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27章 第027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27章 第027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05-29 04:50:38 来源:笔趣阁

楼青茗到了藏书阁, 先付费刻录了不少阵法相关玉简,又查询了下寒鸦秘境的相关资料,以及太许小世界的地域分布图, 最后才迈步去了二楼,寻找功法。www.jiuzuowen.com

刀法她前世接触过不少, 大都只能练到化神期。化神期后的功法她前世直到陨落,都没有寻觅到合适的,这也让楼青茗在寻找功法时,更加注重功法的完整性。

可惜像这种能够直接修炼到飞升期的功法, 藏书阁二楼几乎没有。能放在这里的功法玉简,就连能修炼至化神期的, 都比较稀少。

楼青茗不死心地在藏书阁二楼从头逛到尾, 最后不得不叹息一声, 随手从刀法的书架上抽出一枚《穿山刀法》的玉简,准备带到一楼复刻。

却在回身之际, 目光陡然落到斜上方书架的一枚泛黄的古朴玉简上。

《度厄镰法(上)》!

楼青茗先是怔了一下, 而后狂喜。

竟然是玄阶中品的《度厄镰法(上)》!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楼青茗还不会如此失态!因为她手中的《穿山刀法》还是玄阶上品, 她甚至还记得不少地阶功法。

然而她前世时,曾经偶得过一部《度厄镰法(下)》, 之后又在陨落前,得过一枚《度厄镰法(晋)》。

当时,她还有些惋惜。

因为没有基础功法, 哪怕将剩下的集全了也是枉然。

却未想到竟有一天,今生她会在另一方小世界的藏书阁中,看到度厄镰法的上部!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将《度厄镰法(上)》的玉简取下,楼青茗双目放光,心情澎湃。

度厄镰法的上部只是一部基础功法,玄阶中品。

但等到下部时,这部镰法就能升至天阶下品,晋阶部时更甚,将会直接升阶为圣阶,可以让人直接修炼至飞升!

这就是缘分!

将呼吸放平稳,楼青茗带上玉简去一楼复刻,之后才怀揣着自己新刻录的玉简往乌雁峰走。

可惜刚走了没两步,等她兴奋地一摸储物袋,下一刻,她的好心情就像被泼了瓢冷水的火苗,噗得一声灭了。

她储物袋中剩下的灵石,委实不多。

在藏书阁缴纳完刻录玉简的灵石后,剩下的竟连二十枚都不到,这还是她刚从执事堂领完几个月的月例回来以后。

这仅剩的二十块下品灵石,是肯定买不到一把合意的镰刀法器的。

楼青茗瞅着自己储物袋中拥有最多的那些酒坛子,决定到二师兄那里打打秋风,看看他那里有没有什么还没来得及出手的镰刀法器。

如果最后实在不行,她再去柘景城将储物袋中的这些酒坛子分批卖出去,给自己攒些家当。

想法已定,楼青茗也不耽搁,回了乌雁峰就直接往陈奇的洞府而去。

陈奇的洞府位于乌雁峰接近山顶的位置,漆木环绕深处,一座粗犷中带着精巧与细致的小院将他的洞府包围起来。

楼青茗去时,一只巨大的吊睛黄毛斑纹巨虎,和一只斑斓云纹凌鹰,各自趴在小院的墙头一角,在懒洋洋休憩。陈奇则半裸着肩膀在院中挥动一把巨斧,阳光下挥汗如雨,一身鼓鼓囊囊的虬结肌肉,彰显着健美的光泽。

楼青茗眨眨眼,礼貌地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落到他正挥舞着的巨斧上。

说实话,就二师兄这体格,得亏是生在修真界,如果是生在庚梁国,铁定是嫁不出去的。

察觉到她到来,陈奇快速将动作收尾,而后把巨斧往地上一丢,地面明显地震颤了一下。

他就着满身的汗水,取出水囊咕咚咕咚的大口饮毕,这才抹了一把嘴,打开院门,看向她道:“小师妹,你怎地来了?还有上次你身体怎样,现在好了吗?”

“已经没事了,让几位师兄担心了。”

陈奇给身上打了几个清洁咒,穿上衣裳,将人引入院内。

自从小师妹上次被大师兄拎到了主殿,他们就一直关注着。

之前还去主殿门口问过风雁几位师叔,一开始风雁师叔也不确定,最近一个月才给出他们准信,说小师妹因祸得福,现在很好。

没有亲眼见到,他还有些不放心,现在眼见着小师妹修为稳稳地往上跳了一阶,才彻底放下心来。

楼青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上次聚餐时的早退,想了想提议道:“要不过段时间,咱们几个再聚聚?”

