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262章 第262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262章 第262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11-13 01:18:55 来源:笔趣阁

楼青蔚也理解她的意思, 向她展颜一笑:“我知晓的,我现在不过筑基期,连自己未来要走什么样的道都不清楚,自然应该多走多看。www.xinghuozuowen.com”

楼青茗颔首, 心下颇为熨帖。

这就是她的小棉袄, 厚度不薄不厚正正好。

另外一边, 臻荒衣则在真正进入这处道台, 并将这里的环境全部看过一遍后, 就不由心下凛然。

他早已想过这里的环境糟糕,却未想到竟会这般糟糕。

冰寒冰原上狂风呼啸、冰雪袭面, 厚重的威压与冰寒甚至带着迷惑气息的道韵充斥着这方道台的每一处角落, 那随处可见的亘古寂寞与悠远,更似是有随时都拉入其中同化、沉迷的魔力。

臻荒衣身形笔直地站在冰原上,即便他现在有既明的银白色道韵护体, 却依旧是半眯着眼睛,不敢对周围景色细瞧,即便是空中飞舞的每一粒雪花, 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拽入其中, 失了心智。

当然,这些都不是让他心生凛然的重点, 最重要的是这片狂风冰原的尽头竟已能看到半边天色的灰暗。

那里, 黑色的飓风裹挟着大块着的巨冰,在冰原边缘快速地旋转咆哮,它们姿态张狂, 它们恣意吞噬,它们似是马上就要向内极速侵蚀而来,又似是被什么不知名屏障抵挡。

但即使未有接近, 只远远瞧着,都能感受到那片黑色飓风的强大威压与可怕恐怖。

既明察觉到臻荒衣的视线所在,抬头看了一眼:“那边是已经残破崩溃的道台区域,不能去。”

臻荒衣迅速低头,强迫着不让自己再看一眼:“我知晓,多谢前辈提醒。”

他狼狈地伸手按压了下眉梢,觉得他还是有些高估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这处残破道台的危险,不过才几眼的功夫,他就已太阳穴鼓胀,有些坚持不住。

这种鼓胀与难受体现在身体,却又作用于精神,臻荒衣连续往身上拍了几张符箓,都不起作用。

他无奈地停下动作,转头看向一旁的楼青茗与楼青蔚,奇怪道:“楼道友,你们对这里的景象不会感到不舒服吗?”

楼青茗抬头看他,讶异地挑了挑眉,而后恍然看向楼青蔚:“蔚宝,你难受吗?”

这种道台内每一处冰原雪粒都暗含道韵的精神威压与同化,她有佛洄禅书镇着,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按道理楼青蔚却不会。

楼青蔚向他轻轻眨了眨眼,勾起唇角:“我不难受。”

楼青茗瞬间了然,这些年不见,蔚宝想必也有不少收获和许多珍惜机缘。此时的他,真的已经不再是记忆中那个被养得娇娇软软的小小少年了。

她心下既自豪又欣慰,面上却保持平静地来到臻荒衣身边,感受着道台内充斥着冰凉气息,稍微思忖了半晌,荡出一丝禅纹将他层层包裹。

后见起到的作用并不大,又干脆荡出酒韵涟漪,为他挡住这层威压与道韵幻境。

“现在可还感觉好些?”

臻荒衣面上的苍白减少了一些,虽然并未能完全抵挡得住,但这一下也尽去了七八成,进入了他的忍耐范围。

他疑惑地看向楼青茗询问:“这是什么?”

