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256章 第256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256章 第256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0-11-07 03:35:21 来源:笔趣阁

虞勉:……

这种仿佛是与一座优质灵石矿擦肩而过的复杂心情。www.jiujiuzuowen.com

这明明应是他无影阁的弟子, 就因为一个逆转重生者,半路被卦象改去了御兽宗, 有谁算过他无影阁的损失!

他怀着复杂的心情,抬头看向等在旁边的杜天一,将楼青茗的话与他复述了一遍,最后道:“算算时间,柴自翔也确实是在义妹拜入宗门的前一年,从未来逆转重生回来的。”

杜天一气恼地一拍桌子:“这还不如不让我知道呢。”

不让他知道,他现在也就不会有这许多扼腕。

虞勉却想了想道:“这可能就是时也,命也。若是妹妹当真小小年纪就拜入无影阁,有一个对满怀恶意的柴自翔在前面挡着, 她未来怎样还真不好说。”

若她被柴自翔耽误了修炼进度, 那他体内的混火到底能否被祛除,就更加不好说。

所以,楼青茗口中的那位擅长卜卦的姨,不仅及时为她避免了危机, 也算为他卜出了生路。

虞勉垂下眸子, 突然轻松一笑:“也罢,这也是注定我不能清闲。”注定甩不脱少阁主这个头衔。

杜天一心里一噎,他这还没缓过劲来,他这么快就想开了?!

他愤懑地哼出一声:“看来以后一定要将修真界中的基本常识,都和宗内弟子好好普及普及。

这万一以后再有弟子有机缘, 遇到什么时间法则、时间凝晶之类的回到过去, 可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就无敌了。

首先, 回到过去会将自己原本的气运消弭,修真之路会比原先更加坎坷。

其次,若不尽快自省自悟其身, 用功德将消散的气运的重新孕养,那么即便你能算计抢夺别人的一次福运机缘,也会在之后遭遇反噬。

贪心不足蛇吞象,这种念头最好想也不要想。

杜天一捂着疼得直抽抽的胸口,半晌道:“不行,我无论再怎样想,还是过不去这条坎。”

原先他看楼青茗履历时有多欣赏,现在就有多心痛,心痛得简直心肝儿颤。

那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弟子啊!

就这样便宜御兽宗了!

*

御兽宗,楼青茗并不知道远在万里之外的虞勉与无影阁阁主所想,她在契约完铜磬后,便又将噬酒蝶给放了出来,与它完成了契约。

噬酒蝶在上古时期,一直是酒韵莲体的天敌。

因为它,酒韵莲体不仅遭遇了许多莫须有的磨难,更是会被其身上的彩鳞所制,大幅度降低自身的实力。

噬酒蝶身上的鳞片有毒,尤其对酒韵莲体而言,更是剧毒。

但两者一旦完成契约,也会形成和谐的伴生关系,让酒韵莲体不再惧怕噬酒蝶的彩鳞之毒。

楼青茗在将噬酒蝶放出来之前,直接将云渺海巅火给放了出来。

对于这种会对自己造成危险的东西,她一向会对之保持十二万分的警惕。

索性,这只噬酒蝶识趣得很,面对悬在面前的契约符文,只是动了动触角,便果断地探入神识、滴入精血,与楼青茗完成了契约。

待到契约符文裹挟着她们各一半的精血回到体内,楼青茗与面前的噬酒蝶之间也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联系。

在她识海中,噬酒蝶的半滴靛蓝色精血正高悬其上,被御兽契约包裹。

它的存在,将会为楼青茗免疫之后可能面对的噬酒蝶的毒性,弥补了酒韵莲体因它而生的短板。

楼青茗用手指轻轻逗弄着它,感受着它对自己的亲昵碰触,微微翘起唇角,抬手将它放到院内随意飞翔。

噬酒蝶挥舞着它那双漂亮的五色翅膀,在小院上空蹁跹飞舞,没过一会儿,就将她的院落上空全部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白雾。

