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293章 第293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293章 第293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12-12 01:29:04 来源:笔趣阁

听闻有人来寻自己, 楼青茗是惊讶的。www.maixi9.com

毕竟她自认为自己的交友范围还拓展不到莽荒四野这样远的地方。

“莫非是曾经在比斗场中,被我打败的那些手下败将?”她一边暗自嘀咕着,一边荡出酒韵涟漪向外看了一眼。

只一眼, 就让她惊讶出声:“哟,还真是熟人!”而且还是一位她从未想过还能再次相遇的熟人。

一瞬间, 楼青茗心中就跳出七八种对方来寻自己的目的,嘴角的笑意不由得便有些意味深长。

她转头对来传话的弟子道:“我知道了, 我现在就出去看看。”

小弟子还有些好奇,在旁边小心探问:“少宗主, 您认识那人吗?我看他腰间挂着的竟然是蛊袋,应该是位蛊师。”

蛊师,是修真界中最能力莫测的一种道途发展方向。

能力弱些的是真的弱,除了招式过于诡异外,还算好对付;但一旦遇到能力强些的, 那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连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死的。

鹏盛大陆史上曾发生过数件一.夜空城的蛊师扬名事件, 那都是能在修士记忆中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赫赫人物。

即便现在提起来, 还有不少人为之胆寒。

楼青茗就眯起眼眸笑:“认识,那是一位曾在内域认识的旧友。”

走出御兽宗驻点, 楼青茗就看到正腰杆儿笔直地站在街道对面的高大男子。

男子的上半张脸用银色的简单面具掩住, 好看的唇角冷冰冰地抿着, 一副拒人于三尺之外的冷酷模样。

他的这种冷,与当初既明刚刚化为人形时的冷还有些不同。既明那是对任何事物都不感兴趣、都莫不关心的清冷, 而眼前人则是那种棱角相当锋锐强劲的排斥式冰冷。

一身寒意满是锋芒,仿佛只是对视一眼,就会被扎得满身都是冰刺一般。

贺进一察觉到楼青茗出现,便抬头看向她的方向。

眼前的楼青茗, 已经与他记忆中的小少女有了很大不同。

他上一次见她时,还是在充鱼秘境中,彼时她才只有十二岁。

而眼下再见,曾经还有些稚嫩的小少女已经完全长成,身姿窈窕,五官妩媚,不知不觉间,她已经长成了她最好的模样,与眼下站在阴影下的他,可谓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

见她噙着笑意走近,贺进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只是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简递给她:“请问您便是御兽宗的少宗主吗?有人托我将这枚玉简转交于你。”

楼青茗接过玉简,只大概看了一眼,还没看完,就见对方已经略一拱手,转身离开。

她当即身形一动,挡到了他的身前,在对方还准备开口前,一句话将他堵住:“贺道友,许久不见。”

贺进瞳孔骤然紧缩,身体瞬间发紧。

自从在那空间裂缝中捡到一丝生机后,他就已经许久没在外用过贺进这个名字,现在乍然一听,竟还有一丝久违的陌生。

他看着楼青茗眼底的笃定,嘴唇动了动:“少宗主,您认错人了。”

楼青茗眉梢微扬,也不与他辩解,只是偏头,指着不远处的一家酒楼道:“不知贺道友现在可有时间?不若咱们去那边单独一叙。”

贺进:……

他定定地注视了她半晌,最后目光滑过她手中的玉简,冷声颔首:“楼道友,请。”

楼青茗展颜一笑,如此,他便是认下了她所指出的身份。

楼青茗所指的那家酒楼距离御兽宗的驻点不远,之前楼青茗还在这里买过烤鸡,自觉味道还可以,只是这里的灵酒味道有些过于辛辣,不甚符合她的口味。

两人去的时间并非饭点,酒楼内的客人没有很多,她们很轻易地便要到了一间包厢。

楼青茗坐好之后,便按照自己的习惯点了些烤鸡、灵米与灵酒,然后就将阮媚、银宝与三花单独放在一边,任由它们吃喝。

贺进则只点了一壶便宜些的灵酒,就安静地坐在楼青茗对面不再动作。

等到房内该上的酒食都已上完,楼青茗才启动了此处的禁制,看向对面的贺进:“贺道友近些年可还好?”