他观察自己周身,并未察觉有什么其他东西出现,但是之前那股仿佛能够冰冻灵魂的奇怪威压却瞬间减弱。

楼青茗向他弯了弯眉眼,却没有回答,只是道:“既然感觉舒服了,那就开始吧。”

即便她和蔚宝可能对这里的道韵无感,但是这里想必也会有些宝物,公平交易而已,没必要让人冻得抖抖索索、坚持不下来。

臻荒衣也反应过来自己方才问了一个傻问题。

他看了眼他与楼青蔚体表的道韵厚薄,目光闪了闪:“多谢楼道友。”

楼青茗摆手:“无碍,本就是公平交易。”

臻荒衣笑了一下,他也是现在才发现,若论起道韵厚薄,竟然还是楼青茗的道韵浓度略胜一筹。

他又动了动嘴角,到底没说出换人护持的话,只是心中对楼青茗更加叹服。

楼青茗现在才多大年纪,如今的道韵就已经比化形妖修厚,这以后还能得了?!怪不得她会在如此年纪与修为时,就被御兽宗敲定为本届的少宗主。

然而臻荒衣所不知道的是,既明在皇楼空间中虽然感悟过道韵,但因为一直处于封闭状态,整个人都处在即将入魔的边缘,所以尚未进行过道心自辨过。

论起道韵的厚薄,既明不仅不能与楼青茗相比,之后的道途,也会比一般的蛟龙更加坚信。

因为他传承记忆中给他留下的道,并非他现在已经感悟到的无极道,所以之后的道途都需他自己去走。

臻荒衣在又揉了揉太阳穴后,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罗盘,自指尖滴入一滴鲜血于盘中,就输入灵力开始感应方向。

只是在等待间隙,他却不由地想起方才楼青茗过来护持他的动作,想着想着,思绪又不由自主拐到楼青茗对着展颜一笑时,眼尾那抹自然晕出的胭脂色醉红。

他心不自然快了两拍,又狠狠眯起眼睛,迅速将这丝莫名而来的旖念抛到脑后,专心投入到对罗盘的使用中。

道台之中,一般根据神府主人陨落时的修为和状况,里面应至少包含六种东西,道韵,道胚或者道种、道芽等,主人的道法遗泽,以及其他主人存放在神府中的宝物等。

四人行于一处,跟着臻荒衣一起在这片毫无生机的冰原上飞行。由于臻荒衣的罗盘在感应上似有迟钝,几人走走停停。

“这些个修无情道的修神府,不会都是些什么冰原啊、冰湖啊、冰山之类的吧,这么一片荒芜,也不怕把自己冻死。”

“也还有是荒漠、沙漠之类的场所,但整体上都大同小异。”都是没有丝毫生机。

楼青茗抬头看着既明一副冷冰冰没有表情的模样,就笑:“那幸亏前辈你没有走无情道。”

虽然外表看起来也相当得像也就是了。

楼青蔚在一旁听着就笑:“我觉得等我以后晋阶炼虚、修炼出神府时,里面一定是一片鸟语花香,春色盎然。”

既明拧眉想了想:“那我的应该是一片静谧的湖水?大概就像是你们第一次遇到我时,见到的那片湖一样。”

正躺在灵兽袋中的白幽闻言就笑,他直接给两人传音:“然后旁边再配上一片残垣断壁?话说我们遇到你时的经历,其实一点也不美好。”

一见面就要人性命、喊打喊杀,如果不是最后楼青茗的运气好力挽狂澜,他现在可能都活不成了。

楼青茗翻了个白眼,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

既明却替她将话说出:“说得好像你第一次遇到茗茗时,那经历就很美好一样。”

白幽还真就点头:“反正对我来说,确实是这样。”

既明也认真颔首:“哦,对我来说,也是这样。”还有什么比又看了生机更加美好。

楼青茗:……

遇到这两位时,经历一点儿都不美好的楼青茗歪了歪嘴,没忍住重重哼了一声。

白幽和既明不约而同地闭上嘴巴,看向前方。

却在这时,既明突然抬头开向西侧茫茫风雪所在,他微微皱了皱眉,略一思忖后,对楼青茗道:“茗茗,那边好像有点东西。”

“什么东西?”

“能给三花填肚子的东西。”

楼青茗眼神一亮。她一开始想着,这一趟过来保护任务是首位,探索到将臻荒衣送离后也不迟。

但现在听到既明这话,她又马上改了主意。好东西可以等日后再慢慢探索,但是三花的吃食却是能多吃一口,就是在帮她的储物袋减少压力。

她当即走到臻荒衣身边,与他商议:“接下来的路程由我护持着你,如何?”