自此之后,她就再也不用怕会有人用神识对她的洞府进行窥探,这倒是比多少个隔离阵,都更能让她放下心防。

楼青茗满意地看着正在院落上空勤劳工作的噬酒蝶,想了想,又取出一枚开封的酒坛,将它放到石桌上。

如此,等噬酒蝶飞累了,还能有个地方寻找酒源。

等到一切都处理完毕,楼青茗便取出一枚生血丹吞下,正待回洞府消化药力,就看到从院外飞来的传音符。

自从已经有了传音玉符以后,楼青茗就有很长时间没有收到过传音符了。

伸手将化为飞鸽的传音符接住,输入灵力,宗主邹存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出关了?来主峰一趟。”

楼青茗:……

她看着已经化为飞灰的传音符抽了抽嘴角:“这速度。”

就这如果说没有人一直盯着她,她都不会信。

毕竟她也就前脚刚走出洞府,溜了溜噬酒蝶。

楼青茗叹息一声,扑打了两下身上的灰尘,在临出门祭出长镰之前,想了想,改将铜磬取了出来。

这枚铜磬的全名为诸摩铜磬,原本它作为飞行法器的也是不错,但因为其制造者随后在它身上加载了诸多佛息禅意,想让它拥有佛器诛魔的能力,最后却弄巧成拙。

此时的它,不仅器灵被这诸多佛息禅意压制得反应延迟,就连那原本应该由佛息禅意构建的佛器功能,也因为它原本锻造材料的限制,根本无法将之催动,更遑论是发挥出其属于佛器的那部分威力。

故而现在,它身上的那堆佛息禅意只能给人看看,聊做观赏参悟之用,更多一点的作用则全部皆无。

总之,这确是一件残次品无疑。

“不,还能用来砸人。”佛洄禅书感应到楼青茗的想法,出声补充。

楼青茗抽了抽嘴角:“佛前辈,您又在说什么冷笑话。”

佛洄禅书就笑:“以后你自可以给它融进去一些适合的材料,将它回炉锻造,届时它身上佛器的威力自然可以全部发挥出来。”

楼青茗瞅着手中的饭钵钵,抽了抽嘴角:“我储物戒中倒是有不少炼器材料。”贺楼氏的遗产中,灵药都在百万年的时间侵蚀下没了药性,但是炼器材料却是当初放了多少,现在就被她收走了多少。

“但是,我不会炼器啊。”

佛洄禅书不以为意:“无碍,炼器这东西,就像炼丹,你捣鼓捣鼓也就会了。”

楼青茗:……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挥手将铜磬抛至半空,控制着它扩大到合适大小。

楼青茗看着它表面那些禅意佛息各异的梵文,眸光闪了闪,下一刻,所有禅意与佛息全部内敛至铜磬体内,只留下一层晦涩的几乎看不清形状的梵文暗纹留在表层。

它这突然低调下来,竟是完全看不出曾经佛光萦绕的高大上模样。

楼青茗弯起唇角,身形一跃踏了进去,控制着铜磬在院内旋转了几圈,便噌地一下穿过院落上空的白雾,直往主峰方向而去。

铜磬的飞行速度果真比御镰飞行要快不说,还相当地节省灵气。

如果不想自己操控,只需给铜磬指明一个方向,并在铜磬底部放上灵石,它就会自己飞往目的地,即便这个灵器的器灵反应慢半拍,也是一样。

毕竟飞行,是一个飞行法器的本能。

楼青茗盘膝坐在铜磬中间,激动地与佛洄禅书感慨:“坐在这里面,好似对卍字禅意的感悟更加敏锐和迅速,那我以后直接坐在这里面感悟,不是事半功倍?这样以后赶路时,也能有事做了。”

佛洄禅书却对此不满:“先将老夫完全炼化完再说,在炼化老夫的过程中,你对禅意的感悟自然会有增长。”

以前出门在外时,在不够安全的地点,楼青茗一向不会对它进行祭炼,以免暴露了它的存在。

但是现在,在能够阻隔神识和酒韵涟漪探查的噬酒蝶后,佛洄禅书就觉得之前那所有的顾虑,都将不是问题。

楼青茗略一思忖,也点了下头:“那也行。之后我会利用好时间,尽量长时间的对佛前辈本体进行炼化。”

