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352章 第352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352章 第352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2-07 15:29:20 来源:笔趣阁

窦八鑫笑吟吟环视, 仿佛看不懂众人的眼神。

彦博轻笑一声:“青茗你们先过来等着,等我们将场面稳定下来以后再谈其他。”

现在岛上的局面并未完全平息,到处发疯无差别攻击的, 不仅有被控制住的修士, 还有不少魔族。

只不过修为稍微高些的, 都被各宗长老引去了附近的岛屿对战擒拿,以免殃及这边岛上筑基弟子的池鱼。

现在他们这边的局势渐稳,自然要过去支援帮忙。

楼青茗闻言当即颔首:“师叔你自去忙,不用管我。”

说罢, 她就带着窦八鑫一起往御兽宗弟子的集合位置走去。

路上, 窦八鑫眉梢微动, 往不远处看了一眼,对楼青茗吊儿郎当低语:“哎哟,这秘境之外还当真有些危险, 小丫头, 你待会儿可要记得保护好我啊, 我这毕竟都入赘了。”

楼青茗:……

她一个筑基修士, 如何去保护他一个能够调动元婴实力的躯体,她其实也挺想知道。

抬头看了眼窦八鑫脸上的理直气壮,她还是抽了抽嘴角回道:“前辈,我尽量。”

明明有修为,有实力,却偏偏要在吃软饭方面表现得理直气壮, 除了眼前这位窦童, 恐怕也没谁。

窦八鑫向她咧开嘴角,轻笑一声,没有再多发一言。

关于存放在秘境内的身体, 他曾经也犹豫过。

若是留下分.身,就会受限于有限的寿元,可能道侣还没寻到,分.身就提前消殒;但若留下傀儡身体作为自己分魂寄身之所,就虽不会有寿元之忧,修为却不再会随着修炼而增长。

考虑到他在秘境内不知会待上多久,他最终选用的是后者。

只是有一点,因为手拙与材料的限制,他的这副傀儡身体只能承受住他使用元婴修为的实力,一旦超过这个上限,这副身体就会承受不住,直接崩裂。

对此,楼青茗早在他套个壳子再次出现后,就了解得一清二楚,因此对于他提出此番要求的因由,心下门清。

这样想着,她又往前走了几步,脚步却突然顿住,再次抬头看他。

就见窦八鑫的面上依旧是笑吟吟的,眼底却暗藏着一抹恶作剧成功的狡黠。

楼青茗:……

现下场内打斗的,修为高的基本都被引至了旁边的岛屿,这座岛上除了几位镇守修士,并没有什么强而有力的外敌,何来的危险?又何需让他一位元婴修士开口寻求保护?!

这个想法刚落,楼青茗就荡开酒韵涟漪,快速逡巡。

同一时间,贺楼凤君也从她颈前的莲子飞身而出,一把九龙铡刀横至胸.前,遥遥看向也被楼青茗瞬间锁定了的树冠,神情绷紧。

月桐真君站在不远处,原本她正在给身后的筑基弟子们加持防御罩,帮他们抵御周遭强者战斗的威压,见到楼青茗那边的动静,当即就心头一动,询问:“前辈,少宗主,可是哪里有什么不对?”

贺楼凤君此人,对她稍微了解些的御兽宗长老都知晓,她行事一般比较低调,要么在闭关,要么就是挂在楼青茗的脖子上闭关,轻易不会高调现身人前。

上次她高调行事,是在楼青茗的少宗主大典上,一经露面,便出手镇住魔族,挽回局面;这次她又突然现身,明显就是另有变故。

贺楼凤君闻言却并未马上回答,只是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最高的那朵树冠,沉声开口:“不知道友到此,所为何事?”

