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梦远书城 > 穿越重生 > 完美转世以后 > 第353章 第353章

完美转世以后 第353章 第353章

作者:雨师螺 分类: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2-10 01:53:49 来源:笔趣阁

月雨表情奇特地端量了楼青茗一会儿, 半晌好笑地弯起唇角:“这样也不错,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随时应付修真路上的各种突发变故。”

楼青茗跟着颔首:“确实, 我也是这样想着。”

等月雨确认过楼青茗身体并无大碍, 就又去寻了彦博等人了解之前的详细状况。

楼青茗顺着他的背影,往不远处本宗的那几位妖修长老身上看了一眼, 见他们对自己并未表露出任何异常反应,才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

没有反应, 就是好反应。

这说明之前从她魂体内觉醒的种族祝福, 并非所有妖修都能察觉到。

至于其具体功效, 恐怕就得遇到同一种族后, 才能够得到解惑。

之后, 楼青茗就又去看望了楼青蔚、翁笑和陶季等人的伤势,确认他们的伤势并不算太重, 只需回宗之后稍做调养, 就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才放下心来。

等将准备使用糯蕊玉根的修士都送上御兽宗的冰裂飞舟,楼青茗便双手环胸, 靠在一株繁茂的大树旁, 一边帮本宗的弟子护法, 一边在脑海中回忆着之前那位震慑全场的蓑衣老者。

锋锐的眼神, 满是褶皱的脸庞, 绝对强大的实力。

鉴于今日过来的悟道者都是炼虚修为,这样一位合体大能出现在泗鹤群岛上,几乎就如象临蚁窝,让在场的修士们完全没有反抗能力。

今日若非有凤君老祖身上的蚀骨玄桑树枝,还有被她阴差阳错带出秘境的窦八鑫在一旁坐镇, 她们的最终结果还真不好说。

楼青茗大概分析了会儿对方的实力、性格、目的,心思便不由地转到了那位被对方特地点出名来的筑基魔族身上。

鉴于修真者出色的记忆力,楼青茗对那位唐林溪的相貌特征仍历历在目。

而且现在,她越想越觉得那人身上有诸多违和,尤其是他那从颈下蔓延而出的大片花纹,她总觉得在那里见过。

这样想着,楼青茗便取出枚空白玉简,将他显露在外的花纹样式复刻下来,之后就看着手中的玉简怔怔发起呆来。

虞勉走过来时,就看到正在走神的楼青茗。

他脚步略顿了顿,便抬脚走了过来:“妹妹,在想什么?”

楼青茗闻声抬头,如实回道:“在想那位唐林溪,他颈下的那些花纹,兄长可曾见过?”

虞勉缓缓摇头:“我刚才也思考过,但仅凭那展露出的丝毫,能够进行判断的线索太少。”

楼青茗叹息着将玉简放回储物袋,惋惜道:“确实,我也是只有些微的熟悉感,若是能够看到其身上的全部花纹,就好了。”

但这估计也只能想想,因为她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那位唐林溪身上穿的法衣不仅品阶甚高,而且还非常地难脱。

虞勉也想到了这一点,好笑地拍了拍她发顶,温声安慰:“没关系,你既会有熟悉感,就说明你之前肯定见过它,即便不是全部,而是部分,之后好好回忆,也总有能想起的一天。

“若你实在着急,也可以尝试下从其他的细枝末节进行反推,比如说,那个唐林溪身上的独特肤色,再比如说,那位魔族单独点名要他的理由。至于其他的,等回宗之后,我再去藏书阁好好查查。”

楼青茗若有所思颔首,随后展颜笑道:“那便多谢兄长,也是我着急了。兄长你们是要回宗了吗?”

