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282章 第282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282章 第282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12-05 01:30:22 来源:笔趣阁

班家。www.xiaohua1000.com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 班善逐渐从之前的虚弱状态中缓和过来,现在已经能够下床走路。只是想要恢复到破除封印之前的最佳状态,还需再有一段时间的调整。

同样的, 霍玲在醒来后也在积极地修复身体,只是由于她这次身体受损的程度不轻, 还需休养一段不短的时间。

一时间, 之前一直在外奔走寻人的两人, 终于能够停留在一处, 安安静静地享受一下生活的静谧与芬芳。

班善盘膝坐在靠窗的位置, 刚刚翻看完御兽宗驻点那边的资料, 抬头对一旁安静摆弄棋子的清冷女子平声道:“御兽宗那边已经将事情都摆平了, 咱闺女能力不错。”

霍玲眉目清冷,她素白如雅玉般的手指轻轻敲在棋盘上,眉宇间即便极力掩饰,亦能瞧出几许失落:“茗茗和蔚宝一直都是聪明的, 是我让他们失望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竟会有被小辈援救的一日。

这种好像所有人都在往前走, 就她自己停驻在原地的感觉,让她莫名心中发慌与酸涩。

尤其是现在,她连叶恬都给弄丢了,这更让她自觉无颜去见那两个孩子。

班善眸色微动,抬手递给她一枚茶盏,见她接过了, 方平静开口:“我看他们没有失望,即便你们一直没有回去,他们也在惦念你们,没有任何失望。”

雏鸟在有记忆起见到的第一个人,往往会给他们留有最深刻的印象。

虽然霍玲一直说, 她们当时只是受人之托才抚养了那两个孩子五年,但以他卜测的结果来看,她确实在心里将她们当做了子女,与他们存在着一段母子缘。

班善伸手轻轻触碰了下霍玲的手指,略微停顿了一下,便缓慢却又坚定地将她的手握在手中。

此时,他一向清冷无波的眼底难得现出几分羞涩,语气却依旧平淡:“不用想太多,你最近就先好好调养身体,等他们将那边的些后续事情都处理完,就会上门来寻你。”

霍玲垂首看了自己被握住的手指,眼睫颤了颤,到底没将他的手挣开,只是一向冰冷如霜雪的声音略略放低了一个音阶:“我知道了。”

四个字音的微妙变化,被班善敏锐地察。

他嘴角微不可查地松缓,而后不自觉的,他半隐在雪白毛领间的耳垂竟似有些红了。

曹宓站在班家主宅的一处花墙下,一边吹着徐徐的暖风,一边手指灵巧地花式甩着扇子,对班熙好笑道:“我以前还以为,善小子以后会找一个像我一般可爱活泼的女子呢。”

她以前一直想着,大概就是只有性格互补,才会更加适合生活、并产生心动的感觉。

一如她与班熙这般。

“谁又能想到,他最后不仅按照他的模子找了个冰灵根,最后还两座冰山一撞,擦出了仿若火山一般的热烈火花,真是世事难料。”

班熙好笑地抬眼看她:“儿孙自有儿孙福,世事哪能皆如你所料?!他们这现在啊,就挺好。”

从不得不被封印,到心血来潮占卜,再到之后的戏剧性相遇与纠缠……

只能说,一切皆是缘分使然。

*

仁仙城,当虞家的风波不再是时新消息时,楼青茗就已经不在房间里继续待了。

在禀告过几位太上长老与长老后,她就与惠魁等人继续在仁仙城内闲逛,一边算是熟悉地形,一边也是争取认全城内现有的魔修面孔。

不过说来也奇怪,自从楼青茗一行抵达仁仙城后,那群几乎就瞄准了御兽宗弟子袭击的魔修队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也不知是因为他们知晓了她们就是专门过来对付与清缴他们的,还是因为最近的仁仙城内风声鹤唳,他们生怕触到谁的霉头,这才暂时停止了行动。

