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379章 第379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379章 第379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3-06 02:01:03 来源:笔趣阁

佛洄禅书身形一动, 就出现在了楼青茗的储物戒中,站在大黑碗旁,静静盯着里面的白藕。

此时黑碗酒液上的涟漪越来越多,里面白藕颤动的频率也越来越急, 半晌, 碗内的白藕终于归于平静, 一道虚幻的白色魂体自其中凝结而出。

魂体甫一睁眼,就对上对面佛洄禅书的视线。

他当即转身,向佛洄禅书恭敬地行了个大礼,激动道:“佛前辈,多谢您的照看,晚辈醒来了。”

佛洄禅书轻笑了一声:“没想到皇楼空间这批人中, 最先醒来的竟会是你小子?!”

男子也笑,他抬脚迈出黑碗, 只一步功夫,他莹白的魂体上便现出一件蝠纹暗印的青白儒衫。

“这批人中, 到底是我修为最高,魂体最强,我率先醒来您才应最无意外。”

一边说着, 他一边左右环视, 然后视线便不由地一凝。

只见在他栖身的黑碗两侧,一边摆放了八个酒坛,其内共有藕身加莲子74个,一边则放置了四个酒缸, 其内共有藕身加莲子165个。

“这些……”贺楼平泽在心中大计估量了下数字,目光霍然暗沉,“缘何会有这么多?!”

曾经他们被分割出海荆小世界时, 皇宫内觉醒的酒韵莲体才只有69个,现在只这个储物戒内多出来的数字,就是69的两倍有余。

如此数目,让他不得不怀疑,外界的贺楼族人是不是都被灭了族。

“佛前辈,贺楼氏之后都发生了什么,请您与我详细地说上一说?”

在说出这句话时,贺楼平泽的神态仍旧是斯文且儒雅的,只周身的气势却是逐渐低沉下来,带出几分凝滞的危险。

佛洄禅书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伸手,将不远处架子上属于贺楼平泽的储物戒招过来,递到他的手中,才出声叹息:“这一点老夫也是不知,你只能等那边几缸子的莲子或藕身清醒过来,方能知晓。”

“至于其他的,你也无需好奇,我现在就将外界的情况与你慢慢道来。”

*

楼青茗这次在斑点截脉湖中,可以说是收获匪浅。

她识海内的禅意本就因为之前的动态悟禅,转化为了液态,现在在这方空间一由动态悟禅转为静态悟禅,不仅她体内的灵气大幅度提升,就连识海内禅力液池的规模,也在头顶禅意漩涡的灌输下迅速增长。

如此状态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楼青茗才自这中深入悟禅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思绪一经回归,她就先查看了下自己的身体状态,而后就不由深深地沉默了。

禅意破除瓶颈,她自然是高兴的,只是这修为,她却是原先再拖上几年。

之前她在金童秘境契约芳粉醉心焰时,因为异火外泄的灵气,修为已经发生过短时间提升。

最近正准备在原地踏步呢,却不想这次在湖下前后仅两个多月,修为又再次上窜,距离筑基巅峰只有一步之遥。

她心中叹息,后又转念想到,她此番禅意上的收获,已经远比她计划中原地踏步的几年收获更多。如此,她就又将这点惋惜埋于心底,后知后觉地高兴起来。

楼青茗正待睁开眼睛,去寻外面的佛洄禅书分享一下喜悦,就突然心神一动,将神识探入储物戒内部。

此时她的储物戒中,一位五官温良的儒雅男子正坐在一方宽大的桌案前,他手执玉简,身姿端正地伏案阅读,表情严肃而正经。

楼青茗看着不远处已空的大黑碗,当即了然,用神识在储物戒内发音:“前辈,您醒来了。”

桌案前的男子将手中的玉简慢条斯理地放下,看着她神识所在的方向笑:“初次见面,青茗,我是贺楼平泽,你可以唤我老祖。”

楼青茗当即改口:“老祖。”

