百英榜上叫做虞略农的那个,是不是与之前陀罗秘境幻境中那位设计白繁的虞姓男子有些相似。”

佛洄禅书轻笑颔首:“确实,无论姓氏,还是五官,估计他们出自一族。”

楼青茗目光滑过不远处正小心挖着果树根茎的白幽,轻笑:“那倒是有些意思。”

虞家,之前白鹿谷的几位长老曾经调查过。那是莽荒四野的一个老牌炼器世家,少有族人会拜入其他宗门,尤其是主宗嫡脉。

虞家在外的名声,便是炼器世家。他们不仅擅炼器,还尤擅炼制生灵的灵器。

也是因为他们在灵器的炼制上的高成功率,让他们在莽荒四野独占一席地位。

这次能在充鱼秘境中看到虞略农,她估计他们应是与她之前进入皇楼阵师遗址时那般,走得是夹带的路子。

毕竟充鱼秘境虽是内域秘境,但只要关系良好,中间稍微夹带一些外域或莽荒四野的人并无不可。

此时,虞略农在确认自己的一堆法器轰炸对面前阵壁无效后,便迅速转变了策略,义正言辞:“臻阵师,我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

他的语气和缓,仿佛完全没有之前的气急败坏一般,“我们是真心与你交易,之前灰渔一事,确实是她之错。若你心中不愉,便让她再重新给你认一遍错。”

“但是您先是在我们面前无故做小动作,后又与我们处处杀招,实非君子所为。只要你能放开我们,咱们之后便井水不犯河水,既往不咎,你看如何?”

臻荒衣看着他那副仿若无事的镇定模样,又滑过他手中那支尚带着自己血珠的碧炎剑,闭目嗤笑一声:“虞道友,你莫不是以为我傻?”

虞略农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不动声色:“不知臻道友所言,所为何意?”

臻荒衣却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略为闭目,消化了一下.体内的药性,待身体好了一些,便又起身,继续从储物袋往外掏布阵材料,在这里原有的阵点上,快速地添加上一个个变阵。

他最先改变的,便是虞略农所在的阵壁周围。

“你放心,我知晓你们大宗门弟子身上总有些古怪门道,所以,我既然决定杀你,便一定会做好万全准备。”说罢,他抬头向虞略农露出一枚古怪笑意,“当然,即便杀不了你,我为你设下的这处阵法,也能确保你不会活着离开充鱼秘境。”

虞略农面色一凝,他当即不再犹豫,放出千斩鎏金焰。

亮橙色的异火瞬间狂涨,以他为中心,化作一团火龙,向四周疯狂外扩与吞噬。

然而,这困住他的阵壁也不知是何门道,方才他的一通法器自爆,没有动摇它半分,现在就连他这攻击性十足的异火,也无法烧出阵壁的范围。

“是小五行阵法,五行阵法的缩略版。虽然对付强敌作用不大,但是只对付虞略农一个,却是足足够用。”

也不知这阵法是臻荒衣自己缩略的,还是另有名师指点。

而此时,虞略农也发现了不对。

在发现自己对这阵壁确实没有奈何,外面的臻荒衣还在层层地往上嵌套新的阵点阵壁时,他当机立断,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瞬移符就直接捏碎。

然而,那瞬移符碎是被捏碎了,却从始至终没有反应。

虞略农霍地抬头,对上了臻荒衣那双黑黢黢的狭长眼眸:“这莫非是……”绝地阵?!

“没错。”臻荒衣说得肯定。

但实际上,因为时间有限,他的能力也算不上充足,所以,绝地阵的区域只能应用在虞略农附近的一小块区域,其他人完全不受影响。

不过,先不提其他人都陷入在幻境中,能不能清醒,只说这九人中,其他八人都是附带,只要虞略农跑不掉,其他的他都无所谓。

“我既然敢下手,自然是做了完全准备。”

虞略农呼吸一滞,尽力平缓下心跳:“为什么?我们当初做下的,难道不是一个公平交易?”

“公平交易?”臻荒衣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低低笑了起来,再抬眼,眼眶却已通红,“交易本身,确是公平不假。”

这话在虞略农预期,但臻荒衣的表现,却让他的心直坠谷底。

虞略农把手中的碧炎剑往身后藏了藏,哪怕再不想承认也知晓,事情已经在朝着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他的脑海中迅速转动,但此情此景,却总也无法为自己转出几分生机。

最终他忍无可忍,直接威胁:“臻荒衣!你若是敢动我,便是与我们虞家作对!你可别忘了,当初你的母亲能够逃离臻家,走得还是我们虞家的海路,若是没有我们虞家,你和你母亲早就死在怒海中,连大陆都抵达不了,更遑论是让你拜入荡虚谷!”

臻荒衣手中手诀不停,一边快速心算分析,口中却尚有余力与他交谈:“那我可还真是谢谢你们。”

“不过若我没记错,当时的交易早已结束。你们帮助我们上陆,我母亲也已支付了足够的报仇。那么虞道友你再与我说说,之后你们虞家又派人去抓捕我母亲又是为何?!”

虞略农怔了一下,口中反射性斥责:“什么抓捕?!你不要血口喷人!”