贺进果断应声:“好。”

或许现在的生活让他经常举步维艰,也会尝到曾经的人生计划中,不会尝不到的人情冷暖,但是,头脑上的完全清明,以及行动上的完全自主,却是比这些年的艰辛更加让他重视且欣喜的东西。

“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贺进想了想,又出言补充。

楼青茗这下是真的有些讶异了。

她一开始还以为对方将这个消息交到自己手中,是想要旁敲侧击地得到一个加入御兽宗的机会。

毕竟作为宗门弟子,肯定是要比散修要轻松得多,资源上也要更加充裕得多。

但既然对方已然回答了对现在生活的满意,那想必便是没有再加入宗门的想法。

她又将手中的玉简看了一遍,再次看向贺进时已端正了面色:“那这枚玉简上的内容为真?”

贺进颔首:“千真万确,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相信与不相信。“

他自觉欠御兽宗的良多,因此,现在一有机会,他便想多多少少地还些回去。

“因为我曾经被魔族控制过,所以我更了解这种修士的一些行为特点与反常,我能确定怒海附近的那两人,确实是被魔族控制之人。”

“他们一个是每年都会从怒海中出来一趟、上岸办理事务的臻家族人,臻蝶衣,一个是怒海边缘烟定城城主的第二子,窦麟。”

也是因为他在怒海边缘这些年,接连发现了行为异常者,他才不敢再在烟定城居住逗留,而是改为在莽荒四野内不间断地游历。

直到听闻了御兽宗少宗主在仁仙城内屠戮虞家族人的消息,他才在犹豫之后,转路来了仁仙城。

楼青茗在了解过大概后,就取出传音玉简,给在外探查魔族消息的谷竹与唐铎发送消息。

烟定城距离两位太上长老现在正在探查的地方不远,或许这个消息能为他们发现更多线索,提供助力。

“消息我知道了,多谢告知。”

贺进点了点头,他也没有说他为了将这个消息告知楼青茗,在这边一待就是三个月之久,又从赶往这里开始,都花费了多少灵石,他只是慢条斯理地将桌上他点的那壶灵酒全部喝完,便要起身转身离开。

楼青茗端着酒盏,目光看向窗外,眼见着他已转身,突然开口:“你之后还有什么打算?”

她似只是随口一问,连目光都没有调回半分,却成功让贺进脚步一顿。

贺进眸光闪了闪,半晌他头也没回地冷声道:“没有其他打算,我觉得能做一个逍遥自在的散修,就挺好。”

曾经在百炼宗的经历,并没有给他留下一丝很好的回忆。而御兽宗那边,虽说有些误会能够解释得清,但伤害已经造成,再过去也是徒增尴尬,还不如不回。

其实以贺进的灵根与资质,哪怕他曾被废过一次修为,接下来只要目标不是瞄准在大宗门,在莽荒四野这边捡一个小宗小派加入也不算很难。

但是现在,他对此已心生畏惧,也就更加不愿、不想、不敢。

楼青茗也大概知晓他的心理,闻言就笑:“我当然不是想拉你进御兽宗,我估计你自己手里就有付伟师兄的传音玉简,如果你想,早就联系过付伟师兄那边,而不是拐上几个弯过来找我。”

当初那件事闹得很大,虽然楼青茗并不知付伟那边是如何想的,但她在看人方面还颇为精准。

起码,自从见到这人开始,她就莫名有种直觉,这人哪怕经历过那样的残酷与转折,身上的傲骨也一直没有被打折过。

“我是说,我最近想置办一份家族产业,刚好缺少一个主事的,若是贺道友没有什么事,不若便考虑一下过来为我做事如何?”