贺楼平泽是一位气质儒雅的男修,他的举止文雅,五官温良,通身都似浸泡着悠然的墨香。

他这中斯文正经的气质,与白幽这中佯装出来的假斯文不同,也与陶季那种稚嫩的清透儒雅不一,贺楼平泽周身的这中,是经过了不知多少年墨香沉淀出来的韵味。

让人望之,心神就不由沉寂,就连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情都不由舒缓起来。

“你的事情我已知晓,这些年,辛苦你了。”贺楼平泽的声音和煦而疏朗,咬文嚼字间似带着股独特的顿挫韵律,属于那种只要听过,就让人难以忘怀的独特音调。

“老祖言重,其实也没有多么辛苦。”关键是她能赚,所以最后都成功挺过来了。

“听闻外面是一处禅意空间,不知青茗能否放我出去看看?”

楼青茗痛快应声:“这是自然。”

说罢她正想动作,就见贺楼平泽施施然起身。

他先将面前的桌椅收入腰间的储物戒,又拿着手中的玉简前行几步,将之放到不远处书架的一角,而后稍微整理好了衣冠,才取出折扇唰地一下展开,吟吟浅笑:“好了,我已准备妥帖。”

楼青茗:……

“不知老祖您刚才看的玉简是?”

“哦,是佛前辈倾情推荐,据说是由你前世的真实经历改编,我方才一时没忍住,就都给翻阅了一遍。青茗,你可是生气?”

楼青茗:“……没。”

生气倒是不会生气,毕竟这些话本玉简在外面也非常畅销,即便她不许他在这里看,等出去以后他随便逛家书肆,都能购买得到。

她只是羞臊自己的这张脸,原先还想在这位老祖面前维持一个好印象,现在看来是不必了。

“我现在就放您出来。”

“劳烦。”

他话音方落,就已被楼青茗从储物戒内挪出,出现在了楼青茗身边。

细碎的禅意光点飘散飞舞,萦绕在两人身侧,如梦似幻。

贺楼平泽轻摇了两下折扇,目光从穿过折扇的禅意光点,悠远至这一整片空间的湖泊,他眉梢微动,不由诗兴大发,出口吟道:

“春深似海,应接不暇;湖有九九,流有星花。”

“重振旗鼓,雄姿英发;道途阻长,横戈跃马。”

“我到底,还是重新回来了!”

伴随着一声复杂而低沉的叹息,贺楼平泽转身,重新打量着铜磬上的女修,眉眼柔软:“青茗的相貌比我想象中的更好,且还是气质优于五官,让我忍不住想要泼墨作画。”

楼青茗从铜磬上起身,笑道:“若能得老祖一幅墨宝,晚辈自然欣喜之至。”

贺楼平泽轻笑,他取出自己魂体栖身的藕身,仔细摩挲着上面冰凉如玉的触感:“这个就麻烦青茗你带在身边,也能容我以后偶尔进入休憩。”

楼青茗当即熟练地从储物袋取出一枚红绳,看着那枚白藕的形状,用手抻着红绳给他比划:“那我就用绳子将它两边黏上,戴在脖子上。”

贺楼平泽连连摆手:“不可不可,之前你如此做,乃因凤君为女子。你我男女授受不亲,纵为同族,我也万不能对你如此唐突。”

楼青茗:……

她迟缓地将手收回,看着这位老祖一板一眼拒绝的模样,思忖过后开口:“那要不我挂在腰间?”

“非也非也,女子腰身,又岂能被外人轻易碰触?!”

