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都市现言 > 这个男票有点撩 > 第68章 暗恋

这个男票有点撩 第68章 暗恋

作者:路乔然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5-20 05:05:31 来源:转码展示1

不同于陆倾北的儒雅温和,苏杭的俊美不羁, 初次见凌辰, 言桑只觉得浓浓的书卷气息迎面而来。www.mengyuanshucheng.com

新郎戴着副银丝的边框眼镜, 看起来比陆倾北更适合做大学教授,站在旁边的新娘一袭雪白飘逸的婚纱, 是位娇小可爱性格温婉的江南女子。

看到陆倾北身边的言桑后, 凌辰眸色一亮:“倾北, 这位就是……”

陆倾北抬手握住女孩肩膀:“言桑,我女朋友。”

“哈哈,没想到真被你等到了,在一起我就放心了, 不然我还真怕你会单身一辈子!”凌辰拍着陆倾北的肩膀哈哈大笑。

他们的对话很奇怪, 似是很久以前就认识她。

见言桑一头雾水, 神色不解,凌辰笑道:“老陆这个闷葫芦还没跟你说过吧, 大概在四五年前, 他回苏市看陆爷爷,那时候便对你一见钟情, 偷拍了张照片睹物思人, 暗恋了四年多,一毕业就要回来找你,没想到真被他等到了!”

苏杭勾住凌辰的脖子,亦是感慨:“当时我俩都特喜欢调侃他,平时就喜欢开玩笑说, 等他毕业回国你早该结婚了,一句话就能让他郁闷好几天,老陆脾气特别好,因为一个女孩子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真很稀奇。”

旁边的新娘子听了也不由笑望向言桑,似乎她才是今天最幸福的人。

看着身旁脸颊泛着不自然潮红的男人,言桑脑子晕乎乎的,对他们刚刚说的话一时竟有些难以消化……

陆倾北清了清嗓子:“你们去接待客人吧,我跟言桑先进去了。”

将言桑小手紧紧包裹于掌心,男人快速走向礼堂大厅,平日稳健的步伐里竟带几分仓促。

苏杭和凌辰相视一笑,别人眼中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的陆倾北,看似永远一副温雅淡然的君子模样,但只要提到“言桑”两个字,随便两句调侃便能让他丢盔弃甲,手足无措。

言桑盯着眼前这个向来沉稳寡言,此时却表情不自然,一股脑拉着自己往前走的男人,眸底的笑从眼睛里溢出来。

可能是太紧张,男人宽厚的掌心早已被汗水打湿,晕染在她手背上。

“陆倾北……”言桑轻唤。

陆倾北停住脚步,耳根处依旧带着不自然的红晕:“怎么了,桑桑?”

言桑晃了两下被他紧攥着的右手:“手疼……”

陆倾北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不知轻重,连忙松了些力道:“对不起桑桑,手疼不疼?”

“什么照片?”言桑答非所问,好奇凝着他,漂亮的眉眼弯成月牙。

陆倾北低头,认命地叹了口气,笑容温柔入骨:“本来不想告诉你的……”

说罢,从裤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钱包递到她面前。

言桑接过,样式简单的黑色皮夹子,跟他的气质很搭。

从中间打开,一张两三寸大小的照片插在左侧,照片里的她侧着身子站在小公园篮球场上,穿着一套粉色连帽运动服,柔软的头发刚刚过肩,微风吹动着发梢,嘴角带着甜美的笑,看上去清纯可人。

“这是什么时候的?”言桑纤将照片掏了出来,边缘有些泛白,背后也带着淡淡的旧黄色。

“四五年前……”他将拳头抵在嘴边轻咳掩饰内心的尴尬,不敢去看她的眼睛,“那时候你才十七岁……”

“是在你家别墅上拍的吗?”见他神色局促,言桑故意追问。

“嗯……”他视线放远,看着走向地毯的新郎,柔声提醒,“桑桑,婚礼开始了,我们去看吧。”

言桑不再为难他,照片放好,再帮他放入裤袋。

陆倾北寻着她的手一把握住,低头温柔一笑,带着她走向宴会厅。

整场婚礼隆重而梦幻,新人互换戒指,接吻,在鲜花与掌声中接受亲友们的祝福,陆倾北与她十指相扣见证眼前的一切。

看着新娘眼眶内闪烁的幸福泪花,言桑心中蓦然感触,鼻头跟着发酸。

婚礼过后,乐队的演奏声悠然而起,由新郎新娘带着客人们在舞池中翩翩起舞,言桑将头靠在他胸膛,陆倾北手臂交叠放在她腰间,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缓慢移动着。