争取在经历金丹雷劫前,能多感悟一点,就是一点。

盘膝坐在半空,俯瞰着下方御兽宗的隐藏在轻灵白云中的座座山峦,楼青茗半撑起下巴:“到底……”我还是又做了回宗主。

不过这座山门啊,也确实值得她去守护。

铜磬所过之处她看到,下方山峦中的御兽宗弟子们或是聚在一起交谈,或是带领着灵兽一起对打切磋,气氛整体和谐而积极。

正在楼青茗看得目光逐渐柔软时,突然一道低微的粗犷嗓音在耳畔响起:

“贺楼家的这丫头怎么还没醒,难得遇到一个老熟人,还等着她从玉池中醒来,和我聊聊天呢。”

楼青茗怔了一下,看向身下的铜磬,迟疑道:“铜磬前辈,是您在说话是吧,您认识那位玉池中的贺楼氏先祖,那枚大白莲子?”

然而,她这话问完后,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回应。

铜磬一如既往地安静如鸡。

楼青茗却一下子兴奋起来:“对啊,铜磬前辈你和我先祖都在同一片时间和空间上生存过,那肯定相互之间有听闻过对方的大名。”

这位贺楼氏先祖的莲子个头那么大,想必修为也不低,名声更不会归于低调。

“铜磬前辈您还知道我这位先祖的其他消息不?下次您也别小声嘀咕,我都道心自辨完了,您完全可以放大声音,来与我聊聊。”

这方才如果不是她正坐在它里面,离得它近一些,还真不一定能听到它的小声嘀咕。

能够提前听到这位贺楼先祖的一些信息,显然让楼青茗有些兴奋,这种兴奋的心情一直维持到楼青茗抵达主峰。

主峰之下,邹存的大弟子惠魁正等在山脚,见到楼青茗落地后,他施施然上前:“楼师妹。”

楼青茗亦拱手行礼:“惠师兄。”

惠魁如今已是金丹后期,随时都将晋阶至元婴,身为邹存的大弟子,他一直都是御兽宗的风云人物。

只不过惠魁的风云场合却一直不在宗内,而是宗外。

想着他在外一力“打拼”出来的名声,楼青茗忍不住多看了这位气质慵懒的谦谦修士几眼。

察觉到她的视线,惠魁笑容温和地转头看她:“楼师妹,你在看什么?”

楼青茗眨了眨眼,完全没有一点被发现以后的不好意思,落落大方道:“在想惠师兄气质的迷惑性。”

外界传闻,惠魁就是邹存麾下的金丹第一杀星。

一般如果哪个任务是由惠魁领队,那么其他宗门就最好将态度放得好一点,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是一个血拼现场。

惠魁恍然,而后住腼腆一笑:“楼师妹你不要听外面瞎说,我的名声会被传于此,其实我也不想。”

“哦?”楼青茗好奇看他。

说起这个,惠魁就忍不住长叹:“想当初,师父刚刚即位宗主时,曾带我去看过道雕,以让我提早寻找到与自己产生共鸣的道。彼时我能够产生共鸣的道雕有两枚。”

“一个是无为道,一个是杀戮道。我就想着,像我这样一个心性和善、万事不挂心的人,应该还是无为道适合我。结果,我都已经这般努力了,但是外面的那些人完全没有给我机会。”

杀戮一旦开始,就没有办法停止。

是其他人没有给他一个做不背手看夕阳的机会。

说罢,惠魁又向楼青茗露出一抹清浅的笑意,其笑容之腼腆,完全看不出一点杀星的模样。

楼青茗仰头看他,深表怜悯:“有些人真是太不体谅人了,师兄辛苦。”

惠魁满足颔首:“不辛苦,是我应该做的。”

几句话功夫,两人间的距离就大大拉近,惠魁也对楼青茗好感大增,开始对她继续大倒苦水。

在两人身后,方才听了个全程的杂役弟子们面面相觑,而后不由相视笑了起来。

“没想到,第一个体谅惠师兄的人,竟会是楼师姐。”

“惠师兄这下子应该得偿所愿了,以往他逢人都说自己与无为道产生过共鸣,却都没人信,现在可算是有人信了。”

而事实上,对此惠魁也有这样的疑惑,因此他在又说了几件事后,忍不住询问:“小师妹你当真信我?”

楼青茗颔首:“无为道与杀戮道之间又不冲突,无所谓杀不杀人,以及无所谓杀多少人,又有谁能说这不是无为?”

