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都市现言 > 这个男票有点撩 > 第73章 在一起

这个男票有点撩 第73章 在一起

作者:路乔然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5-20 05:05:31 来源:转码展示1

陆倾北参加研讨会期间一直处于封闭状态,不能跟外界联系, 好几天才能摸到一次手机。www.xiashucom.com

存了几十条短信一下发过来, 让她平时关注天气冷暖, 一定要多穿衣服,照顾好自己之类。

翻看着陆倾北发来的照片, 言桑心底默默算着他还有多少天才能回来, 回来后要带他去哪儿吃好的。

一想到这儿, 言桑嘴角不自觉勾起甜蜜的弧度,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世上某个角落还有人在牵挂着你,你也正想着他。

不过, 对学渣来说, 大学里什么事情最头疼, 尼玛当然是考试!天怒人怨的考试啊!

这几天不但整个学校冷清许多,连宿舍两个疯癫癫的妹子也开始老老实实坐在书桌前, 开启学霸模式。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静儿突然大叫一声, 抬手将书扔掉掉,开始拿头撞衣柜。

不过没发出声音……

然后低头开始刷手机……

“静儿啊, 你可是挂过科的人, 快点放下手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婷子抱着厚厚的新闻学概论苦口婆心劝导。

静儿不死心:“等我刷会儿微博,再把最近几期的综艺节目看完,就回头!”

“你那微博关注量估计够刷到明天的。”佳佳对着电脑撸着英雄联盟还不忘打击她。

“卓佳佳还好意思说我, 你还不是一样,你节制点,强撸灰飞烟灭!”静儿不屑。

言桑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婷子望向言桑,替她俩干着急::“桑桑,你快劝劝她俩,这么直接去裸考可不行!”

言桑咬着牛奶吸管,故意恐吓:“没事,考试的时候不用管静儿,让她自生自灭去。”

静儿不服气噘嘴:“凭什么就吓唬我一个人啊,明明佳佳她也不看书……”

佳佳边打游戏边得瑟抖腿:“你有我记忆力好吗,我考试前翻一遍书就够了,你可以?”

“切!德行!”静儿翻了个白眼,伸手又将书从地上捡起来,抱入怀中,“说的自己跟天才似的,不还是要跟我这个学渣做了同学?”

在打击静儿这件事上,佳佳从不留余地:“没脑子的人才会说这种话安慰自己。”

静儿被气的直哼哧,张牙舞爪地扑过去:“怎么样,卓佳佳,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小屁孩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

佳佳游戏打得正嗨皮,怎能让她随便破坏了,一包零食递过去:“你最喜欢的辣条,要不要?”

看到好吃的,静儿瞬间变脸,一副有吃的就万事好商量的表情:“早出来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言桑和婷子对视了眼,摇头失笑,静儿这种无厘头的傻比性格啊,真的不知道怎么吐槽才好……

*

期末考试临近结束,还有七八天就正式放假了。

言桑本想这两天到网上把火车票定下,陆倾北的电话却突然打过来,言桑惊讶,可以用手机了?

“桑桑?”可能是半个多月没通电话了,他的声音听起来竟有些陌生。

“陆倾北,今天怎么可以用手机了?”

男人轻笑:“我跟他们说有重要的事要跟家人通电话,再过一个星期就闭会了,管理松懈许多。”

言桑握紧手机,心中雀跃:“还有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了吗?”

“不是,我没打算回去那么早,我给你定了去厦门的机票。”

“去厦门的?”

“嗯,算是我们在一起一百天的礼物,考完试第二天,我在机场等你。”男人的声音像水,温柔的不像话。

一百天了吗?

言桑诧异之余更多的是惊喜,没想到他会这么细心,倒是自己,整天神经大条到不行。

去厦门……怎么突然有种度蜜月的感觉……

言桑红着脸点头:“好,那到时候见。”

*

惊心动魄的期末考试在全班同学默契的地下操作中顺利度过,这无比娴熟的作弊技巧……

套用静儿的话准确形容,监考老师就算眼明心亮,但也抓不到现行的!气的吹胡子瞪眼也没用!

之后便是收拾行李踏上飞往厦门的旅程。

虽不是第一次坐飞机,却是第一次像今天这么紧张,快二十多天没见面了,不知道陆倾北现在怎么样。

有没有吃好睡好,工作累不累,变瘦了吗……

言桑就这样在胡思乱想中沉沉睡去,醒来时飞机差不多也要降落了。

言桑拉着行李箱在陌生的机场四处地张望,陆倾北的身影就那么蓦地闯入视线。

简单的白衬衣休闲裤,男人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远远望去,出众挺拔,干净优雅,是整个机场异常惹眼的存在。

陆倾北大步走到她面前,低头轻吻女孩额头,接过行李箱的同时,顺道将她的小手攥入自己掌心。

“累吗?”