“陆倾北……”她突然轻唤。

“嗯,我在。”将下巴搁放在她的头顶,陆倾北低柔回应。

“是不是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

纤细的指腹轻敲了两下他的后背,没等他开口,言桑继续:“不许瞒我,我想全部知道……”

“好吧……”他柔柔叹了口气,思考着如何措辞,“其实,我去你们学校做老师也是为了方便接近你。”

感觉到她身体蓦地一僵,男人下巴抵着她额头:“我跟学校签了一年约,做医学院心内科教授,平时主要负责带研究生做医学实验,但也只是副业,主业还是医院的主治医生,医院也会定期给我安排手术。”

“所以……”言桑看着他,语气心疼,“你平时都两头跑吗?”

“乐在其中,只要能跟你在一起。”他轻笑,俊脸上尽是的满足。

“桑桑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十七岁,长得娇小清秀,却已经有了红颜祸水的本领。”他说的一本正经,语气却是认命的无奈,“而我却是心甘情愿。”

言桑就这么呆呆望着他,漂亮的眸子里盈满泪水,忍着不愿在他面前掉落。

女孩声音柔软,一字一句深深敲在男人心底:“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去祸害别人,从不敢奢求什么爱情,但自从碰见你,心底竟滋生些许期盼,有时候甚至会情不自禁。”

陆倾北看着她通红的小鼻子,拼命忍着却依旧不停往下滑落的泪水,心尖像是被羽毛划过般软绵绵的疼。

他低头寻着她的唇想要吻下去。

“不要……”女孩连忙将脸埋入他胸膛,嗓音柔软娇羞,“好多人看着呢。”

他失笑:“好,不要,先欠着。”

言桑趴在他的胸口,肩膀却始终微微抽动着,怎么也收不住。

“小笨猫,再哭脸上的妆都花了。”陆倾北抚摸着她的头发,无奈叹气。

“真的吗?”她连忙用手去擦满脸的泪水,声音委屈,“怎么办,我也不想哭,可是眼泪就是止不住怎么办?”

男人眸子愈发幽暗深邃,低头狠狠擒住她的唇。

是啊,忍不住怎么办?

眼前的这个人自己苦苦思念了四年,患得患失了四年,千方百计地想要接近,再一步步地靠近,现在就在自己怀中,又怎么能忍住……

这一刻,陆倾北只想让她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不远处,新郎凌辰带着娇妻走到苏杭面前敬酒,三个人心有灵犀地扫了眼舞池,眸底欣慰的坏笑显然易见。

“唉~”苏杭叹气,媚眼上挑,擎着高脚杯的模样当真是风情万种,“走到哪里都会被虐,这年代的单身狗简直没活路啊!”

凌辰撇他:“怎么,还没玩够?打算什么时候收心?”

“暂时还没这个打算~”他瞄了眼舞池里的两个人,臂弯搭在凌辰肩膀上,笑容有点贼,“你说,我们三个住一起也有六七年了,我却从来没见倾北喝过酒,今天这么喜庆的日子……是不是?嗯?”

凌辰挑眉:“你确定要灌他?”

苏杭表情玩世不恭:“多好的日子啊,找找乐子嘛!不灌白不灌!”

凌辰点头:“嗯,这个想法不错。”

他刚刚既敬酒又挡酒已经喝了不少,要是今天醉了还能拉着陆倾北,他还挺乐意的。

去贵宾包厢里吃饭的时候,言桑就隐约觉得不大对劲,因为跑过来陪饭的亲戚朋友基本都是二三十岁左右的大男人,表情看上去还挺激动的。

结果证明,她的预感是对的。

不但新郎被敬酒敬的厉害,陆倾北和苏杭也难逃死劫。

言桑坐在他身旁默默看着,眼底尽是担忧。

他喝酒的姿势看上去很舒服,修长的手指扣着杯壁,但凡有人起身敬他,便也立马起身回敬,男人嘴角始终噙着淡笑,姿态优雅的不像话。

男人坐下后,在桌下悄然握住她的手放膝盖上。

他喝酒似乎不会立马上脸,喝的多了才会有一点反应,这么会儿的功夫,脖子上已然泛起了淡淡的红色。

言桑用指尖轻轻挠了挠他的掌心,低声道:“还好吗?”

