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270章 第270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270章 第270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11-21 01:28:04 来源:笔趣阁

在前往比斗场的路上, 楼青茗不时地朝东方张望。www.maixi9.com

惠魁察觉到她的动作,扭头询问:“楼师妹,怎么了?”

楼青茗似若无其事勾唇:“只是在对应这座城镇的地图, 我记得那个方向有丹盟。”

惠魁回忆了下仁仙城的地图, 点头:“确实。仁仙城的东城基本都被本土的各大世家占据, 是此地老牌世家的族地,丹盟与器盟也都在那边设有分盟,楼师妹你可是想要去那边看看?可惜这座城内并无阵盟。”

楼青茗眉梢轻动, 她指尖不自觉摩挲了下自己的白刺玫戒指,轻笑:“或许吧, 等稍后有空, 我再过去那边走走。”

惠魁见她有兴趣,也跟着多说了两句:“不过这边的丹盟不算兴盛,最出名的还是器盟。仁仙城这边有一个比较出名的炼器世家, 在莽荒四野颇有名望。也因此,仁仙城内对器师比较推崇,连带着器盟也跟着水涨船高。”

“就是那个虞家?”这些她在出来之前背过。

惠魁颔首:“确实。”

楼青茗唔了一声,又往东方看了一眼, 不自觉笑道:“那还真是挺有缘分。”

仁仙城的比斗场, 是楼青茗今生所见识过的最热闹的几个比斗场之一。

甫一踏入比斗场外的隔音结界,众人就感受到场内喧嚣兴奋的氛围, 耳畔四处皆是那热火朝天的加油呼喊声。

体会着那热烈的仿佛能够将人全身血液都燃烧起来的气息,大家身上原本内敛着的战意也在不经意间被一点点引燃。

这才是热血, 这才是狂燥。

不期然地,众人对场内原本只有五分期待的比斗,被提升到了七分。

等到交纳了入场费,踏入比斗场内部时, 那种身体与身体之间的是剧烈碰撞,以及武器比拼的剧烈嗡鸣,一下子就激活了人的耳膜,点燃了人的视线。

在周围一众狂热的叫好与鼓动声,众人体内的某种热血开关仿佛被打开,禁不住地就有些上头。

“好多比斗台。”

比他们之前城池比斗场中看到的比斗台数目都要多。

翁笑此时也放弃了对周围修士的可持续性.交友分析探索,只是一个劲儿地瞪大眼睛看向比斗台,忍不住地呼吸急促。

“这种战斗方式……”就是真真的一力破十会啊。

此时最靠近他们的那方比斗台上,对战的就是两位标准的体修。

在他们手中,灵气并没有那许多花里胡哨的作用,一个字就是莽!配合着他们手中武器的作用,只要手中的力量足够强大,那么遇阵壁就锤阵壁,遇灵法就砸灵法。

楼青茗看着比斗台上被挥动得仿若分.身一般的铁锤,心中快速分析着自己与对方实力的差距,半晌感叹:“如果二师兄在这里就好了。”

如果是二师兄在,估计他现在就已经拎着斧头嗷嗷嗷地冲上去了。

翁笑对此很是赞同:“二师兄现在还在稳定修为,以后咱们多建议他来莽荒四野走走,估计到时他就该乐不思蜀了。”

几人说话的功夫,他们面前比斗台上的两位体修也分出了胜负。

那位手执巨斧的女修腾地一声倒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嘶哑笑道:“痛快,这一轮我认输。”

台下众人哈哈大笑,大声呼道:

“我说裴道友,你这话都已经说了多少次了。”

“你总是败在乌闽的铁锤之下,这一次又一次的,现在服气了没?”

那位女修往嘴里塞了两粒丹药,等感觉身体状况稍微好些,才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向着台下众人就是一顿笑骂:“怎么可能会服气,娘个屁的将老娘胸都锤平了,我没还回去呢。迟早有一天,我得将他的胸也都给锤下去,这样才算公平。”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笑:“这话可难了,我们乌闽胸.前的那几两肉可是很有料呢。”

台上的乌闽闻言随意地活动了下手脚,此时战斗结束,他只觉得自己刚刚活动开手脚,尚未尽兴。

他三两步走到比斗台边,就着那么一身狂暴的气场向台下大喊:“还有谁?上来陪我一起热身啊!”

台下众人发出一阵嘘声,开怀大笑。

按照比斗场中的规矩,挑战时可以往高阶修士里挑,但应战时,却绝对不能以大欺小。

乌闽现在已是筑基后期,对战筑基巅峰时已罕见敌手。这个时候除非一些技术切磋,否则同等阶的修士少有会上前应战。

但是,城内的本地人清楚,刚来的外地人肯定不知道。

于是就有人把视线落到来场内观看的一行内域和外域人身上。

大多数人都摆手婉拒:“就算我们想要对手,也犯不着给自己弄个这么厉害的,白送灵石吗?”

