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382章 第382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382章 第382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3-10 01:34:36 来源:笔趣阁

楼青茗也觉得残波这次的雷劫应该无甚问题, 但她想了想,还是为它单独准备了枚储物袋,在里面放上了些阵盘、灵石、以及丹药之类, 以备不时之需。

刚将这枚储物袋整理好挂在腰上, 楼青茗就心神一动,转头看向天边。

那里,一位头上挂着两枚铃铛的清纯女修,正半背着位高挑的女修一起自天边远远飞来。

“是师远瑚, 背着她的那个,好像是易筋坊的雪明沙。”

陶季眼神更好一些, 远远地就判断出了两人之间的状况:“是中毒, 也不知她们是在哪里弄的。”

两人说话间,雪明沙已经背着师远瑚飞近落地。

楼青茗上前将其背上的师远瑚接过, 一边探看伤势, 一边往她口中塞了枚高阶解毒丹:“怎么弄的, 这么狼狈?”

师远瑚的后背一片乌黑,伤口上甚至还流有脓血, 状况明显有些严重。

她鼻尖微动, 不自觉运转着太虚嗅听诀,很快就从她们身上残留的味道中, 嗅到了独属于粉红峡谷的味道。

雪明沙的脸色也有些青白,但她因为是暗灵根,所以在抗毒方面要比师远瑚强,状态也要好上很多:“粉红峡谷的毒性太强, 我们的解毒丹就已经用完了。”

楼青茗颔首,将解毒丹也给对方递上一枚:“上次充鱼秘境开启时,那里有一只毒兽跑出来过, 现在虽然已经封印,但那里的毒雾估计会浓郁很长一段时间。”

如果不提前准备好足够量的解毒丹,进去那里就是白送。

“这个消息早之前就放出去过,你们两个怎么还会跑去那边?”

最重要的是,这两人竟还凑到了一起。

师远瑚敛眉静默,没有说话,雪明沙则在一旁笑吟吟道:“因为我之前偶得了一份粉红峡谷的地图,想要过去探探。至于师师姐,只能说是不打不相识,恰巧走到了一起。”

楼青茗微微颔首,没有深究。

又听雪明沙出声问道:“少宗主,乖宝呢?怎么没看见它出来,我想与它打个招呼。”

楼青茗就笑:“乖宝它另有任务,这次没来充鱼秘境,你可能得等到下次。”

雪明沙眸光微动,失落低语:“这样啊,我还给它准备了礼物,看来只能等下一次了。”

楼青茗:“可需要我帮忙转交?”

雪明沙当即摇头:“不用了,原先我还怕有些不够,现在就可以再多攒一段时间。”

至此,这份礼物具体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就是食物无疑。

此时,她们头顶的空间甬道已逐渐扩大,直至最后的稳定。

楼青蔚回身开口:“茗茗,可以离开了。”

陶季仔细看了师远瑚一眼,关切道:“师师妹,你现在还能飞吗?”

师远瑚豁然抬头看他,她的唇角微动了两下,一开口,声音还有些嘶哑:“还是有点困难。”

楼青茗当即上前,将她人往自己身上一背:“那我带你出去,你无需调用灵力,专注调息就行。”

师远瑚:……

陶季放心地颔首:“那便小师妹来吧,咱们也走。”

说罢,几人便各自乘上飞剑、飞镰,顺着往出口飞驰的人流一起,飞向空间甬道。

在此期间,师远瑚一直老老实实趴在楼青茗肩上,她没有再去看护持在两人身后的陶季,只是趴在楼青茗的耳畔低语:“少宗主,我实力确实逊你甚远。”

楼青茗不解:“这就是你去粉红峡谷的理由?我实力比你强,你不是早已心有觉悟吗?”

师远瑚眸光微动,眼见着两人就要排队飞至空间甬道入口,她才开口:“之前我庚梁族的族长尝试过来依附宗门,但是被拒绝了。”

楼青茗恍然,轻啧几声:“那可与我无关,世家依附宗门,御兽宗本来就有特定的门槛和限定条件,你不会以为是我从中作梗的吧。”

她面色不动声色,心中却打定主意,只要师远瑚敢说一句是,她一出空间甬道,就会将她给直接扔到地上。

师远瑚却是叹息:“我倒是也想,但我心知你不会。所以我想与少宗主打探一下,什么样的门人,才算是为宗门做出过突出贡献的。”

若宗内弟子为御兽宗做出过突出贡献,可用相应贡献点换取各自家族依附到御兽宗,接受御兽宗的庇护。

御兽宗的这一明面规定,显然是视门下弟子的实力而定,却并非身份地位。

近些年来,达成突出贡献这一条件的修士,并没有多少,却有楼青茗的一个。

无论是之前的接连开辟两处莽荒四野驻点,还是之后的达成与魔修合作开发秘地的成就,她总是榜上有名。只不过楼青茗是用这些突出贡献,去换了其老祖防御阵的五折兑换权限而已。

“是与魔族有关的行吗?还是应该往探索更多资源上努力?”