“那就只剩下手腕上了。”楼青茗开口。

除了这几个地方,她也想不到更多。

贺楼平泽看了会儿她手腕上的镯子佛珠,想了想,干脆将自己的藕身缩小,取出一串细碎的莹紫色流苏在其下面挂上。

之后就手指一弹,将之弹到了楼青茗的藏酒耳钉下方。

楼青茗的藏酒耳钉是既明所赠,其本体是以紫眼石锻造而成。现在其下挂着一枚圆胖的白藕,以及一长串的细碎流苏,在周遭明亮光线的映照下,有中格外剔透的晶莹之美。

贺楼平泽后退了两步,仔细端量了她片刻,又取出毛笔,在他的藕身上飞速画出几许妖娆的花纹,让其与楼青茗藏酒耳钉的风格,完美地融合到一起。

“这样就好多了,视野好,也不会轻易碰触到你。青茗你可以照照看,如果有不满意的,老祖还可以给你改改。”

楼青茗微微晃了晃头,感受着耳侧的几乎感受不到添加的重量,抬手在面前投出一面水镜。

就看到镜子耳钉下的藕身上,整个儿都画满了仿若镂空般的明暗交错的银紫花纹,承上启下,完美融合。

“可喜欢?”贺楼平泽追问。

楼青茗连连点头,笑得眯起眼睛:“喜欢,非常好看。”

连自己的藕身上都能这样随意涂画,这位老祖无论表现得有多么守礼与人畜无害,本质上也是个狠人。

*

不远处,佛洄禅书在给贺楼平泽讲完他想要知晓的,就离开了楼青茗的储物戒,在这片拥有九十九个斑点湖泊的空间四处游走,寻觅那条不知藏匿在哪里的未知鱼类。

根据他对楼青茗头顶上禅意漩涡的观察,楼青茗能够吸收熔炼的禅意光点,除了浅金、浅绿外,剩下的大部分,就是莹紫色的光点。

故而他来到一处紫红色的斑点湖泊,蹲在其湖面上,伸手鞠出一捧湖水感应了一会儿,就尝试使用酒坛装纳。

然而之后他发现,这些湖水一离开湖泊,就会迅速地不翼而飞。无论酒坛内原先装得有多满,最后一滴也不会剩下。

佛洄禅书眉梢微微动,他看着水面涟漪上自己的倒影,有些阴柔的眉眼微微上扬,自鼻间哼出一个笑音:“这还真是,一点便宜都不给别人占。可你也不看看,这些东西一直留在这里,又能有什么用?!一如你无趣的人生,以及从未拥有过的自由。”

说罢,他便径自起身,双脚稳稳地站在湖面之上,其轻松程度,就好像他正踏着的是水镜一般,湖面上没有荡出丝毫涟漪,飘浮在其上的雪白袈裟,更是没有沾上分毫水渍。

他微微侧首,就见远处端坐在金紫湖泊上的楼青茗,她头顶的灵气漩和禅意漩已逐渐减缓,开始消弭,明显已经结束了入定。

他轻笑一声,双手背在身后,身姿轻盈地向楼青茗所在缓步飞去。

等他抵达时,贺楼平泽刚将藕身给楼青茗挂上没多久。

佛洄禅书就看着楼青茗笑:“看来你此番收获不错。”

楼青茗向他深深行了一礼:“确实不错,还要多谢佛前辈全程帮忙护持。”

否则她之前的动态悟禅,肯定不会像这次这般顺利。

佛洄禅书结结实实地受下了她这个礼,等她起身后,方才开口:“现在,你可知晓自己正在领悟的禅的名字?”

楼青茗就也跟着笑:“知道了。”

自从悟禅以来,一直在萦绕在她口边的禅意名称,终于在这次的由虚到液的质变中,被她彻底知晓。

“我现在正在领悟的,是无量净禅。”

灵光一现,禅意无边,修心修身,净心净己。

虽有负累,不染尘埃,能净杀意,也净杀心。

佛洄禅书轻拍了拍她肩膀:“初阶之禅,慢慢领悟,有老夫在,你以后总会走得更高更远。”

他这话刚落,旁边的贺楼平泽就将他的手从楼青茗肩膀上摘下,吟吟笑道:“老祖也会帮你。”

佛洄禅书手臂微一使力,将他甩到一边,又报复性地多拍了楼青茗两下,口中轻嗤:“你小子,书本都学迂了,脑子也太过教条,滚一边去。”

