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421章 第421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421章 第421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4-17 01:49:04 来源:笔趣阁

被既明单独隔绝开来的大黑蛋, 在隔绝阵内左右晃悠了很长一段时间。

它已经在蛋壳内憋了许久,早已到了破壳的时机,只是之前一直生机微弱, 没有力气破壳了而已。

而现在它终于攒够了力气,自然就开始了发力。

之后的几日, 既明就眼睁睁地看着这枚大黑蛋晃上一段时间,就会歇上一阵,歇够了再继续晃悠, 如此反复循环。

一开始小家伙在破壳一事上还颇有干劲, 但随着时间的延长, 进度的放缓, 它的速度就越来越慢,歇息的时间越来越长, 长到既明差点以为它被憋死在了蛋壳里。

如此三日后, 当天色由大亮转为将暗, 夕阳即将落下, 这枚消停了已久的黑蛋才终于又再次剧烈晃动起来。

伴随着蛋壳内越来越大的敲击声, 这枚困囿了它不知多久的蛋壳终于发出啪嚓一声脆响, 自内向外掉落下一片蛋壳,裂开了一道口子。

半晌, 一只黢黑的小脑袋便从里面钻了出来。

那只小脑袋光溜溜的, 无角无鳞, 略带反光。等它再将身子探出一半, 就露出一身油亮的黑皮, 仿佛是最佳的墨锭一般,低调而内敛。

并且它的周身颜色对比极其强烈,除了白色的眼白、以及蓝色的瞳仁以外, 周身就没有一点明亮色泽。

小黑蛟从缺口向外环视了一圈,便努力地仰起头,对上了既明那双温和的棕黄色竖瞳。

它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他半晌,直至感受到他散发而出的同族气息,才细嫩地吼叫了一声,身姿灵活地钻出蛋壳,稳稳地落到既明探过来接它的手心里。

隔绝阵壁外,乖宝几个听到声音后精神一震,趴在隔绝阵壁外不停拍打:“怎么样,怎么样,小家伙可爱吗?”

“快拿出来给本噬天看上一看,本噬天的父爱将要喷发。”

既明轻哼一声,却并未打开结界,只是道:“再等等,别着急。”一边说着,他的手指一边轻轻滑过小家伙大力甩动的欢喜尾巴。

既明就这样端量着手中的小黑蛟半晌,突然开口,“真丑。”

小黑蛟:……

小黑蛟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既明,半晌等确认它并未听错过,才又细嫩地吼了一声,突然扭头一口下去,咬上了既明的手指。

既明微微晃动了指头,却无法将之甩下,以此可见小家伙的愤怒之情。

对此,既明却是面色不变,只是清声安慰:“丑是丑了点,但是你可放心,我不会嫌弃。”

小黑蛟:……

它并未觉得有被安慰到,所以直接加大了口中的咬合力度,决定今日坚决不松口。

既明:“既然你已醒来,那么以后便由我主要抚养于你,你可有名字?”

小黑蛟还努力地缠在既明的手指头,对他疯狂啃噬,没有回答。

既明:“咬咬,那就要咬咬吧。”

小黑蛟:……

小黑蛟唰得一下抬头,看向既明。

一双仿若蓝翡翠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它,仿佛是让他仔细斟酌措辞。

既明眼底快速滑过一抹笑意,他用那根连牙印都未曾留下的手指轻轻抚摸了它两下,开口:“窈,窈窕的窈,窈窈,相信我,你以后肯定会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小黑蛟眨了眨眼睛,将身上还有些软嫩的鳞片在既明掌心欢快地摩挲了两下,翘起尾巴:“吼!”

既明:“不好看也没关系,我给你买上几百粒美颜丹,肯定能够有所改善。”

小黑蛟:……

它愤怒地尾巴一甩,再次对既明的手指头啃咬起来。

*

另外一边,自从小黑蛟破壳的那一刻起,正在佛洄禅书体内空间的楼青茗有所察觉。

见她豁然抬头,双眼眯起,佛洄禅书就转头看她:“怎么,可是有事?”