她这话音一落,在场稍微有些余力的、不在战斗中的修士就迅速转头。

在众人的视线下,被贺楼凤君锁定的那株高大的树冠上,并未有任何人影显现。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怀疑贺楼凤君是在故弄玄虚。

不仅是因为贺楼凤君乃悟道者,修为在他们之上,更是因为看到此树,此时的众人都或多或少地想起来,刚才大家无论打斗得如何激烈,都会有意无意地忽视并绕开这里,不愿与之靠近。

这也是现在岛内仍有打斗不绝,只这株大树附近是绝对的清静、并无一人的原因。

一念至此,岛内原本有些松懈的修士纷纷拿起了自己的武器,表情严肃地准备防御外敌。

风吹,叶响。

短暂地寂静后,树冠上突然响起嘶哑而低沉的笑声。

那笑声沉稳中带着兴味,虽然嘶哑却并不癫狂。

仿佛只是一个和蔼的慈祥老者,在夕阳之下听到小辈说起了一个有趣的笑话一般,慈和且并无杀机。

笑声渐消后,树冠之上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现出一道人影。

那是一位身穿蓑衣、头戴蓑帽的老者,身材高大,手有褶皱。他没有抬头,众人看不清他的眉宇,只能看到他的唇角正微微弯起,似带柔和笑意。

“几位小友好观察力,不愧是飞升过的前辈分魂,也不愧是御兽宗的少宗主。”

说罢,老者又轻笑一声,他似有些随意地将自己略有褶皱的手掌抬起,在众人的注视下,忽地向下一按。

只这一按,就仿似按压住了众人流动的血液、与跳动的心房。

仿若大山一般的沉重威压忽地压向在场所有修士的脊梁骨,让不少修士噗通一声栽倒在地,直接扭头吐出一口血来。

而且其施压范围,不仅涵盖了她们此刻所在的岛屿,更有附近那些正有高阶修士战斗着的诸多群岛。

他的此举,不仅让不少在数人围殴下、落入颓势的魔族获得生机,让与他们相对的灵修扑通一声倒地,将战局顷刻反转;也让那些之前已经被狼狈捆缚住的魔族脱离桎梏,忙连滚带爬地飞奔回蓑衣老者所在的树冠之下。

期间,也有不少魔族想要趁机将之前对付他们的灵修割喉断命,但都被贺楼凤君遥遥用灵力制止住。

面对对方强劲的威压,贺楼凤君虽然无法帮岛上的低阶弟子抵挡全部,却能将他们的性命从魔族手下救下。

至于为何没有将他们一击杀死,当然是因为树冠上的老者没有率先动手。

若是由她开了这个杀头,无疑是主动给予了对方大开杀戒的理由。

“这是一位合体道君,丫头你需小心。”佛洄禅书在楼青茗识海中叮嘱。

对方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明显远在贺楼凤君之上。

楼青茗不声色颔首,表示知晓。

她感受着自己被人神识严严实实护住的周身,又看了眼正抱着若锦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窦八鑫,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这人,有能力护着她,却不肯将话说清楚。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玩什么鬼的猜谜游戏,这是玩猜谜的时候吗?

还不等她在心中将情绪发泄完,树冠上的蓑衣老者就已忽地起身,眨眼之间,就从树冠行至了楼青茗面前。

贺楼凤君的九龙铡刀瞬间出手,横在了两人中间。

“有话在这里说就行,道友已不用再继续向前。”

因为窦八鑫的护持,全程感受不到对方丝毫威压震慑的楼青茗笑眯眯抬头:“这位道君前辈,敢问您寻我可是有事?”

蓑衣老者的语气依旧是慈祥的,声音也和蔼无比,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明显不悦:“听闻小友在秘境内捉住了四五十位魔族,不知现下可否将他们归还于我?”

楼青茗闻言眸光微动,面上却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捂唇轻咳:“晚辈无状,却也不得不与前辈说说清楚。之前晚辈说是四五十个,但那都是为了脸面随口道出来的虚数,事实上,我只是抓到了一团虚影,并不确定有多少个,也无法确定死活。”

蓑衣老者微微抬头,露出蓑帽下沧桑中带着深刻褶皱的苍老面庞,明明是慈和的面庞,眼神却端的是犀利无比。

“小友可敢发誓?”他慢声询问,似乎要将每一字每一句,都敲在楼青茗的心头,让她慎重发言。

但对此,楼青茗却似毫无所觉,只表情纯善地回视过去,语气诚恳:“前辈是想要晚辈以心魔发誓,他们现在都死光了吗?”

