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383章 第383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383章 第383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3-10 01:34:36 来源:笔趣阁

虞家和荡虚谷的众人一经出来, 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不仅因为他们是最后一批赶出秘境的筑基弟子,更因他们的周身太过狼狈,明显是刚刚经过一场恶战的模样。

荡虚谷与虞家各自飞出人影, 探看他们的伤势、询问情况。

这其中, 虞芳海表现得最为急迫,她只大略看了下其他人的身体状况,便将气机牢牢锁定住沈灰渔,沉声询问:“是谁杀害了略农, 灰渔你如实与我说!”

如此威压之下,沈灰渔面色一白, 但还是强作镇定地吐出答案:“是臻荒衣, 荡虚谷的臻荒衣。”

此话落后,虞芳海当即一愣, 等她从沈灰渔口中听闻具体原因、以及事情经过, 更是气得眼睛通红。

虞家与荡虚谷早有交往, 虽然虞家现在的名声臭了,但历年历代的交情与人情却没有那么轻易抹消, 就像这几次虞家进入充鱼秘境的名额, 走的都是荡虚谷那边的人情。

现在得知因由,虞芳海哪怕再想顾全大局, 也依旧没有忍住脾气,转身就去荡虚谷那边寻了臻荒衣的麻烦。

却不想荡虚谷那边因为臻荒衣对其师父早有报备,臻荒衣的悟道者师祖也跟着来到了现场,因此面对虞芳海的发难岿然不惧, 应对得游刃有余。

在两位悟道者的强大威压对峙下,现场若非有其他悟道者出手,场面将会一度非常难看。

沈灰渔站在虞家众人身后, 还有些战战兢兢,额上冒着细汗。

她刚才在讲述事情经过时,避了重就了轻,现在虞芳海不来细究,却不代表待会儿不会,她还不知会不会应付过第二轮的探问。

正如此想着,她就觉得肩膀上一沉,搭下了一只满是皱纹的手。

沈灰渔豁然回头,就对上一位驼背老者慈祥的视线。

她惊喜道:“太上族老,您怎么来了?”

老者按了按她的脑袋,唇角不动,给她传音:“灰渔别怕,虞略农已亡,虞家也已败落,这一次无论你在里面担任了什么角色,沈家都能保下你。”

沈灰渔怔了一下,她唇角微动,迟疑询问:“当真?那我为了保命,没管虞略农、率先跑了也行?”

老者含笑点头。

沈灰渔的眼眶一下子红了。

若是能不靠小心翼翼讨好、兢兢业业逢迎,也能生活得好,谁又不愿呢?!

“之前家族给你的那些压力,以后就不用了,安心。”

沈灰渔重重地点了点头。

*

在虞家与荡虚谷进行交涉时,因为半空中空间甬道的关闭,各大宗门也在统计完各自人数后,就先行撤退了一部分。

剩下的,要么是像在看虞家与荡虚谷热闹的,要么就是等着待会儿看那条鳛鳛鱼.雷劫,跟着沾点灵雨福利的。

虞芳海那边,面对着早有准备的荡虚谷,她果真没有讨到任何便宜,反倒因为闹得难看,被臻荒衣的师祖墨焓道人直接撂下一句“待回宗后,我会回禀宗门,慎重考虑取消与虞家以后的交往问题”,给深深噎住。

然而如此情形,直至最终,她也没有说出一句软话,便径自挥袖,带着族人们转身离去。

臻荒衣站在墨焓道人的身边,远远看着虞芳海等人离开的背影,缓缓垂下眼帘。

墨焓道人垂首看他,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何不将她当场拍死,好为你母亲当场报仇?!”

臻荒衣眼睫快速颤动了两下,摇头:“并未,徒孙知晓师祖的顾虑。”

墨焓道人就笑:“知晓就好。而且你放心,虞芳海此人脾气不好、又易意气用事,以虞家现在的状况,她若一直学不会收敛,就迟早会迎来死期,犯不着去脏你我的手。”

虞家已败,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低调蛰伏,休养生息,但虞芳海的思绪却一直停留在曾经的风光里。

既是如此,那她以后就注定了命不久矣。

另一边,残波的修为在晋阶至金丹后,也没有停止,而是一直往上攀爬,迅速疯涨。

之后众人就眼见着它从金丹初期,涨至金丹中期,直至最后的金丹后期,再到最后,更是眼睁睁地看着这只鳛鳛鱼在灵气的疯狂涌动下,直接晋阶到了化形期。

众人:……

原先大家只是想留下来看个金丹雷劫,没想到这下子,是要和化形雷劫一起看了。

“现在化形都这么容易的吗?”