楼青茗加快飞镰速度,眼见前方就是空间甬道的尽头,她迎着刺目的光线笑道:“先成长吧,实力不够,说什么都是枉然。我想,你也不愿目的尚未达成,就率先赔上性命。”

也是从这一刻起,楼青茗才算当真相信师远瑚是放下了对陶季的心,起码会是暂时。

因为此时压在她心间的,还有比起男女情爱更让她迫切想要达成的目标,那就是将庚梁族拉入御兽宗的庇护之下。

目标远大,则动力强大,虽然楼青茗不知庚梁族那边发生了什么,但不得不说,这样的转变非常可喜。

“祝你好运。”

穿过冗长的空间隧道,很快,她们的眼前就再次迎来光明。

楼青茗带着师远瑚甫一飞至御兽宗弟子的集合处,将她放下,也未来得及接住贺楼凤君探问的目光,就先寻了处空旷位置,布下聚灵阵与防御阵,将耳下的气泡放入其中。

楼青茗在心中询问:“佛前辈,是否要先将残波放出?”

佛洄禅书摇头:“无碍,这气泡也并非完全封闭,否则你也听不到它的声音。它在里面若是感觉灵气不足,自会放开气泡的部分禁制,吸收到外面的灵气,现在不用打扰它。”

楼青茗颔首,果真下一刻,就见周遭的灵气向着聚灵阵所在的位置疯涌而来。

没有了封印之地与秘境内部的天然限制,残波停滞了不知多少年的修为,终于在这一刻开始疯长,进入了结丹的正式流程。

楼青茗见残波的身体蜷缩成卧鱼形状,安静地漂在气泡的湖面上,感受着契约另一端平和的心绪,她不由舒出一口气。

一回头,就见贺楼凤君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侧,她凝神端量着防御阵内的气泡:“这是……鳛鳛鱼?”

楼青茗颔首:“就是‘充鱼秘境’的‘鱼’。”

贺楼凤君收回视线,她目光先是在她耳侧的白藕耳饰上逗留了一会儿,后又滑过她的灵兽袋,虽然没有说话,但她的意思不言而明。

楼青茗想了想,觉得她应该先与凤君老祖说下详情,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结果还没等她开口,就见原先一直躲在灵兽袋内没有探头的蓝衡,突然噌地一下从灵兽袋里钻出,看到贺楼凤君后,他眉梢微动,缓声开口:“凤君,许久不见。”

此时的蓝衡并非之前的蓝鹄原形,而是变成了人形。

他穿着一身倍显精神的靛蓝法衣,五官清俊,眼神凌厉,桀骜不驯的神态下是淡淡的不满与嫌弃。

但只有与他相互契约的楼青茗能够感知到,他心底到底是怎样的惊喜。

贺楼凤君见到蓝衡后先是一怔,而后反射性地往身上套了几层凤羽涟漪,遮挡蓝衡的瞳术。

“蓝衡,你什么时候被困在里面的?!”她脱口而出。

楼青茗:……

蓝衡:……

楼青茗麻溜地取出枚隔音阵盘放到地上,将灵石弹入阵盘阵心,以最快速度启动。

果真下一刻就见蓝衡变了脸色,他愤怒质问:“你什么意思,这么惊讶?!不想看到我?!你说我是什么时候被困住的?!”

贺楼凤君:……

讲道理,她陨落的时候根本就没惦记过这家伙,她还以为他早就已经另投明主了呢。

“我没有其他意思,蓝衡你不要激动……”

“贺楼凤君,你没良心!”

“蓝衡……”

“你闭嘴,我骂你的话还没说完……”

贺楼凤君:……

在蓝衡的反复呛语、气势冲冲的骂声中,她深深地沉默了。

谁说暴君身边需要谏臣?!

就蓝衡这一个,她每天都徘徊在想将他砍了、一了百了的边缘。

没想到这都已经塑体成功了,竟然还摆脱不了这种局面?