“你们怎么回事,还带杀生的。”

“欺负外地人什么的,也太不地道了。”

本地人就凑在一起起哄:“我们这是向你们展示最真诚的待客之道,保证你们如至宾归。”

“既然来了仁仙城,也该体会体会我们仁仙城的待客氛围。”

就在这样一片起哄与推辞声中,楼青蔚摸着怀中秃鹫的光头,勾起唇角:“茗茗,我想上去试试。”

楼青茗转头,看着楼他眼底跃跃欲试的兴奋光芒,嘴唇动了动:“你确定?”

她现在还记得,曾经两人切磋,自己给出对方炼体建议时他的表情。

这才过去多少年,她并不知道他如今的炼体水平,也就更加不知道,面对这种层次的体修他的自信与底气是源自哪个方面。

楼青蔚点头:“我确定,不过却不是这个叫做乌闽的,他太强。我想去旁边比斗台上,选个稍微弱点的循序渐进。”

但这只是开始,总有一天,他会赢掉这位仁仙城中常胜将军。

楼青茗读懂了对方言语中的未竟之语:“那行,去吧,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年轻人就是要有这股冲劲儿,看到弟弟的每一分成长,她都止不住的兴奋与满足。

楼青蔚向她展颜笑了笑,随后便往里走了几步,站在两座缺人的比斗台下略一踟蹰,便缴纳了挑战金,纵身跃上了其中一个。

察觉到有外地修士上台,台下不断有人起哄,这声音听得观战台上的其他修士也跟着蠢蠢欲动。

挑战不了乌闽,但是其他人可以啊。

修真之人本就迎难而上,一味的退缩,太有违修真之人的本性。场内的外地修士本就是抱着对莽荒四野体修战斗风格的了解而来,于是陆续有人出列,选择了合适的对手,跳了上去。

一时,气氛逐渐热烈起来。

惠魁抬了抬眼睫,一向慵懒的眼底染上兴奋:“那我也去金丹修士比斗台那边看看,你们在场内小心。”

楼青茗就笑:“师兄记得手下留情。”

惠魁向她勾起唇角,语气炙热而危险:“尽量,我会注意不将人弄死的。”

楼青茗:……这是又犯病了。

不过想想这场内驻守的高阶修士,估计对方真想弄出人命的可能性也不大,她也就不再多言。

石韦站在楼青茗身边,看着翁笑:“你怎么不上去。”

翁笑抽了抽嘴角:“我实力不行,”这一点他从不觉得有什么不能承认的,“我得先看看程帅会输不,他要是输了,我就基本可以杜绝上了。”

程帅是翁笑在青鹤峰的老对手,实力比翁笑要略胜一筹。

“那你呢?你怎么没上去?”

石韦有些忧愁得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穷啊,刚刚进这家比斗场时又交了一笔入场费,所以我得看看谁的实力比较弱,再上去挑战。”

否则若是连赔上几笔挑战费,他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楼青茗此时已走到楼青蔚参战的台下,看着台上身姿颀长的少年与一位手执长矛的体修挥剑战斗,不过短短时间,就判断出了楼青蔚这些年的修炼方向。

不仅是剑走轻灵,且他还在动作轻灵飘忽的基础上,保持着之前连击的速度优势,但出剑力道却比之前变强了数倍不止。

可见他这些年在炼体上当真没少下功夫。

比斗台上的楼青蔚身姿轻盈地就好像是一个蹁跹的风筝一般,忽远忽近,忽轻忽重,就仿若是指尖上的风,让人掌控不住方向。

“你弟弟这个功法练得好,以柔克刚,却又不是完全柔得完全失去力道,他在这一场中不一定会输。”石韦给出直觉性的点评。

翁笑在旁边颔首:“确实,对付这些个体修,要么以力破力,要么就以柔克刚。这样看来,青蔚的赢面很大。”

楼青茗弯起眼角,她新奇地看向台上成长如斯的楼青蔚,心潮涌动:“他已经寻找到了最适合他的战斗方向。”

柔可,力也可。

通过全方面的修炼,不让留下短板。

这厢,楼青茗等人正观战观得入神,另一边的比斗台上,乌闽则无聊地蹲在比斗台上,与台下大大咧咧地闲聊:“早知如此,我刚才就应与裴道友慢点打,也省得现在这么无聊。看样子,那可能是我今天开的唯一一次张了。”

“如果没人来寻你挑战,再过一会儿这里的比斗台不够用,你就得从这上面下来给人倒地儿了。”

“就是,反正空着也是空着,还不如将地方让给别人。”