臻荒衣原本就是这个意思,听到楼青茗的话当即颔首:“可以。咱们原先就约定好的,只要我这边能够安全,宝物看到即所得,你们可以自行探索。”

他此番过来,也完全没有想过与他们争夺东西的想法,毕竟他想要的,自始至终都只有那一样罢了。

如此这件事在楼青蔚也没有异议后,她便与既明交换了保护角色,由既明用道韵保护楼青蔚,她则用道韵与酒韵涟漪护持住臻荒衣。

最后,她将正在灵兽袋中啄米的三花给递了过去:“一路小心,若是遇到危险,就直接过来。”

既明视线略过她小指上的灵犀戒指,颔首:“你也是。”

他们之间的距离只要不是太远,就能相互传送,如此分开行动时,也算是有了一重安全的保障。

等既明带着楼青蔚与三花离开后,现场只剩下臻荒衣与楼青茗两人,白幽想了想,到底是忍住对这道台环境的不喜,出现在两人身侧,为他们做出武力后盾保障。

也是在这时,白幽才在这里发现了些不同。

“这里有生机。”

“嗯?”

白幽指着脚下厚重的冰湖,那下面一层雪白的冰块,几乎看不到底:“这下面有生机,我能够感受得到。”

楼青茗眉梢不由上翘:“那还真是有些意思。”

一般无情道修士的神府内都是没有任何生机的,像是现在这处道台的情况,让人很难不怀疑这位大能是不是因为战斗而亡,还是因为道心不稳、神府破裂而陨落。

不过到底人都死了,这处道台也即将消陨,她们现在再去探究也没了意义。

这片冰原中狂风呼啸、风霜凛冽,越是往中央前行,风雪就越大。

且这里的风雪与万里雪原的风雪还很不一样,因为万里雪原中的风雪,都是实物,作用在的都是肉.体上,但道台上的风雪,却是半虚半实,不仅作用于肉.体,还更多的作用于精神。

臻荒衣身处此界,即便有楼青茗的道韵与酒韵涟漪的双重护持,也只是减缓,并非完全消除。

此时在冰原中行走了数日的他,已经时刻都在受周围场景的诱惑和打击。耳畔的每一处风雪响声,眼前的每一处冰棱形状,都闪过一层层幻象。

臻荒衣全程死咬着唇,他不知道自己行进了多少,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当他手中的罗盘终于开始微微颤抖时,他才松出一口气。

道台,对于尚未领悟道韵的修士而言,确实一种机遇,但是更多的,却也是折磨。

即便他现在已经全程由护持过了,也是一样。

天上不会有平白掉下来的机缘。

臻荒衣拿着那枚被他滴过鲜血的罗盘在周围转悠了数圈,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沓符纸,密密麻麻贴在自己身上,抽出长剑,就向着他脚底下的位置开砍。

然而,他这一剑落下去,除了将他自己的手心震到发麻以外,脚底下的冰层没有被划下半分裂痕。道台中的冰层自有道韵护持,非一般修士能够砍割破坏。

臻荒衣有些尴尬地抬头,看向楼青茗。

楼青茗没有拒绝,只是笑眯眯地伸出一根手指:“加钱。”

臻荒衣眉梢舒展,当即点头:“那是自然。一百块中品灵石。”

楼青茗满足了,她抽出长镰,调取出道韵,就向着脚底下所在的冰湖开切。

虽然冰层足够厚实,但濒临破灭之前的道台中,道韵护持本就不强,再加上楼青茗云渺海巅火的作用,稍微费了些功夫,还是让她挖出一个深深地圆形。

之后她用镰尖将冰块一勾,飞至半空将那块大概有十余米深的圆形冰块给勾了起来,放至一侧。

臻荒衣看着她全程举重若轻的模样,不由勾了勾唇角,取出灵石递给从冰柱顶端跃下的楼青茗:“多谢。”

