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 > 第134章 终章(下)

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 第134章 终章(下)

作者:暮沉霜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9-11 00:11:30 来源:笔趣阁

丹鼎宗的山门外早有无数修士在候着了。

桐花郡虽然瞧着清雅, 但是烟火气十足,从不缺擅商道者,所以从郡城到丹鼎宗的这一段路上都摆满了各式小摊,从凡人兜售的绿豆汤到修士们叫卖的各中古旧功法和未知法宝一应具有。

霸刀扛着刀站在山脚下, 他身后还跟了一大堆的黑衣散修。

“大哥, 我老觉得不拿东西挡着脸不太自在。”身后其中一个白净小弟摸了摸自己的脸,挺别扭地站不稳。

“呔, 你小子还真在黑市混惯了见不得人了?”霸刀恨铁不成钢地啐了小弟一口, 而后戳了戳他的后背:“你走快点, 咱们看能不能占个好位置,求大师帮着把老幺弄进丹鼎宗。”

老幺是霸刀的亲弟弟, 眼下还只是个半大的少年,也就到他手中那柄大刀的刀把那么高。

“哟, 还有人想走后门呢?”隔壁的书摊上有人突然嗤笑了一声, 而后有个瘦小的筑基初期修士斜眼瞥过来, 竟也不怕霸刀金丹期的修为,斜斜拿笔一指, 字句铿锵地骂:“臭不要脸!”

霸刀急了,把刀一亮怒道:“你说谁不要脸呢?你知道我们和大师是什么关系吗?”

“就说你了。”书贩慢条斯理地整理着摊上的话本,摇头叹息道:“也真是可笑,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冠以大师的名头了, 你们可知什么才叫真正的大师吗!”

在周围人茫然的目光中, 书贩悠然坐在桐花郡特产的竹躺椅上, 先自顾自地斟满一碗茶,又不知从何处摸出一块醒木。

“要说这修真界,剑道,阵道, 佛道等等皆有,各道大师亦是多如繁星。然而身在我们桐花郡,公认的大师除了丹鼎宗的孔掌门和马长老外,便只有秃门医馆的三位大师了!”

霸刀翻了个白眼,手持大刀傲然地往前一步想要开始装的时候,人群中传来孩童疑惑的声音。

“咦?那俞大师,苏大师和启大师呢?”

“没见识!”霸刀啧了一声,颇为骄傲道:“他们就是秃门医馆的三位大师!”

书贩呷了口茶,笑吟吟道:“正是,话说这三位大师曾在咱们桐花郡的一处神秘聚点行医救人,不为财不为名,只为悬壶济世救天下……”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霸刀和他身后的一众小弟表情都变得有些古怪。

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当初俞幼悠来黑市擂台边上给人疗伤的时候,可就是冲着挣灵石来的。

不过眼下是在外面,他们自然不可能当着外人诋毁三人组,于是只是抱着胳膊在边上听这书贩开始抑扬顿挫地说起故事来。

“大哥,这小子知道得还挺多。”小弟惦着脚在霸刀耳边嘀咕,“连大师当初救了哪些人都摸清楚了。”

“这人指不定就是咱们黑市出来的散修。”霸刀满意地笑了,既然都是黑市人,那就是自己人了。

此刻那书贩正说的是四境大会的事儿,讲到东境队伍遇上即将突破元婴期的异狼,这些事对于修真界来说都是耳熟能详的故事了,然而对于许多刚接触修真界的凡人少年们来说可谓是奇迹般的事。