楼青茗迟疑开口:“大黑蛋应是破壳了,我刚刚有感觉到,等我稍后出去,就和既明那边联系一下。”

佛洄禅书闻言倒是没有多少惊喜,只是轻声笑道:“它其实早就该破壳了,若是这闷的时间再长一点,我都怀疑它会不会被直接闷成死蛋。”

楼青茗无奈好笑:“与我契约后,它的生机便是已保住,哪会那么容易变成死蛋?!只不过现在它已破壳,既明的精力可能就会以黑蛋为主,也不知道三花那家伙会不会多想。”

想想三花的小脾气,楼青茗便不自觉地循着与三花的契约,感受了下它那边的情绪,果真察觉到隐隐的憋气与委屈。

楼青茗叹息一声,用神识轻轻拨动了下两人间的契约,希望它能够放平心态,心情能够好上一些。

佛洄禅书倒是没有楼青茗的那许多烦恼,只是开口:“无相锦鸡本就是比较难以晋阶的几种血脉之一,尤其是血脉浓度高的。三花既都已返祖,那它的晋阶方式就只能是进食更多的天材地宝。

“不过你之后不是还有天骄秘境嘛,再不济,还能等你们离开灵石秘境、进入无涯小世界以后,带三花去花家那边瞧瞧。

“你手边没有能让三花快速晋阶的办法,却不代表花家那边没有。你别忘了,在来到太许小世界前,三花就已经金丹,所以花家定是另有自己的晋阶办法。”

楼青茗想了想,觉得也是,遂颔首道:“没错,我无需着急。我还准备在天骄秘境开启前,再往悠然遗府走一趟呢,抽空将里面的灵植都挖回皇楼小世界种下是一方面,在那边,三花也能够再多吃一点东西是另外一方面。”

此时,楼青茗与佛洄禅书正位于翠寰玉宅内。

楼青茗将翠寰玉宅放在了禅书空间内的佛海之上,周遭门窗紧闭,设好阵法,确保即便普罗醒来、向外探出神识,也无法看到外面的景象,更无法判断出其所在的地点。

普罗自从进入这里后,就迅速被周遭狂涌而来的禅意层层包裹。

此时的他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禅意茧子一般,面容模糊,禅意涌动,让人看不清他的身形轮廓。

楼青茗盘膝坐在一旁,略看了他一会儿,便又重新阖上眼帘,只随口说道:“佛前辈,您说如此的变故,对他而言是坏还是好?”

佛洄禅书轻哼一声,身姿挺拔地坐在一旁的蒲团上:“再怎么样,也比他一直沉浸在幻境中消耗生命要来得强。”

至于是坏还是好,就看这位普罗出去以后能否成功调试心态,在此番造化中,成功寻回自己的本我之道。

楼青茗坐在普罗的不远处,一边盘膝修炼,一边对他及时观察。

三个月后,一直环绕在普罗身边的禅意终于相继退去,一直毫无意识的普罗,眼皮子也开始轻颤。

楼青茗敏锐抬眼,她当即起身,带上普罗就出了禅书空间,回到了她之前所在的西侧厢房。

几乎是她们一经站定,普罗就睁开了眼睛。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刚才所在的灵气密度与此处完全不一样,地点也是进行了变化,却在环视周遭后,并未发现任何异常,直至看到楼青茗将翠寰玉宅的缩小版挂在腰间,才面露恍然。

此时的普罗眸色平稳,表情沉静,他侧头看向楼青茗,沉声询问:“楼道友,我如何会在这里?!我不是在万里雪原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掐指暗算时间,然后便不由眉梢微动,眼露诧异,“竟都过去了这么多年?!怎么会?!”

不过若是这都几十年过去,也就难怪楼青茗会从记忆中的筑基修士,变为了与他同阶的金丹。

楼青茗对于普罗的问题早有预料,于是她慢条斯理地将他陷入幻境以后的经历说了一遍。

最后,她开口道:“你现在就在我们御兽宗的待客峰,你师父还在外面等着,普罗师兄既已清醒,可要出去与她见面?”

