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257章 第257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257章 第257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11-07 03:35:21 来源:笔趣阁

小浮峰山巅, 太上长老们在眼看着楼青茗在叹息一声后,到底是睁开眼睛, 挣脱了幻境,抬脚迈入最后一层,纷纷舒出一口气。www.jiuzuowen.com

“也不知那丫头刚才在里面都看到了什么。”

“莫非是平常已经看不到的已逝之人,这才特意在里面多看几眼?”

其他人想了想,也深以为然。

至于迷失于其中,他们倒不这样认为。只看楼青茗方才挣脱幻境后的眼神,就知其确有余力。

“只剩最后一个了,忠诚。”

“只要对宗门的忠诚度没有问题,那么少宗主之位就已经能够敲定。”

天资不错, 脑子不差, 心性不虚,就连实力也是名列前茅。

“从她踏上第一枚台阶开始到现在,线香才堪堪燃烧了一半。”

“这一届的少宗主,确实非常优秀了。可惜之前她与邹存悟道自辨时我没有在场, 否则我还能好好感应感应她的道。”

……

果然这之后没多久, 楼青茗从炼心阵从容踏出。

当她神态平静地踏出炼心阵的一刹那,炼心阵旁的巨大鲸钟无风自鸣。

“当——”

“当——”

“当——”

三声低沉的钟鸣自中心小浮峰上连续震荡而出,洗涤了听者心间的尘埃,让人不自觉上扬嘴角,仿佛拥有了坚韧向前的力量。

在这一刻, 几乎所有听到钟声的弟子都不约而同停下了动作, 抬头向中心小浮峰方向望去。

“三声转日钟, 这是……”

“是少宗主啊,是少宗主通过炼心考验了!”

“啊!竟然这么快,楼师姐不是还在闭关吗?”

“可能是刚出关就被叫过去了吧, 我方才看到从乌雁峰方向飞出来一个钵盂,直接向着主峰飞过去了。”

“是钵盂吗?我怎么瞧着像铜磬?”

“铜磬哪里有那么扁的,那一定是一个钵盂!”

“诶?不是饭钵吗?”

……

与山下弟子们的欢腾欣喜不同,中心小浮峰上,刚刚踏出炼心阵的楼青茗此时心情相当平静。

这炼心阵的难度对比她刚入宗时经历的那个,难度确实有些大,但对于早已经过一世锤炼的她而言,却还都是些毛毛雨。

“恭喜。”锺隋作为师祖,最先走到楼青茗面前,“可惜你师父还在闭关,否则他看到你现在这般,还不知要有多高兴。”

现在俞沛全程闭关,将这一幕完美错过,不用想都能猜到,他出关后会是怎样的气愤与憋气。

楼青茗想到那场景,也跟着笑了起来:“索性师祖在,您为师父多高兴几分,他出关后定是感激您都来不及。”

即便不是,俞沛也不会在锺隋面前蹦高,捏着鼻子也得认下。

两人轻松地寒暄了几句,邹存便已走至楼青茗面前,笑眯眯道:“我就说你原先是在谦虚,看你现在这不表现得很好嘛。”

楼青茗静静看他,发现这人依旧是一副老好人模样,丝毫没有为之前坑她的行为做出解释的打算。

刚这样想着,就见邹存取出一枚八阶护身符宝递给她:“别的话我也不多说,这枚符宝就权当我送你的贺礼吧。”

楼青茗眉眼立马轻快,欢快应声:“哎,多谢宗主。”

有了邹存的这个开头,在场的太上长老们自然不能多让。

锺隋当即就领着楼青茗上前,对太上长老们一一拜见:“认认脸,以后可能还会经常见,今天这般的大好日子,咱顺便也将贺礼给讨了。”

其他人感觉好笑,却也并未推辞,毕竟他们今日也确实对这位未来的少宗主颇为满意,也就更无所谓邹存间接地用他们转移怒火的小心机。

能由太上长老送出手的东西,即便都是他们随手炼制的宝器、丹药,价值也都不低,让楼青茗的储物袋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填充,也让她原本因被算计而郁闷的心情好上不少。

想想看,现在通过少宗主的炼心考验,就能收上一波礼;等到以后正式成为少宗主,还能再收一波。只要算算那数目,楼青茗就觉得自己当真不亏。

弓鸣道君看着眉眼清明的楼青茗低低笑了一下,他转过身去,突然开口,低沉的声音却仿若在每一位御兽宗弟子耳边回响一般:

“今日,由御兽宗诸位太上长老亲眼见证,乌雁峰亲传弟子楼青茗,正式通过少宗主的炼心考验。其德能配位,心亦坚忍,宗门将会其择日举办少宗主大典,昭告各大宗门。”

