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241章 第241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241章 第241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10-23 01:53:24 来源:笔趣阁

楼青茗的具体信息, 井廷之前早有调查,大概知晓她在身边灵兽的拖累下,财力算不得充裕。www.gsgjipo.com

此时听得楼青茗询问, 他虽说紧张, 还是尽量做到大方得体:“按市场价给就行, 若有缺失, 可以拿等价值的东西补, 反正这些东西我都不缺。”

井太上长老便是高阶丹师, 他手中别的不多, 丹药是真不少。

许多在正常修士眼中难得的灵丹, 在他这里就是某段时间比较爱吃的“糖豆”而已。

当然, 他的这种爱吃“糖豆”的喜好, 早已在那一张张小悔过阵阵盘里化为云烟, 逝去在昏黄的记忆里。

现在他最爱做的, 便是闲着没事温故一下楼青茗为他录的那枚留影石。

看着里面自己赤身裸.体被鸡啄的画面,想象着楼青茗会有的表情,逐渐地美化着记忆。

楼青茗松出一口气:“若是灵物不做限制的话,我应该换得起。”

说罢,她就取出一枚空储物袋, 往里面不断倒腾东西。

她身上要说价值最高、且数量多说的, 便是这云巅水。

当初契约了云渺海巅火后,那里一整池子的云巅水都被她全部收了起来。

平日里她在往外送时, 她都很注意分量,送的都是以小瓷瓶为单位。但论起总量, 那些合计都不到她拥有数量的百分之一。

因此这个时候论起价值交换,她还算能挺得直腰板,拥有底气。

虞略农储物袋中的所有灵石, 几满坛子的云巅水,再加上她手头堆积的一堆小悔过阵盘以及增智阵……

楼青茗一边往里面添着,一边暗自兑换成灵石数目,等到最后感觉差不离,她储物袋中稍微有些价值的东西也差不多被掏空了。

楼青茗:……

这场赌局让她几乎倾家荡产,怪不得世人都说赌博要不得。

但现在的问题是,若她不继续下去,那她前期付出的所有投资就都打了水漂,连个还债人都找不到。

这样想着,楼青茗握着储物袋的手指只是一紧,又马上松开,给井廷递了过去。

赌局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权当是她赌红了眼。

“灵石上有些上短缺,都用的等价值物品补上,你看可有什么不合心意或者不妥的,你提出来,咱们再行商量。”

楼青茗这话说得诚恳,因为自己处于求卖的一方,所以语气并不强势,且分外平和。

井廷的耳廓动了动,唇角不自觉上扬。

他神识探入储物袋,大致估量了下其内物品的价格,比市场价略高一些,笑意更深:“那些阵盘都是什么?”

“是我最近发明出来的增智阵盘,脱胎于小悔过阵,你等有空可以进去试试,能够有效增长你的阅历与对人经验。”楼青茗尽量将话说得委婉。

井廷现在对比她们初次见面时可谓天差地别,这些都是小悔过阵的功劳。

现在他又在她发明出增智阵后出现,应是老天都想要他长长脑子。

不是他妈,却操着他妈的心,楼青茗觉得井太上长老合该再给自己送些烤鸡、烤鸭和烤肉脯子。

井廷不知这些阵法的具体功效,只是听楼青茗话得真诚熨帖,心情越发轻快。对上楼青茗的询问的目光,他忙不迭颔首:“足够了,价值相抵,楼道友计算得数量并没有差池。”

说罢,他直直看向她,眼神兴奋且羞涩。

楼青茗怔了一下,直觉今天的井廷好似有些不一样,但她时间紧迫,也来不及多想,只是向他展颜一笑:“这次真的多谢。”

井廷原本就已羞红的脸,瞬间爆红。

他想瞧又不是很敢瞧楼青茗的眼睛,站在原地有些扭捏,只觉得原先就已经很漂亮的楼青茗,这才多少年没见,变得好看了不止一点。

这种不分性别的好看,与极具外放的魅力,让他的砰砰砰跳得飞起,几乎掩饰不住眼底的心意。

“不用……”谢。

楼青茗却未等他将话说完,径自翻身上鸡:“那储物袋里有我传音玉简,以后有事联系。”

井廷怔了一下,嘴上还没想好如何应答,手上已快速将自己的传音玉简掷出。

“我的玉简,你收好啊。”

“诶,好嘞,”楼青茗一把捉住,坐在油亮的公鸡背上向他笑得眯起眼睛,“那么井道友,卓道友,咱们回见。”

说罢,她轻拍了下三花的脑袋,便由三花带着向那亮橙色异火方向飞冲而去。

井廷当即急了:“楼师妹,那里面的可是千斩鎏金焰,你……”

楼青茗挥手,周身荡出一层晶蓝的云渺海巅火结界,包裹着她与身下的鸡一起钻入亮橙色的火海。

井廷:“……要小心啊。”声音渐弱,尾音余长。

卓远:噗!