此时,臻荒衣已经落下落下又一个阵法的最后一枚手诀,他唇边露出与清冷高傲不同的嗜血:“是不是血口喷人,你手中的碧炎剑最清楚!既然你敢在认主碧炎剑后,还来寻我利用,那就该做好终有一日,会在我面前身陨的准备。”

虞略农鼻翼重重地翕动了一下,还想要反驳,但他眼前的景象已经开始重重变幻,让他看不清阵外的情景,但臻荒衣的声音却分毫不差地传入耳中。

“虞家擅炼器,尤擅炼制灵器,却少有人知晓,你们手中的灵器都是怎样来的。”

“虞略农,你们既然敢强捉我的母亲,用我母亲的肉身与灵魂祭炉,就该知晓,因果一道,我此刻让你死于我手下,可谓死得其所。”

“我不想知道,你一次次故意在我面前展露碧炎剑,刚才又特意用它来杀我时是什么心情,我今日只想问你一句:赴死,你准备好了吗?”

虞略农紧咬牙关想要回答,却又在一刻,看到眼前形成的幻象,瞳孔紧缩。

臻荒衣看着阵内已经被雾气侵袭的情景,狠狠地喘出几口气,躬身继续在阵壁外添加阵法。

反正,那把用他母亲肉身与灵魂炼制的碧炎剑,他是一定要拿到。

若虞略农当真那般能扛,他就在这里,与他耗上二十年!

在臻荒衣又钻入一处阵壁布阵时,在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幻境阵壁中,双目浑浊、状似陷入幻境的沈灰渔,瞳孔小心地往旁边偏了偏,确认臻荒衣已经暂时不见后,她不动声色舒出一口气。

紧跟着,在想到自己如今的情况后,又开始欲哭无泪。

她知道虞略农手段狠辣,今日这一出,她也不敢肯定虞略农会不会有手段转危为安。

但是依照她的直觉,却是凶多吉少的。

她站在阵中并未踌躇多久,便一狠心,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随机传送符。

无论是哪里,只要是能传送出去就好。

她一路上讽刺怒骂了臻荒衣那么多次,她一点也不想成为他手下挨宰的修士,尤其是她方才听到了那样大的一个秘密。

如此想着,沈灰渔迅速将身上拍满防御符,将浑身的灵力都输入到那枚随机传送符中。

下一刻,阵中光芒衣衫,沈灰渔的身影便已消失不见。

阵壁之中,臻荒衣似有所觉地向外看了一眼,却并未马上有所动弹。

与虞略农比起来,其他跑掉的小鱼和小虾,都不重要。

另一边,楼青茗并未一直看到最后,她在看到臻荒衣在短暂地占据优势后,便收回了放在那边的注意力。

因为三花已经昂着火红的鸡冠,从左边宅子翻.墙飞了过来。

等对上楼青茗的视线,它还快走了两步,向她吐出一个字:“香!”

楼青茗:“……诶?”

三花现在说话基本单个字单个字的往外蹦,也无法与她多做解释,遂只左右看了看,便三步两步冲到酒池旁,对着那巨大的鸟笼就开始一阵“砰砰砰”剧烈啄食。

那原本楼青茗与白幽均奈何不了的鸟笼与阵法,在三花嘴下就好像是一个酥脆的薄饼一般,不仅扑簌簌地往下掉着渣,还因为其上阵法遭遇的不可抗力破坏,鸟笼上的阵纹光芒一闪闪,就仿佛是临死之前的徒劳挣扎。

直至三花不知啄到哪里,破坏了鸟笼上的最后一道阵法,整只鸟笼才消散无光。

在阵法失效的同一时间,酒池中原本被阵法封锁的酒香,便如同禁锢已久的野兽,向四面八方张扬地奔放挥洒。

这处原本只有草木清香的树林,顺便弥漫起浓郁的发酵酒香,让楼青茗绛宫中的大白莲子都不由开始加速旋转。

三花:“香。”

楼青茗:……懂了,原来是这个香!

白幽一发现这处酒池能够进入后,便先躬身探了探酒池中的酒液的甘醇程度,随后满意颔首:“万年陈酿,虽说酿制得方式野了些,但这些都不失为好酒。”

说罢便取出一只加大了空间容量的酒坛,一边将酒池中尚存的酒液收入其中,一边以灵气化为漏勺,在酒池中搅了搅,翻搅上来一枚大白莲子。

这枚莲子的色泽莹润,个头稍大,据楼青茗估量,是她的莲子的三倍有余。

“只有这一枚吗?”

白幽用漏勺又底部搅了搅,点头:“只有这一枚。”

楼青茗将莲子接过,仔细端量,确认上面没有丝毫裂纹,里面的灵魂尚且存在后,便取出一枚崭新的酒坛丢了进去。

“希望这处宅子里的主人尚且活着,如此等到他们醒来塑体后,还能亲去报仇。否则就让那些人这么轻轻松松地跑了,也太便宜他们了。”

白幽点头赞同,却也诚实地表示可能性不大:“这处秘境形成至今,应已有百万年过去,能活到现在的,基本都已飞升,时间太过遥远。”

楼青茗想想也是,遂将之放下不再纠结,而是转而对三花道:“你在旁边的宅子里,可还有发现这种莲子?”

三花啄鸟笼的过程中,抽空向她点了点头,它晃了下脖子,就将它挂在脖上的储物袋给她甩了过去。

楼青茗伸手接住,神识探入其中,果在其中发现了三枚浑圆的莹白莲子。

比这里发现的多出了两枚,也无怪乎那座宅邸面积不大,阵法却比这边的更加高阶。

她将这三枚莲子也一起丢入酒坛,而后看着酒坛中的四枚莲子想了想,又取出一枚养魂丹给一起丢了进去。

她本也是个体面人,不算小气,现在这般省着花用,都是穷闹的。

至于这些莲子,她相信困苦之后,便是生机。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238章 第238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