普罗仔细端量着楼青茗的神态,似在判断她言语的真假,半晌平静颔首:“那就劳烦楼道友了。”

他其实对之前的一连串的经历,都是仿若梦境一般。说是一梦数十年,却并未有多少真实感,现在自然会想出去见见熟人。

这般想着,他的眉宇缓缓下敛,不期然地就看到了楼青茗腰间那枚被翠寰玉宅挡住的银杏色身份玉简。

普罗:……

“楼道友,你现在是御兽宗的少宗主了?”

楼青茗微笑颔首:“确实,且已经举办过大典。”

普罗:“……恭喜恭喜。”

他的语气有些迟疑,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惊诧多一些,还是对自己是否仍旧处于幻境中的怀疑更多一些。

直至楼青茗将房内的阵法收起,推开房门,他看到外面正呆呆地看着手中团扇的楚裳,情绪才开始激动起来。

“师父。”

依依与楚裳一起转头。

远远地她们便看到,那位身姿颀长的俊美男子正站在房门之内,房外明媚的阳光将他周身的轮廓映衬得有些朦胧且消瘦,却依旧能认出那是之前已许久未曾清醒过来的普罗模样。

“普罗。”楚裳马上站起,眸带惊喜。

“师父。”普罗认真地端量着她,声音低沉,语带哽咽。

他三两步走出房门,来到楚裳面前,一撩下摆,便重重地跪了下去,“徒儿不孝,让师父您操心了。”

她的师父一向是骄傲且意气风发的,何曾见过她露出如此患得患失的失落神情?!

只要想到楚裳这神情的变化是为自己,他就既自责又愧疚,恨不得时光倒转回去,让自己重新选择。

普罗重重地在地上扣了三个头,再次抬眼,他的唇角虽是勾起的,泪水却已不经意落下。

“徒儿已经清醒过来了,师父无需再为我忧心。”

楚裳的手指微颤了两下,她仔细打量着自己的爱徒,发现普罗眉宇宁和,神态动作一如既往,眉梢便忍不住舒展开来。

只是出口的话语却带上了几分颤音:“没事,也是师父考虑不周,现在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她收普罗时,普罗年纪尚小,可以说,他的每一点成长都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一点点变化,由她见证。

普罗会形成那般的性格,她也有责任。

更甚至可以说,普罗身上的那些骄傲与自大,都有着她一部分的性格影射,只不过她后来经历了数番挫折与磨难,成长了,学会隐藏了,但普罗却没有学会、需要历练改善。

“为师从来没有去怪过你。”最后楚裳如此说道,她伸手将普罗扶起,关切询问,“好孩子,你现在感觉如何了?”

普罗沉吟了一下,开口:“感觉我的一部分性格与想法被一些禅意压制住了,就是那些心间一直比较浮躁的东西。我可能需要时间适应,尝试着自己走出来,将那团浮躁的念头从有到无、完全化解抛弃,如此便再也无需受到那股禅意的压制。”

也只有如此,他才能彻底走出之前幻境的阴影,变成崭新的自己。

楚裳舒出一口气,这便是她之前设想过的最好结果。

她展颜笑道:“那就好,以后你需得更加沉稳,修行的过程中不能忘记修心,之前的种种切记不能再犯。”

“是,师父。”

楼青茗眼看着这师徒二人还有许多话要讲,当即便主动上前,拱手道:“真尊,既然普罗师兄成功醒来,晚辈就不便在此处打扰,先行告辞。”

楚裳压制下心中的激动,转身向楼青茗勾唇笑了笑,将手中的储物袋推送给她,笑道:“之前答应你的东西都在里面,此番多谢少宗主,我与普罗在这边稍作逗留,就会离开。”

楼青茗笑吟吟拱手:“多谢真尊。”

等两人从待客峰离开后,楼青茗才回忆着方才普罗的一言一行,斟酌开口:“佛前辈,您之前说的巨大改变,就是这种?!我觉得普罗现在的情态,与之前好似也没有什么变化。”