虞勉颔首:“没错,所以来与你告别。听闻你之后要去坤地宗,现在虽然魔族已经撤离,大概率不会卷土重来,但你也需小心防备,若是遇到什么困难,可随时传讯问我。”

“好,那咱们便玉简联系,兄长一路顺风。”

等无影阁的飞舟率先飞离,楼青茗边往回走,边心生怅惋。

这好容易见了面,却前后没交谈几句就是分离,可以想见虞勉那边的少阁主事务并不比她轻松。

这般想着,她又回头,看向不远处的礁石。

那里,窦八鑫正童心大起,用灵气在海浪上凝结出一只只海水蝴蝶,爱现似的让它们上下起舞,给若锦欣赏。

楼青茗好笑地摇头,下一刻,她目光不由凝住。

只见汹涌的海平面上,那一只只海水蝴蝶正在阳光下振翅翩跹,随浪起伏。在阳光的照耀下,它们剔透的身体中折射出与若锦相似的五彩斑斓。

尤其是它们蝶翅上的纹路,有的与若锦有八分像,有的与若锦有一分像,打眼望去,能够清晰地看出它们的相似之处。

楼青茗怔在原地,不期然地方才虞勉的反推方法在脑海中响起,她忽地一拍脑门,兴奋低语:“原来如此,我想到了。”

“你想到了什么?”贺楼凤君抱着乖宝刚回来,闻声不由问道。

楼青茗回身,迅速在周身布上层隔音结界,眸色晶亮地开口:“就是那个唐林溪身上的花纹,那根本不是一般的花纹,它根本就是个大型符阵!而且还是个专门用来以魂养身,提升肉.体资质的大型符阵!”

之前的这个花纹,她之所以没想起来,就是因为这符纹的许多结构与外观都发生了改变,仅从外表,与她记忆中的相似度只剩下了一成。

想必是魔族那边,因为血脉与种族特性等原因,对此特意改良过的缘故。

那位叫做唐林溪的魔族,明显的目光呆滞,神态木讷,现在回想起来,根本就是灵魂有损的模样。

至于他的身体素质如何,想想他身上那种容易让人忽视的存在稀缺感,就可大概窥见一斑。

“以魂养身?为何?”乖宝疑惑。

于修士而言,身重要,魂也相当重要。当两者之间的康健不可同取,大多数修士都会选择魂魄,而非身体。

以魂养身,更是听都没听到过的选择。

楼青茗眯起眼睛,笑得意味深长:“你猜!”

贺楼凤君眼神一亮看她:“莫非?”

楼青茗:“没错。”

乖宝:……

乖宝有些着急了。

它刚才随着贺楼凤君去了趟飞舟,将之前抓到的低阶魔族,都转移到了魔族专门的牢笼内。

这些原本在大家眼中并不算太大的收获,却在魔族出动了个道君后,成为了他们仅剩的硕果。

乖宝听着长老们的愤怒与叹息,精神也有些蔫蔫,兴致不甚高昂。但现在,它的情绪却逐渐被楼青茗调动了起来。

“是什么,快告诉我!”

楼青茗笑盈盈为它解释:“以魂养身,当然就是身比魂重要,故而此种符纹,一直是高阶修士用来炼制夺舍容器之用。”

乖宝瞪大眼睛:“夺、夺舍?”

楼青茗颔首:“没错,就是夺舍,你想想那位魔族道君的外表。”

于修士而言,只要寿元足够,就可永葆青春、维持健康与美貌。

但是那位蓑衣老者,却是肉眼可见的衰老。

无论他的实力有多么强大,血脉在魔族的等阶有多高,但他寿元将近这一点,却是无可辩驳。

虽然她不知对于这样的人物,缘何会将容器放进了金童秘境,但他这个弱点既然暴露,就不要怪她们狠狠抓住。

乖宝的眉眼此时也逐渐明亮起来。

之前的战斗,哪怕她们最后也算不战而屈人之兵,但那种被威胁、被迫往外掏东西的感觉,还是让它心情不甚愉悦。

眼见着贺楼凤君与楼青茗都以极快的速度将心情调适好,乖宝一开始还调整不过来,现在听到那老货竟是准备夺舍,就不由地狠狠兴奋起来。

“如果那家伙之后要夺舍,修为是不是就要降至筑基期、能够任凭我们宰割了?!”