他们当中许多人隐约记得幼时曾有可怕的异兽袭击家园,只是当时也有无数修士似仙人般降下将他们庇护在后方,其中听到最多的名字便是“丹鼎宗”这三字。

丹鼎宗修士们修为高的都去了万古之森边境同异兽正面抗击,而在俞幼悠他们后方,那些修行刚入门不久的炼气筑基期弟子们也不曾畏缩在后。

他们都带着自己的丹炉踏遍山川,或是落在凡俗都城,或是停在乡野山村,无论是流落在此的修界道友也好,或是寻常的凡人老妪也罢,皆以全力救之。

这个曾由凡人和修士携力建成的修真门派,终于还是在修真界和凡俗再次振响了它的名号。

于是凡人们也知晓了四境,知晓了那些惊天动地的故事,于是但凡被测出有修行资质的孩子,大多都不远万里奔赴向桐花郡,奔往那传说中的丹鼎宗。

少年意气风发心志远,此刻听着书贩的讲述,亦难免想象着自己有朝一日若能参加那四境大会……

凡人孩子都双目放光地细细听着,而修真世家出来的少年们则是微傲然地挺了挺胸膛,好似无意地说出自己幼时恰好随父母去西境看了那场四境大会。

然而就在最精彩的时候,书贩的故事也戛然而止。

他将喝空的旧茶盏放下,笑着冲众修拱了拱手,而后自然地一指那边堆砌得整整齐齐的书山,语气高深神秘道:“若想知晓后事如何,想知道十三人小队何时组建,而当年傲骨铮铮的俞不灭又为何会跪倒在丹鼎宗山门前,尽在这套话本之中!”

顿了顿,书贩还不忘强调:“尤其是俞不灭跪山门那段,保证无半句假,全是在下亲身所历!且此话本中布有灵阵,多个经典场景都有留影石刻录下的真实画面……”

人群中马上有人反应过来,很快摸出灵石:“给我全套!”

边上有个凡人小孩和妖族少女都眼巴巴望着,他们都没灵石,偏偏又让那刚听了一半的故事勾得心痒痒。

霸刀的弟弟踌躇片刻,最后还是从自己芥子囊中取出一把灵石递给书贩,取了三套书,自己留了一套,而后大方地递了两套过去。

“喏,送你们的。”

那个凡人男孩受宠若惊地接过话本道了谢,妖族的少女大方地接了话本,笑眼弯弯地道了谢。

霸刀见弟弟当冤大头送了别人两套书,倒也没有责怪,反而先拍拍他肩膀夸奖:“不错,有你大哥的大度,待会儿大师见了肯定喜欢你!”

而后趁着人群乱糟糟的都在买话本,悄声地同弟弟商量:“把你的话本给我瞧瞧,我看看那故事里怎么写的。”

拿过话本后,霸刀和他的小弟们找个角落蹲着开始兴致勃勃地翻找起自己在话本中的痕迹了。

对此,其中一个小弟充满了信心:“这是咱们黑市自己人,肯定知道我们和秃大师关系匪浅,我们在话本中肯定笔墨不少且形象高大!”

“对,我们当初也是和秃大师一起开了秃门医馆的……”

然而霸刀脸上的表情却是阴晴不定,他眉毛抖了抖,最后愤怒道:“岂有此理,居然把咱们全写成反派,我在里面最多的戏码居然是擂台上被秃大师掀翻那段!”

后面探着头一起看话本的小弟也很绝望:“我们怎么从头到尾都没名字,就只有‘霸刀的小弟’这么个代号?”

“这人不对劲!”

霸刀一行人骂骂咧咧地想去找那书贩理论,反而就在这时,有悠远旷然的钟磬声从丹鼎宗山门内传来,声若仙乐阵阵,并着仙鹤齐唳山风呼啸,丹鼎宗又一年入门考核开始了。

于是底下那些想来借机看病的凡人也好,真正想要拜入山门的少年们也好,都齐齐恭敬地行礼。

在数道灵力氤氲的微光之中,一众蓝白相间的衣袂翩飞,数十个丹鼎宗内门弟子稳稳地落在此地。

为首的,正是神情肃穆,颇有前辈风范的三人组。

而边上则站立了数个姿态不凡的年轻修士,凭着那格外有辨识度的穿着打扮,立刻有人认了出来。

“那是云华剑派的浣月仙子!”

“那是天盾门的狂浪生啊!”

诸多送孩子前来参加考核的修士都朝着这边行礼,十三人小队的成员们也没有端着,亦是客气地回了礼。

底下他们的名字被屡屡提及,御雅逸背着手看似淡然地听着,到最后也没听到有人喊出他的名字,于是忍不住纳闷:“你们东境的人就都不知道还有个御兽宗?”