贺进半垂下眸子,直接拒绝:“没有兴趣。”

他既然一直混迹在莽荒四野,就没有再与过去的人与事牵扯上太多的打算,即便现在出现在了楼青茗面前。

楼青茗勾起唇角:“但是我上次在悠然遗府时,曾经救过你一命。”

贺进:……

“然后你转头还在充鱼秘境中背刺了我一剑。”

贺进:……

“所以你欠我的。”

贺进彻底转过身来看她。

楼青茗丝毫不惧他的冷脸,向他笑得一脸真诚,“所以考虑一下,来给我做事,抵消掉这段因果如何。”

贺进:……

他银质面具后的脸色青青白白,眼神幽深而复杂,半晌,他从喑哑的嗓中挤出一句:“当初在悠然遗府中救下我的人是你?”

楼青茗翻了个白眼:“那是当然。原本我是不打算出手的,毕竟咱们无亲无故,我也没有那么滥好心,但谁让你们当时的谈话内容那么劲爆呢。”

“就连你的身份后来能被付伟师兄知晓,也是我告诉他的。”

贺进抿了抿唇,半晌他垂下眼睑,语气冰寒:“你在可怜我?”

虽是疑问句,这话却被他说得肯定。

楼青茗嗤之以鼻:“我怎么会可怜你?!你当初在充裕秘境恩将仇报那一剑,我现在可还记忆尤深!不将你留在手里好好地折腾折腾,榨一榨剩余价值,莫非我还要对你腆着笑脸、掏心掏肺不成?”

贺进:……

“当然,这件事即便你同意了,为了咱们相互的安全着想,在正式敲定之前我们也还需签订一段契约。不仅是为了防止你半途跑路,也是为了约定了合作期间不能相互背叛。”

这一点,不仅能让楼青茗安心,也能够让眼前这位防备心颇重的贺进收敛掉浑身的刺,得到一颗定心丸。

贺进:……

贺进本身并不是一个擅长言辞的人,但是面对楼青茗这种以恩情相要挟的举止,他倒是意外的没有多少反感。

至于是否答应,他还没有那么快做出选择。

“你想让我做些什么?”最终,他还是开口问出了这么一句。

楼青茗展颜,眸光晶亮:“我想要开设一个酒庄,主要经营鹏盛大陆这边的灵酒酿制与贸易。”

“酒庄的名字。”

“贺楼酒庄!”楼青茗语气铿锵,“这个名字是我早就定好了的。你看,你姓贺,我姓楼,这是不是很有缘分?!当然,我是拥有者,你只是在我手下做事的。”

贺进抿唇不语,心下却有些意动,半晌开口道:“即便是还债,我也不会总在你手下做事。”

楼青茗点头表示理解:“当然,一个救命之恩而已,也不值当多少钱,肯定会为你加上一个期限。”

贺进侧头,不是很愿意接声:“酒庄的位置,我做事的内容,以及工作地点。”

楼青茗勾唇,向他笑得如沐春风:……

贺进:“什么意思?”

楼青茗轻咳:“意思就是,位置未定,做事需要从头开始,地点还得我得寻思一下。”

换言之,现在的这一切都还是个设想,连个雏形都还没有半分。

贺进:……

贺进转过身,就准备推门就走。

楼青茗在后面大喊:“传音玉符,传音玉符给我一个,等我这几天商定好了,再联系你!”

贺进:……

一枚传音玉符自门口方向飞了过来,等楼青茗再抬头,门外已没了贺进的身影。

楼青茗轻哼一声:“让你当初偷袭我,现在还不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得在我的手底下揉圆搓扁?!”

讲真,她的脾气不仅算不上好,还相当地记仇。

只要贺进能答应与她契约,两人间的契约也足够完善,那她基本就是一个长工切实到手。

至于他的能力如何,这些楼青茗并不在意,毕竟能力这东西,都是能通过后天压榨培养出来的。

三花与阮媚几个将楼青茗忽悠贺进的过程从头看到尾,等到人走了,阮媚才开口:“茗茗,你真准备开、开那个酒庄?”