但不论是因为哪一种原因,只一点他们确实是成功了,因为此举确实让任务弟子们抓不住头绪,任务进度原地停摆。

这日,楼青茗几人一起在仁仙城内闲逛,看魔修是一方面,间或淘换了一些有趣的法器物品也是另外一方面。

路上,楼青茗按照佛洄禅书的叮嘱,特地购买了一些有趣并少见的灵草种子。

这些种子从个头到颜色均有不同,品种更是有些店家都说不来的杂七杂八,现下统统都被楼青茗以极低的价格购至手中。

“有些种子的活性已经没多少,感觉即便买了也种不活。”她在心里小声对佛洄禅书嘀咕。

佛洄禅书却不以为意:“你种不活就交给白幽,他肯定能行。再不行,那不还有你胞弟嘛。你胞弟连快散气儿的莲子都能救活,更遑论区区几颗种子。”

楼青茗:……

这话说得也有道理,她竟无言反驳。

“所以这些稀奇古怪的种子你只管买就是,以后一旦养出来了,肯定能给你省下一大笔灵石。”

佛洄禅书漫不经心安慰。

与楼青茗相处久了,他现在几乎一张口就能抓住她的命脉,别的不提,只要往省钱方向说,她就一准儿没有问题。

之后就见楼青茗果然颔首:“佛前辈所言甚有道理。”

反正这些种子也不值太多钱,现下买下来,就权当是前期投资。

佛洄禅书从鼻尖哼出一个笑音,一脸自得地敲着木鱼,懒得对她再多搭理。

在楼青茗挑选种子时,在她旁边,翁笑则正与惠魁讲述他之前在这边联络上的那位朋友:“……我那朋友最近刚刚晋阶的金丹期,修为比我高一点,我之前去寻他那日,还和石韦师兄在外面多等了一段时间。”

“等他回来问他都在忙些什么,结果他说,天机门的班善曾对他有过一次救命之恩。虽然对方估计早就忘记他了,但现下听闻他有了想要结为道侣的女修,为表诚意,他还是决定提前个几十年将礼物筹备好。”

“所以他就特意去黑市等了半个月,那日终于兑换到一百五十枚孕果,还准备在班善将来的道侣大典上,送给他做结道礼物。”

“我说嘿,送个礼物还用这么麻烦?!我小师妹就是那班善的未来养女,你还不如将那一百五十枚孕果送给她,看看她会不会松口将你带去班家亲自拜访道谢。”

惠魁:……

楼青茗:……

惠魁扑哧一声,笑:“你那朋友所说的一百五十枚孕果,不会就是在你去找他的那天兑换到的吧。”

翁笑点头:“确实是这样没错。”

“那就不用送给楼师妹了,因为那批孕果还是他从楼师妹这里换到手的。”

翁笑眨巴了下眼:“……啊?”

惠魁难得看到翁笑露出这般憨傻的表情,当即就笑着将他们那日去黑市去交易的事说了一遍。

“原先我还估计可能是他自己急于生子,原来是用来送人的啊。”惠魁说完后忍不住感慨。

楼青茗在点头后也跟着发表疑惑:“班前辈是放出了要举办结道大典的消息了吗?”

她怎么记得之前惠魁说过,现在班善好像连人都没追到手呢。

惠魁不屑嗤笑:“应该早着呢,就班善那个只会噎人的死冰块脸,他要追到人,我估计至少要等几百年。”

翁笑也道:“不过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吧。反正修士间若想备礼,一般都是提前个百十年开始筹备,现在开始也不算早。”

几人走出店铺,看了看天色,便抬脚往御兽宗驻点行去。

经过了之前虞家的那场变故,此时几人走在仁仙城的街道上,对比之前就有了很大不同。

因为对比之前御兽宗在城内的默默无名,现下已有许多修士都将目光若有似无地放在楼青茗身上。

这位内域的御兽宗少宗主,她抵达仁仙城不到三天,就以其独有的方式,在仁仙城的广大修士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是因此,她的面貌特征与穿戴习惯,已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城内的修士所知。

楼青茗感受着周围人投注在她身上的视线,轻啧一声:“没想到我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在莽荒四野扬名。”

她还感觉自己挺平易近人的,这一个个看着她的目光如此惧怕可还行?!