佛洄禅书轻哼一声,略抬了抬眉眼:“表面上是这样不错,但此刻睁开眼睛后的他,已经与之前的他有所区别了。起码以他之前的性格,是从未想过要将自己的贪婪之心收起得这般彻底,且会一直引之为荣。”

“此次进入老夫的本体空间,既是他的本我之弊,也是他的一项机缘,端看他之后能否参悟。”

“另外还有一点,老夫这到底是伪仙器,而非邪器,既无法损人道途,也无法让人一步登天。你以为普罗会变成什么难以接受的模样?!瞎想什么呢!”

楼青茗嘿嘿笑了两声:“那他以后若想道途平稳,修禅已是必须,很期待下次见面时他的改变。”

“总不会比之前更糟,且等且看吧。”

楼青茗笑着颔首:“没错,且等且看。”

回到洞府后,依依又进去了皇楼小世界,满怀干劲地去里面继续修整布置去了,楼青茗则端坐在密室内,先取出传音玉简与既明那边联系了一下。

等确定他们情况还好,并且金卷将要结丹、小黑蛟也已破壳以后,楼青茗才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给既明回道:“我三年后会去接白幽与三花,与他们一起前往悠然遗府。你们若还有其他人想去的,到时可以跟着一起,不想去的,便在白鹿谷内继续修炼,等我们将要离开鹏盛大陆时,再行集合。”

这次既明那边稍微耗费了些时间,想来应是在统计其他人的意见。

过了一会儿,他才回过来第二条讯息:“那就到时再看情况,若是平泽老祖届时依旧没有渡劫,我们就兵分两路,一路随你一起,一路在这边守护着平泽老祖。

“若是届时平泽老祖已渡劫成功,我们就都过去与你汇合。”

楼青茗对此自然没有意见,他们两个又相互沟通了下各自的情况,便终结了此次的联系。

随后,楼青茗就取出霍征丹师的传音玉简。

这枚传音玉简,是当初楼青茗从悠然遗府将月俏真人背出来以后,霍征丹师送给她的,说以后若遇到麻烦,可凭此联系对方,可惜她从未动用过。

之前去宝泽城时,楼青茗还想过去拜会,最终却因霍征丹师的临时闭关而又完美错过。

“听闻霍征丹师已经出关,并且还成功晋阶化神,这次对方应该不会是在闭关吧。”

佛洄禅书轻哼:“我听白幽说,当时霍征还答应过你说,待那位那位叫月俏的真人醒过来后,会再来与你拜谢。但之后那边却完全没有了任何动静,这不就明显没把你当回事嘛。”

楼青茗笑盈盈摆手:“嗐,那个的问题不大。没有面子情,只要他还认人情就行,总归我也没打算当真凭此与对方深交。

“不过,在霍征丹师上次闭关前,我还未成为少宗主。现在我既已成为少宗主,想必对方的态度会发生改变。”

楼青茗将消息发出后,原本未想到能接到对方的回讯。

毕竟当初两人那次见面时,由于身份相差太大,只楼青茗有霍征丹师的传音玉简,霍征丹师却没有她的。

但实际上,在楼青茗将消息发出后不久,霍征就将将消息回了过来,且语气分外温和。

他先是言明,自己使用的传音玉简是楼青茗曾经与封玺交换过的那枚,之后便将月俏真人曾经误入悠然遗府的另外一处入口位置,给她完完整整地发了过来。

最后,霍征道:“本尊之前欠少宗主的那个人情,不知小友可还有事需我帮忙?”