惠魁愣了一下,而后哈哈大笑:“没错,楼师妹说的甚有道理,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可惜我之后一直没再有机会去看看那道雕,否则我觉得,我还是能对那枚无为道的道雕产生共鸣。”

等笑过一阵后,惠魁面上已是一阵的神清气爽,他眼神灼灼地看向楼青茗,就差将之引为知己:“可能是我一直犹豫不决的缘故,我到现在也没有悟道。楼师妹你觉得,我以后是走无为道好,还是杀戮道好?”

这个,楼青茗就不能再随意发言:“涉及到道,旁人都没有你自己看得清楚。这一点,恐怕就要惠师兄自己做决定。”

惠魁点头,原本他也没准备在楼青茗这里获得答案,只是眼见着主殿就在眼前,忍不住轻声低语:“主要是我选择困难,实在抉择不出。”

“那就看师兄你先感悟到哪个,就选择哪个吧。”

事实上楼青茗感觉,金丹期就开始考虑道有些太早。但是鉴于她这一世是炼气期时就开始悟的道,着实没有劝谏的资格,也就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走到主殿门口,惠魁停下步伐:“路已引到,前面就楼师妹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等师父传召。”

楼青茗感激地向对方再次拱了拱手,便推开主殿大门,抬脚踏了进去。

下一刻,她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当即从主殿消失了踪影。

惠魁站在门口,遥看向主殿之上正在自对弈的邹存,笑容依旧谦和:“师父,就这样一句招呼不打,就将楼师妹传送到炼心阵中真的好吗?”

邹存连眼都没抬,只悠闲自得地抬起茶盏送至口中:“那丫头你不了解,留她在这里,可能还要听她跟我讲些什么条件。所以还是先发制人,让她自己走出炼心阵,敲定这少宗主的身份,再论其他才是要紧。”

说罢,邹存再次在棋盘上敲下一枚棋子,才自袖间挥出一枚方正的棋盘,眼见着它滴溜溜地在门口旋转着变大,才飞身一跃,踏了上去:“走吧,咱们一起去中心小浮峰,旁观一下小丫头走的炼心阵?”

惠魁一拱手,抬脚踏上。

眼见着棋盘飞空,惠魁看着周身飞速倒退缩小的景色,再次低声重复:“师父,等楼师妹出来,以后一定会生气的。”

邹存笑眯眯看他:“你以为那丫头是你吗?若是你,估计待会儿一见面,就会忍不住地想向我拔刀。”

惠魁心有戚戚颔首:“那倒也是。”他这脾气,真没有外表这样谦逊和善。

邹存伸手大力敲了他脑门一下:“你这个不尊师长前辈的棒槌。”

惠魁:……师父,钓鱼执法可还行?!

楼青茗在踏入主殿的第一瞬间,就被放在门口的传送阵给瞬间传送走。待她再次睁眼,看着已经又变了一次的地点,以及眼前的一长串台阶,就知道自己定是被诓了!

所以说,宗主不愧是修博弈道的宗主。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她连话都来不及说!

依旧是一长串高.耸入云的台阶,依旧是从山脚到山顶的石道。只是与进入宗门时不一样的,是想要在这里登顶,不再需要登山者的修为与体力,而只需要心境。

打眼一数,“不多不少,九十九阶。”

楼青茗抽了抽嘴角,到底还是叹息一声,抬脚走了上去。

人既已到,不迎着难度而上,还能不走还是怎么地。

中心小浮峰上,此前接收到邹存通知的各位太上长老早已在山顶坐齐,他们一个个连水镜都不用摆,直接发散神识,见证山脚下的这位少宗主候选人的炼心历程。

谷雨道人在楼青茗踏上第一枚台阶时,就点燃了放在一旁的线香。

少宗主的炼心历练,并不是只要走完就可以,还有时间限制。若是超过了限定时间才走出来,也一样不会合格,算不得通过。

御兽宗中,无论宗主还是少宗主之位,都将心性作为基础,若是心性不合格,则换有能力者上,绝对不会轻易将就。

不过关于时间限制这一点,锺隋并未告知过楼青茗。因为他不敢保证,那小丫头会不会突然哪个心眼长歪了,在里面硬生生地磨蹭到最后再出来,拖延时间。

邹存带着惠魁过来时,下面的炼心阵已然开始。

众人看不到楼青茗正在里面经历什么幻象,却能看出她脚下踏出的一步都步伐稳健,没有太多停留。

就好似她面对的那些,都只是一些闲风细雨,而不是什么会影响她心境的幻象一般。

“仁慈、责任、坚忍、公正、节制……这一阶一阶的,通过的速度也是相当的快了。”