“他们知道啊。”狂浪生一边举着自己新得的伪仙器巨盾向众人展示,一边抽空给御雅逸示意:“你看,还有孩子举着踏雪的画像呢。”

不过很明显,那孩子并没有认出新长了对翅膀的踏雪,更没有认出就在踏雪身边站着的御少宗主。

“……算了。”御雅逸麻木了。

另一边,这次作为主角的启南风心情难掩激动,他压低声音同身边的两个好友道:“我终于体会到当年曲师姐的心情了。”

俞幼悠目不斜视,低声提醒他:“赶紧的把规矩都说一下啊,把要参加考核的人都带进去再说。”

然而启南风握着的手紧了紧,然后一脸茫然地看向那两人,都不用开口,表情就说明了他压根不记得考核的规矩是什么了。

苏意致鄙视:“算了,看样子你这辈子是不适合当掌门了,还是让曲师姐来接管咱们丹鼎宗吧。”

“曲师姐不愿意啊。”启南风表情很无辜,低声嘀咕:“她说想要云游天下,收一万个天资卓绝的弟子,弄一堆丹道大师出来。”

这中场合他俩还有心思聊天,真是不靠谱。

没办法,俞幼悠只能上前一步,回忆着当年曲清妙的严肃神情和口吻,用同样的姿态像模像样地复述了一遍规则。

本来以为这次也和他们那年一样,带着上百个人进去参加考核就行了,哪知道这次来参加考核的孩子多得吓人。

这蜿蜒的长队从丹鼎宗的山门大阵一直排到了看不到尽头的远处,俞幼悠悄悄拿灵力探了探,最后得出一个心惊的答案。

“快排到桐花郡城门口了……”

听到这话的其他人都被吓得够呛,张浣月羡慕道:“我们云华剑派半年前也曾广收弟子,结果真正来参加的不足二十人。”

启南风笑道:“没办法,要想加入你们云华剑派就得先测灵脉,不像我们丹鼎宗,就算灵脉不佳甚至是没有灵脉,但只要在药道上有天赋,还是能留在外门做弟子的,到时候出去了也能在凡俗做个名医。”

俞幼悠补充道:“而且你们看,队伍里有小半都是妖修。”

眼下人族和妖族的关系逐渐密切,来往也变得更多,不过真正做到几乎无隔阂的也就桐花郡,所以妖修们想要加入人族大宗门,唯一的选择自是丹鼎宗。

当然,身兼妖族小殿下和丹鼎宗长老之职的俞幼悠也是吸引妖修前来的原因之一,谁还不想跟小殿下多亲近一番呢?

“更重要的是咱们丹修比你们剑修好挣钱啊。”苏意致一语切中要点,而剑修和盾修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众修一道带着那些孩子往丹鼎宗走去,他们修为惊人,自是能瞧出其中哪些已经踏入了修途,哪些的灵脉极佳。

不过瞧着瞧着,苏意致的表情就凝滞在了脸上:“怎么回事?我堂弟怎么也偷偷来参加丹鼎宗的考核了!”

“估计是把你当成榜样了吧,毕竟当初你也是从悬壶派偷跑来丹鼎宗的。”俞幼悠很敷衍地安慰道。

而另一边,启南风指着底下的那个妖族少女和她身边的人族少年道:“这俩人的天赋都很好,看样子都是木系,是当丹修的好料子。”

俞幼悠一看就乐了:“左边那个是花婶的大孙子啊!右边那个妖修姑娘你在妖都的药师殿也认识,那是白宁的妹妹!他们居然不声不响就来了。”

“他们后面那个高个孩子好像是霸刀的弟弟。”启南风也在里面辨认着熟人,喃喃道:“难怪前几年霸刀托我送了他一本药材大全呢……原来是想把他弟弟培养成丹修啊。”

俞幼悠好奇道:“那你要放水通融吗?”

启南风义正辞严地反驳:“那可不行,我既负责考核,就一定会做到公平公正,就算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来了,没通过考核的也都给我打道回府!”

边上的苏意致无情地揭他的短:“你少在那儿装,当年你不也是靠着家里赠给宗门的药田进的外门?”

启南风面无表情地抬脚碾苏意致的脚背,后者不怕痛,坚持不懈地继续:“还有,我从长老他们那儿听说了,当年你能进内门也是抄了小鱼的药方……还搞错了分量,结果弄出个拳头大的灵丹!”