她现在只要与灵兽袋里的乖宝说一声,保准她说他们都死了,下一刻他们都不会存活。

她费了那么老大力气抓到的魔族,凭什么要如数奉还?!

若是如此,她还不如当初不手下留情,让他们全都死了。

腥咸的湿润海风从几人周身轻轻吹过,作为岛屿上除了魔族外,少数几个还站着的灵修,楼青茗三人身上,几乎汇聚了岛上修士的全部视线。

老者静静地看着面前眼不闪、心不虚的小丫头,半晌突然勾唇,轻笑了一声:“小友年纪到底尚小啊。”

说罢,他忽地伸手,抓向御兽宗的方向。

若是无法索取,那就交换,毕竟在场他能够抓取到的人质遍地都是。

却不想就在他伸手的下一刻,旁边的那位女悟道者魂体突然掏出枚青棕色的树枝,陡然向他手的位置打去。

清幽中带着桑叶独特味道的气味一经在空气中扩散,他就迅速屏住呼吸,在周身接连套上了数层道韵结界与魔气罩后,将手收回。

他重新看向那枚又落回贺楼凤君刀背上的树枝,眸色快速变幻了数遭,最终吐出一句:“蚀骨玄桑。”

这话一落,岛屿上短暂一静。

不论了解、还是不了解蚀骨玄桑的修士,都对这个上古凶植有所听闻。

蚀骨玄桑,修真界中最难缠的七种上古妖植之一,没想到现在,它竟会有残枝落到了其他人手上。

泗鹤群岛上,除了趴伏在远处岛屿上的仉晓烽闻言目光微有闪动,其余修士的眼底皆是满满的惊奇与震撼。

蓑衣老者站在原地,盯着那株蚀骨玄桑半晌,目光锐利地看向贺楼凤君:“你怎么会有蚀骨玄桑的树枝?”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贺楼凤君迅速从中抓取到了大量讯息,因此,她当即眉眼一弯,笑得意味深长:“当然是他主动送我的,否则一般人又哪里可能会弄得到?!”

这话她完全是瞎编的,但对面的老者却是完全信了。

毕竟蚀骨玄桑的树枝,除非他本人赠送,一般人就算是连续砍上十年、百年、万年,都得不到其中一枝。

因此,他在短暂地沉寂过后,再次看向楼青茗后,话语便略有松软:“那其他魔族也就算了,小友只需移交给我一个人即可。”

事实上,能被魔族派往金童秘境做炮灰的,又能有多么重要呢?!

只不过他来都来了,自然想将魔族的脸面做全,不愿任凭它被这群人族放在脚底下随意踩踏而已。

楼青茗眸光微动,知道这便是对方后退过一步过的结果,遂笑盈盈询问:“不知前辈您是想要哪一个?”

蓑衣老者:“唐林溪。”

楼青茗颔首,从灵兽袋中掏出乖宝,给它传音。

顺便用酒韵涟漪瞟了眼贺楼凤君刀背上的蚀骨玄桑树枝,其内隐有紫光,眼前的这位确实是魔族无疑。

乖宝老老实实蹲在楼青茗怀里,外表平静,身体内部却已全是它奶气的愤怒吼声:“唐林溪,谁是唐林溪,有人找。”

原本正努力隐藏在泥土与树木残骸里的诸多阴影闻言,当即就有不少道阴影动了动,随之冒出十数道声音:“是我!”

其他阴影:……

“是我!”

“是我!”

“还是我!”

乖宝:……

这就非常的离谱,莫非这些魔族都是通用一个名字不成?!

楼青茗与这位蓑衣老者相对而立,眼瞅着对面人的威压越来越沉,乖宝还是没有动静,她低头问它:“里面有叫唐林溪的吗?”