谷雨道人看向一旁线香的燃烧长度,忍不住感慨:“几乎是历届少宗主速度中的翘楚。”

“看来我们是捡到宝了。”

眼见着楼青茗一步一步地匀速前行,太上长老们对她的期许也越来越高。

就连原先几个没有见过楼青茗的太上长老,此时也是连连点头。

时间从线香上脱落的香灰上一点点滑过,众人眼见着楼青茗离开山脚,走过山腰,越来越接近他们此刻的所在。

直至,她在倒数第二层台阶上停下了脚步。

“那一层是什么?”这是一位刚刚悟道不久的太上长老询问。

“理智。”

“倒数第二层,是理智。”

台阶之上,等楼青茗再次睁眼,她已经出现在了一片苍茫的原野草原上。

这里天空湛蓝,绿草清香,放眼望去,周围一大群的灵鸡正在被一群灵蛇驱赶着。它们在孜孜不倦地帮助它们锻炼身体,致力于让它们成为一群高质量的溜达鸡。

在它们身后,一栋干净整洁的木屋内,咕咚咚的饭菜香自其中远远弥漫而来。

楼青茗眨眨眼睛,一步步来到这熟悉的木屋外,伸手推开木门。

就看到里面莫辞正一身洁白的法衣站在门侧不远,细心地给门口的白刺玫花墙修剪枝桠。

察觉到来人,莫辞应声转头,向楼青茗展颜笑道:“师姐,你回来了,鸡汤再过一会儿就好。”

他的笑容柔柔的,眼底也沁着最真切的欣喜,一如最初让她心动时的模样。

楼青茗唔了一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正姿态极尽优雅修剪花枝的莫辞,不舍得挪开分毫。

莫辞等将面前的花墙整理完毕,回头看她:“师姐你在看什么?”

楼青茗眨了眨眼,笑道:“在看师弟好看。”

莫辞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他转身轻轻将楼青茗环住,怀抱中带着熟悉的木香:“我看师姐也好看,师姐在我眼里最好看。”

楼青茗敛下睫羽,双手轻轻环住身前人的腰,熟悉的温度,粗细正正合握的腰身,久违的熟悉触感,让她自喉间咽下一抹满足的叹息。

两人相拥了一会儿后,楼青茗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怀抱。

莫辞看着她羞涩地笑了一下,转身麻利地去厨房将鸡汤与饭菜都盛了出来,摆在桌前。招呼着楼青茗坐下后,热情道:“师姐你快尝尝,尝尝我这次做的味道如何?”

楼青茗嗅着面前鸡汤中那熟悉的香味,并没有去端,而是伸手仔细摩挲着他如玉般的面庞,轻声笑道:“小师弟,我以后肯定会去寻你,在这之前,你乖一点。”

“嗯?”莫辞不解,“师姐想让我怎么乖,你说出来,我都能改。”

楼青茗展颜轻笑,目光缱绻:“当然是乖一点不要在我心里太跳脱,乖一点不要闲着没事就出来晃两圈,这会让我忍不住有些想你。”

就她俩这情况,她现在上不去,他现在也下不来。

这若是想得太过,那可就真真是折磨。

莫辞委屈地垂下眼帘,他伸手按住楼青茗触碰到他脸的手不语。

半晌,他轻轻磨蹭了两下的手心,唔哝低语:“好,我都听师姐的。”

楼青茗轻笑,又用目光仔细地描绘了下他的眉眼,才叹息一声自桌边起身,转身大踏步地踏离了这处木屋。

“师姐……”在她身后,莫辞低低呼唤,目光一直如有实质地盯着她。

盯着她远离,盯着她身影消失,一直到眼前的这方幻境空间破碎,也没有等到她的一次回头。

“心真狠。”

与这方幻境一同破碎的,还有那道将将说出口的变调声音。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256章 第256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