惠魁就笑:“这样的扬名方式也不错。在修真界,有时候凶名要比仁名传扬得更快、更广,也更能引发忌惮,并少有许多麻烦。”

楼青茗摸摸脸颊,无所谓摆手:“那就随意吧,只要不发展到能止小儿夜啼的程度,就随便它。”

惠魁肯定摇头:“不可能!这肯定不可能!”

就小师妹的这张脸与气质,到哪儿也不可能到吓哭小儿的地步。

翁笑却看着周遭修士们看着楼青茗的眼神,心说若是任凭这种印象以讹传讹下去,也说不好就会有什么不可能发生。

回到御兽宗驻点后,楼青茗照例去寻找几位长老,从他们口中听取虞家那边的最新休息。

虞家在失去了莽荒四野五大世家的身份后,最近的一段时间是既想要平静休养,又想要疯魔报复。

他们的态度一直在这两者间反复横跳,经常毫无规律可言。

而他们最近正在忙碌着的,则是之前虞家死亡了大半族人后产生的后遗症。

虞家的大部分嫡系器师都死在了那一晚的那一役,这也让莽荒四野这边原本被虞家压在下面的其他几大炼器世家看到了机会。

它们趁着虞家最为虚弱的这段时间,做出了极为凶猛的挖角与反扑。

原先虞家从他们手中抢走了多少生意,现在就双倍甚至三倍地抢回来。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虞器堂的订单量不仅没再有任何进账,还有原本的一些订单,也都被人趁着虞家势弱,以不想沾染因果为由,直接带头闹事将单子反悔撤了下去,拿走了最初押在那里的原材料。

还有一些人的原材料根本就在那一晚陨落的虞家子弟储物袋里,现在早已寻不回来,虞家因此不得不做主耗费家财贴补了回去。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之前在虞器堂下过单、但是自那之后修为一直没有寸进的修士去虞家闹过。

这些曾经有能力下单定制灵器的修士,修为基本都是化神以上,甚至还有一些悟道者。

在如此各方压力下,虞家最近可谓一团乱。

也因此,虞家最近无论是在找班家还是御兽宗的麻烦上,都没有做出太大动作。

因为实在抽不出手,也腾不出时间。

“但是这些估计也拖不了他们太长时间。”楼青茗听完之后感慨。

本来虞家的高阶器师们阵亡差不多了,虞器堂这边的生意就要缩减,这一点哪怕他们愿意抑或者是不愿意,都迟早要接受现实。

等到处理完这些,虞家并不是没有反扑一下御兽宗的可能。

桑风颔首:“虽说这段时间的赔付看起来对虞家的损害很大,但实际却根本没有伤筋动骨。”

桑疆倒是多看了她一眼:“你这是又有办法了?”

楼青茗就轻笑摇头,一脸谦逊与真诚:“不过是一些小念头,现在还没有实行条件呢,还需再等等。”

从议事厅出来以后,楼青茗就觉得自己胸.前的大白莲子突然晃了晃,她眉梢一动,很是惊喜:“老祖,您醒了?”

贺楼凤君嗯了一声,下一刻楼青茗眼前一晃,就见一位身着墨色九龙法衣的窈窕女子出现在了她的身前,并且此刻还慵懒且舒适地伸着懒腰。

肆意舒展的动作,毫无顾忌地展示着她的好身形。

楼青茗目光在她暗含力道的舒展动作中流连了一会儿,才垂首观察她的身体。

待发觉她魂体对比之前又凝实了不少,她真心笑道:“恭喜老祖,看来此番收获颇丰。”

贺楼凤君随性地放下手臂,转身,看着她的神色温和:“那三枚补魂丹我才只用了一枚,剩下的两枚,我准备再过一段时间再用。”

等到她将现如今的魂体状态彻底凝练并稳定后,再进行下一步,如此循序渐进,直至恢复至从前。

“不过现在,我确实感觉感觉状态更加轻盈。”

感慨完后,她看向楼青茗,“你之前说询问一下你们御兽宗的宗主的问题,现在有结果了吗?”