“从它离开秘境到现在,才过去了不足两月,这速度简直快得让人眼红!”

“如果你也有百万年时间去酝酿,相信对你也不是难事。”

“你这就是在说废话,咱们人修寿命何其短暂,又能从哪里偷来这百万年的时间?”

就算是一个百年的时间没抓好耽误了,也会直接陨落,寿终正寝,与大道无缘。

弓泉伶看着头顶上越凝越厚的劫云,垂首看着楼青茗打趣:“少宗主,你储物袋内的东西可够?可需现在与我借上点?!”

楼青茗:……

她无奈地看着这位器峰峰主,又往之前为残波准备的储物袋里添置了点东西,勾起唇角:“多谢师叔,我东西还够。”

于她而言,除非万不得已,就不能开欠债的口子,否则以后必定会没完没了。

又数日后,将体内存储的灵气全部转化为天道下合规的修为后,一直呈卧鱼状漂浮在湖面上的残波终于晃了晃鱼眼睛,回归清醒。

几乎是在察觉它清醒的刹那,楼青茗就将它所栖身的气泡禁制打开,指着距离瓢羊山十几公里远的一处空旷之地,开口:“那边已经清过了场,去那边渡劫。”

残波当即从透明气泡内飞去,吞下了楼青茗抛给它的储物袋,化作一道流光般,就向着楼青茗为她选定的地点飞去。

一经抵达,它便在这片空旷之地的半空盘旋了数圈,仿若搞怪一般,扭了扭鱼尾、阔了阔羽翼,之后就看向头顶上酝酿了将近两月的雷劫,向那翻滚着暗雷的浓厚云层发出一个挑衅的啵啵。

下一刻,劫云加速翻滚,没过一会儿,第一道劫雷就倏然落下。

白幽看着楼青茗正在查看传音玉简,笑道:“你这次倒是不担心了。”

楼青茗无奈,捏着传音玉简继续阅读:“没办法,这次确实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我闭着眼睛都能想到结果。”

白幽见她捏着传音玉简久久不放,神色还有些怪异,不由好奇:“是谁的讯息?可是既明?”

楼青茗摇头:“不是。”

“那是哪个?”

“辛弈尘。”

同一时间,丹霞宗附近的宝泽城内。

仉晓烽正坐在一处食肆的包间中,与辛弈尘大倒苦水:“自从上次御兽宗的双重九九雷劫过去以后,就不断地有人寻我购买那把幽盏伞。

“不仅是通过我这边,还有我师父、师兄弟那边,家族、亲戚那边……得亏我提前与族内长老打过招呼,否则这幽盏伞一事保准拆穿,根本就瞒不过去。”

辛弈尘看着他一副筋疲力竭、不甚其扰的模样,哼声嗤笑:“你这也真是出息,这才几个身份,你就背不过来了,万一戴章那边露了馅,就凭你这心态可是承受不住,想好怎么圆了吗?”

仉晓烽眸光微动,看着面前悠然品酒的植修,瞬间抓住重点:“看来前辈颇有经验,不知您背过多少个身份,戴过多少张假面?”

辛弈尘慢条斯理地将酒盅斟满,温声怅然:“我无论有多少个身份,都能背得过来。三四个也行,七八个也可,就算是十七八个身份一齐出现,我也能演得似模似样,哪个也不会露馅。”

仉晓烽不信,但嘴上却并未找茬,只是奉承道:“那还是前辈您厉害。”

他现在光戴章那一个假身份,都应付得有些头秃。

越是上心,就越是焦头烂额,心情忐忑,可想象不到自己要背十七八个。

辛弈尘看出了他不信,却也不与他过多解释,只是道:“行了,幽盏伞的炼制材料清单早就给了你,谁若当真能够凑齐也行,我收取一笔炼制费后,也不是不能给你们炼,这并非你寻我诉苦的理由。”

当然,就那些材料,他敢保证在现今的修真界中,绝对不会有人凑齐就是了。

仉晓烽敛下眉宇,再次叹息:“可我族内还有不少族人想要争取一下那把幽盏伞的归属,一直在向我打探赠送人选,前辈您看?”