接到这条讯息后,楼青茗的眼睫微颤了颤。

还未等她出言回绝,就见霍征丹师又补上了一句:“因丹霞宗与鹏盛大陆的各大药宗、丹宗皆有联系,前一阵偶遇过阴阳宗的一位老友,听闻少宗主在搜集一些灵材。本尊不才,手中恰有四样。”

说罢,他便将那四样在修真界将要绝迹的灵材名称给发了过来。

楼青茗:……

这给出的数量,只比当初阴阳宗给出的救人代价低上一点。

霍征丹师的动作,已经直接地表达出了他的诚意,与想要尽快抹除掉双方间人情的想法。

楼青茗斟酌过后,开口:“可以,若是丹师舍得,那您之前承诺过的人情便一笔勾销。”

霍征那边应承的速度很快,没多久便发来信息回道:“那便待三年后,少宗主在御兽宗内的最后一次治疗,本尊会携道侣一同前往,届时会将东西亲自送上。”

楼青茗痛快地将事情应承了下来。

等她将玉简放下后,佛洄禅书还有些惊讶:“那可是一位丹师的人情啊,你就这样轻易地给抹了?”

楼青茗轻唔了一声:“对方既然不愿一直欠我的,那便抹了吧。以后我若需高阶丹师,且不提我身为少宗主,已有身份请求宗内的丹师帮忙炼丹,也不提等我以后花时间将丹术提上来以后,能够走至什么水准,再不济那还有丹霞宗的宗主习炀与宗主师弟仉晓烽呢,有这两位在,其他丹师的人情其实都不重要。”

所以,霍征完全无需担忧她会利用这份人情对他做些什么。

此时此举,可能有些多想。

佛洄禅书轻嗤一声,随口笑道:“他大概是不想拖太长时间。想想之前那些欠下他人情的修士,这么多年过去,都已经有了什么样的修为与身份能力,所需还掉的人情,一般都远比当初应承下来的要大得多,他大概不想也重蹈覆辙。”

楼青茗轻笑:“无所谓,我现在觉得多拿几样灵材,去跟彦博师叔换东西就挺好。彦博师叔大方,收我一点东西,总会多还我数分好处,总归也是我赚。”

而且现在,她还记得付畅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将她搂在怀里叫宝宝的场景。

“等付畅清醒后,我一定要将我曾经被占去的便宜全都吃回来,总要让她多叫我几声母亲来听听。”

谈笑间,楼青茗便走出了密室,来到了外面的院落,抽出无念夜镰,开始自己为期三年的镰法练习。

早在之前崇乾密林时,楼青茗便已经将度厄镰法的金丹五式练习过,已能顺畅使出,在此后的三年时间,她更是不断地将招式重温矫正,不存任何漏洞。

期间累了,她就在院内席地而坐,刻画阵盘;休息好了,就继续起身练习。

三年来,她几乎没有一刻是闲着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自然,她的收获也是斐然。

待到将自己曾经研创出的禅镰佛影再次使出,楼青茗将长镰拄在地上,气喘吁吁。

“我要离宗了。”她缓声开口。

残波脚步蹒跚地从外面的黄阶增智阵中走出,面色苍白:“又到了你该出去祛除魔血印记的时候了。”

不过这次来的人数比以前要少上不少,衡武大陆那边除了早就出发过来的飞舟,剩下的都暂缓了进度,准备等天骄秘境开启前,再就近统一治疗。

楼青茗轻晃动着绛宫内的并蒂莲,让周遭的灵气飞快往她体内汇聚修复,一边往身上打下几枚清洁咒,一边开口:“那样不是更简便嘛,也挺好。等我稍作调息,马上就去。”

另外一边,莽荒四野。

贺进在将酒庄的事宜暂且交代给窦麟后,便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窦麟趴在长桌后,一脸好奇:“你这是要去哪儿?”

贺进眉宇清冷:“少宗主说,给我寻到了更多的鬼面蛊,让我过去自己契约。”

这是两人当初结下契约时,楼青茗主动答应他的。

他从听到楼青茗晋阶至金丹后,就一直在数着时间,现在看来,对方果真没有忘记。

这次重返悠然遗府、契约鬼面蛊的机会,他确实已经等待了太长时间。

不过楼青茗此次的原话是,那些他契约不了的鬼面蛊,一旦剩下,她就会原地毁尸灭迹,一个不留。

贺进:那他自然是舍不得。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421章 第421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