楼青茗点头:“宗主说,老祖若是想加入御兽宗,他自然非常欢迎。只是待老祖塑体完毕后,需例行走一遭入宗考验。”

虽然到了老祖现在这个修为的,已经无需再考验心性之类,但是基本的对宗门的友善程度,以及相关的行为与性格测试,还是需走一个过场。

贺楼凤君闻言满意了:“那就好。”

她作为一个在道台内保有死前财产的,手中自然存有息壤与万年酒髓。

即便这些东西搜集起来再困难,但以她在陨落前的修为与时光,也凑得足够齐了。

只是,“塑体我还需等待一段时间。”

楼青茗没有插话,只是静静地竖耳聆听。

“我若是塑体成功,之后肯定会遭遇一场塑体雷劫,这种逆天而行的塑体雷劫,甚至比妖族中的血脉晋阶雷劫更加强烈。并且它还是随着修为的深浅而不断递增的。”

以贺楼凤君的修为,她若是塑体成功,那雷劫的强度想必不会比合体雷劫差。

至于时间,贺楼凤君转头看她,“时间我暂且还没决定好,之后的充鱼秘境你会去吗?”

楼青茗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她理所当然点头:“会去!”

下次的充鱼秘境距离金童秘境开启也不差几年,她既然要去金童秘境,那充鱼秘境只要不是发生意外,就应不会错过。

贺楼凤君舒展开眉梢:“我现在还没决定好,到时是以魂体的姿态跟你一起进去看看,还是等塑体成功以后,以人体的形态在外迎接。我还需再考虑考虑看。”

楼青茗就笑:“反正这个时间差也不会差上多久,您自己决定就好。”

而且,抵御塑体雷劫的防御阵啊,想必等阶不会比合体雷劫的防御阵差。

也不知等她们回去以后,这位老祖身上的资产是够还是不够。

说话间,两人已经回到了楼青茗的房间。

此时,楼青蔚仍旧坐在一角专心致志地抱着酒坛,贺楼凤君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会儿里面莲子的状况,笑道:“小七十五有苏醒的迹象了。”

楼青茗看了这位老祖一眼,想说按照顺序,她才是七十五,眼前这个排序应是七十六。

但在对方强大的气场下,她这话到底是没能说出口,只是点头道:“没错,这是好事。”

两人就着眼前这枚起皮的莲子聊了一会儿,直至将贺楼凤君心中的喜悦舒发完,楼青茗才说起其他。

关于楼青茗说的虞家族库一行,贺楼凤君并没意见。

“都说羊毛不能光逮着一只撸,但这是他们欠小七十五的。现在将小七十五接下来的灵酒钱与补魂丹钱,都从他家抠点出来也没有什么妨碍。”

至于时机,这个根本不用多选。

当天晚上,虞德春便与虞维鸿一起去了旁边的良禹城去找班家麻烦,只剩虞芳海一人在虞宅镇守。

三花在知道当晚需要它出手时,当即兴奋地原地蹦跶了两下。

它用鸡嘴给金卷疏理完身上的绒毛后,难得得有些话唠:“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很多好吃的。”

金卷慎重点头,弯弯的尖利鸟嘴一点一点:“肉,我要吃,好多肉。”

“没问题,给你带,都给你带。”

楼青茗:……

话语太幼稚,让她无处可吐槽。

试问谁家会将肉放在族库里?!

是放在那里等着风干成老腊肉吗?

偏偏面前的两只又说得这样认真,她还真不忍心反驳,故而她在思忖一番后,笑着开口:“既然三花都承诺完了,那金卷,若是它没有完成,你就罚它掏私房给你买多多的肉。”

三花认为这话很有道理,还很痛快地点了点头。

在它看来,一个做人肉生意的邪器修族库中怎么可能会没肉?!