楼青茗笑着点头:“可能会稍有提升,但总也不会比现在强上太多。”

在修仙界中,可没有什么世俗话本里的修为灌输,所谓修为,都是大家一点点脚踏实力修炼而来的。

就算有邪修走点歪门邪道,也最多不过练练采补功法,吞噬吞噬金丹、元婴,但以那位蓑衣老者的境界眼光,却明显不会如此短视。

“只要咱们以后能够再遇对方,就能彻底报下今日的仇怨。”

听得这话,乖宝感觉自己一下子又行了:“这样好!这样真好!咱们就是不能轻易承受委屈。”

楼青茗好笑地摸了下它脑袋:“你年纪还小,修真路上最忌意气用事,要学会能屈能伸。”

谁在低修为时,又没有受到几分委屈?!

想前世她所在的腾蛇宗不过一五等小宗门,想要将之发展起来,那是吃遍了委屈。

但那又如何,只有能屈能伸,才能走得长久。

乖宝兴奋地甩着尾巴,也不知听没听进去,只一个劲儿地兴奋开口:“找人这事可以交给我,那个被我吐出去的魔族,我在它身上还留有标记呢。”

它这话音一落,楼青茗与贺楼凤君都转头看它。

“留下的可会明显?”

“会不会被人轻易抹掉?”

乖宝自信挺起胸.脯:“不会不会,饕餮对于吃进腹内的东西,都会本能地进行一下标记。一般我们都不会轻易往外吐东西的,但只要是吐出去的,就算隔得再远,也能清晰地感知到这口食躲在哪里。”

这是它们饕餮的护食本性。

听得这话,楼青茗与贺楼凤君相视一眼,也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起来。

“不过是一次被威胁的仇罢了,以后迟早有机会报回来。”

“而且,说不定还能根据他的地点,找到魔族的老巢。”

刚好此时,窦八鑫抱着若锦走了过来,也不知他是怎样办到的,身形一动,就进入了楼青茗设下的隔音结界。

他兴致勃勃建议:“但是你们这动作也不能太快,若是被对方发现了端倪,提前将人销毁,可就得不偿失。”

楼青茗就笑:“这是自然。”

这种基础性的错误,她们肯定不会犯。

等岛上的弟子都陆续调整好状态,其他宗门也相继准备离开。

在附近等待了许久的内域世家,也在这个时候接走了他们的族内子弟,暂时离队。

楼青茗眼看着危家的几位长老将危翰毅接走,她正要去与彦博师叔等人告辞,转而和月雨师叔祖汇合,就见不远处,一位刚从玄天宗接走了族内弟子的罗家长老突然走上前来。

楼青茗心下一动,停下脚步。

眼前的这位罗家长老,并非之前那位进入虚空帮忙的悟道者,而是另外一位元婴长老。

他行至楼青茗面前后,笑眯眯与她颔首:“老早之前就听闻过少宗主大名,这次见面,果真久闻不如一见。”

楼青茗笑盈盈拱手:“长老谬赞,贵世家提纯的癸霖石也是闻名遐尔,晚辈早有耳闻。”

癸霖石,是中州罗家名下特有的一种稀有矿石,罗家族内有种独特的提纯手法,是为族中机密。也因此,由罗家售出的癸霖石,不仅纯度更高,质地也更好,一直倍受各方修士推崇。

罗家长老便笑:“那可能便是缘分,本君现在身上也没带什么好东西,便送少宗主一些癸霖石,权当我罗家此番的见面礼,还望少宗主不要嫌弃。”

楼青茗怔了一下,连忙拒绝:“可是无功不受禄……”

“诶,少宗主不用客气。”说罢,他便强势地将一枚储物袋塞给楼青茗,之后便迅速转身离去。

楼青茗:……

等到人都走远了,惠魁才走了过来,好奇询问:“少宗主,你与中州罗家可是有交情?”

楼青茗缓缓摇头:“没有,起码在这之前并未有过交集。”

说着,她又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自己的关系网,最后从记忆深处,调取出了普罗的资料。

普罗曾经与白袅结识时,说自己是内域中州的一位世家散修,姓罗,名宗。

其实这姓氏本身也没有错,普罗在晋阶金丹之前,姓罗,名重。至于这身后世家,也并非普通世家,正是中州赫赫有名的罗家。

莫非对方是感激自己将普罗消息透漏出来的恩情?