三花又啄完一碗米,也跟着抻着脖儿提出质疑:“茗茗,你有钱吗?”

有钱吗?

这几乎是每一个楼青茗的灵兽就对她经常提出的灵魂质疑。

楼青茗一人一个暴栗敲了下去:“我没钱,等我把你们全都卖了,也就有钱了。”

贺楼凤君听完全程后,也有些好奇:“茗丫头,你准备开设酒庄?”

楼青茗这才端正了面色,认真颔首:“我这储物戒里的老祖数目到底是有些多。等他们醒来后,不一定每一个会如您这般,选择加入御兽宗。”

“万一有不想要加入宗门的,我也不能因为自己现在是御兽宗的少宗主,就对他们各种要求。总归要给大家一种选择上的自由,所以在外面另置一处家族产业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到时,有想要加入宗门的,我就游说他们加入御兽宗。有不想被宗门束缚的,也还有一处退路可去,我总要为他们提前都考虑好才是。”

贺楼凤君不由动容:“这些你早就想好了?”

楼青茗点头:“这个想法我一直都有,只是因为没有寻到合适的人去管理与实施,还处于萌芽阶段。但现在有了贺进,这个计划便拥有了提上日程的先决条件。”

“至于初期资金,老祖您也不用担心。我当初在皇楼阵师遗址中收了不少族产,既然这是为贺楼氏准备的,那我就从中拿出一部分来置办。”

反正现在距离下一个老祖醒来还早着呢,她还有足够长的时间来为这处酒庄谋划,让它发展。

贺楼凤君闻言,忍不住地笑:“这样也可。刚好你敲定的这个小家伙还姓贺,与我们贺楼一脉也算有缘。”

楼青茗轻嗯一声。她想说,贺进这家伙的真实姓氏应该是“付”,她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用来忽悠他的虚话。

但见自家老祖难得心情这么愉悦,她想了想,也就没有出言反驳,只是取出付伟师兄的传音玉简,将贺进一事与他打了个招呼。

有些事,虽然她现在有些想法,但在做之前,还是应该与对方家长说上一声。

若以后双方在不经意间碰上,那想想就知道有多尴尬。

一边发着,楼青茗一边与贺楼凤君说着自己的构想:“到时就在内域、外域和莽荒四野各设一处,内域那处有我在御兽宗罩着,外域那处可以与白鹿谷那边商谈一番,反正白鹿谷那边也都是些酿酒的行家,至于莽荒四野这边,就要看厉岱这边能不能给上力……”

关于酒庄的想法,很早之前楼青茗就认真琢磨过,因此现在说起来,更是洋洋洒洒,言之有物。

毕竟只有最开始的三处聚点选好,之后才有遍地开花的可能。

听到最后,贺楼凤君也跟着提出了些意见:“我这里还有不少灵酒方子,一会儿就复录一份儿给你。”

贺楼家别的传承可能算不上太多,但是酒水一道的传承,却真的不比一些炼酒世家少。

“我在世时,做的也是酒庄生意,这一点,我很有经验。”

心情很好的贺楼凤君,这一天忍不住地与楼青茗念叨了许久的酒庄管理经验,直到最后说起她的那些面首,心情才逐渐低落下来。

“我的那些面首,当初可有不少都是酿酒大师以及酒庄管理上的能手,不知现在还有多少活着。”

楼青茗也知晓她的心结,但是这些事她也没办法做出保证,最多只能说上一句:“充鱼秘境,我在金丹之前肯定会再去一趟,老祖不用心焦。”