在它家曾经的库房里,库房里最珍贵的,就是里面的肉。

金卷反倒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三花与楼青茗一眼,耷拉着眼皮子看向楼青茗:“茗茗请!茗茗有钱!”

楼青茗:……

她忍不住深吸一口凉气,按捺住抽动的嘴角,就这胳膊肘往外拐的赔钱鸟,谁爱要让谁拿去!

当晚,在贺楼凤君抱着三花离开后,楼青茗躺在房中看着一旁还在抱着酒坛用功的楼青蔚,看着看着,竟有些心绪复杂。

讲真,这个姿势与既明抱着酒坛子给大黑蛋讲经时的姿势,还真是有那□□分相似。

不过本质上,既明是为了更好灌输禅意,楼青蔚则是为了让莲子拥有更多可能的生机。

所以,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孵蛋?!

楼青茗歪了歪头,莫名感觉她这辈子的人生经历还挺迷。不仅看到过三花孵蛋,看到过既明孵蛋,就连胞弟也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如此想着,她不由叹出一口气。

刚好楼青蔚此时睁开眼睛,他看向愁肠满腹模样的楼青茗,奇怪道:“怎么,是又出了什么事吗?”

楼青茗轻咳一声,忙转移话题:“没,只是想起之前三花说的它曾经的事。”

三花说话现在还是有些不利索,但是,只要不着急听,让它慢慢说,却也能够表述明白。

从三花口中她听到的,它一生下来就是筑基期,因为生而返祖,心智年龄一直成长缓慢,记下的有用东西并不多。

甚至在邓良晏开口前,它连自己曾经所在的小世界叫无涯小世界都不知道。

花家对它一直保护得很好,让凭它任凭本性修炼,任凭本性玩耍,直至之后的变故。

对于家族中的那场变故是怎样发生的,三花并不是很清楚,它只是隐约听说了什么大战,然后族人就将它保护在后山深处。

再之后,它的记忆就是混乱的。只记得后山的结界中出现了一个人,一掌击碎了它的金丹,并在它体内留有一股破坏性的力量持续奔走,不间断地吞噬着它体内的另类,直至它的修为从金丹降到炼气一层才彻底消失。

之后就是它父亲将它抛入虚空,空间裂缝关闭。

三花凭借着无相锦鸡的强悍身体素质,在其中挣扎了不知多少时日,遭遇过多少危险,直至偶遇到一处即将关闭的空间裂缝,才跳了出来。

而那里,就是太许小世界。

也是在那处世俗界的树林,它遇到的楼青茗。

楼青蔚听完后有些无语:“三花果真还是个孩子呢。”

这全程听下来,有用的讯息其实没多少,说出来的消息还没有之前在无情道台时,邓良晏提供的多。

“总归也知晓了身份,等我们以后有机会去无涯小世界,再带它去花家看看。”楼青茗道。

“那它当时是感知到你的体质,才赖上你的吗?”

小小年纪的楼青蔚一直存有一个疑惑,那就是明明是他和茗茗一起养的鸡,为何那鸡却一门心思地认准了楼青茗。

楼青茗颔首:“没错,原因大概是归功于无相锦鸡的天赋吧。”

无相锦鸡能够感应到任何宝物,无论对方是否隐晦,无论对方是人还是物。

即便当时的楼青茗还没有觉醒酒韵莲子体,但它依旧敏锐地判断出,只要跟着楼青茗并与她契约,就能对它身上的伤势恢复有好处。

这种对于宝物的感知与直觉,是其他灵兽所难以企及的天赋。

这样说着,楼青茗的眸光突然颤了颤,她陡然抬头:“哟嚯,这是有入侵者?”

“诶?哪里?”

楼青茗站起身来,眼含兴奋:“在太上长老的房间,打起来了。”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282章 第282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