正准备再次过来拔手的贺楼平泽:……

楼青茗尴尬地摸了摸脑门,转移话题:“这次是机缘实在太好,之后我会再慢一点。”

在金丹雷劫之前,她还需多多锻体,将禅意争取参悟更多。

佛洄禅书颔首,不忘笑语重申:“还有功德。刚好既明和乖宝被困在魔族那边,等出去之后,咱们一起去魔族那边看看,如果能再消灭一片,还能为你在金丹雷劫之前,多捞上一票功德。”

贺楼平泽此时已再次走近,闻言开口:“若是魔族,那必须是人人得而诛之,等出去之后,我与你们一起。”

之后几人就此又大概讨论了几句,楼青茗就抬手掐指算了下距离秘境关闭的时间,询问道:“佛前辈,那鱼您找到了吗?”

佛洄禅书摇头:“尚未。”

“那……”

“不过已然有了办法。”

说罢,他便伸手将自己的本体从楼青茗的丹田内招出,而后突然升空,垂首俯视着这片空间中的九十九座斑点湖泊,倏然勾唇。

佛洄禅书掌心按着书脊,任凭书页对着下方的湖面疯狂翻动,手指迅速起诀,便打开了他的本体空间,对着下面这片的九十九个湖泊疯狂吸取。

楼青茗诧异:“这水,佛前辈能收吗?”

贺楼平泽点头:“只要与禅意有关,佛前辈都能收取,你现在是没有将它完全炼化,等你完全祭炼成功,能够进入它的本体空间了,你就能知晓佛前辈那些年都收了多少好东西,而且他还都是只进不出。”

“为何只进不出?”

“因为但凡进了他本体空间的,除了生灵,其他的都会与他的本体融为一体,再也出不来。”

楼青茗:……

怪不得这些年佛前辈一次也没有帮自己收东西。

她刚才还想着,万一以后再囊中羞涩,还可以与佛前辈借点东西花用花用,现在看来都是白想。

贺楼平泽不知楼青茗在想什么,他见佛洄禅书正在忙碌着收取湖水,应该注意不到这边,便低声与她道:“以后再有异性拍你头、摸你肩,你就只管打他们,打废打残了,自有老祖给你兜着。”

舒缓的语气,带着绝对的底气,与隐隐的杀气。

楼青茗:……

“老祖,其实也不至于,正常的交流都是无碍的。”无需矫枉过正。

贺楼平泽不以为然,他唇角不动,直接给她传音教导“修真界男女修相处的一百八十条规则”,直让楼青茗听得头晕脑胀。

说完之后,他还不忘询问:“可听清楚了?”

楼青茗就眯起眼睛笑:“老祖,我觉得,您能有现在的意识真好。”

这位平泽老祖,真是她迄今遇到过的,修真界中最会自我保护的男修了。

贺楼平泽颔首:“所以你也应向我学习,之前话本里的那些动作,以后都不要轻易去做了,可行?”

楼青茗:……

行行行,她的脸都已经丢没了,又想去骂余米米!

当佛洄禅书开始收取湖水时,正在湖水中悟禅的白幽几个就察觉身后有湖水倏然腾空。

他们一回头,就看到佛洄禅书正远远地站在空中,对这片空间的所有湖水进行无差别收取。

银宝漂浮在白幽身边,看到这里,声音低沉中带着好奇:“这里的湖水能收吗?为何我只能感悟熔炼到识海,却不能喝到腹内?!”