“哦?”辛弈尘眉梢微扬,目带兴味,“是哪个,你报上名来,待我去将他宰了,你就肯定不会再有这般烦恼。”

仉晓烽:……狠,还是这个威胁狠!

他当即将脸上的神色收起,笑意盈盈道:“看前辈您说的,哪里就要到这个地步?!等我回去处理一下也就是了。”

辛弈尘哼出一声,见他见好就收,也就不再多言,他直接伸手在桌上敲了敲:“我觉得昭枚身上的药性已经解得差不多了,你为何还需要用药,特地将我找来?”

说到这个,仉晓烽就抹了一把脸。

“大概是吃惯了海鲜大餐以后,就看不上清粥小菜了吧,总之前辈,请您再卖给我一些。”

辛弈尘眸光微动,他静静地看了仉晓烽一会儿,突然勾起唇角:“卖你自然可以,只是接下来有点小事,需要你帮忙配合一下。”

*

残波的雷劫度得很快,不足一日的功夫,就将金丹雷劫的二十七道雷劫全部度完。

至于剩下的化形雷劫,也在楼青茗给的阵盘护持下,过得有惊无险。

只能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无论多么强大的雷劫都是空把式,让人无法对之畏惧半分。

待雷劫过后,天降祥光,五对巨大的羽翼虚影舒展空中,再往上却仿佛隔着水面,如镜中雾花般,看不甚清晰,更看不清其上生灵的具体影像。

只能看到,一枚枚小巧的泡泡随着它的飞翔,一部分缓缓落下,在山川周遭飞舞,一部分将那生灵虚影层层套起,让它的身影越发得看不清晰。

楼青茗凝眉:“佛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这般奇怪的虚影,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佛洄禅书沉吟半晌,开口:“应是与残波的道有关,它现在虽已悟道,却道途未明,所谓以自由为代价领悟的残缺之道,到底并非长久之计。”

也是因为残波的道尚不完善,所以它的道才一直都是虚体,未能将之凝结为道胚、道种这类的实体。

“这样啊。”楼青茗微抿了抿唇.瓣。

涉及到道,她也只是新手,能够帮到残波的不多,只能靠它以后自己琢磨着行走。

下方,在双重祥光的沐浴下,残波身上原本被雷劫劈掉的鳞片再次生长,原本焦糊掉的羽翼,也被滋润着重新舒展开来,变成了更加鲜艳与活泼的芙蓉色泽。

待祥光消散,灵雨降下,附近的修士们迅速盘膝,一边接受灵雨,一边抓紧时间迅速修炼、消化方才雷劫的感悟,也算不在这里白等两月时间。

又数日后,待瓢羊山上剩下的宗门又走了大半,地上被雷劫劈出的深坑下,一直蜷缩成卧鱼形状的残波才微颤了颤羽翼,自深坑下重新升起,后灵光微闪,就变成了人形。

变成了人形后的残波有着一头柔顺的、快要拖至脚踝的墨色长发,五官秀美,瞳仁黑亮,清纯中带着股无辜的怅然。

此时她的眉宇不过微蹙,就仿佛带有无尽的柔软忧思,让人心情不由跟着怅惋。

她悬立在空中环视了一圈,很快就锁定了楼青茗的位置,而后也未再留恋外界的风景,微一旋腰,在其身后长发的漂亮飞舞弧度下,钻入了楼青茗耳下的气泡。

只是在此之前,楼青茗看到她的手指做出了个掐诀的动作。

她还没反应过来她这手势是什么意思呢,就见瓢羊山顶上原本还未散去的水汽倏然凝结,变成一只庞大的大鸟,正对着瓢羊山众人方向的,则是那只鸟的巨大鸟屁.股。

众人:……

“什么意思?为何要在空中幻出这样一只大鸟幻影?”

“而且这个角度还看不到鸟头,就看到一个鸟的屁.股?”

“是有什么含义吗?可是刚才祥光内的虚影,我看着好像是鱼、并不像是鸟啊。”

“瞎想什么呢,你们扩散开神识看看,那鸟的正脸是不是就与贺楼峰主怀中抱着的那只一模一样?!”