乌闽闻言更加忧愁:“那可怎么办?”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若是实在没人上场,乌闽你要不就提高比斗的酬金,总能吸引到一些赌性浓的。”

“嘿,你这个赌性说的肯定不是咱仁仙城内体修,又是想杀生吧。”

乌闽摩挲着下巴,却将这话听到心里。

他侧头看着铜锣旁的台子,想了想,从储物袋掏出一把灵石出去,就站在台上开始亮嗓:“瞧一瞧,看看啊,今日来挑战乌闽,特价大酬宾啊!赢了我,这里面的一百枚中品灵石就都是你的了啊……”

其他比斗台上的对决者因为台上隔音阵的缘故听不到,但观战台上的观众们却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大家都知道你厉害了,又怎会有人上门给你白送灵石?!”

“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下来,给其他人倒地儿吧。”

乌闽不以为然,他站在广阔的比斗台上,一身健壮的肌肉激动地块块隆起,继续扯嗓门:“一百块中品灵石,你打不了吃亏,打不了上当。也不用押下和我等价的物品,十分之一即可,十分之一即可啊……”

楼青茗:……

仿佛嗅到了灵石的味道,她豁然回神:“那边好像有钱赚。”

翁笑与石韦一同调转视线向她看来:“小师妹,你确定?”

“那家伙可是很厉害。”

楼青茗眼底滑过各种赚钱的灵光,饶有兴味地颔首:“单论炼体我肯定比不过对方。”

她的炼体功法虽好,但在炼体上花费的功夫肯定及不上专业体修。但是抛却炼体,考虑其他综合素质,她却并非没有赢面。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已经许久没上过比斗台,与人斗过法了。

这样想着,楼青茗之前被感染到的热血竟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他给的灵石多。”

她虽然最近已略有收入,但却总是有一种危机感。因为按照自己财运的尿性,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大出血的时候。

“不过一百枚中品灵石还是少了些,”楼青茗摩挲着下巴,“三师兄你过来,我和你说……”

翁笑:!!!

小半晌,在比斗台上的乌闽正吆喝得热闹时,一位筑基中期的女修抬脚走近了乌闽所在的比斗台。

一开始,没有人想到她在做什么,只是当她距离乌闽的比斗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不自觉地便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看衣着打扮是一个内域女修,身材纤细,穿着柔软的淡金色法衣,通体上下都没有一点体修的痕迹。

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步态优雅地走近比斗台,抬头看向台上健硕的乌闽,勾唇浅笑,而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上品灵石,丢到了那堆中品灵石中。

在乌闽意外的视线下,她身形一动,跃上了比斗台,站到了他的对面:“内域御兽宗,楼青茗,前来挑战。”

一时间,台上与台下一片寂静。

乌闽最先反应过来,他看着面前的小丫头好笑道:“你胆子挺大。”

以筑基中期的内域修士柔软体魄,来挑战他这个筑基后期?

他怎么就感觉自己的拳头这么痒呢?!

楼青茗咧开嘴角,露出一抹羞涩的笑意:“没办法,道友押下的灵石太多了。”

没有这么多钱,她今儿个还真不一定会主动出这个风头。

乌闽哈哈大笑,对她的坦诚很有好感:“只要你不嫌弃我欺负我你,那咱们今日便比上一局。”

楼青茗眯起眼睛:“对此我也是同样的话,只要道友不嫌弃我欺负你就好。”

乌闽眉梢一扬,没有听懂她的具体意思,但是灵石已付,他也没有让出去的道理:“那咱们现在就开始?”

楼青茗却打出一个手势:“稍等一下。”

说罢,她看向比斗台下。

那里,翁笑与石韦已经准备好了桌子与纸笔,向周围喊道:“押注了!押注了!今日新鲜的赌局开始了!押注双方:乌闽,楼青茗!”

乌闽:……

众人:……

楼青茗兴高采烈,她往下抛出一枚储物袋:“我押我押!我押楼青茗!先押一百枚上品灵石吧,帮我记上。”

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哦嚯!好大的手笔!

翁笑装模作样地拿出纸笔,在红纸上记下楼青茗的名字,并丢给她一枚签条:“凭证,请道友收好。”

楼青茗伸手将之接过,一本满足地收入储物袋:“多谢。”

台下的翁笑此时已取出香炉,点上线香:“本场比试还有一炷香时间开始,还有想押注的道友请尽快啊。”

众人:……

楼青茗一本正经转头:“乌前辈,咱们过会儿再开始吧,总要给大家一个发挥快乐的时间。”

乌闽:……神特么发挥快乐,他看这丫头压根就是来利用他名气搅局的。

楼青茗:“乌前辈不押吗?”