白幽随意拍了它两下,笑:“那是因为佛前辈使用的是他的本体,半仙器。”

这是实力上的差距,他们羡慕都羡慕不来。

随着时间的延长,佛洄禅书吸取的湖水数量就越来越多,直至最后,这里一直满溢着的湖水竟当真被他吸得下移了水面。

恰在此时,一直藏匿在湖下的身影腾地一下自水下跃出,向着佛洄禅书所在的方向就疾速飞去。

自水下跃出的身影,头部略大,鱼须卷长。银鳞芙蓉尾,背生十翼,翅尖上带有鳞片,外形与喜鹊有些类似。

它在飞翔的途中,身形不间断地弯曲成卧鱼状,用背后的五对翼翅不间断地向外挥射出禅刀佛刃。

就连自它口中喷出的湖水,也有禅刀佛刃隐于其中高速旋转,显然其在禅意的运用上已经登峰造极。

“这威力,可明显要比之前墨绿湖下漩涡中的强。”蓝衡在灵兽袋中看到此后,忍不住感慨。

“是鳛鳛鱼,又名十翼鹊鱼。”贺楼平泽也同时出声。

“银鳞芙蓉尾,应也有鳌鱼血统。”

“还有那些禅刀佛刃,这并非鳛鳛鱼应有的天赋技能,它应是在这片禅意空间中生活了太久,产生了变异。”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将此鱼的概况给分析了清楚完全。

鳛鳛鱼天性属水,能克火,将其放在地底,就能对同在地底的蓝衡起到克制和镇压作用。

只是如此,作为克制与镇压者的鳛鳛鱼,其活动地点就会一直被限制在这片区域,与被封印在地下、不得自由的蓝衡没有多大差别。

这片被水膜撑起来的空间,就是它的封印牢笼。

“它的血脉不错,按理说不应被封在这里做镇压之用。”

“我猜它在被限制了自由之初,年龄不大。”

仅凭她们现在眼前看到的,这只鳛鳛鱼的修为竟只与这片空间中的生灵一般,只有筑基巅峰,很明显是被这方空间限制了实力。

大概率就是它被抓到时,还是鱼崽,修为不至金丹。

“而且它的每一片鳞片上,都有一只蜷缩着的小卧鱼身影,其上隐有禅意,暗含佛光,百万年的时间参悟变异至此,天赋应该也非常不错。”

它若在外界,绝对会有大的作为。

被困于此,着实有些浪费。

金卷几个此时也赶了过来,它们欢快开口:“这鱼能吃吗?”

“能吃吧。”

“我想吃!”

“我也想!”

楼青茗:……

不自觉地,她想起曾经在寒鸦秘境时,阮媚给她捕捉的那些含有龙鱼血脉的锦鲤,当时那烤鱼的味道真是极好。

这样想着,她便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枚辟谷丹,塞入口中。

面对众人探究的视线,她动作一顿:“我都两个多月没吃东西了。”真不是馋鱼。

三花自以为接收到暗示,它扑棱棱地飞到了佛洄禅书的身边,大声道:“佛前辈,茗茗饿了。”

佛洄禅书转头,笑看了它一眼:“想吃?”

三花摇头:“我又不吃肉,我就是转达。”

佛洄禅书看着下面用笑容掩饰尴尬的楼青茗,笑哼:“你这小家伙,行了,别惦记了,这鱼个头小,都不够你们一人一口分的。”

在佛洄禅书对面,鳛鳛鱼见他们旁若无人地讨论着它的肉身归属,当即气极,它身形一动,便化为了一枚气泡消失不见。

等它再出现时,便已倏然出现到了楼清茗的身边。

鳛鳛鱼张开锋锐的嘴巴,喷出银色水流漩涡,在尖锐的声波中,卷携着大片的禅刀佛刃,就要对楼青茗展开攻击。

对此,楼青茗尚未展开动作,站在她身边的贺楼平泽就取出一杆巨大的毛笔。

他指尖掐在笔杆正心,让毛笔在指尖飞速旋转成面,用笔杆残影挡住了迎面而来的全部攻击。

鳛鳛鱼眼见一袭未成,又将身子弯曲成卧鱼状,双翼翅不间断地向两人发射出禅刀佛刃,却见那位手执毛笔的男修突然收势。

他手中的毛笔倏然变大,蘸着身下的金紫色的湖水,就向对面的鳛鳛鱼连批数字:“钝!”“封!”“静!”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379章 第379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