“还好,一路睡过来的。”

言桑看了看周围人的衣着打扮,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南方会这么暖和,穿的太厚了,现在感觉有点热。”

他看了眼女孩身上的大衣,抬手拦了辆出租车:“那先回酒店换衣服,然后再去吃饭?”

陆倾北住的是一室一厅的海景房,装修精致,宽敞舒适,落地窗旁边还摆放着一个设计稍带欧洲古典韵味的贵妃椅。

言桑四处转了圈,很雅致的房间,跟他身上的气质很搭。

只是,这个好像是单人房吧。

就在言桑暗暗考虑着晚上怎么分配房间时,陆倾北从衣柜里拿出两个大纸袋子递到她面前。

“什么……”言桑惊讶看着他,伸手接过,一个袋子里装的是长袖连衣裙,另一个袋子里……

言桑耳根蓦地红个通透,也不敢抬头看他,抱着袋子转身冲进卫生间……

她自己有带睡衣啊天……

连衣裙特别的淑女,里面的粉色针织裙将她玲珑的曲线尽数衬托出来,外面又套了件薄薄的白色外套,清丽俏皮,又不失性感可爱,穿起来像个小仙女。

陆倾北坐在窗台边安静等待着,看到她从卫生间出来,眼神渐趋炽热,清俊的眉宇间笑意渐浓。

男人冲她招手:“过来。”

言桑盯着脚上的一次性拖鞋,一步步慢吞吞地走到他面前,被陆倾北拉着胳膊坐到他双腿上。

“想我没?”许久不见,他的嗓音似乎愈发低哑迷人了。

“唔……”她刚要开口,便被陆倾北堵住了嘴。

一个极致温柔的吻,带着淡淡的柠檬香,男人的舌滑入她口中,细细描绘着她的唇形,再温柔深入。

言桑搂着他的脖子努力回应着……

许久之后松开,男人抵着她额头轻问:“晚饭想吃点什么?”

言桑想了会儿:“海鲜,现在特别想吃有点辣辣的海鲜。”

“先去吃海鲜,然后再到沙滩上吹风?”

“嗯。”

“让我看看最近瘦了没有?”陆倾北说着,大手滑至她腰间捏了捏。

言桑快速拉住他的手:“不要,我怕痒……”

“是吗?”陆倾北眸色微闪,似乎无意见又发现一个可爱的小弱点。

鼓浪屿是一座浪漫又文艺的清静小岛,这里气候宜人,生活节奏缓慢,每个角落的空气中似乎都带着清新的气息。

吃过饭,言桑与陆倾北十指相扣着于街道漫步。

街道两旁商铺林立,衣服,鞋子,纪念品,当然,更少不了单是看看便让人食欲大开的当地小吃,鱼松,馅饼,龙头鱼丸,酱爆鱿鱼……垂涎欲滴的香味飘满街道的每个角落。

言桑边咽口水边拽着陆倾北的袖口:“我好像又饿了,还想吃……”

虽然刚刚已经吃晚饭了……

陆倾北摩挲着女孩的小手,满脸宠溺:“好,我们一家一家来,告诉我,最想吃那个?”

直到最后……

言桑摸着自己鼓鼓的小肚子,下狠心,挽住陆倾北的胳膊将头埋在他肩膀上,痛苦唉呜:“陆倾北,快带我离开这里,我好饱好撑实在吃不下了,可是看到那些东西还是嘴馋……”

“那,带你去吹吹海风?”

陆倾北温暖的手掌放在她小腹上轻揉着,被言桑一下子抓住,却又被他反手握在手中:“揉揉小腹有助于消化。”

言桑用余光瞄了眼经过他们身边又不时打量着两个人的游客,红着脸,慌忙拉着某直男离开现场。

晚上七八点,虽然温度比白天低了许多,依旧有许多游客下海戏水玩闹。

陆倾北用风衣裹住女孩的身子,搂着她的在海滩上散步。

除了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远处还隐约飘来悦耳的钢琴声,悠扬的小提琴声,夹杂着朦胧的歌声,令人卸去一身的繁重,轻松闲适。

陆倾北握着她清瘦的肩膀:“吃得也不少,为什么还是这么瘦?”

言桑笑笑不回答,一只手越过后背抱住他的腰,恶作剧般用手捏了捏,抬头笑的灿烂:“没想到肉还挺结实的!”

望着眼前甜甜的小脸,男人眼眸幽深,低头直接封住她的唇,直到彼此气喘吁吁才舍得松开。

言桑娇羞地想将手从他腰间拿开,却不想被他的大掌蓦然按住。

陆倾北摸了摸她柔软的耳垂:“今天累吗?”