纤细柔软的手指被陆倾北一把握住,男人湿亮的眸子直直望着她,语气认真:“桑桑,这个动作对一个醉酒的男人来说是很严重的撩拨。”

言桑愣了下,红着脸想要把手抽回来,却被他握得更紧了。

论男朋友醉酒后还要坚持送女朋友回家是一种体验?

言桑无奈叹了口气,垂睫看向将头搁在自己肩膀上浅眠的陆倾北。

男人一只手臂穿过后背勾住她柔软的腰身,另一只攥住她两个手放在大腿上,两个人距离太近的,呼吸间,温热的气息扑打在她脖子上,浓浓的酒气参杂着淡淡的柠檬香,撩的人心都烫了。

感觉车子在慢慢减速,陆倾北突然问了句:“桑桑,要到了吗?”

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言桑看到了站在楼下的承哲:“嗯,承哲正在楼下等我。”

陆倾北理了理身上的大衣,跟言桑一块下了车。

言桑看着他的眼睛细心叮嘱:“我到了,你快回去吧休息吧。”

陆倾北本想低头给她个晚安吻,意识到承哲还在两人身后站在,画面有点少儿不宜,便抬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可以进电梯回避一下。

承哲傲娇挑毛,伸手揽住言桑肩膀,直接将她拉到自己身旁:“你回去吧,我要带我姐回家,等我有空了再通知怎么虐你。”

陆倾北两只手插在裤袋里轻笑:“随时奉陪。”

还没来得及跟陆倾北说再见,言桑便被承哲一个转身暴力拽走了。

电梯里,言桑戳了戳他的手背:“你很讨厌他?”

“说不上讨厌。”承哲将手放在冲锋衣口袋里,实话实话,“他挺有能力的,脾气又好,人也还不错。”

言桑哭笑不得:“既然印象不错,为什么还老为难他?”

“为难他是应该的好吧!”承哲一副你真没出息的眼神撇过去,“我老姐都要被拐走了,我心里能舒服吗?总有一种养了几十年的大白菜被猪拱了感觉!”

说吧,忍不住翻了言桑一个白眼,拽拽地走出电梯。

言桑无奈抚额,陆倾北是猪?

还第一次有人这么形容他……估计苏杭听到以后会笑的肚子疼吧……

“言大小姐,还不赶紧出来,你今天要住电梯里吗?”前方,承哲不耐嚎嚎了声。

言桑赶忙打住思绪:“这就来!”

洗完澡,言桑单手枕在脑后,咬着唇瓣不停地转动着手机。

要不要给陆倾北打个电话问一下呢……

她刚刚被承哲拽着走,都没来得及跟他好好说句话……

这边还在踌躇不定,陆倾北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言桑嘴角微扬,心有灵犀这种事情有时候还真的挺灵异的。

“到家了吗?”言桑翘着二郎腿晃悠晃悠。

“嗯,刚洗好澡。”低沉的声音传来,略带几分暗哑,氲着朦胧水汽。

他高耸的锁骨自言桑脑海一闪而过,好看又性感。

反应过来后,言桑连忙甩了甩脑袋,红晕瞬间爬上脸颊。

天呐,她现在怎么这么色!

女孩低头干咳两声:“记得喝点蜂蜜水,那样睡觉就不会那么头疼了。”

“可是怎么办……”借着几分醉意,陆倾北眉眼间的笑带着几分坏,“你不在我身边,什么都喝不下去。”

言桑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眼睛,耳根发烫,羞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她还第一次听他说这么肉麻的情话,明明表面那么斯文俊雅的一个人……

“桑桑。”男人轻柔低唤。

“嗯?”从喉咙里卡出来的声音泛着甜意。

“我明天就要赶回去,明天下午医院安排的有手术,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明天……”言桑揪着身侧的床单,小眼神飘忽不定。

“我还是后天再回去吧,想在家多陪陪我妈妈。”言桑咬唇下决定。

“嗯,好,那后天记得去取机票。”

言桑讶异,他又帮自己定好机票了吗?

“小桑,我有点困了。”他懒洋洋的声音略显困顿,默不作声地阻止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顾不得说其他,言桑连忙催促:“那你快休息吧!”

陆倾北低哑的嗓音愈发温柔:“晚安,你也早点休息。”

言桑:“嗯,晚安。”

看着黯淡下来的屏幕,言桑侧身将枕头抱入怀中,嘴角笑容甜蜜。

有些人总能悄无声息地让你依赖着,在你身后默默注视着保护着,却从不肯让你知道,这种被呵护着的感觉,就像突然拥有全世界,温暖而安心。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