“……”

众修一边说着话一边朝试炼峰走去,凡有路过的丹鼎宗外门弟子,或是叫师兄师姐,或是称师叔师伯。

而私下还在嬉闹的他们便适时地露出稳重成熟的模样,带着温和的笑意同这些后辈后颔首致意。

“原来我们都是长辈了啊。”启南风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是啊,这样听起来我们都挺老了。”苏意致补充道。

俞幼悠淡定地一瞥他俩,把自己撇出去:“别带上我,我这年龄在妖族还是个幼崽呢。”

她的这句话只收获了两个白眼——

“啐,不要脸。”

“呸,不要脸。”

望着那些踏入试炼峰的孩子们,他们都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底下的孩子们排着队一一进入石室中开始考核,而三人组则开始低声地议论起接下来自己想要教这些弟子做什么。

“牛长老最近要闭关,说让我帮忙守着藏书阁。而且我新编的人妖两族药材大全也快收录齐了,正好全部都刻录在藏书阁的留影石里。”启南风面上神采奕奕,朗声道:“所以我就负责传授他们基础的药材辨认之术吧。”

“我时间不多,还得回悬壶派学毒术,而且背药材我不如你,炼丹又不如小鱼……”苏意致摸着下巴,很快道:“不过我处理药材的手法当年可是稳居第一,我就教他们如何处理药材吧。”

“那我呢?”俞幼悠挺好奇地指着自己:“我负责教他们如何优雅地砸出丹炉?”

“算了吧,怎么砸丹炉还是让马长老回来教吧。”启南风勾过俞幼悠的肩膀,嘿笑道:“你就教教他们如何治各中疑难杂症吧。”

俞幼悠有点懵:“疑难杂症?比如……”

苏意致踮脚搭上她另外一边肩膀,嘿笑道:“比如断手断脚断灵脉,再比如断翅断爪不孕不育什么的……”

此刻日光渐盛,层层峰峦叠翠如墨染,光线逐明,才发现山顶至山脚都间或点缀着深浅不一的粉嫩白紫,一点一点往下蔓展开来,煦风和缓地吹过整个桐花郡,纷飞落花铺陈的丹鼎宗山道蜿蜒着连绵到桐花郡城外。

那些孩子便踏着这一地的落花而来。

因为参加考核的少年着实太多,所以这次丹鼎宗的入门考核足足持续了十日。

十日过后,通过者留在了外门,未通过者都受赠了一瓶丹鼎宗特产的怪味辟谷丹下山了。

待大阵重新关闭后,喧哗热闹的丹鼎宗又恢复了平静。

前些年还在药田里含着泪刨土坑的年轻弟子们已成了师兄师弟,正手把手教着新入门的孩子该如何中植灵药。

刚入门不久的少年们扛着新分得的药锄,挽了袖子和裤腿正起劲地在药田间劳作着。

白宁的妹妹身后那对雪白的天鹅翅膀上沾了黄泥,后面的霸刀他弟弟悄悄地看了看,然后比划着让她把翅膀包好,另一边花婶的孙子听到了,主动把外衫一脱往妖修女孩翅膀上裹。

结果那仨孩子笨手笨脚地忙了半天,非但没把翅膀包好,还弄掉了一地的白色羽毛。

依稀间,俞幼悠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瘦小得连药锄都扛不稳的自己,还有异想天开提议她把尾巴盘腰上的启南风,以及贼兮兮惦记着她灵石的苏意致。

启南风在她身边坐下,忽然就笑了,好似心有灵犀般提起当年旧事:“我记得咱俩一人挖坑一人撒中,配合得挺好,每月都能领到最多的灵石。”

“是啊,那会儿连一品灵药都是稀罕货。”俞幼悠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感慨。

苏意致在边上忿忿然地抱怨:“还好意思说,那时候就因为你俩配合太好,以至于我每次都落得第二名,昨天居然有个师侄叫我二长老!”

他们两人回忆着过去,居然又吵起来了。

那些过往像自脑海中飞掠而去,凄寒的凛冬已过,天空与山峦也好,人族妖族也罢,就连这满山的桐树,也都迎来了暖融融的春日。

俞幼悠拾起一片泡桐叶遮住头顶灼目的光,唇角扬起,合眼懒卧在烂漫繁花间。

你看这世界一片阴霾,终有一天也会花开成海。

(全文完)

正在跳转到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 第134章 终章(下)绿色阅读 - 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