此话一落,御兽宗中原本正翘首等待最后结论的弟子们纷纷笑了起来。

“看来是我说对了,楼师妹当真要敲定少宗主身份。”

“总算咱们御兽宗这次没有落于人后,赶在前面定下了少宗主。等下次看到百炼宗的那群修士,我就又有能噎住他们的话了。”

“嘿,你个没出息的,总将目光盯着百炼宗算是怎么一回事,咱们应该将目光放得更高远一些,你看内外域的六个一等宗门里,不是也还有一半没选出少宗主吗。”

“就是,咱们御兽宗这一次还当真走上了前列。”

由于楼青茗之前与邹存的那场道心自辨太过深入人心,御兽宗的弟子们对于楼青茗会在如此短的时间成为少宗主,竟大都真心认同,并无真心反对。

毕竟再反对,他们也找不出一个人能够与博弈道修士比脑子的人。

至于最关键的向心力与领导力,邹存在带着楼青茗回到主峰后,就与她提起了这个问题:“少宗主大典的举办还需一段时间,在此之前,你需带队去完成几项任务,奠定一下你在宗内的口碑。”

这个楼青茗知晓。

大典举办的具体时间需要占卜测算不说,稍微远一些的宗门还需提前一年以上送过去请帖,更遑论还有宗内弟子通知召集等工作。

如此算来,这个时间最快也需三年后,若是几年内都没吉时,这个时间甚至可能被推迟到五到十年。

只是楼青茗却是没想到,自己竟当真只参加了一场炼心试炼后,就被敲定了少宗主的身份。

“宗主,这个决定会不会有些草率?”

邹存抬眸看她,而后弯了弯起唇角:“不草率了。毕竟在治理宗门的实力,我在道韵幻境里已真切地见识过;你以往历练时的经历,太上长老们也有调查;再加上这次的炼心阵考验……”

“可是……”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在此之前太上长老们曾去寻过浩成道尊占卜,浩成道尊就你的少宗主身份适合度连续占了三次,均是大吉。”

否则,有些太上长老还是会更倾向于让她多带几次队,瞧瞧行事方式,再宣布最终结果。

楼青茗:“……哦。”

能由一位大乘期的道尊亲自占卜,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有脸。

说完此事,邹存就又调回了原先的话题:“你最近一段时间,可还有其他安排?”

楼青茗颔首:“有的,早两年前就应下人了。”

只是由于既明要去密川秘境历练,所以让她往后拖了拖,而现在,估计再过不久,既明也是要回来了。

“大概去哪个方位?”

楼青茗想了想,还是坦言道:“我之前应下的,是去一处残破道台。作为护送者,我能带一个人进去,但是地点,对方暂时还并未告知于我。”

邹存眸光闪了闪,就知既有两人进去,那现在的楼青茗之所以没出发,就是在等她那位已经领悟了无极道的化形银蛟。

“至于再之后,我答应了胞弟要去莽荒四野那边历练,宗主您看那边可有什么任务?”

邹存抬手敲了敲桌子,叹息低喃:“那边倒确实还有,只是任务稍微有些困难。”说罢,他又目光奇特的看了她一眼,“不过对于你而言,却可能刚刚好。”

“哦?”楼青茗好奇。

“莽荒四野那边有个关于魔修的任务,对于普通弟子而言,可能有些难缠。但你不是参悟了禅意嘛,去了那边刚好能克制一下那群黑猴子,倒是刚好能给那边的驻地长老搭把手。”

楼青茗眉梢一扬,这任务听起来确实没有什么困难。

她不动声色地看了上首的邹存一眼,她还以为他会给自己整个什么困难的任务,但现在看来,竟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那行,等我和胞弟从道台出来后,就直接赶往莽荒四野。”

邹存颔首:“也不用直接,到时你可与惠魁联系,或许你们也可以在中途汇合。”

随后他又笑着叮嘱,“你去了那边,若有可能也多看着惠魁一些。也别总是随随便便杀人,万一在那边惹到什么不能惹的麻烦,可就真会有的受的了。”

毕竟莽荒四野距离内域颇远,若是遇到太大危险,他们也鞭长莫及。

楼青茗想着惠魁的性格,也跟着展颜笑了起来:“宗主放心,我自会的。”

如果说别的性格的人,她钳制起来还会有些费劲,但是惠魁这种性格的人,却是一制一个准儿。

待两人将楼青茗接下来的任务敲定完,邹存也没有马上放楼青茗走。

而是押着她在书房内通读了一遍各大宗门内重要人物的资料,又让她细细记下接下来她将要去执行任务的莽荒四野的相关消息,以及当地宗门世家的地理分布、重要人物和任务相关资料等。