楼青茗麻利地将东西收好,笑道:“小意思,以后还有这种能赚钱的活儿,只管找我。”

臻荒衣看着她满足的财迷模样,一直略有阴霾的眼底不由闪过几丝笑意:“你现在可是少宗主。”

楼青茗无奈摊手:“少宗主手中也没有余粮。”

臻荒衣不由又笑了一下,手上动作却一点也不慢地来到冰洞旁,他取出一枚长钓杆,往下面的吊钩处拴上一个小小的鸱吻形状玉扣,就将这玉扣一甩,直接甩到了下面的冰湖之中。

楼青茗几乎在那枚鸱吻一拿出来,就知晓臻荒衣接下来是想要做什么。

鸱吻吞火,对于防御火灵力攻击具有奇效。

但是同样的,当一个地方具有某种火属性宝物时,鸱吻也可将那种东西给吸取过来,这也是大部分鸱吻形状灵器的作用。

被臻荒衣丢下去的鸱吻法器,缠在吊杆之上,缓缓下落,一直到湖水之底,吊杆发生轻轻的晃动,臻荒衣面色一喜,迅速将吊杆上的细线收回,没过一会儿,就见到那被摇上来的吊杆上,那枚小小的鸱吻口中,正吸附着一只小巧的火属性方形玉盒。

臻荒衣将玉盒拿在手中,仔细抚摸着上面的古老封印,嘴角露出一丝明显的笑意。

他将东西往储物袋中一塞,回身对楼青茗道:“楼道友,我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只需你护送我离开这方道台,咱们的交易就可达成。”

楼青茗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她还以为既然已经进入了这方无情道台,他就应会在这里面多待一会儿,没想到,臻荒衣说是护送,就当真是护送,而且,取了东西就想走。

她心中揣度着,他刚刚取到手的玉盒中,应该放着他认为比这方道台更加重要的东西。

再或者,他认为有了这枚玉盒,这方道台内的东西就已可有可无,没有再另行探索的必要。

她目光闪了闪,见臻荒衣意见坚决,也就没有反对,只是取出既明的传音玉符与他说了一声,便点头道:“行,我先将你送至出口。”

在她脚边,白幽正蹲在那道被楼青茗打开的白色冰洞旁,一脸踟蹰。

他想要进去探知一下这冰原下到底有何物,又因为里面影影绰绰的冰寒道韵不敢稍动,整个人蹲在那里都快挠秃了脑袋。

听得两人的对话,他稍微思忖了一下,到底还是起了身:“那就走吧,剩下的咱们待会儿回来再探。”

反正他进不去,既明肯定能进去,他现在对这片冰原下暗藏的生机可是好奇死了。

另一边,当楼青茗与白幽一起护送着臻荒衣往道台出口前行时,既明刚在冰原上凿出一片能下水的缺口,放三花下了水。

与楼青茗那边开出来的规规整整的圆形冰洞不动,既明这边他是直接化作原形,一尾巴直接将冰原敲碎了一大片。

如此动作,不仅闹出来的动静大,开出来的缺口也大,将那堆浮冰往冰原上一扔,既明化作原形都能下去游个几个来回。

不过最开始,是既明下去翻搅一番,在下面寻到一些带有生机的奇怪石头丢给三花吃;后来,等到他发现三花完全可以自己在这片充斥着道韵的水下潜觅食后,他就干脆自己在岸边护持楼青蔚,等三花在下面吃得差不多了上来了,他们再重新更换个其他地方。

如此凿一洞、吃一场,这短短时间,他们已经在冰原上凿出了不少窟窿。

此时,既明与楼青蔚双双站在冰湖旁,趁着三花觅食的功夫,各自面色沉凝地感悟着周遭无处不有的道。

只不过,既明是目光下垂,看着被他开拓出来的水面上的道韵;楼青蔚是下巴微仰,看向冰原之上卷携的霜风。

感悟的载体虽不一样,但两人眉间的褶子却是如出一辙的深刻。

如此一连数日过去,直到三花又从水底钻出,两人才一齐收回视线。

三花在这水底敞开肚皮一通狠吃,此时心情相当舒畅,见两人神情不愉,好奇问道:“怎?”