陈奇摇头:“大师兄要准备去外海域的白茅秘境历练,三师弟和四师弟最近也在闭关,得再等等。”

楼青茗惋惜,但想想自己现在还扁得不行的储物袋,又将这份惋惜压到心底:“那就等我参加完寒鸦秘境以后再说。说不定到时我还能给几位师兄凑上一回回礼。”

陈奇哈哈大笑,却并不以为真,他观楼青茗神色,询问:“小师妹你这次来,可是有什么需要师兄帮忙的?有事你就只管提,没关系。”

楼青茗嘿嘿一声,将她想要一把镰刀法器的需求说了下:“虽说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但师妹最近确实囊中羞涩……”

陈奇大气摆手:“这算什么!”

他的神识在储物袋中翻了翻,还真翻出一把镰刀形状法器,“用这种镰形法器的修士不多,大多都得定制,你要是不来我这里问,去定制也得花费一段时日,还是来我这里方便。这么简单的账,有什么不好意思。”

说罢,他就将那把浑身漆黑的丈许长镰刀,放到石桌上。

楼青茗将镰刀接过,她看着镰身上漆黑如墨的光晕,知晓这应是用墨钥石炼制而成,能够吸纳光线,适合暗杀、刺杀。

“中品法器,还真是不错!”

陈奇就嘿嘿笑了两声:“这是在慈翼崖历练的时候,有个穿着黑斗篷的家伙想阴我,被我直接反杀后得到的。话说那家伙的储物袋真满,当时让我狠狠发了一笔大财。”

“历练真好,历练能发财。”

“没错,所以我爱历练。”

既然这把镰刀的出处没有任何问题,楼青茗也就毫不客气地笑纳,她从储物袋中取出两坛子灵酒:“这镰刀我很喜欢,多谢二师兄。师妹这里暂时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两坛子灵酒师兄不要嫌弃。”

陈奇眼神一亮,掀开一个坛封闻了闻,大笑道:“那就多谢小师妹了。”

说罢,他反手取出一碟子果子放在石桌上:“这果子据说女修都爱吃,能美容养颜,小师妹你多吃。”

楼青茗眸光微动,依稀间,好像看到自己曾经投喂莫辞时的场景。

昳丽的纤细少年低眉浅笑,唇瓣轻启,淡粉的唇瓣轻抿住她递过的灵果,眼角眉梢瞬间绽放出清雅的柔弱笑靥:“师姐,甜,好吃。”

她眼睑微垂,拾起一枚果子放入口中,再抬眼,方才那丝情绪已经了无痕迹。

轻抿着口中果子的甜味,楼青茗顺口道:“我这也是刚出关,宗门最近可有什么大事?”

陈奇想了想,回说:“还是和以前差不多,老样子。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大事,那就是最近宗门内的偷酒贼比较猖獗,迄今还没被抓获,气得那些丢酒的师叔、师祖们啊,成天在自家峰头骂他们的弟子不争气,连偷酒贼上了他们的峰头都没有发觉,我闲着没事时还去听了两场,还拓展了不少词汇。”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伸手比划,语气、表情学得无一不像,把楼青茗逗得哈哈直笑。

“还有就是今早,吕朔真尊带着一群师叔师祖过来找咱师父,也不知是来干什么的,你说总不会是干不过咱师父,所以带人来压阵的吧。”

楼青茗的心突然停跳了一拍:“吕朔真尊带来的都有谁?”

“啊,好像有月桐真君、汝培道君、祝善道人?”

楼青茗默了默,半晌鬼使神差道:“……那咱们宗门都有谁丢过酒。”

“……好像也是这几个!”陈奇瞪大一双牛眼,狠狠一拍桌子,“吕朔真尊是什么意思!这该不会自己找不到偷酒贼,就准备找咱师父借狼双师叔吧。

哈哈哈,你不知道,这些人里面就数吕朔真尊最惨,直接把酒库里的一千五百坛全丢了,我当时听到的时候都快笑死了!”

楼青茗:……

她的神识在师父临走前丢给自己的储物袋中环视了一圈,发现这里面的空酒坛子大小模样各不相同。除了一部分没有刻字的,还有许多上面是刻着字的。

比如说,刻着月桐二字的,再比如说,刻着汝培二字的,全程看了下来,几乎所有丢过酒的师叔、师祖们的酒坛子,几乎都在这储物袋中出现过。

更甚至,其中标志着吕朔二字的酒坛,不多不少,正好一千五百坛。

楼青茗干咽了一口唾沫:她这是之前觉醒时,把师父的家底给耗光了,让他穷得只能出去偷了吗?