乖宝怔了一下:“有是有。”

蓑衣老者笑意渐敛:“那就麻烦小友将他暂时放出,剩下之事,本君看在蚀骨玄桑的面上,不会再另行出手。”

乖宝:……

它轻咳一声:“就是这名字响应的人有点多,我挑不出来,不知前辈能否给个面貌特征?”

众人:……

蓑衣老者:“手背上刻有红豆蔻的那个。”

乖宝连连颔首,又在腹内空间逡巡了一圈,果断从中将那位手背上刻有红豆蔻的魔族给提溜了出来。

“这个这个。”

被单独提溜出来的这位筑基魔族,相貌并不算最出色的,打眼望去,也基本记忆不住他的五官,只能注意到他黢黑的皮肤,以及从脖颈蔓延而出的大片花纹。

也不知他是中毒、还是因为其他缘故,此人通体皮肤黑得有如墨汁,衬着眼部的眼白部分格外白皙,也格外呆滞。

他出来之后,左右看了看,就身形一动,钻入了蓑衣老者的竟帽檐阴影处,消失不见。

全程眼神木讷,话也不多说,若非此人是被这位老者单独提起,楼青茗甚至都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而现在既然注意到了,她就敏锐地在其身上感到了几分微妙。

她总觉得此人身上有什么地方是被她忽略掉的,但又因为太过细微,让她一时半会儿的,又回想不起来。

对方接到了人后,又往窦八鑫方向看了一眼。

窦八鑫轻嗤,不屑地向他抬了抬眼:“小老头,虽然我对于现在的这副身体还算爱惜,但也不是非它不可,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老者垂下头颅:“前辈见笑,晚辈怎敢。”

说罢,他缓缓往下压了压蓑帽帽檐,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兴奋中带着森然的笑意:“这位道友,这次本君看在蚀骨玄桑的份上,暂且网开一面,却不代表还会有下一次。”

贺楼凤君眉梢微扬,却没有说话。

等这边的消息一传扬出去,被那颗破树知晓,以辛弈尘的为人肯定会将她拆穿。

这根破树枝也就只能帮她骗上这么一次而已,所以此为废话,无需回应。

随后老者又看向楼青茗:“小友很有意思,希望我们以后还有再见的时机。”

说罢,他自喉间哼出几声低哑的畅快笑意,似畅想,也似被自己突然逗乐。

后身形一动,就卷携着树下的一群魔族们一起,在岛屿上消失不见。

同一时间,在场所有遭受着老者威压的修士都舒出一口气,缓缓直起脊梁。

月桐真君粗粗喘出一口气,检查了一遍身后弟子们的状况,给众人一人弹入一枚丹药到口中,眼见着大家都开始盘膝调息后,才走到楼青茗身边。

“少宗主,可是有事?”

楼青茗又回忆了下方才老者的语气,摇头:“应该暂时无事,师叔勿忧,现在岛上事多,咱们也去忙去吧。”

月桐动了动唇角,最终化为叹息:“也好,少宗主你之后出门在外,也要小心一些。”

楼青茗就笑:“我知晓了,多谢月桐师叔关心。”

她既然坐上了少宗主的位置,那么享受的就肯定不止有荣光,还有各方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这一点,她早在应下少宗主之位时,就已然想到。

等楼青茗将岛屿上被捆缚住的修士都一一拎上飞舟,佛洄禅书才与她轻声低语:“感觉上,是你被盯上了。以后能不动我,就不动我,我必须要成为你的压箱底底牌,如此才能更好地应对危机。”

楼青茗眯起眼睛,颔首:“我知道了,佛前辈。”

作为修真界人士,手握底牌从来都不是他们嚣张行事的底气,更不会因此忽视那些修真路上的各类意外与恶意。

她以后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此时虚空之中,随着那位蓑衣老者的离开,一直与月雨等人战在一起的魏凌几个,也同时耳廓微动。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虽说他们自觉以六对七,战得正酣,没有困难,但既然得到传召,就必须离开,无论他们心中有多么的不甘。

因此,几人在拼尽全身魔气与道韵,向面前的几位缠斗者挥出自己积蓄已久的大招后,就齐刷刷地向远处飞遁。

“此番不算,等我们以后再战。”