但当时楚裳真尊不是将此事给直接两清了吗?

楼青茗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将此事暂放心里,留待日后破解。

与彦博等几位师叔告辞后,她就带着窦八鑫一起上了月雨师叔祖的飞舟,往坤地宗方向行去。

窦八鑫虽然早之前就说了会拜访御兽宗,但他此番离开秘境,陪伴小道侣才是主要目的。

若锦不愿离开楼青茗,他自然没有先行一步的必要,从善如流地跟着楼青茗踏上了月雨的飞舟,等着之后她回宗时,再一起入宗拜访。

御兽宗此番派往坤地宗参加典礼的修士共有五人,除了月雨以外,还有几位化神与元婴的长老,再加上楼青茗这位少宗主,可谓给足了坤地宗面子。

虽然在这飞舟上,楼青茗是修为最低的一个。

楼青茗在飞舟,与位长老打过招呼后,就示意窦八鑫自便,并将三花和乖宝两个醒了的灵兽放出来自由活动。

之后她在甲板边缘寻了个蒲团坐下,取出传音玉简,准备询问一下既明那边的状况。

就在这时,刚刚给宗门汇报完情况的月雨抬脚走了过来。

他慵懒地行至了楼青茗对面,盘膝坐起,半抬着眼睛看她:“少宗主,咱们似乎还有点未尽的话题没有聊过。”

楼青茗心领神会挑眉,将传音玉简收起,端正神色:“师叔祖您有话尽说无妨,晚辈在此洗耳恭听。”

月雨大多数时候的神态都是懒懒散散的,就连眼皮子都是仿似常年睁不开的模样。

现在他为了自己抬开了一半眼睛,楼青茗也不知为何,竟然感觉有那么一丢丢的荣幸。

月雨挥袖,在两人之间摆上方桌茶盏,施施然自斟了一杯,笑语:“其实也并非什么大事,少宗主之前在莽荒四野时,将我那不成器的徒弟说哭了,我这边于情于理,就该过来问上一问。对此,不知少宗主还有何话要说?”

面对如此问题,楼青茗全程面色不变,笑眯眯道:“师叔祖觉得我那些话,哪些说错了吗?!就拿我自己而言,我若是没有实力、没有财力、没有努力,厚着脸皮就想白嫖挖走您座下的心爱弟子,您能看得上我不?”

月雨:……

月雨这下子却是将眼皮全部张开,凝神看她:“你看上了我座下的谁?巫淮、桑烁、还是汤哲?”

楼青茗:……

“开个玩笑,师叔祖不用当真,几位长老都不是晚辈能高攀得上的,晚辈有自知之明。”

月雨:……

他有些失望地垂下眼帘,惆怅叹息:“也对,你这丫头一向挑剔得很,就连既明和白幽那般俊美的处在身边,也没见你动过半分凡心。”

楼青茗:……

“师叔祖,这个并非咱们今日要讨论的话题。”

这话得亏没被既明他俩听到,否则还不知他俩得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乖宝和三花眨眨眼睛:……可是它俩听到了!

月雨将茶盏一饮而尽,也不知是压惊,还是安抚心中的失落。

“行吧,闲话也不必多谈,少宗主你先回答我,你是否是对远瑚的族群存在歧视或不满,这才对她存心刁难。”

楼青茗温声笑道:“师叔祖,您可能对我有所误会,正是因为我知晓她的族群,所以才更需要对其进行刁难。”

月雨半抬起眼皮看她。

“按照庚梁族的族规,庚梁族女子若想追求伴侣,就须首先打败男子的族亲姐妹,得到其承认方可。我的刁难完全符合流程,合乎族规,也是必不可少的过程。”

“瞎扯?”

“真实!不然您以为,为何师远瑚她自己追人,不先寻求正主的意见,而是先到我这里想撬开明路?!”

