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灵 作家简介:

让他死了吧!他这堂堂大辽王爷、统领百大军的大元帅,居然惨遭"横祸",被设计娶了个"平板丑陋见不得人的老处女"?唉!大叹口气,他抱着"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决心推开新房门,睁大眼睛的一看——哇!好美好美的新娘子喔!谁说她是又老又丑的?瞧她那粉粉嫩嫩的小脸蛋,"波澜壮阔"的胸部,声音比他还大的火爆性格,而且,几杯黄汤下肚,她

古灵是一位言情小说家,其作品广受好评。著有《引郎上勾》《亲爱的陌生人》《出嫁必从夫》《都是温柔惹的祸》《与君共舞》《把美眉》《妻奴》《出嫁不从夫》《眼里怨你梦里念你》《嘴里骂你心里想你》等小说。

古灵小说全集
古灵推荐小说
共120本

引郎上勾

简介:让他死了吧!他这堂堂大辽王爷、统领百大军的大元帅,居然惨遭"横祸",被设计娶了个"平板丑陋见不得人的老处女"?唉!大叹口气,他抱着"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决心推开新房门,睁大眼睛的一看——哇!好美好美的新娘子喔!谁说她是又老又丑的?瞧她那粉粉嫩嫩的小脸蛋,"波澜壮阔"的胸部,声音比他还大的火爆性格,而且,几杯黄汤下肚,她

亲爱的陌生人

简介:妈妈咪呀!公司要大裁员了耶!那她这个神经粉大条的小女人,不是被拿来开刀的不二人选?呜呜呜……一想到她和她那天才宝贝的生活即将乱乱去,她就忍不住恨恨的暗咒,那个虾米碗糕的副总裁最好早早死死去比较快活,可她那七岁的宝贝儿子,却用眼睛白的地方给她瞄了好几眼,还不客气的说她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超级笨女人!我咧!在

出嫁必从夫

简介:真是的,每次她想给他惊喜,结果总是有惊没有喜,像这回,她明明只是想偷学几招乡间传言的天下第一美味,回去好好的伺候她家的老爷子,讨他的欢心,然后她就能爱去哪就去哪、爱做啥就做啥说,却没想到,不幸迷路就够可怜了,途中竟还让她碰到此生料想不到的大事──在听闻有熟人的声音后,她立刻决定冲过去跟人哈啦一番,却被恶人给抓去「滥竽充数」,非要她跟着一起上「战场」,可她的武功有够烂耶!去了能帮得上忙吗?

都是温柔惹的祸

简介:谁教她的爸爸哥哥弟弟们,一个比一个粗壮,活像是一群大猩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从小她就不爱壮男,只爱斯文、温柔的男人,而像他这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酷男,她根本不屑理,不过,他是顾客,身为公司的一员,即使再不合理,她都得满足他所有的要求,可他分明是看她不顺眼,总是挑剔这、嫌弃那,还把她当女佣奴役,老娘她不干总行了吧!

与君共舞

简介:真是笑ㄕˇ人了!已经断气的人了,还救个屁啦?不过,看在那两支对准她,像是随时都会“走火”的黑枪的份上,她只好憋着一肚子的鸟气、怒气、怨气、衰气,嘟起心不甘、情不愿的小嘴嘴,将初吻浪费在一个“好看”的死人身上。唉呀呀~~真是活见鬼了耶!她只不过是朝他嘴吹吹气,顺便对他做一下“胸部按摩”,他居然就就就……复活了耶?

把美眉

简介:长得高有啥米了不起?长得帅又有虾米路用?最多也不过是喝“鲜奶”长大的咩!人家也不赖啊!长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也没少什么东西啊!只是当他这棵“大树”对她一见钟情,想尽各种步数勾引她,最后甚至使出卑鄙无耻的下流手段,想用一只怪怪的手镯“绑”住她,还粉不要险的想爬上她的床,做她的棉被、亲爱的、心肝宝贝!哼!就算他拿整个苏格兰当“嫁妆”送给她。她都不会屑!开玩笑!要是哪一天他火大了,他只要用两根手

妻奴

简介:“你为什么不能像你哥哥们一样听话一点?”金发银眸的中年男人暴跳如雷到吼道。黑发黑眼的少年状极无聊地耸耸肩。“要是我们统统都一样,那多没意思,明明有三个儿子,却好象只有一个……”“住嘴!”中年人咆哮。“就算你不想和他们一样念企管或经济,也可以选政治或法律啊!为什么要去选物理、生化、数学,还有那鬼太空什么玩意的!狗屎

出嫁不从夫

简介:传闻当朝十六阿哥是个血腥残暴的屠夫,而且,听闻他最爱将敌人的身体一剑腰斩成两半,看敌人体内的肠脏肺腑唏哩哗啦流满地,听敌人爬来爬去哀嚎求救,这是他至高的享受!不过,年纪轻轻的他最让人胆寒的,不是他的武功,也不是他的智谋,更不是他的耐性,而是……除非已知道他是谁,否则没有任何人会对他起疑心,让他每每能从容的偷了别人的命、偷了她的心……

眼里怨你梦里念你

简介:于培勋为了陪伴桑念竹,决定留在伦敦,却没想到没事就被他「看」到的未来新娘给死缠住,非要他帮忙逮捕那老爱模仿开膛手杰克、后来又改学希普曼的无聊杀手,而他哪是那么有爱心的人啊!他当然只是偶尔插花帮点小忙,顺便占点他「老婆」的大便宜。可当那凶手直接点名说要干掉他,甚至想找他真正的女友开刀时,他这才慌了……

嘴里骂你心里想你

简介:怪他老爸,小时候硬是要他偷看一下自己未来的老婆长得是圆是扁,害他自瞄到第一眼后,就吓得浑身冒冷汗,直到现在,他还是忘不了那“恐怖”的一幕;却没想到,在他某次出差伦敦之际,竟然好死不死真让他亲眼目睹自己的“另一半”,吓得他当下只想当个鸵鸟,使出三十六计中的逃之夭夭,却在无意间碰到她,而令他感到诡异的是,他竟丝毫感受不到她?!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