“那是蓝鹄?”

“没错,看正脸可不就正是只蓝鹄。”

此时的气泡内,残波正悠然地盘坐在紫金的湖面上,黑亮的眸子定定看向蓝衡方向,以口型轻语:“气死了吗?气死了我就开心了啵啵。”

蓝衡:……

贺楼凤君:……

蓝衡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他瞪着残波所在的气泡就是一阵叫骂。

只不过贺楼凤君很有先见之明的在她与楼青茗身边布好了隔音阵,他的骂音只有结界内的人能够听到,外界人均无法详知。

但仅凭他的反应,大家就知这鸟的虚影,代指的应就是他没错。

众人面面相觑,而后有志一同地略过了这个问题,不掺和进这两只妖修的恩怨。

“现在是不是就该回宗了?!”

“这次白跟着看了次金丹与化形两重雷劫,颇有感悟,等回去我还要再闭个小关。”

“还真是幸运啊。”

“最幸运的还是少宗主吧,契约的时候还是筑基,出来待了两个月,这就化形了。”

“这般好的运气要和谁说理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行至两位长老身边。

等在座盘膝感悟的同门相继起身后,弓泉伶便扔出飞舟:“上飞舟,起航回宗。”

“诺!”

不远处,其他几个尚未离开的宗门长老也相继掷出飞舟,准备离开事宜。

雪明沙看向准备离开的师远瑚方向,与她微点了点头,便又各自错开目光。

在此期间,她在御兽宗后方修士的人群中,无意间看到一位六指女修的身影。

雪明沙的眸光微动,开口:“尤椿?”

话音落后,她便在对方察觉到前,迅速转移视线。只是此时,她原先的好心情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一抹讥讽的幽深。

待御兽宗一行上了飞舟后,弓泉伶便控制着飞舟往御兽宗方向飞行。

昌坦站在舟艏,看着贺楼凤君站立的方向,刚想上去搭言,就见她已轻抚了抚怀中蓝鹄的羽毛,与他们略颔了颔首,就转身带着楼青蔚与楼青茗一起,寻了处空旷房间走了进去。

弓泉伶见昌坦还在望着那处房间,好笑询问:“怎么,你也对那只鳛鳛鱼与蓝鹄有兴趣?”

昌坦坦然颔首:“到底是妖修,还都是具有特殊血脉的妖修,好奇地想要多观察几眼,难道不应该?”

弓泉伶就笑:“当然应该,只是也不差这一时,等稍后她们谈论完出来了,自会有你见的时候。”

昌坦敛下睫羽,出声轻啧:“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我这不是着急嘛。”

房间之内,贺楼凤君在启动了内部的禁制、并布下重重隔绝阵法后,才开口道:“现在你们先解契,我们之后再结契。”

楼青茗当即颔首。

她双指捏诀,点在额心,引出识海内属于蓝衡的那枚契约以及精血,让之飞至面前,与蓝衡识海内引出的那枚契约重新合拢,合二为一。

在契约合拢的那一刻,两人同时开口:“断!”

瞬间,契约符文内属于两人的混合精血,便伴随着契约的破裂,重新分开,返至两人体内。

只是这一会儿的功夫,房间内便充斥上了浓郁的莲香与酒香。

楼青茗掐出几个指诀,将这气味散掉,就站在一旁看着贺楼凤君与蓝衡重新契约。

将百万年前断掉的契约,重新续上,这一刻,无论贺楼凤君还是蓝衡,均是郑重中带着感怀。

贺楼凤君自从体质晋阶后,血液中便再也无法嗅到酒韵莲体特有的莲香与酒香,晋阶后的凤羽莲体将这股味道全部遮掩下去,彻底变异。

楼青茗嗅着房内纯粹的血腥气,眼底闪过羡慕。

但想想自己距离结丹也没剩下多长时间,就很快将这丝羡慕放在心底。

重新与贺楼凤君契约后,蓝衡的心情也终于回升了起来。

他蹲在贺楼凤君的怀里,先是兴奋地哼唧了两声,又重新瞪向残波方向:“我还是想和那只死鱼打上一场,现在不打,我涅槃的时候就要死不瞑目。”

贺楼凤君无语:“那让你死不瞑目的事情还挺多。”

蓝衡大怒:“凤君你帮谁?!”