“下次定将你们剁了放在我们的烤架。”

“一群小孬种,下次再见。”

……

在几人高调的逃跑宣告声中,月雨等人也招式尽出,全力抵挡。

这般强大招式的对冲,若他们的打斗地点在外界,定能引得风云变色,海声齐啸。

但此刻他们正位于虚空,因此只是让周遭寒能刮骨的罡风短暂地停滞了一会儿,在中间清出了一道短暂的和风平缓区。

一经威势渐弱,又重新呼啸而起。

眼见着这群无耻的魔族要跑,还有几人要追,却被月雨出手拦住。

“护住外面的同宗要紧,他们既然着急离开,便暂且罢了。”

他刚才接到了彦博给他发送过来的讯息,知晓外面岛屿上还有一位悟道魔族,万不能丢掉西瓜捡芝麻。

抓到再多的魔族,也无法与同宗失去的性命相类比。

在这种急迫的心理下,众人很快便出了虚空,重新赶回了泗鹤群岛。

索性此时那位悟道魔族已然撤走,岛屿上的众人井然有序地忙碌着,并未发生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残忍状况。

月雨等人舒出一口气。

他看向身旁过来支援的中州三大世家,对他们拱手真诚道谢:“此番多谢诸位出手相助。”

危家长老因为有族中弟子拜师在御兽宗祝善道人的阳岭小浮峰,平日里与御兽宗接触得比较多。

此时闻言,便率先笑语回道:“中州到底是我们几大世家驻守的地界,魔族既然出现,不让他们全须全尾地离开,便是我们的应尽之责。”

左家长老也道:“没错,所谓魔族,人人喊打。于我们修士而言,铲除魔族人人有责,太上长老无需言谢。”

左家长老刚才在虚空中,是打得最凶的一个。

在这短短时间,他和被他咬着打的那位魔族身上就各自遍体鳞伤,留下了不少道入骨伤口,明显是打出了真火。

如果不是那几位魔族逃得快,估计左家长老怎么样也要砍杀掉一人,以慰自己对魔族的痛恨之情。

月雨擦了下脸上因为含有道韵与魔气,难以愈合的伤口,轻啧一声,取出几瓷瓶膏药分给众人。

“这是我宗的兰宾丹君根据万年前留下的古方研制而成,对魔气驱逐具有奇效。”

等大家都道谢接过了,开始各自处理伤口,他又看了眼下方的状况,与身边的祝善说了一声,便下去询问情况去了。

罗家的长老则看着下方岛屿上正与无影阁少阁主站在一起的楼青茗,眸光闪烁了一下。

对不远处的祝善笑道:“我观贵宗少宗主气度不凡,心态沉稳,未来定会不可限量。”

祝善与有荣焉展颜:“道友夸奖,我宗少宗主年纪尚小,正在成长期,现在连金丹还没到呢。”

罗家长老笑着摆手:“太上长老不用谦虚,虽说现在还没到,但距离金丹想必也没有多远。”

以他们如今的境界可以轻易看出,这位御兽宗的少宗主不仅基础扎实,其周身灵气的圆融程度,也明显不像是刚晋阶筑基后期没多久的模样。

对此其实祝善也是疑惑的,但在外人面前,他还是表现出了大宗的神秘态度,含笑不语。

这厢祝善等人还在维持着高人风范,另外一边,刚刚下去的月雨却是很不客气地直接询问了原因:

“丫头,你这修为是不是飞得太快了些?”

他记得楼青茗晋阶筑基后期,好像也没有多长时间吧。

楼青茗无辜地眨了眨眼:“月雨师叔祖,这速度虽然有些快,但您信我,我已经尽力了。”

以芳粉醉心焰内的灵气含量,她现在还能将修为维持在筑基后期,已经是尽了大力。

月雨:……

等他问清楚事情经过,不禁也有些无语。

别的话,他也不想说太多。

但自家的这位少宗主,绝对是个实力运气与财运口袋成绝对反比的奇特女子。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352章 第352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