她对不起师父啊!

再想想她之前遇到吕朔真尊时,对方看她时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楼青茗的小心肝又颤了颤。她现在再回忆对方当时看她那眼神,竟有种自己已经暴露了的错觉。

也幸好她是先来的二师兄这边,如果她刚才一个没忍住,先去柘景城兜售这些酒坛子换钱,那岂不是大写的尴尬加自投罗网?

楼青茗心中百味陈杂,又看向自己刚才送出去的两坛子酒,见那上面恰巧什么刻字都没有,才真切的松出一口气。

然而她这气却没松出一半,就突听整个山头一阵剧烈摇晃。

两人噌地一下起身:“怎么了?”

“什么情况?”

两人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向乌雁峰山顶主殿的方向。那里,几位师叔、师祖悬空站于主殿上空,长身玉立,衣袂飘飘。

在他们对面,俞沛手持一杆大烟枪,朝着吕朔喷云吐雾,笑得好不畅快。

虽听不清所言,但看对方人数,俞沛明显处于弱势。

陈奇抓起斧头,原地开始暴躁:“什么玩意儿?!跑到咱们乌雁峰来找咱们峰主的茬?!”

说着就准备御斧飞行,去给俞沛压阵。

楼青茗眼疾手快扒上了陈奇的斧头,跟着一起飞了过去。

原先在山腰还没看到,等到飞得近了楼青茗才看到,三花竟也在现场,而且还难得乖巧地将整个鸡头都埋在风雁师叔怀里。

楼青茗眯起眼睛:什么情况?这蠢鸡都从未这么与她撒娇过,这是准备临阵换主人?

陈奇一到现场,刚才那气势汹汹要找茬的架势就先散了一半,与楼青茗一起向空中的几位师叔、师祖行礼:“乌雁峰亲传弟子陈奇/楼青茗,见过几位师叔、师祖。”

悬立空中的几人饶有兴致地看着新来的两个小家伙,目光略过陈奇,有志一同地在楼青茗身上停留了许久。

一连数道高阶大能的威压加注于身,楼青茗面上一白,差点没软了腿。

眼见就要坚持不住,她的绛宫不自觉收缩了一下,一层淡淡地涟漪自绛宫酒潭中圈圈发散,将她整个包裹起来,瞬间将落在她身上的威压阻隔了大半。

楼青茗心下一松,又多收缩了几下绛宫,让一圈圈的酒韵涟漪将自己团团包裹,没过两息,她已感受不到方才那仿若窒息般的数道威压,呼吸和心跳也已正常。

在风雁怀中的三花最先感受到什么,它蔫蔫地将头从风雁怀中抬起,可怜兮兮地看向楼青茗:“喔。”

也不知它之前在这里都发生了什么,一副惨遭蹂.躏的模样。

楼青茗心头一软,伸手将三花抱过,本能地用酒韵为它隔离了威压。不过一会儿,原本还好似霜打得茄子般的三花,又重新活了过来。

它精神抖擞地晃了晃鸡冠,左右看了看,而后一头钻到楼青茗的臂弯。

楼青茗眯起眼睛,满足了。

风雁有些诧异地看了三花一眼,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身子微侧,对陈奇和楼青茗呈保护姿态。

空中的几人眉梢微动。

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略带惩戒的威压下,楼青茗的面色竟只变了一下,还有心情去安抚她那只炼气一层的灵鸡。

吕朔不自觉地加大了施诸于楼青茗身上的威压。

在他身边,与他做出同样试探的,还有数人。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试探,下面的楼青茗始终都没再有反应。

事实上,楼青茗是有反应的,她刚才条件反射性地又往身上多套了几层涟漪。

此时,她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因为这些大能往她身上加诸的威压有些太多了些,已经完全超过一个下马威应有的量。或许现在最应做的,就是撤掉涟漪,像个正常人一样往地上一趴。

但是,她要脸。

楼青茗心虚地左右瞧了瞧,抱着鸡往风雁师叔身边又靠了靠。

吕朔等人:……

动作麻利,腿也没软,他们好像施了一个假压。

俞沛施施然夹着烟杆,吐出一口雪白的烟圈,看着烟圈在他周身如叠云一般环绕,抖了抖唇边的小八字胡,笑道:“考虑得如何,作甚一个个这样小气。”

月桐真君抽了抽嘴角,她无语地瞪了俞沛一眼,又看向地上还不明所以的楼青茗,突然展颜:“果然是一个钟灵毓秀的小丫头,叠烟真尊有福了。”