如此一通看下来,即便楼青茗记忆力强悍,等到全部看完,时间也过去了将近一月。

她坐在桌案边,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将最后一枚玉简放下,看着正在不远处惬意地自对弈的邹存抽了抽嘴角:“宗主,弟子已经看完了。”

“哟,速度还挺快,”邹存施施然转头,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老好人脸,楼青茗却硬是在其中品出了几分恶趣味。“真的不需要再看看?你要知道,等你出去以后,若是有什么资料没有记下来,即便是问我,我也是不会给你递小抄的。”

楼青茗:……

“不用,弟子已经记下来了,也对接下来的任务地点有所了解,宗主只管放心。”

邹存表情似乎有些惋惜,他起身来到桌案边,将玉简重新收好,顺手递给她一枚玉简:“之前与你说的,都是明面上的任务。至于这个,则是暗地里的任务。这任务我不放在明面上,你到时与惠魁到了那边见机行事。”

楼青茗:……她就说,她带队出门一趟,他不会只给她一个简单的清缴任务,原来这坑在这里。

至于内容,楼青茗探入神识读了一下,差点没翻白眼。

魔族?!

这任务几大宗门联合起来都没调查出来,交给她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去调查,是相信她的运气吗?

虽然她这辈子的运气当真不错,但这次也真的不行!

见她表情,邹存好笑道:“只是没放在明面上的暗地里任务,你完不完成都无所谓,不用有太大心理负担。至于与魔族相关,地点可是你选的,而咱们宗门在那边,也确实没有几件值得派出少宗主带队执行的任务。”

楼青茗略一思忖,也知晓其中的弯弯绕绕:“弟子知晓,定会量力而行。”

邹存放心地颔了颔首,又递给她几枚传音玉简,与几枚瞬移符等护身之物:“无论怎么样,都别死了。”

楼青茗:……

“你若是死了,我以后再想找一个合心意的少宗主就困难了。”

楼青茗:……

“东西也不是白给你的,就权当是你以后少宗主大典的提前送礼,到时我就不送了。”

楼青茗:……

讲真,这位宗主她就是之前了解得少,否则,她绝对会在道韵幻境中直接发挥本性,套上麻袋打他。

离开主峰时,惠魁已经不在,楼青茗沿途下山时,发现几乎所有弟子在看向她时,眼底都有一种谜一般的兴奋光芒。

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做出壮举的修士,全是好奇并瞻仰之光。

“楼师叔,恭喜。”

“楼师姐,加油。”

“楼师姐……”

楼青茗:……

她面色自若地向大家含笑点头,全程没有一点拘谨与不好意思,一直到礼貌地走到主峰山脚,才抛出铜磬变大,飞身跃了进去。

一直等到楼青茗的铜磬飞远,众人才兴奋地凑在一起感叹:

“楼师姐真镇定。”

“这就是少宗主应该有的气场啊。”

楼青茗:……

楼青茗感觉自己今天无语的次数格外多,她望着下方已经变成小黑点的人群,呼出一口气:“为何我感觉大家都比我兴奋,比我紧张。”

明明就她自己而言,还没有什么感觉。

而之后回程的一路,也很快让楼清茗发现,她之前的感受不是错觉。

当她的铜磬飞出主峰,往乌雁峰方向直行时,沿途都会有弟子抬起头看向她的方向,夏日里温暖的清风送来御兽宗弟子们兴奋的呼声:

“快看,是楼师姐的饭钵。”

“饭钵什么饭钵,太过难听,以后就说好听的,叫它钵盂。”

“对对对,那是楼师姐的钵盂!”

“……不,我这叫铜磬。”楼青茗面无表情地直视着前方低语,语气平淡无波,“而且它还有一个颇为霸气威武的名字,叫做诸摩铜磬!”

整一个大写地诠释了生无可恋。

她小声地嘀咕完,感觉不够劲,还准备再念叨两句,就感觉身下的铜磬突然整个儿地颤了颤。

楼青茗迟疑挑眉,伸手触碰了下铜磬边缘,关切道:“铜磬前辈,怎么了?”

铜磬继续在空中一边飞行一边震颤,还没等楼青茗再出口问出第二句,就听它突然无风自鸣。

只听到“嗡”的一声激动回音,铜磬器灵那洪亮低沉的嗓门陡然哈哈哈哈响起:“我和你说啊,那个贺楼丫头,光面首就有八十八……”

楼青茗忽地一下瞪大眼睛:“佛前辈,快帮我堵住它的嘴!”