白幽几个从灵兽袋内钻出,它们相互看了看,阮媚带着几个小的去给残波护法,白幽则站在蓝衡身边,为他顺着气。

楼青茗此时也来不及庆幸她布下的隔音结界刚好生效,她随手擦了一把汗,唇角微动,将之前从蓝衡口中得知的讯息给贺楼凤君传音道出。

且不说贺楼凤君在听到她那八十八位面首的下场后,心情是如何酸涩,在听到蓝衡为她所做的事情后,心绪又是如何的翻涌。

就说楼青茗,她在讲述过程中也是感慨万千。

捡着最主要的脉络,快速交代完,楼青茗又传音道:“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另外,老祖,蓝衡前辈的身体状况是当真不好,您给看着点,可千万别给气出个好歹,我们就先出去了。”

说罢,她便拉着白幽一起退出了隔音结界。

结界内,贺楼凤君看着眼前骂得脸色涨红的蓝衡,眸光复杂。

原先她还未注意到太多,但此时细看,却注意到他即便收拾过、也难掩憔悴的脸色,生机更是肉眼可见的萎靡。

按照两人既往的相处模式,她此时早就应挥袖离开,或者拉着蓝衡就是以暴制骂、全力对打。

但是现在,贺楼凤君却只是深深地叹息一声,倏然上前,展开双臂将蓝衡紧紧抱住,像是安抚孩子一般,轻轻拍着他的背:“好了,不要骂了,身体都已经这般了,竟还有精神骂我。”

蓝衡气得都快喘不上来气,手指还在微微颤抖:“你根本就没有惦记过我!”

贺楼凤君继续拍他,帮他顺毛安抚:“惦记了,惦记了,我一直都惦记着,否则青茗又是从哪里知道的你的名字。”

“你嫌弃我身体不好。”

“没有嫌弃,只是担心你气坏了身子。咱们这才刚刚见面,气氛和谐一点,也能拥有一个喜悦的开始。”

“那你方才为何惊讶?!”

“……”

“你不说话,果然是心虚,你……”

“因为我以为你一直这样嫌弃我,我一陨落,你就该会获得久违的解脱,不会再来搭理我。”

说罢,贺楼凤君将手按在他的后脑勺上,想要将蓝衡的头按到自己的颈窝,但又因为身高的问题不能成行,无奈之下,她只能继续环着他的腰,为他拍背:“别气了,来乖,手腕给我,我好好查看一下你的身体状况。”

蓝衡用眼睛死死地瞪着她,身体却很诚实地将手伸出:“你是不是一直都嫌弃我说话不好听?!”

贺楼凤君摇头:“没有,你别瞎想,这不是你一直就没给过我一个好脸嘛,是我笨,误解了你的心意。”

“那我涅槃以后,你要养我,把我一直从破壳养到大。”

“好好好,我养,拿你当儿子再养上一遍。”

“到时不许嫌弃我的幼生期长。”

“不嫌弃,绝对不嫌弃,”

“我们还要契约,重新契约,这次的契约得按照我的来,我要契约到灵魂的那种,免得以后再寻不到人。”

“……”

“不行吗?”

“行行行,都行。”

……

结界之外,众人完全听不到里面的人都在说些什么,只看到那位男修从楼青茗的储物袋出来后,就涨红着脸指着贺楼凤君,明显是在狂发脾气。

等楼青茗与其化形妖修退出结界后,贺楼凤君就上前将人一把抱住,没用几句话的功夫,就将他的情绪安抚好,让他恢复了平静。

如此快的情绪转变,忍不住就给众人以更多联想。

当然,也有许多修士眼睛比较尖,尤其是木系灵根的修士,他们几乎没花多少功夫,就发现了蓝衡的身体状况。

对此众人皆是叹惋,并有志一同地不上前打扰两人交谈,去说什么劳什子的恭喜。

毕竟那妖修明显寿元将近,就没必要非要上杆子往别人的伤口上戳,又不是要去结仇。

昌坦站在不远处,听着身边几个领了护送任务出来的金丹弟子低声讨论:

“这模样,明显是没有多久好活了吧。”

“不能吧?!你别忘了贺楼峰主的修为,只要稍微双修一段时间,就能轻轻松松让那妖修晋阶至金丹、元婴,指不定就能多出不少寿元。”

“但对于妖修而言,他们的寿命越悠长,晋阶速度就越是缓慢。即便多出些寿元,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坚持不了多久就会陨落,大道不存。”

昌坦看着那边已经抱在一起的两人,微微眯起眼睛。

他想了想,来到正在给残波护法的楼青茗身边,低声询问:“少宗主,不知那位是?”

楼青茗含糊其辞:“是老祖的一位旧识。”

昌坦:他当然知道那是贺楼凤君的旧识,他现在就想知道,那是她的哪位旧识。

“是位什么样的旧识,这位之后应该也是跟着去百兽峰的,我想提前了解一下。”

楼青茗就笑:“他叫蓝衡,是位蓝鹄妖修。”

昌坦点头,继续看她:“然后呢?”

楼青茗眼带歉意:“然后其他的,我也了解得不多,抱歉。昌坦长老,剩下的您可能要等老祖出来以后,等她为您亲自介绍。”

她只知道蓝衡是贺楼凤君的契约妖修,却不知两人有没有发生过越界的关系,因此她也不好随意定义。

昌坦:……

他仔细地观察了下楼青茗的神色,若非感觉她这歉道得很真诚,他差点以为她在防备他。

“那就算了,是我冒昧打扰。”

“昌坦长老言重,您请慢行。”

此时,伴随着残波的结丹进程,周遭灵气疯狂地向其所在涌动。

没到一日功夫,瓢羊山顶的天色就开始昏暗,以极快的速度酝酿起了劫云。

如此速度,看得众人又是一阵啧啧称奇。

“好快!”