乌闽:……

他先回头看了看身后比斗台上的一百枚中品灵石,又看了看下面记录在红纸上的一百枚上品灵石,一咬牙,一跺脚:“押!”

白给他送灵石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不押!

翁笑:“哎,好嘞,乌道友你押多少?”

乌闽:“……再押一百枚中品灵石。”

在台上的两位当时主角都押了注以后,台下的观众们也跟着激动起来:

“白赚灵石的机会来了!”

“给外地人杀生的机会有了!”

“押注!我要押注!”

……

一炷香时间过去,台下的翁笑已经记录完了好几张纸。

当然,押注乌闽那边的黄纸记录得页数最多,押注楼青茗这边的,只有稀稀拉拉十几个,还基本都是尚未去比斗台上挑战的御兽宗修士。

台上的乌闽与楼青茗相互对视一眼,后一齐看向比斗台的守锣修士。

对方勾起唇角:“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下一刻,他直接挥动拳头,向铜锣狠狠挥出一拳,只听嗡的一声,声音圈圈回荡。

同一时间,比斗台上的楼青茗与乌闽一齐动了起来。

乌闽是走纯正路子的体修,当锣声一响,他便先发制人,结实有力的小腿往地上狠狠一剁,仿若是离弦的闪电一般,抡起锤头就往楼青茗的所在冲去。

只眨眼之间,铜锣的声音未息,人便已至眼前。

超过一米长的大锤头忽地一下砸向仿若没反应过来的楼青茗头顶,战斗状态下的乌闽眼底赤红,兴奋状态爆棚,他根本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只第一击就用尽全力。

然而就是这样必中的一击,却直接穿过了楼青茗身体的虚影,狠狠砸落在地,伴随着哐当的一声巨响与比斗台的震颤,楼青茗虚影消散,乌闽的第一锤落空。

台下众人尚未来得及惊喜吸气,便又转为失落的叹息。

乌闽眉梢一动,神色越发兴奋。

早在知晓对方是个法修、并且有底气开设赌局时,他就料到这次的比斗并不会简单的是个以力破力。

他快速将手中的巨锤向着身后一挥,呼啸的锤风在宽大的比斗台上化为虚影。

过于出色的锤力,让他的巨锤几乎可以算作他延伸出去的手臂,以力破虚,在如此挥动扫射下,整个比斗台都被他的锤影囊括其下,让人在其上全无遁形。

果真下一刻,巨锤的虚影碰上了身后陡然现出的锋锐长镰,伴随着“铮”的一声激烈碰撞,比斗台上的楼青茗显露出了虚影。

乌闽勾起一抹激动的嗜血笑意,他仿若天生便有一种战斗的直觉,动作往往在思绪之前便已追着楼青茗的长镰一阵捶打。

与他干脆利落地强劲猛攻相比,修为比乌闽低上一个小境界的楼青茗,则明显气势平和。

度厄镰法本就是以平和度杀机的功法,再加上比斗最开始,楼青茗没有使用异火与银宝孢子的优势,只凭借肉身的力量与乌闽对打。

如此在与乌闽来回了十数回合后,仿似只有被动防御的份儿。

台下观众一片嘘声,原以为这个内域来的小丫头既然敢上台,就应是另有底牌,但现在看来,竟是高估了她?

“不过筑基中期,能在乌闽手下走到这种地步,已经可以了。”

“只是稍微有些失望。”

“嘿!你们想什么呢!这可是个内域的修士啊,你们对她到底是有几分期待?”

其他人颔首:“这倒也是。反正投注乌闽,我们肯定不会亏。”

台下众人一阵讨论,台上的乌闽也认为掌控了楼青茗的真实实力。

灵气储量充沛,远比一般筑基中期修士浓厚;身形功法足够扎实,就连手头上的力量也是经过了炼体,不像一般内域修士那般软趴趴。

然而,若只是这种程度,在他面前却远远不够。

这样想着,他便突然没了逗小孩儿的兴致,他手上的重锤突然一个用力,就准备速战速决。

却不想于此同时,在他对面的楼青茗也大概摸清楚面前这位体修的路数,她眉宇一凝,为了赌局上的财富开始外放底牌。

眨眼间,她手中长镰的体表便外渗出一股浩瀚锋锐的气息,随着长镰挥动的动作,形成一层层空间的褶皱与裂痕。

下一刻,长镰与巨锤相互撞,巨锤在空间的急剧层叠震荡中反复迭出,震得乌闽一阵手脚酥麻,差点将之抛开了手。

乌闽看着面前空间皴裂出的一道道裂口,瞪大眼睛:“这是……”

“这是道韵啊!”

“一个筑基中期领悟了道韵的丫头,谁能告诉我,这不是在爱玩笑。”

“我的天啊!”

……

下方的观战台一阵喧哗。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270章 第270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