说罢,她就曼妙转身,逶迤离开。

汝培叹息一声,在空中对俞沛行了一礼:“恭喜师叔。”也倏然撤离。

等剩下的几人也各自与俞沛道完喜离开后,空中只剩下吕朔与祝善道人。

俞沛向祝善道人恭敬拱手,谄媚笑:“师侄这里就先谢过师叔了。”

祝善道人瞅着俞沛轻嗤了一声,一低头,对楼青茗笑脸相向:“师祖那里也刚收了一个小徒弟,年纪和你差不多,虽然修为暂时比你差了点,但脸长得真心不差,丫头你看要不要什么时候去亲自见见?现在年纪小,可以做道友;等年龄大了,指不定还能成就一段道侣姻缘。”

楼青茗抱着鸡羞涩眨眼:“晚辈贫困,可能娶不起。”

祝善道人被噎了一下,后哈哈大笑:“你这丫头确实不错,那这事就先这样罢。”

楼青茗舒出一口气:不用担心天降小夫郎了,真好,她最近没钱养。

俞沛也眉梢一挑,心中感慨祝善师叔奸诈。就这就想拐走他天分最高的徒弟,真是老奸巨猾。

最后,现场只剩下吕朔一人。

吕朔抿唇,笑眯眯背着手迎风而立:“我可不像其他人那样好打发。”

俞沛斜睨他:“你想怎样?”

吕朔笑得斯文温和,人畜无害:“要么实力至上,要么有来有往。”

俞沛看着他眼神一厉,反手将烟杆子往腰带上一别,对视间火花四射:“那就实力至上吧,本尊也好久没动过筋骨,刚好瞧瞧你的实力。”

吕朔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本尊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两人三言两语打完哑谜,吕朔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楼青茗怀中拱着头的三花一眼,也转身离开。

等天空中的外客都走完了,俞沛才将脸上的笑容一收,轻哼了一声,回了主殿。

风雁琢磨着他刚才的表情,摩挲了下下巴,也紧随其后。

被留下原地的楼青茗和陈奇面面相觑。

陈奇有些莫名地挠头:“啥意思,这样就完了?啥个意思?”

楼青茗也有些莫名其妙,她想着刚才几人对峙的场景,心里虚得厉害:“应是完事了,二师兄你先回,我刚好要见师父,有什么新消息再和你说。”

陈奇拧眉想了想,也没有异议,与楼青茗道别后就回了自己小院,取出刚才拍开酒封的那坛子灵酒,看着旁边闻着酒味儿靠拢过来的巨虎和凌鹰,他笑了一声,取出三只海碗,一人一个就开始牛饮。

完事儿之后一抹嘴巴:“小师妹带来的这酒,酒劲儿真足!爽!”

等陈奇离开,楼青茗才肃起脸庞,恭敬来到主殿外,准备求见俞沛。

结果,还没等她躬下.身,黄乐和夏弥就从外面走了回来,见到楼青茗后一个个笑得仿若抽风:“哟,小师侄来了。来来来,不用求见,师叔们带你进去,守门的那几个杂役弟子都回去养伤了。”

楼青茗心里一个突突,面上笑眯眯的:“多谢师叔。”

夏弥见她这严肃的小模样,不知想到了什么,直接笑弯了腰。黄乐一巴掌拍到他背上,“直起来直起来,不要笑得好像被煮了一样。”

夏弥一爪子钳上黄乐的手腕,黄乐的五官逐渐扭曲。

结果,还没等楼青茗走两步,黄乐和夏弥就已经双双打了起来。

楼青茗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向两人默默行了一个礼,独自往大厅行去。

大厅最上方的宽阔长椅上,俞沛正在唉声叹气地揉脸,见小徒弟进来,他脸上不自觉就先带出三分笑意。

结果他还没有张口,楼青茗一见面就先发制人:“师父啊,您啥时候偷的酒,您早说啊,我这幸亏还没出去卖酒坛子,否则我这不就被抓住,然后供出你了吗?”

俞沛:“……”

他看着眼前这个倒霉徒弟,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随手一颗灵石扔到了小徒弟的脑门上,咬牙切齿:“那是你那只公鸡偷的,和为师有什么关系?!”

楼青茗顺手捡起地上的灵石收进储物袋,茫然地眨了眨眼,反应了一会儿才低头看着怀中已经舒服地块睡着了的三花,惊道:“三花?!我这只炼气一层的蠢鸡?!师父您没骗我?!”

三花从睡梦中惊醒,反嘴就是一啄,楼青茗嘶地一声,将鸡丢到地上。

俞沛没忍住,又向她扔出一枚灵石:“为师像是那种撒谎的人吗?”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27章 第027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