卓远歪头,礼貌地将喷笑咽下,他站在原地又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井廷的后续反应,才好笑回头:“人都走远了,你还在看什么?”

井廷缓缓眨眼,直愣愣道:“你说我现在都筑基期了,面对异火的胜券还不足一成,楼师妹在契约云渺海巅火时,却只有炼气期,她当时又是怎样成功的?”

在没有面对异火时,他心中还没有什么具体概念,但是现在,等他真正站在这张狂肆虐的异火旁、不可抑制地生出胆怯时,才真切的体会到两人的差距。

卓远想了想,回道:“或许当时的楼师妹另有底牌,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心性是同龄弟子中少有的强大与坚韧。”

没有火灵根却强制契约异火,还是最难契约的金水灵根,就他迄今所知道的,楼青茗绝对是其中第一人。

井廷垂下眼睑,语带失落:“那怪不得……”

怪不得老父亲总说他与楼师妹相差甚远,御兽宗肯定不会允了他的求亲。

卓远大概猜出井廷心中所想,也没太出言打击。

井廷的外貌、家世以及背景,放眼整个修真界都能说是上流。

然而楼青茗也不差。楼青茗除了家世这一项为空白,其他的样样拔高,且绝对超标,非但一点也不比别人逊色,还皆是站在别人仰望的高度。

只说她炼气期时就悟了道,契约了一朵云渺海巅火,炼气十二层完美筑基,还有两只化形期妖修,并给宗门在醉梦海深处发现了一处无主的、交接顺利的云雾岛,就可知其无论是道途还是气运,都是不可限量。

让楼青茗与井廷这个草包修二代联姻,御兽宗只要不是傻子,或者宗门濒临灭亡,就绝对不会答应。

“你天资不错,资源丰厚,不用丧气,你以后可以做到更好。”卓远筹措着语言安慰。

井廷连连颔首:“对,没错。我现在虽然已经够好了,但确实还有努力空间。”

卓远:……

“等我变厉害了,以后都不用叫上同门,我自己就能将你吊打锤爆。”

卓远:……

卓远风轻云淡转头:“其实楼师妹这种大毅力者,只有和她同样心性坚定的男修才能与她比肩。”

井廷忽地抬头,头毛瞬间竖起:“我就知道你折腾了那么一番退婚一定有阴谋!整了半天,你就是想和我抢楼师妹!卓远你见异思迁,你个王八蛋!”

说罢,井廷也没有了在这里烤火擦汗的兴趣,恨恨地横了卓远一眼,便祭出灵剑,向遗落古城深处飞去。

卓远:……

他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我?和他争楼青茗?!这小子果然是傻的吧。”

他不过是想呛他一句,也不知他整天都在瞎想些啥。

至于楼青茗?

卓远想起他曾经在云雾岛上陷入楼青茗倩云阵时所遭遇的阵魂,就是一阵敬谢不敏。

不仅对他百般挑剔,还一万个嫌弃,道侣找个喜欢自己的不好吗?他吃饱了撑得才会去挑战这么高难度的。

如此想着,卓远也就没了在遗落之城继续探索的兴致,他拍拍衣袖,正了正衣冠,又是一副遗世独立的出尘模样,转身离开城内,赶往新的历练地点。

远远地,他在前方看到了一粉衣女修,那熟悉的背影,卓远不过眉梢一皱就唤出姓名:“富香?”

他还在犹豫是否应该上前,就见前方那道身影驾驭着脚下的飞剑速度加快,迅速消失在天边,脱离了他的视野。

卓远:……

曾经追着他跑的小丫头,现在不仅看着他时眼底一点情绪都无,还会避着他跑。

虽然他心里也松快了不少没错,但这不得不让他怀疑:对方是在利用他的美貌,感悟无情道!

*

关于楼青茗离开后两人的对话,楼青茗并未没关注,神识强横的既明和白幽虽是听到了,却也根本没放在心上。

说实话,就那井廷,别说茗茗,就连他俩就看不上眼。

根基不稳,灵气不实,修炼啃老,这种人当个爱慕者尚可,更进一步,除非他能改头换面,否则可能还没等茗茗动心呢,他自己就寿元到头,陨落在了前头。

这也是修真界中,为何天资弟子在选择道侣时,看的最多的是对方的门派、资质,而非家世背景。

寿元不同,根本没有同走大道的可能。

楼青茗赶回千斩鎏金焰焰心时,玉池中的酒液刚好见底,她忙掏出酒坛一坛子一坛子的往里倒,等到最后放置灵丹时,她犹豫了一瞬,到底拔下了那枚装着补灵丹的瓶塞。

清幽绵长的香气自瓶内弥漫开来,丝丝缕缕钻入毛孔,让闻者不由精神一震,灵台清明。

楼青茗叹息:“快闻,好香。”

这香气,全是她自割血肉的烤肉芬芳。

三花将脑袋探过来猛嗅,大力地咽了两下口水,还在寻思词儿看看能不能说服楼青茗将之留下,就见那补灵丹已被楼青茗倒出,反手丢入到玉池中。

其态度之果决,动作之行云流水,全无一点留恋。

三花炸毛:“咕?”