言桑摇头:“还好,就是脚底板有点发烫。”

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出来吃饭,然后又逛到现在,她平时神经挺大条,他要是不问,自己还真感觉不出来……

“来,我背你回去。”陆倾北高大的身子在他面前蹲下。

言桑也不客气,笑着一把搂住他脖子。

陆倾北起身,掂了掂份量,若有所思:“嗯,吃了这么多东西,似乎一下子重了三四斤。”

言桑震惊:“三四斤?!我吃的东西没有应该没有三四斤吧……”

陆倾北蓦然失笑:“傻丫头。”

一路耳语般说说笑笑,两个人就这么慢悠悠走回了酒店。

浴室里,言桑捂着发烫的双颊低头看着身上的睡衣,再伸手一点点擦去镜子上朦胧的雾气。

很性感的酒红色丝质吊带连衣裙,将她皮肤衬得白皙剔透,吹得半干的头发自luo露的肩膀垂到腰间,滑滑痒痒的,整个人看上去性感又俏丽。

言桑双手撑在大理石漱洗台面,凉凉的触感冰着她的手掌心,女孩暗暗深吸了口气,怎么办……好紧张,不敢出去啊……

可能是发觉女孩在浴室里呆的时间有点久,陆倾北上前敲了敲磨砂玻璃门:“桑桑?”

言桑努力压抑住自己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脏,缓缓拉开门。

四目相对,电光火石。

言桑在他炙热的目光中手足无措地将目光飘向一旁,结结巴巴道:“是不是有点太暴露了……我……我去换掉……”

“桑桑……”男人伸手捞住她纤柔的腰身,紧贴着自己的身体,牢牢禁锢在怀中,声音柔软到不可思议,“这件是我送你的,不用换。”

言桑双手抵着他胸膛,眼神飘忽,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可以吗?”他滚烫的唇贴着她的额头轻柔吻着,再沿挺俏的鼻梁慢慢往下,用湿热的温度一点点地诱惑着她,试图去瓦解她的坚持。

“会不会……太快了……”言桑就像一摊水,软软攀附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尾音尽数消失在两个人唇齿间。

男人含着她柔软的唇瓣声音模糊不清地回应:“对我来说,却是等待了五年……”

[此处不可描述,大约省略三万字]

她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却是已经到了第二天下午。

夕阳透过落地窗懒懒地照进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暖阳味,床头柜上放着一大束粉玫瑰,星星点点的满天星镶嵌其中。

言桑把脸埋进去使劲嗅了一下,清秀的嘴角微绽。

有房卡刷门的滴滴声,陆倾北将一包吃的放在客厅桌子上,看到床上没人,赶忙轻唤:“桑桑?”

言桑闻到了诱人的海鲜味,连忙从卫生间里跑出来,一下抱住男人的脖子。

陆倾北双手搂着她的腰,温柔啄了啄女孩唇瓣:“睡得好吗?”

言桑被他一句话问得全身发烫,脑海蓦地想起昨晚浓烈的缠绵,红着脸把头埋在他脖子里,声音低不可闻地喃喃了句:“我肚子好饿……”

“好,先吃点东西。”

陆倾北抱着女孩坐在自己大腿上,双臂环着她的身子将吃的从袋子里拿出来摆好,一样样地让她尝,觉得好吃的便多喂两口。

言桑将一块草莓蛋挞塞进他嘴里:“你也吃。”

陆倾北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小口,勾唇:“我中午就醒了。”

一句话立马说的言桑耳根软烫烫的,也不说话了,低头乖乖巧巧将剩下的蛋挞吃完。

陆倾北看着她,嘴角的笑意加浓:“桑桑,这次回去我想去拜访一下你父母,可以吗?”

语气认真而郑重,像是在求婚一般。

在听到“父母”两个字时,言桑指尖微颤了下,揪着手指,深吸了口气:“我和承哲……从小跟着妈妈长大的……”

陆倾北漆黑漂亮的眸底闪过一丝诧异,随后收紧放在她背后的双臂。

言桑努力压抑着胸口的酸涩:“承哲三四岁的时候,他就抛下我们跟其他人女人走了,是妈妈辛辛苦苦把我们拉扯大。”

“对不起……桑桑……”陆倾北将她搂入怀中,看她跟承哲性格都那么开朗乐观,却没想到会有这么让人心疼的经历。

陆倾北轻抚着她的长发,心尖像是被人捏住般密密麻麻的疼。

“没事的,都过去了。”言桑抬头朝他微微一笑,随后若有所思道,“我觉得我妈妈应该会喜欢你,承哲的话……可能要你自己废一点心思了……”

“我已经想到方法让这个小叔子接纳我了,”陆倾北似乎胸有成竹,“只要他不是真的特别讨厌我。”

言桑低头偷笑,当然不是真的讨厌,只是不爽你抢了他姐姐而已……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