既明:“毫无共鸣,无法感悟。”

楼青蔚跟着颔首:“都说悟道艰难,许多修士耗尽一生、直到寿元耗尽都无法寻到自己的道,果然诚不我欺。”

虽是这样感慨,但楼青蔚心态很好,他在尝试过几次都失败以后也相当放得开,没有一点精神负担。

“不过此次能进来见识见识道台内的风景,也是幸事。”

说罢,他的目光又循着那片在不远处打着旋儿的寒风上流连,眼底透着惋惜。在他看来,这些旋转的寒风都比这周遭的道韵更能引起他的共鸣。

三花游到岸边,将身上的湖水迅速抖掉,就往既明怀中一扑:“谢谢,咱走。”

既明伸手捏了捏它的鸡脖儿:“不用谢,等你什么时候也为我攒上一身鸡毛斗篷就行。”

三花:……

它抖了抖自己身上的光泽油亮的毛羽,突然感觉……有些疼。

既明见它这模样,微挑了挑眉梢,三花马上应声:“攒!给攒!”

既明这才将放在它鸡脖子上的手放下,改捏为撸。

就三花这胃口,在密川秘境时可吃了不少他们看中的好东西,想想以后还得让它吃进去多少,既明就感觉不撸下来一身鸡毛给自己,真的挺亏。

想想楼青茗被它吃了这么多年下来都没将它丢掉,那真的就是从小到大的情谊在使然了。

索性三花也算颇为识情知趣,自己就改了口,没有用他再动手威胁。

既明一手抱着鸡,一手拎住楼青蔚的后领就往其他地方转战,等几人又开凿过两处冰洞,准备再往第三处地点转战时,突然,既明察觉到了一道并锁定的危险气机。

他眸色一厉,眸子当即化为一双巨大的棕色竖瞳看向冰原之下,就注意到那下方一道一闪而逝的黑影。

既明将三花往楼青蔚怀中一塞,空出自己的左手向着冰川之下就是狠狠一拍。

巨大的蛟爪虚影裹挟着银白色无极道韵往冰面上轰鸣拍去,将整个冰原湖面拍得剧烈震颤,一眨眼间,大片的高耸冰层被震出湖面,向四周迸射砸去。

如此动作下,那道快速移动的黑影也并未离开,而是顺着周围冰层迸射的动作陡然上窜,快速钻出破损的冰层,直直向空中拎着楼青蔚的既明疾冲而去!

*

另一边,楼青茗与白幽经过一段时日的赶路,终于将臻荒衣送出了道台。

待陪着他重新踏入青石广场,确认两人之间的交易已经正经完成后,楼青茗就与臻荒衣道别。

却不想,就在她准备再度踏入光晕之前被臻荒衣叫住:“楼道友,这处道台我看情况不妙,你进去以后要多加小心。如果一察觉不对,就赶紧往外跑。”

楼青茗微笑颔首:“我知晓了,臻道友你有事先回,不用特意等我们。”

她已悟道,对道台内的破损气机也更加敏感。她觉得这道台虽说已当真破烂得快没法儿看,但也不是没有探索的价值。

臻荒衣见她听进去了,想了想也没再多言,只是又多看了她两眼,方拱手道:“那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说罢,楼青茗便带着白幽一起重新钻入道台壁垒。

无垠的冰原世界中,等确认周遭再无生人后,楼青茗就让白幽先回灵兽袋,她则垂首看了眼小手指上的灵犀指环,第一次对它进行了使用。

输入灵气,激活指环上的传送阵法,下一刻,她的眼前被迅速一黑,被一道大力拽着直往另一枚灵犀指环的位置所在传送而去。

结果等她刚一传送到地点,还没等与既明打招呼,就看到迎面而来的巨大黑影。

“什么东西!”

楼青茗被唬了一跳,反射性将道韵、禅意和异火都一股脑儿地往外砸!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262章 第262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