贺楼凤君轻啧了一声,有些无奈:“蓝衡你清醒一点,它都已经化形了,你修为只剩筑基,去了就是挨揍的份儿,打不过。”

蓝衡:“你不帮我打吗?”

贺楼凤君看了眼气泡内倏然落下两行清泪、看着她柔弱无助的残波,又看向楼青茗挑眉探问。

楼青茗咧开嘴角,就看着她笑。

残波这条老鱼精,别看她惯爱演苦情受气包,但它可当真不是个什么能受得了气的脾气。

只看它都过了个雷劫了,还惦记着要将受到蓝衡的气给报复回去,就可见一斑。

让她自己演演也就罢了,让她配合别人去演自己挨打,掉自己面子,怕是想也不用想。

贺楼凤君当即明了,她缓声给蓝衡顺了两下毛:“现在还是算了,以后等你涅槃长大了,我肯定会帮你找回场子。”

蓝衡:“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将你这话记在我的体内空间里。”

贺楼凤君颔首:“你记吧,尽管记。”

等将蓝衡安抚好了,贺楼凤君便又看向楼青茗耳侧的莲藕:“前辈,您看了这许久,不知现在能否现身一见?!”

她对于这位皇楼空间内的藕身已经猜测许久,现在总算到了能见面的时候。

清雅的笑音自楼青茗耳侧响起,一身颀长的身影自藕身飞出,站在了楼青茗的身旁。

贺楼平泽抬眸看着贺楼凤君,吟吟笑道:“凤君丫头。”

贺楼凤君短暂地怔了一下,而后倏然上前,惊喜道:“平泽老祖,竟然是您?!”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没忍住地红了眼眶。

贺楼平泽无奈道:“都多大人了,竟还像是个小娃娃一般。”

贺楼凤君的唇角是笑着的,眼底却已有泪意涌动:“可是,这不一样。”

自从贺楼氏族被分割出去后,她就一直顶在贺楼氏剩余族人的前头。

有仇人她来,需要发展她上,就连资源都是一手打拼,最后还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但是,无论她在外表现得有多强大,在这些看着她长大的老祖们面前,也还是忍不住露出记忆中的模样。

不期然地,她眼前滑过曾经贺楼氏的风光,想起那久远的、远到她差点遗忘的族人们一起修炼生活的轻快愉悦,泪意更重,酸涩之意更浓。

“老祖……”

贺楼平泽用扇子拍了拍她肩,温声安抚:“委屈是应该的,凤君你那些年做得已经很棒,辛苦了。”

贺楼凤君眨了眨眼,想要回答,但看到拍在肩膀上的折扇,原本还有些伤感的情绪就又倏然消散,笑了起来:“老祖,您还真是和以前一样。”

都已经这样情绪激动了,还守着男女大防。

楼青茗在旁边看着也笑:“老祖这样很好。”能够很好地保护他自己。

之后,贺楼平泽又与贺楼凤君进行了一番沟通,了解了上古时期的更多后续,他长叹一声:“时光荏苒,物是人非。索性道途重启,天无绝人之路。”

贺楼凤君此时也已收拾好情绪,恢复了正常时候的模样,挑眉询问:“老祖您之后可还是要信守承诺,不拜宗门?”

贺楼平泽颔首:“誓言已下,又岂能反悔?!不拜了,等我去你们宗门看上一遭,了解下你们的生活环境,也就可以放心了。”

说到生活环境,贺楼凤君与楼青茗不禁对视了一眼。

她们两个一个山头光秃秃,一个洞府在窦八鑫的豪华洞府旁边,被对比得无比磕碜,这又如何会让平泽老祖放心?!

御兽宗的乌雁峰上,窦八鑫在给洞府换了第七十八个花样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悬立空中,看着自己花费了大半年的功夫、调整了无数方案修整好的洞府,揉揉鼻尖:“我都已经这样努力了,怎么看起来差得还是这样多?!这都是差在了哪里……”

洞府外,慕名路过此处参观的修士们正看着乌雁峰上的这两处奇景,抽了抽嘴角。

洞府的规模倒是一致,剩下的差距就是气势。

他们倒是首次在一个洞府身上,察觉到如此尊贵的气势。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383章 第383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