月雨:……

月雨静静地看了楼青茗半晌,确认她所言非虚,才歪头慵懒地打了个呵欠。

得,按照这种比较方式,自家那小徒弟除了早早将心思搁下,并无其他道路可走。

他垂首,又将杯中的灵茶饮尽,抬手将一枚话本玉简丢到楼青茗怀中。

“行了,既是必经流程,我也不再多问。这是我从远瑚那里复刻的话本,给你瞅瞅。同样是庚梁族,我教出来的徒弟,迟早不会比话本里的那位差,你就等着吧。”

说罢,他就收起茶壶方几,起身,走了没两步,他又忽地回身,开口,“还有,其实我对你之前的看法,是有部分赞同的。”

楼青茗怔了一下,抬头:“什么?”

“远瑚的实力若是不如你,你就给我狠狠地敲打她,让她把脑子清醒清醒。别整天去想什么情情爱爱的,好好地给我修炼去。”

哪怕他知晓并不能将师远瑚视作普通女子,但这些年来,他之所以没有对她太过严格要求,还是因为自己不自觉地将其当成了小棉袄看待。

谁家师父喜欢将身上的小棉袄往下扒的?!

所以现在想想,让她遇上楼青茗这样严防死堵的,也是种相当不错的结局。

至于师远瑚的心境,有他和几个徒弟在呢,肯定不会让她行差踏错。

楼青茗:……

她静静地坐在原地,表情还有些玄幻。

她以为自己这次肯定会遭遇找茬,并且还需唇枪舌剑、据理力争,结果就这?!月雨师叔祖竟然是这般讲理的人吗?

怀着这种复杂的玄幻心情,她拿起月雨留下的那枚话本玉简,将神识探入,然后很快,她的表情就玄幻不起来了。

同样的身份设定,不同的是这次话本里的主角都换了个姓名,但是无论里面的故事构架、还是时间顺序,都能看出其中的庚梁族女修原形还是她!

只不过这次的男主原形,是桓颉。

楼青茗一口气梗在喉间,上不去下不来。她快速地将里面的故事扫了一遍,火气便噌地一下燃烧起来了。

这话本一个接一个的,还有完没完了?!

用她做原形,经过她本人同意了吗?!

楼青茗看了眼玉简背后的“余年书肆”标记,狠狠地眯了眯眼。

此时她也不想再等到抵达坤地宗以后了,直接就取出余米米的传音玉简,询问他道:“你之前给我的那两枚姒宴离的话本玉简,都是谁写的,作者是谁?是你们余家找的写手吗?”

轻松的语调,配上她深沉的表情,绝对不会让对面人察觉到她的险恶用心。

只要让她知晓作者的真实身份,她保准会提着镰刀到对方家里,砍不死对方,也得逼着人将他这些年写过的话本都吞了。

对于楼青茗的询问,余米米的回答很快,没过多久,就将答案发了过来:

“不不不,那不是我们余家找的写手,那玉简上不是都标注了作者姓名了嘛,我们余家一向不会贪掉别人的功劳。那些都是我曾祖母之前从曲田小世界的书局里,特地引进回来的畅销本。”

“事实证明,能在曲田小世界畅销的话本,在咱们这里也是能畅销起来的。少宗主你可能不知,这话本现在卖得有多火。”

“但凡看到其中一本的,都会将剩下的几本全部买回,用来一窥那段时期大能们的爱恨情仇。”

……

余米米显然是个话唠,一打开话头,就停不下来的那种。

最后还是楼青茗打断了他,“哪家书肆。”

本来听说是从曲田小世界引进的,她就有些吃惊了,毕竟那里曾经是她的地盘。

至于现在,她倒是要好好听听,到底是哪家书肆这么不识趣,竟然敢用她的名字写话本?!

余米米:“离辞书肆。”

楼青茗:……

楼青茗:……

离辞书肆?!这不就是她前世开的那家书肆吗?

她陨落了,这书肆应该就会转到了莫辞手中。

所以是莫辞干的?!

他脑子里是装……桃花酿了吗?!

正在跳转到完美转世以后 第353章 第353章绿色阅读 - 完美转世以后 梦远书城 - 梦远书城小说阅读网 ...,如果没有自动跳转请点击[跳转]
有时候没有自动跳转是因为小说站对应的章节还没有生成,或者那个网站很慢,不是调整功能失效奥。请耐心点,^_^。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