“刚刚离开秘境不足一日,金丹就要凝结完成,这是我见到过的最快的结丹。”

“平日谁家的金丹凝结不得经历个几月、几年呢,像是对方这种,身体在离开秘境前,就得是无限趋近于金丹凝结前的状态。”

“对了,那气泡内的妖修到底是什么根脚?我看着是条鱼,还长了十只翅膀。”

“是十翼鹊鱼啊,银鳞芙蓉尾,还拥有鳌鱼血统的十翼鹊鱼。”

“又叫做鳛鳛鱼,看样子好像是御兽宗的少宗主从秘境中契约到的?!这运气,简直神好。”

……

弓泉伶大概等了一会儿,见到从空间甬道内出来的修士速度渐缓,在大概清点了下数目后,就转身来到楼青茗等人护持着的地点,询问:“少宗主,这尾鳛鳛鱼是你契约到的?”

楼青茗点头:“确实。它叫残波,以后就是咱们宗门的妖修,我拐回来的。”

弓泉伶:“你这次花了多少钱?”

楼青茗:……

她无奈地看着这位器峰峰主,好笑道:“师叔您想哪里去了,我这次确实没花钱。”

只是一个金丹雷劫而已,残波能够顶得住,哪里需要她添置更多?!

弓泉伶诧异:“这倒是件稀罕事。”

毕竟以这位少宗主的财运而言,她一向都是大进大出,手中留不下什么灵石。

楼青茗挠挠脑袋:“我猜想,可能是因为我在少宗主大典后,与宗门的气运相连,现在财运就好了那么一点点。”

弓泉伶:“我记得少宗主上次在贺楼峰主雷劫时,刚掏空了一次储物袋。”

楼青茗:……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只有那么一次。”她面无表情强调。

“哦,”弓泉伶若有所思:“若是当真这样,那我倒是要与少宗主道上一句恭喜。”

楼青茗被弓泉伶这样一说,也有些无甚底气:“恭喜就还是算了,等过一段时间我再佐证佐证看。”

结界之内,贺楼凤君听着外面楼青茗几人的交谈,眉眼忍不住舒缓。

她微微仰头,就见怀中蓝衡的气愤劲儿终于过了,后知后觉地有些害羞起来。

对上贺楼凤君的视线,他身形一动,干脆化作了鸟的原形,扑棱棱落到了她的手臂上。

贺楼凤君为他梳理着有些灰暗的羽毛,心中微疼了一下,缓声询问:“你准备什么时候涅槃?”

蓝衡哼唧了一声:“等跟你回去看看这个新入的宗门以后,帮我办好身份玉牌依旧就涅。”

他的修为早已无法再往上提升,再继续耗费下去也是枉然。

之前在充鱼秘境内,他为了给自己争取寿元与生机,不让涅槃后的蛋身被那只万眼毒兽吞入腹内,他是使用了秘法,以修为的永久损耗,来换取寿元的延长。

这种秘法虽能延长寿元,却从根本上,断绝了他修为再次晋阶的可能,断了他的道途。

“可会后悔?!”

“我蓝衡做事,从不后悔!再说这秘法虽有不少缺点,却还是让我保有了化形期妖修化为人形的能力,这就足够可以。”

若是他飞出来以后,只能像个真正的筑基妖修般口不能言,那他这憋了百万年的话就永远也不会倒出来。

那种强烈的憋屈感,只要想想,就会让他死不瞑目。

“等稍后青茗这边忙完了,咱们就去更改一下契约。”

现在外面的人数太多,她可不能将楼青茗酒韵莲体的秘密暴露在外。

蓝衡满足点头,它眯起眼睛,只觉得一时岁月静好。

此时,虞家和荡虚谷的一众终于赶在空间甬道最后关闭前,一前一后地从空间甬道内钻了出来。

蓝衡抬眼轻啧:“看来他们的速度很挺快。”

贺楼凤君梳理着他的羽毛,随之抬头:“虞家啊,你也认识?”

蓝衡:“别人我不认识,但是那个虞略农的未婚妻我却是认得,前二十年,我一直装作了虞略农的模样,从她口中套到了不少消息。”

“哦?”贺楼凤君当即调取出脑海中虞家的记忆,半晌开口,“那她这次出来,恐怕会有些难过。”

因为虞略农他亲妈虞芳海来了。

“会死吗?”

“倒也不会,因为那边沈家也有来人。”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382章 第382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