百万年的时间,想让他们全部都在是不可能的。

但是那些非人族的妖修,却是只要寿元还在,都还有存活下来的可能。

回到御兽宗驻点后不久,楼青茗就等来了付伟那边的答复。

付伟师兄那边果然是对这个流落在外的血脉尚存心结,并不在乎楼青茗与他怎样交往。

当初彦博没有直接取走他的性命,只是因为顾忌到一分可能。而现在,即便那一分可能已经被证实存在,曾经造成的伤害却已无法挽回,付伟却是已不愿再对他如何亲密,最多只是淡淡罢了。

楼青茗在理解了对方的想法后,对自己原先的计划便更无顾忌。

接下来一段时间,她一边完善着自己的酒庄计划,一边等待酒庄的最后一环上门。

三日后,御兽宗驻点终于等到了斩霄殿即将上门的消息。

这一次斩霄殿的魔修过来得相当正式,提前一天便有魔修来送上拜帖,告知上门时间。

次日,斩霄殿的三位元婴期魔修带着几位金丹与筑基魔修一起,来到御兽宗的驻点。

桑疆待看清他们带队者的修为后,直接抽了抽嘴角:“这群家伙,肯定是又打听好了咱们现在驻点内的人数与修为,才刚好来了个对称的。”

她们这边是三位元婴修士,他们那边就来的也是三位元婴修士,而且还同样的都是二男一女。

这整齐的队伍,怎么就看得她那么的手痒痒呢。

“阿姐,”桑风在旁边开口,“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他们到底是怎样知晓咱们这边具体人数与修为的。”

不仅是知晓,还能提前做下埋伏与预判,他想来想去,都觉得是对方拥有某项他所不知的底牌。

“我也想知晓,只是不知一会儿他们会不会为我们解惑。”

由于对方这次过来的三位带头者,桑疆三人也没了在驻点内躲懒、由楼青茗全程统筹交涉的心思,心念一动,便相继出现在了驻点外。

斩霄殿一众走近后,双方先是相互见上一礼,孔竹明便似笑非笑开口:“交手过数次,可算见到道友真容,我可真是荣幸至极。”

修士中,自有一番辨别气机的方法,显然孔竹明这是看到了熟人。

在他对面的圆脸魔修颤了颤肚子上的肥肉,哈哈大笑:“我就说我应该换一个修身点的法衣,他们非说不用换,这下好,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哈哈哈哈哈……”

众人:……

气机什么的先不提,只说眼前这位的体型,他就算换个再修身的衣服也勒不进去多少。

也不知他到底是怎样想的,都已经踏入了修行之道,还保持着这样一个让人过目不忘的体型。

孔竹明显然也被他的笑话给冷到,他勉强给对方几分面子的抽了抽嘴角,表情却不如不这般强笑要来得自然。

桑疆心里也对这群人也有不小的意见,但是显然她更顾全大局一些,知晓在这驻点外,并非是好的谈话之地。

因此她只是冷淡地笑笑:“几位里面请。”

厉岱跟在人群之中,抬头向楼青茗所在方向眨了眨眼。

楼青茗以鼻观心,一本正经,权当没有看到。

就在斩霄殿的魔修被引着依次踏入御兽宗驻点内时,街道尽头突然出现了几位修士,打头的一位女子身着蓝衣,手上牵着一个小女童,似慢实快地向驻点门前赶来。

对上众人看过来的视线,她展颜一笑:“几位道友,暂且留步。”

这位打头的修士,其他人可能不认得,孔竹明却是一语道出了对方的身份:“玄天宗的楚裳真尊,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仅是出现,而且看她身后的带着那支修士队伍,还明显是有备而来。

楚裳走到近前后,向斩霄殿与御兽宗的众人点了下头,而后完全没有一点真尊架子的温声道:“刚好我玄天宗也有事想与两位宗门商谈,既然相逢,便是有缘,不如咱们进去一起磋议如何?”

御兽宗众人不明所以,厉岱站在人群最后,却忍不住朝天翻了一个白眼。

楼青茗眸光微闪,再次看向楚裳时,眼底快速滑过一道精光。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293章 第293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