佛洄禅书指尖当即弹出一抹乳白色的亮光,噌地一下融入铜磬内部,堵住了里面器灵的嘴巴。

然而嘴巴是闭上了,铜磬激动的情绪却没法阻止,它已经说出口的话更是没有办法挽回。

铜磬器灵的嗓门本来就大,再有一个月前楼青茗对它说的大点嗓门的话打底,此时说出的话更是在整个御兽宗山脉上空绵绵不绝,久久飞扬。

楼青茗:……

她几乎不用去看,都能想到宗门其他修士的反应。

她当即心神一动,让铜磬的面积变得更大,自己一个侧身,横躺在了整个铜磬底部,尴尬地捂住脸。

“佛前辈,我感觉这一辈子的脸,都在这一刻丢光了。”

识海中,佛洄禅书笑得眼泪差点没流下来:“没事,你只要飞得够快,流言就追不上你。”

楼青茗生无可恋地翻了个面,默默将眼睛眯成死鱼眼状。

“是我错了,我不知道这位铜磬前辈的所谓大点声,会是这样大。”

这不仅是她自己听到了,估计整个宗门都听到了。

如果不是她让佛前辈堵上它嘴巴堵得解释,估计现在整个宗门都得听上一回她贺楼家先祖的惊世八卦。

楼青茗迅速驾驭着铜磬回到乌雁峰,一头扎进自己小院的白雾中。

一从铜磬中跃出,楼青茗就见到了偏偏飞舞过来迎接她的噬酒蝶,她默默叹出一口气:“下次我还是带你也出去好了。”

这要是以后铜磬前辈再突然来这么一嗓子,她好歹也能用是酒蝶白雾将自己整个包裹起来,保准就连渡劫期老祖站在自己的铜磬外,也看不出里面躺着的到底是谁。

只要她将脸捂住了,别人就不会向她甩钵!

而楼青茗所不知道的是,诸摩铜磬本来就是乐器,它的声音嘹亮,尤擅回音与声音震荡。

铜磬器灵之前嚎出来的一嗓子,随着它声音的层层震荡,在御兽宗内造成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我和你说啊,那个贺楼丫头,光面首就有八十八……”

“嗡!”

“那个贺楼丫头,光面首就有八十八……”

“嗡!”

“楼丫头光面首就有八十八……”

……

乌雁峰主殿上,俞沛将修为彻底稳固在化神中期,刚刚出关,正是志得意满之时。

却没想到他一解开房间的禁制,准备踏出房门,就听到这么声音嘹亮、震耳欲聋的一句:

“楼丫头光面首就有八十八……”

“嗡!”

“光面首就有八十八……”

……

俞沛:“啥玩楞?我徒弟,收了八十八个面首了?是其他人吧。”

可是他不记得御兽宗还有其他值得大家谈论的楼姓修士啊。

他身形一动,就现身到主殿外,遥遥看向楼青茗洞府方向,却见到原本还清晰可见的青石小院,此时已经被一片白蒙蒙的白雾笼罩。

不仅肉眼完全看不到其内景象,就连他如今的化神修为神识都无法穿透。

俞沛这心一提,虽然感觉这说的应该不是自己乖徒弟,但还是忍不住多想了一点,憋着一股火就要往楼青茗洞府方向冲。

就在即将动作之前,被主殿内察觉到动静的风雁几个一人一个胳膊一个腿儿的给抱住:“俞沛,你先别走,别走!”

“我们和你说件大事,大惊喜!”

“对!大惊喜!你都不知道青茗丫头这几年可是都干出了什么大事。”

“我知道。”

“诶?你怎么知道?是已经有人给你发讯息恭喜过了是吗?”

俞沛气极:“恭喜个屁!你们先告诉我,她是不是收了面首八十八?”

风雁几人:……

“哈哈哈哈哈……不是啊!”

俞沛:……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现在这情况有些不对,他镇静地一撩下摆,带着挂在他四肢上的几只灵兽重新回到主殿坐好。

等他掏出烟杆点燃,往口中送了几口,吐出几枚洁白的烟圈儿,才看向风雁几个:“好了,现在说吧,青茗那丫头都干出了什么大事!”

“哈哈哈哈哈……”殿内的几只已经被笑得快要喘不上来气。

“笑够了就开始说事。”

“哈哈哈哈……”

“我说你们……”

“哈哈……”

俞沛:……

俞沛神色郁郁地看向窗外叹息:这果然都是几个傻的。

风雁几人:“哈……”

另一边,两年前离开宗门、前往密川秘境的元婴修士们,也在此时终于抵达了御兽宗的凤仪广场。

带队修士甫一打开飞舟上的防护罩,就听到一阵雄浑有力的嗓门自宗内群山深处传来:

“楼丫头光面首就有八十八……”

其他人还有些怔愣,白幽和既明却一下就听出这声音就是那铜磬的器灵。

白幽原本还懒洋洋地半靠在飞舟栏杆上撸着三花,就被这陡然亮出的一嗓子给吓得一个激灵。

“什么?”白幽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茗茗背着我们找面首了?!不是,有谁能有我好看啊!”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257章 第257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