楼青茗:顺毛!

佛洄禅书轻笑:“这般好的东西,你就一点也不心疼?”

楼青茗摸着三花的鸡冠子叹息:“留下它,那就是一枚补魂丹;但是用掉它,却有可能结出很多补魂丹。”

说罢,她一言难尽地顿了顿,“好吧,其实就是我现在不想血本无归,不得不往上无上限的加码。”

这种赌局的不可控性太强,她以后一定不能再办。

黄阶补魂丹的效用比起养魂丹来强悍百倍,那丹药丢进去不过小半盏茶时间,玉池中的大白莲子就重新恢复了活力,就连表面原先皴裂得欲掉不掉的莲子表皮,都有了重新合拢的迹象。

那莲子就像是一头精力十足的小兽,完全不见了一开始与千斩鎏金焰争锋相对的胶着,气势越来越强。

楼青茗站在不远处默默地计算着接下来灵酒的需求量,眉宇终于松快地舒展开来:“此时我才算有些理解,当初我觉醒酒韵莲体时三花和师父为我准备酒水时的心情。”

要,是要得真多;准备,是准备得真不够。

尤其像是她这种猝不及防、都没来得及准备的,更是掏光家底都不足。

“无底洞,真的是无底洞。”

索性这次筹措后,她不再需要为灵酒、丹药奔走。

之后一段时间,楼青茗一直守在玉池旁,随时为里面添加灵酒,直至时间滑至三个月后。

此时,莲子与千斩鎏金焰的对抗也进行到了尾声。

在绚烂得晃眼的亮橙色火焰中,那枚原先斑驳的大白莲子此时已经在异火与补魂丹的修复下,恢复了大半,它整个莲子漂浮在千斩鎏金火的焰心位置,忽明忽暗,微微震颤。

直至最后,莲子上不停晃出的虚影与千斩鎏金焰的焰心完全重合,亮橙色的火焰面积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至最后被完全收纳入莲子内部,再也看不出踪迹。

而在千斩鎏金焰被莲子完全契约的刹那,大白莲子表面的光华倏然一闪,将玉池中剩下的酒液与药性一收而尽。

楼青茗忙又继续往里面添加了几轮灵酒与养魂丹,直至玉池中的莲子不再疯狂吸收,才停下动作。

“这是……成了?”

楼青茗静静地看着安然沉在玉池底部的大白莲子,就连呼吸都放轻了不少。

她前期所有的投资都保住了,没有打水漂了?

佛洄禅书睁开眼帘:“成了,它之后的契约消化还需一段时间,你快将东西收好,现在马上离开。”

楼青茗连忙应声,她将手中剩下的几坛子灵酒一股脑儿地都倒了进去,又顺手丢入几粒养魂丹,便迅速将东西收入储物戒,骑上三花、隐着身形向外跑去。

遗落之城中出现了一朵无主的千斩鎏金焰,这个消息在很短的时间便在充鱼秘境中流传。

不少距离遗落之城稍远的、拥有火灵根的修士,都在听闻消息后迅速聚了过来。只是一直没有修士能够在一边破阵一边抵御异火的前提下,踏入千斩鎏金焰的焰心,与楼青茗来个面对面。

在千斩鎏金焰被契约时,宅邸废墟上的层层阵壁中已经聚集了十数位志在异火的修士。

原先他们还在一边抵御异火,一边尝试破阵,等到异火一经消失,所有进入阵壁的人都急了。

“异火被人契约了!”

“不是被契约了,就是被人用特殊手段收走了。”

“是谁?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走到焰心位置?!哪个?玄天宗还是同悲寺?!”

“我猜是丹霞宗,只有丹霞宗的修士才能随身携带诸多好物,随时方便自己契约异火。”

“妈的,走!咱们加快动作,去看看能不能去打劫一波。”

刚刚契约完异火的人最是虚弱,若是现在里面之人无人给他护法,虽说将人斩杀了不能够,但是趁机敲诈抢劫点东西,还是可行。

可惜等这批各怀心思的修士赶到宅邸后院位置时,那里早已空无一物。

“跑了?”

“嗐,来晚了!”

“这速度,也不知是谁……”

在这群名门修士凑在一起扼腕讨论时,楼青茗早已与既明他们汇合,趁着城中热闹纷杂,撤出了遗落之城外。

路上,既明与白幽从楼青茗处了解了那枚大白莲子的契约经过,相继感慨:“这也是个狠的。”

在那般明显的劣势下,还能抓住机会契约成功,向死而生,“估计此人生前也是个心性坚毅、手段狠绝之辈。”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这种人在修真界中凤毛麟角,却也往往是走得最久远的那一拨。

“茗茗你身上还有酒水吗?”白幽突然转头询问。

楼青茗很是光棍地摇头:“没了,最后一滴也在它契约成功后倒进去了,我现在除了泡着老祖们和噬酒蚕的那几坛,多一坛子都无,都空了。”

白幽被她无赖的表情逗乐,他伸手问她要了枚空储物袋,给她转进去一批:“这些都是我们之前在城内搜刮到的陈酿,初步估计被放置了约百万年。数量不多,但也够你用上一阵。”

遗落之城最初被分割入秘境时,修士们离开得匆忙,许多东西都不曾带走。

之后随着秘境开启,这城内被探索过不知多少茬,但还是有不少藏得比较隐秘的位置,难以逃过他们这两位化形期妖修的探查。

楼青茗神识探入其中瞅了瞅,整整一排五十坛。

她摸了两下鼻子叹息,笑得无奈且真诚:“其实我之前也曾富有过。”

三花:“哈。”

阮媚:“哈哈。”

金卷:“……哈哈哈。”

楼青茗:……

既明等几只小的笑闹完了,才和楼青茗将他们之前的打算道出:“等秘境结束后,你应也需要一段时间感悟,我与白幽准备寻上几位同门去密川秘境瞧瞧。”

楼青茗对此没有意见:“有既明前辈在,我自然是放心的。”

区区一个元婴期秘境,哪里会对已经领悟了无极道韵、并且拥有炼虚期神识的既明造成威胁?!

只是,“不知那秘境的进入,是否有下限修为的限制?”

白幽莫名:“怎么,茗茗你也想去?太过危险。”

密川秘境可不是之前他们去的陀罗秘境,那秘境深处有一处上古战场,其内杀气与煞气遍布,连带着其内修士也会被其感染。

动不动地大开杀戒,一不小心便陨落其中等,更是常事。

楼青茗好笑地摇头:“我倒还不至于那般急功近利,我是说三花,它的晋阶速度实在有些慢,你们能不能将它也带过去吃顿好的。”

三花进入遗落之城后,除了在一开始的宅邸中狠吃了一通,将自己吃成了炼气九层中期,之后修为就再次没有动静。

三花愁,楼青茗比它更愁。

故而现在难得有机会,她自然要为它卖力游说:“三花就是修为了低了点,但它一不惧那些大能的威压,二还能无视阵法,三更能为你们指引宝物方向,总之用处多多。”

这样说完,楼青茗忍不住动作微顿。

莫名的,她感觉自己这语气就好像是两个大道有成、机缘丰富的儿子在出门闯荡前,被他们的老母亲要求一定要带上那不成器的小儿子一般。

突然有种体会到老母亲心境的既视感,让楼青茗一时神情麻木,逐渐一言难尽。

再次看向既明与白幽,她仿佛代入了全新的视角:一口血、一把泪辛苦养大的儿子们终于成材、即将出去赚钱了,而让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回来孝顺她这个老母亲。

从今以后,她将苦尽甘来、时来运转,每日在洞府中随便坐坐,就能数上儿子们孝敬的灵石。

这样想着,楼青茗目光莫名慈和:“当然,还是以你们的想法为主。”

既明不清楚楼青茗在这短短时间内思想都经历了怎样复杂的转变,他只是在短暂地思索了一下,淡淡颔首:“问题不大,三花的心智其实一直很成熟,到时我们会尽力护它周全。”

楼青茗迅速将自己从老母亲的角色中抽离出来,轻咳了一声:“那就好,可惜之前去陀罗秘境时我太小心谨慎,否则当时将它直接放出去撒着欢地吃,现在说不定早就筑基了。”

白幽就笑:“你也不用太担心。三花的晋阶方式简单,筑基是早晚的事,指不定什么时候吃着吃着就晋阶了。”

楼青茗挑眉看着怀中的金色公鸡,笑:“吃完这顿清粥小菜,过段时间还有满汉全席,你可要把胃口都清好了。”

三花精神奕奕,眼睛亮晶晶的:“放心。”

楼青茗便逗它:“哟,这又多了两个字,还能说得长一点吗?”

三花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在楼青茗怀中站起身,扑棱棱地向白幽怀中飞去,等站稳了才重新开口:“茗茗茗茗茗茗茗茗……”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241章 第241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